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舰姬 > 第九章 人生如戏
    宇宙联邦经过了1500多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是一个巨无霸级的国家。它从银河系辐射,横跨周围180个星系宙域,宜居星球达十万个,再加上千年来相对和平的生活,联邦的人口直逼4万亿!

    众多的星球和人口,联邦政府自然有顾及不到的时候,所以为了政令通畅,在每个星系里,政府都会设立一个行政星球,用于统筹该星系的各项行政工作。而该星系的最高执政机构便是联邦星务院,最高长官则是星务院院长。

    星务院的权力很大,除了不能调动军队,甚至允许在各星系通行自己的法律。然而,就算如此,联邦内部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多,想要更多的权力,想要独立的外交权,想要……想要更多更多。人类的野心不断的膨胀,各星系势力互相勾结对峙,汹涌的暗流渐渐朝着失控的边缘前进。

    某个有着巨大圆弧形落地窗的办公室内。

    有一个年轻人正和投影另一头的人进行星际视频电话。两人间的对话看似轻松,却隐隐弥漫着火药味。

    年轻人眯着眼睛淡淡笑着,但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仿佛随时能和对方上演一场西部牛仔片的生死对决一样。他坐在办公桌上,翘着一条腿,随性的把玩着手上的水果刀,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一头飘逸的金发配上碧绿色的眼瞳,俊逸的令人嫉妒。

    金发年轻人视线斜斜瞥着投影屏幕中的那个年轻人。手上穿花蝴蝶般耍着各种漂亮的刀花,水果刀在他手上翻折旋转,灵活的宛如生长在他手指上一般。

    “嗨嗨,韦斯顿,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冷静点!现在已经是宇宙新世纪了,你那套追求功勋和奖章的理论早就过时了。联邦可是个凭实力说话的地方,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坐稳我屁股底下的位子。你不觉得沉浸在过去的荣耀中,太过迂腐了吗?”

    视频通讯中的年轻人脸上的肌肉抖动着,显然是出离的愤怒。

    “博德!你个养的,别给我扯开话题!什么强大的实力?因为这个,你就可以在联邦议会上公然反驳我的提案?哈?你个非洲人!要不是我去年告诉了你俾斯麦的大建公式,就你那黑脸,估计再赌上一百发也不会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玩着水果刀的博德手上动作一顿,旋转的刀刃立刻在他大拇指上切开了一个伤口。由着鲜血从伤口中渗出,博德黑着脸,不高兴的道:“韦斯顿,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居然说我是非洲人!?很好,二十五年的朋友没得做了!我要和你决斗!”

    视频中的韦斯顿冷笑出声,抱着胳膊说道:“脸黑还不让人说?你从小就脸黑,三岁大建出了一百个小学生,十岁大建全是女仆长,二十岁大建又落进了小学生地狱,呵呵,你身边那几个宇宙级舰姬,有哪个不是我提供给你的公式!嗯?”

    博德从办公桌上跳了起来,怒不可遏的指着视频里的韦斯顿,脸涨得通红:“卧槽!韦斯顿我仙人板板,你丫还越说越来劲了!我博德今天把话摞这了,一个星期后,挑场子,我们公开比一场!谁赢了谁就把全部舰姬送给对方!怎么样!”

    韦斯顿继续冷笑,满脸不屑:“行!没问题。不过你这非洲人的家底我还真看不上,不如这样吧,输得人就和赢得人结盟,自愿归附到对方阵营,怎么样?”

    博德正要不顾一切说好,突然脑子一激灵,反应过来,连忙闭上嘴。他狐疑的打量着视频里的韦斯顿,对方戴着金丝眼镜,一如既往的欠揍模样。

    博德冷静了一些,整理了一下心头思绪,骂骂咧咧的道:“韦斯顿,你个养的,你丫的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吧?果然是只笑面虎!行!我答应你!不过我们得换个玩法。……嗯,对!你不是讲求功勋和奖章吗,正好,我和你手底下都有几个星球被星海怪物占领了,那么我提议,由我和你各自派出一队人,去对方的星球剿灭星海,谁能够最快速的完成星球的净化任务,谁就算赢!如何?”

    韦斯顿打了个响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很公平,我同意了!不过我手底下的星球太多,我得花一个星期准备一下。”

    “当然,我也一样。”

    两人约定一个星期后还是这个时间联系,到时再商谈具体的比赛细节。当视频电话切断的瞬间,博德刚才还如同狮子般抓狂的表情,立刻像潮水一般褪去。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水果刀,然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一边转着水果刀一边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而在洛伽星上,李集此时正痛苦而纠结着。

    “我说伊丽莎白,你居然会说汉语?”

    容不得李集会觉得惊讶,舰姬可是域外生物,会说英语已经很奇怪了,她居然还会说汉语?李集心里顿时有种日了poi的感觉,到底谁才是这个宇宙的原主人啊,怎么觉得舰姬这种生物,反而比人类还适应这边的生活?

    “并不是这样的,指挥官阁下。妾身并不认识汉字。只是因为指挥官和妾身签订了契约的关系,所以妾身才能共享指挥官脑袋里的知识。”

    “啊!还有这种事!那岂不是说——”

    李集似乎想到了什么,冷汗唰唰唰的从额头上淌了下来。

    伊丽莎白理所当然的点头:“是的,指挥官阁下,您脑袋里那些色色的念头,同样一丝不漏全部传进了妾身的脑袋里。”

    李集顿时“啊啊啊——”的发出绝望的惨叫,像条咸鱼一样趴到了地上,有气无力的垂死挣扎。

    下午,为了转换心情,李集决定去外面兜风。

    美其名曰兜风,实际上是去找星海怪物欺负,同时发泄一下郁闷的心情。

    和伊丽莎白签了契约以后,连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李集万分苦恼。

    他在仓库里健步迈进,肩上扛着火箭筒,臂弯里夹着加特林激光炮,把它们通通甩在悬浮车后座椅上后,他又从仓库里搬了整整两厢能源弹匣一起丢进车里。

    李集拍了拍手,吹着口哨翻身一跃跳进了悬浮车内。

    熟练的启动车子,把悬浮车开到抬升平台。

    “好!let'sgo!出发!”

    李集一边拿出一副炫酷的墨镜戴上,一边悠哉悠哉的瞄了一眼后视镜。

    “……”

    后座位上不知什么时候端端正正坐了一个女人,李集被这突然出现的光景吓得脸上的墨镜都掉了下来。不用说,整个地下研究室除了李集以外,说到女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伊丽莎白!

    抬升平台缓缓上升。

    李集瞪着眼睛,结结巴巴的回头问道:“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伊丽莎白想了想,然后做了个动作:“好!let'sgo!出发!……这个时候。指挥官阁下,您这是准备去哪?”

    “我去作死。”李集无奈。

    “?”伊丽莎白一脸不明。

    抬升平台上到地面后,李集踩着油门,把悬浮车的速度提了起来。很快,火红色的悬浮车便化作天际的一个黑点,消失在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