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舰姬 > 第四十二章 皇家方舟小姐
    “做客?那赶紧叫她回来呀。\/\/原创更新:www点banzhuyi點com\/\/”

    李集迫不及待的说道,内心已是火热一片。怎么能不激动呢,那可是皇家方舟号啊,在舰姬图鉴中,编号前百的超级战舰,比之列克星敦等名门战舰还要更稀有的宇宙战舰。

    全宇宙仅有的唯一一艘航空母舰,其价值已是不可用金钱衡量。

    自皇家方舟号出现在这片宇宙,经过五百年的时间,无数星督前赴后继的大建在建造仓中投入了海量的资源,却再没有一个人能建造出另一艘皇家方舟号。正因为她的稀少,使得她的地位和目前行踪不明的战列舰狮等同。

    白大褂年轻人脸皮抖了抖,僵化的面部似乎是要做出一个苦笑的表情。

    “事实上,皇家方舟从200年前,就一直在摩尔斯公爵府上做客,我方也曾多次提出交涉,但最后都是无疾而终。所以,皇家方舟的所有权虽然仍在我们手中,但实际的拥有人却是摩尔斯公爵。”

    “啥?”李集大怒,一拍桌子跳起来大骂:“合着你说了这么多,就是在逗我玩?那个什么公爵,他凭什么霸占属于我的人?”

    “您的描述错误。在您没有和皇家方舟签订契约之前,原则上她并不属于您。”

    李集顿时被这家伙气得哇哇直叫。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和自己抬杠呢!

    “反正我不管,皇家方舟是遗产的一部分,既然我继承了这笔遗产,那她就是我的。”

    “可是您还没有在这些继承遗产的文件上签字,所以——”

    “得得得!我签,我签!我马上签还不行吗!”李集欲哭无泪。这死脑筋的家伙!

    唰唰唰的在几十份文件上签下大名,李集连这些文件代表了什么意思都没有看,就在一个又一个律师的指点下,飞快在文件指定位置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

    等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所有的律师离开,会客室又只剩下李集和那个白大褂年轻人。年轻人合上手里的文件夹,点了点头道:“按照联邦法律,您从这一刻开始,就可以支配属于您的全部遗产了。这里是遗产总列表,您需要再过目一遍吗?”

    李集抬手制止,摇摇头道:“不用了。那些东西我也不懂。”他转而又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了吧?”

    年轻人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摇摇头道:“我不建议您和摩尔斯公爵硬碰,他的关系网遍布联邦每一个角落,您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李集奇道:“摩尔斯公爵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摩尔斯公爵出生于v.c历445年,465年他20岁加入军队,同年因表现优异,从中士升任到上尉。476年——”

    “停停!这些东西你就不用说了,简单一点,你就告诉我,联邦议会里有多少是他的人?”

    “六成。另外,他还控制了联邦半数以上的星域,六成左右的星务院是他暗中培养的势力。最后,他还是一位铁血的鹰派人物,曾在年轻时发誓要杀光所有的星海怪物和战舰。”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联邦的实际控制人就是摩尔斯公爵?但这位公爵又是一位发誓要把所有星海怪物和战舰杀光,作风激进的行动派?经你这么一说,这位摩尔斯公爵除了有点贪恋权势,也不算是个彻头彻尾的反面人物啊。”

    “您真的这样认为?那1000万舰姬大屠杀也是出自他之手的话,您还这么觉得吗?”

    “……呃。”李集瞪圆了眼睛:“1000万舰姬大屠杀?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新闻上没有报道过?”

    “这是当然的,所有的证据都被他销毁了。”

    李集感到不可思议,1000万的舰姬,说屠杀就屠杀?那些舰姬为什么不反抗?1000万艘战舰只要联合起来,就算是联邦一时也无法抵挡吧?

    “这是千真万确的消息,您不必怀疑它的真实性。况且这只是一个追求势力平衡的过程,无非是手段激烈了一些。”

    “为什么?我无法明白。”

    “您无须明白。您只要知道,宇宙中存在着像您这样全身心相信舰姬的人的同时,也存在着一些对舰姬的存在怀有深深忌惮之人。摩尔斯公爵做的,便是为了消除那些人的忌惮。”

    气氛一时间沉默下来。李集思考着年轻人所说的话语,即使有些明白他所说的意思,却仍然无法对摩尔斯公爵的做法表示释怀。

    1000万舰姬的生命是活生生的,她们不是机器,不是任人宰割的牲畜,她们鲜活而美丽,她们有血有肉,有着各自的记忆和生活方式。她们即使有着相同的外表,但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样的她们,最终却被一道命令无情的抹杀。

    李集一想到那些舰姬在临死前痛苦呼喊,然后倒在血泊中的景象,就觉得胸口揪紧的无法呼吸。到底要怎样的冷血,摩尔斯公爵才能毫不犹豫的挥下屠杀的手掌?

    面无表情的年轻人看着李集,以毫无起伏的声线说道:“所以,如果您要从这位有着铁血手腕的人手中夺回皇家方舟号,在我看来成功率几乎为零。”

    揉了揉太阳穴,把那些不该有的念头抛却,李集抬起头道:“照你的意思,我就应该夹着尾巴乖乖的走开,把这件事当作从没发生过?”

