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舰姬 > 第二十一章 陨石爆炸(上)
    伊藤诚捂着脑门抬起头,也顾不得生疼的厉害,立刻抓着椅子坐到位子上,脸色有些狰狞的吼道:“空想,报告状态!”然后操作眼前的电脑,迅速检查空想号的整体情况。空想的舰体尾翼上,用来制导的信号发射器被辐射波擦过而整个摧毁。除此以外,还有离子护盾到达能量极限也无法使用。

    他通过电脑查询到的信息差不多就是这样,而空想的报告和这个差不多,只是更加详细和生动一些。

    “星督,空想的瞄准器坏掉了,现在发射不了鱼雷,呜呜~,空想变成没用的孩子了。还有离子护盾的能量转换器也在临界点无法工作。啊~,星督不好了不好了!空想的屁股要冒烟了!空想的副引擎炉有一个停止运转,好像是和瞄准器一起擦伤啦。”

    伊藤诚被空想大呼小叫的声音吵得神经衰弱,他捏着鼻骨连忙追问:“副引擎炉的损害情况先不用管,注意回避攻击。另外,星海战舰的动向呢?”

    “无法探查,光能雷达损坏啦,星督!”

    伊藤诚脑门上顿时冒出汗来,没了雷达这只眼睛,那不就和瞎子差不多吗。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挥手,对空想命令道:“先拉开距离,然后把光能雷达换成热能探测雷达!”

    等空想安全无事的从陨石带边缘撤退到二十公里外后,伊藤诚的脸色终于是好看了一些。至少在这个距离,依靠空想的反应速度,一般的主炮射击并不能对她造成多少伤害了。至于鱼雷,那更加不用担心,鱼雷的有效射程只有20公里,根本够不到这边。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长长的叹息一声,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回,才感觉到身心万分疲惫。他颓然的坐倒在椅子内,有气无力的喊道:“和后方的旗舰取得联系,告诉他们我们这边遇到麻烦了,需要支援!另外,绫波号和沃克兰号的情况怎么样?”

    “正在探查。”

    空想虽然看起来蠢萌蠢萌的,但执行命令的动作还是非常迅速的。伊藤诚的命令刚下达不久,她这边就有了结果。

    “星督,查到了,现在显示到画面上。”

    主屏幕上,画面立刻被分隔成了两块,伊藤诚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两艘战舰的样子。虽然他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两艘战舰凄惨的模样,还是让他呼吸停滞。画面中,除了绫波号还能瞧出一点以前的样子——只是舰身断成两截,沃克兰号却整个爆炸化成了碎片,舰体金属铺满了周围一公里的星域。

    伊藤诚摇摇头,如此严重的损害情况,显然是没有人能够生还了,不过他还是问道:“空想,船上有生命反应吗?”

    “…………唔,沃克兰姐姐和绫波姐姐沉默,她们的星督也……”

    “我明白了。”伊藤诚摆了摆手,没让空想再说下去。

    宇宙战场不比地面。它的残酷是没有经历过宇宙战的人想象不到的。伊藤诚曾经听一个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士兵说过,宇宙战场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和死神搏斗,你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甚至你可能连意识到自己死亡的时间都没有。一个人的生命脆弱到只需要一次主炮射击就能走到终点。

    恰在此时。

    “星督,亲王姐姐发来联络哦。”

    空想的话刚说完,舰桥主屏幕上就突然冒出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女子。伊藤诚曾经看过舰姬图鉴,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女子便是威尔士亲王。

    “你们的遭遇我们这边已经知晓,非常遗憾,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伊藤诚摆摆手,现在说这些没用的又有什么意义。星海战舰已经出现,并且就在周围虎视眈眈。现在沃克兰号和绫波号相继沉没,只剩下的这一艘空想级驱逐舰根本做不了什么,更不要说现在连鱼雷都发射不了。

    “与其说这些,倒不如告诉我支援什么时候来?如果时间太久,我们只能撤退。”

    “唔,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我们分析了刚才粒子炮的能量等级,得出躲在陨石带中的星海战舰很可能是一艘星云级的战列舰,除此以外,应该还有一艘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跟随,这是星海战舰一个舰队的标准配置。当然,不排除还有更多的星海战舰隐藏在其中的可能性。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敌暗我明,我方非常的被动。贸然把战场开辟到陨石带中,只会造成更多无谓的伤亡。”

    “既然如此,那就改变航道吧。”伊藤诚耸了耸肩说道。在他看来,这里本来就是黑海的外围地带,与其在这里死磕,不如返航找另一条安全的航路进去。

    威尔士亲王听了,摇摇头。

    “事实上这片陨石带的范围,并不止200光里,而是横跨了半个星系。不管从哪里进入,都是一样的。”

    “半个星系?!”伊藤诚暗暗咋舌,他还以为只有200光里呢。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做?”

    “我们决定把星海战舰从陨石带中引到这个位置,在这里,不会受到富金属陨石块对雷达的干扰。”

    伊藤诚面前的指挥台上,以立体的影像呈现出一张地图。随着威尔士亲王的说话,那张地图不断拉伸翻转,最后在某个位置标记出一个光点。

    “这个坐标星域的周围没有陨石和彗星经过,而且太阳的光线也被星球挡住,对我们非常有利。只是这个位置离你有10光里远,以空想的速度,全速前进的话半个小时应该就能到达。而我们将在那里布置埋伏——”

    伊藤诚越是听到后面,眉头越是紧紧皱起来,他抬起手制止了威尔士亲王的说话,面色有些阴沉的说道:“说来说去,也就是没有救援的意思咯?”

    威尔士亲王面对他的目光直视,并无闪躲。她虽然没有回答,但眼睛里又好像说了很多,伊藤诚居然理解了她的意思。

    罪魁祸首,显然是威尔士亲王的星督。

    每一个舰姬虽然都拥有独立的人格,但她们的意志还是会受到自身星督的影响。即使威尔士亲王明知道把空想一个人留在那片星域是非常危险的,但只要是她的星督做出的决定,那她就算是再怎么不愿,也无法反对。

    伊藤诚正是了解到了这一点,才没有再度苛责威尔士亲王。想来她作为战列舰大姐姐,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驱逐舰妹妹葬身战场,内心也是非常不好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