    “是的。”

    “回答的可真干脆啊。”李集苦笑。他再度揉着太阳穴,问道:“奇怪了,既然摩尔斯公爵不同意交还皇家方舟,在交涉也没有用的情况下,你们为什么不试着直接联系那位皇家方舟号舰姬呢?询问本人的想法不是更有效率吗?还是说,她已经和摩尔斯公爵府上的人签订了契约,所以才拒绝回来?”

    年轻人点头又摇头。

    “您的建议我们当然也考虑到了。但我们并无法和皇家方舟小姐取得联络,摩尔斯公爵对她的保护是非常严格而细致的。当然,您所说的情况也没有发生。皇家方舟小姐并没有和任何人签订契约,在十天前的新闻里,她仍然是孤身一人,只有舰装覆体,并不能将本体的航空母舰从亚空间召唤出来。”

    只有签订了契约的舰姬才能召唤舰体。没有签约的舰姬只能召唤舰装覆盖身体表面。

    年轻人得出结论的根据便在于此。

    而皇家方舟能忍耐200年不和任何人签订契约,可见其本性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李集沉吟半晌,目光灼灼的抬起脸道:“很好。事情都搞清楚了。那么,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人家女孩子都能等我200年,我当然也要以最大的诚意待之。所以,抱歉了。你的意见我可不会采纳,夹着尾巴逃跑根本不是我的性格。”

    他敲着桌子道:“正面硬碰硬毫无胜算的话,那我们可以反过来思考,只要不正面硬碰,那我们是不是就有胜算了?再说,我们不是去打仗,只要见到皇家方舟,把这边的消息传递给她,就是我们的胜利。这样一想的话,是不是胜算就高了一些?”

    年轻人目光闪烁,眼中似有数据流划过,不足一秒,他便开口道:“15%的成功率。”

    李集笑了。他瞧着年轻人,晃动着手指失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在努力家的眼中,0.1%的成功率和100%的成功率是相等的,同样需要付出努力,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我们是15%,已经足够高了。”

    他打了个响指,站起来理了理衣裳和头发:“作为这家妖精之森的实际掌握人,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发布第一个命令了?”

    年轻人点头:“是的,您尽管吩咐。”

    李集呵呵笑着,挠了挠头,还真有些不习惯。这就好像一个平日里连三餐温饱都无法解决的乞丐,却在一觉醒来成为亿万富翁一样,地位的变化可不是一下子就能习惯的。李集就是这样。

    解下手上的微型联络器,他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你能帮我修好它,不知道怎么了,联络器的通信网络似乎出了点问题,没办法上网。”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李集刚来到洛伽星一个月。没有网络的日子太过痛苦,不仅没办法上网,连去群里跟人聊天吹牛都不行。李集忍了三个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自然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啊对了。”他一拍脑袋,想起那张老长的购物清单。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并递给了那个白大褂年轻人:“还有这张纸上写的东西,你也帮我买了吧。”

    年轻人把两样东西收好,点点头走出门去。不一会,他拿着一个白色的盒子走进来,递给李集。

    李集打开一看,里面躺着的是一部最新型的iphone_mi腕型联络器。市面上并没有这款产品面世,李集更加好奇,这家妖精之森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说出去可能没人相信,就是这样一窍不通的他居然就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掌握者。

    年轻人语气冷淡的道:“为您修理联络器的这段时间里,您可以使用它来和我联系。我的电话已经预先储存在通讯录里面。”

    李集把iphone_mi戴在手腕上,感觉不大不小,刚刚好,他很满意。

    年轻人指尖指着上面的一个按键,为他解释操作功能。

    “这部手机的最大特别之处,就是内置了一个小型的粒子防护盾,在您需要的时候,它可以展开变成一面3030的粒子护盾,防护来自身前的攻击。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护盾的有效时间只有3秒,冷却时间5分钟,请您善加利用。”

    李集啧啧称奇,果真是高科技呢。他把玩着这个小玩意,全然没注意到旁边的年轻人欲言又止的样子,过了一会,才听他说道:“请问,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您现在所做的这一切,是不是代表着您将亲自前往摩尔斯公爵的宅邸?”

    “没错啊。你的确猜对了。”李集很肯定的点头。

    年轻人迟疑了,头脑中似乎又在计算着什么,他说道:“如果您也同行的话,那这次行动的成功率将下滑到0.001%。您懂我的意思吗?除非奇迹发生,不然不可能成功。”

    李集连连翻白眼。

    “嘿,你这家伙不要看不起人好吗。我可是很厉害的,一个打十个根本不在话下!”

    鼓着自己的双臂肌肉,李集竭力营造出自己很强大的印象。

    但——

    他显然还不知道,年轻人所说的意思,和他理解的意思并不相同。

    临出发之前,还有一件头疼的事情,那就是小舰姬星铃。前往摩尔斯公爵宅邸的路上将是一场速度与时间的战斗,带着星铃这个拖油瓶,李集根本无法展现出自己的优势。然而,不带星铃的话,以这小丫头对李集的黏糊程度,说不定他前脚刚走,那丫头后脚就跟了上来。

    但如果带上这孩子,那就更加不可行了。

    李集正苦恼不已,结果回头一看。得,烦恼之源的小丫头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晶莹的口水挂在嘴角,金黄色的钥匙握在手中,就好像在吃棒棒糖一样,连在睡梦之中,也不忘伸出小舌头舔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