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舰姬 > 第三十九章 最美不过一笑
    “我?我当然没事,我好着呢。”

    李集拍了拍胸口,结实的胸膛肌肉像闷瓜一样咚咚的响,他哈哈一笑,当是回答了这位美女的问题。然后他低下头看着女人的脚,刚才事出紧急,迫不得已把她扫倒在地,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事?

    “你的脚,不要紧吧?”

    女人摇摇头,宽慰道:“虽然脚踝这里有点疼,但不要紧。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她眼神殷切的望着李集,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然而李集并不能读懂她的心思,甚至他刚才开口,也只是随口一问。既然现在知道女人没事,那就没事。当然,就算她说有事,李集也只会“哦”上一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对女人点点头,露齿一笑,便擦肩而过来到了后面。

    哎哟,天啦噜~。

    这人怎么可以笑得这么好看,我的花痴病又要犯了,以后还让人怎么找男朋友呀。

    大胸美女媚眼如丝,已是彻底迷醉在李集的笑容之中,全身悸动的灵魂瞬间升华,便如百花绽放,夏雨初晴,整个世界都敞亮起来。她双手捧在心口,心脏怦怦直跳,脸颊已是变成了樱桃般的粉色。那耀眼的笑容来得如此猝不及防,一下就撞进了她的心房,成了里面永久的住客。

    李集叉着腰,满脸不爽的瞧着只顾看热闹的伊藤诚三人。刚才那么危险的时候,也不见这三人出来帮忙一把,想想就是火大。

    他眯着眼睛问:“好看吗?”

    伊藤诚笑呵呵的点头,“挺精彩的。”

    李集只能是无语的翻白眼。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好再待在电玩店里了,趁着警察署的人还没来之前,四人赶紧是跑路了。

    按照原计划,他们一边寻找可以兑换货币的共和帝国银行一边继续逛街。

    李集两人万分庆幸队伍里没有女人——空想和星铃只是小丫头,没有成熟的审美观,对大姐姐们喜欢的各种化妆品首饰衣服之类的并不感冒,所以大大减轻了他们的负担。只要偶尔给两个小丫头买上一些好玩的好吃的,小家伙们就能开心上半天。

    一路走来,路过了各种店铺,伊藤诚什么都没买,反倒是李集进了很多店,但最后又都空着手出来,也不晓得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走走停停,整条商业街都要走过一半了,伊藤诚才算是看到了共和帝国中央银行的标志。伊藤诚进了银行内,而李集他们则在路边等着。这样干等也是无聊,正好有一辆流动冰淇凌车朝着这边开了过来,李集忙是招手让它停下。

    那冰淇凌车的主人是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女士,她头上围着一块方巾,戴着眼镜,身上穿着一袭很朴素的衣服,看起来非常干净得体。

    “你好,请问您要什么口味?我的冰淇凌都是现做的,非常干净卫生。”

    女士的笑容如阳光一般和煦,让人如沐春风,说不出的舒服。

    李集看着冰淇凌车上面的种类表,一时也不知道该买什么。最主要两个小丫头要吃哪种口味他不清楚,要是买了最后不合她们的心意,那可就难办了。

    他回头看去,只见坐在路边长椅上的空想正和星铃有一搭没一搭的玩游戏,有点小无聊。她们玩的游戏李集完全看不懂。当他对两人招招手后,空想小丫头立刻像一阵风似的卷了过来,反倒是速度完全跟不上的星铃差点跌了两个跟头。

    “星督星督,你有什么事?”

    李集一手拉住跑过来的空想,另一只手抄住向前扑倒的星铃,扶住她站好。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娴熟无比,就好像练过千百遍一样。

    “空想。要吃冰淇凌吗?我给你们买。”

    “要吃要吃!我要草莓冰淇凌!”空想盯着冰淇凌车上的招牌,双眼冒光的指着其中的草莓冰淇凌嚷嚷道。

    李集点头,然后看向星铃。

    小丫头懵懵懂懂,完全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话题。她只是双手抓着李集的衣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李集长叹一声,回头对店主说道:“草莓冰淇凌和蓝莓鲜奶冰淇凌,嗯,给我一杯咖啡好了。”

    女士颔首点头。

    正看着招牌的空想目光移了下来,停顿在冰淇凌店主的脸上。

    她忽然咦了一声。

    “胡德姐姐?”

    “嗯?”

    李集皱起眉头,望向那位浑身散发出恬静安然气息的女士。

    胡德?舰姬?

    那被空想叫出了名字的女士脸上并未有任何不悦的表情,她仍是恬淡的笑容,对空想微微点头,笑着打了个招呼:“小空想。你好。”

    “呀。真的是胡德姐姐?”空想扑到冰淇凌车前,仰起小脸望着这位舰姬女士。

    李集满脸都是纳闷的神情,用指头戳了戳空想的肩头,在她回过头来后,把她拉开到一边,小声的附耳问道:“空想,她真是胡德?你们以前就认识?”

    空想嘿嘿笑着,毫不避讳的用正常声音答道:“星督你好笨哦。胡德姐姐和空想都是舰姬,当然认识啦。对不对?胡德姐姐。”

    晕。

    这小空想真是没脑子,他特意把她拉到一边说话,不就是为了避免现在这种情况吗?这下可好,一切都白费了。

    他有些尴尬的扭头望向胡德。在他的目光下,胡德微微一笑,并无介怀之意。

    可是……

    这下李集就弄不懂了。在他记忆里,胡德的年纪可没有这么大啊,她应该只是个20岁左右的女子。和眼前这位面容略显苍老,显然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女士相比,原来的胡德明显要年轻许多。

    冰淇凌店店主,也就是胡德,一边动作熟练的做着冰淇凌,一边向李集解释道:“这位星督大人,您似乎并不知道舰姬可以退役这件事呢。”

    “退役?”

    这词汇不陌生,李集当然知道。但放在眼前这个状态,又好像没听说过。

    “受到毁灭性伤害的舰姬,在修复不能的情况下,可以选择自我毁灭,也可以选择退役。而我就是第二种。”

    “你,难道——”

    李集肃然起敬。很显然,这位舰姬也曾经在战场上,为了联邦的和平而抛洒牺牲。就好像老兵身上的枪伤是最好的功勋章一样,这些从前线退役下来的舰姬,也是值得所有人类尊敬的英雄。

    胡德没有接李集的话,而是自顾说了下去。

    “引擎永久性创伤,即使用强效修复液也无法修复。大概,用你们人类的病症表述,就是心脏病吧。我现在的身体无法进行剧烈运动,也不能产生太大的情绪波动。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但是,我很幸福,所以您并不需要同情我。”

    胡德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骄傲而自豪的神色。

    “我结婚了,也有了孩子。即使医生说我的身体不适合生孩子,那会对心脏造成非常大的负荷,但我还是做了。而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所以,这位星督大人,您与其同情我,不如给我祝福可好?”

    李集立正,右手置于胸前握拳,非常正式的向胡德行礼。

    “我真心的祝福你,尊敬的女士。”

    他真诚的说道。内心为这位伟大的母亲而感到深深的敬佩。

    胡德笑了。

    那笑容是李集见过,世界上最美的笑容。

    ---

    tips:舰姬的生命是不朽的,除非受到致命性无法修复的伤害,才会缩短寿命。

    胡德的例子就是如此,因为引擎受创,她的生命将很快燃烧化成灰烬。

    当然,整个宇宙中的胡德还有许许多多,并不是这一个胡德死了,所有的胡德就会消失。这涉及到整个故事的主线,所以不便透露。

    另外。关于退役和自我毁灭。

    自我毁灭就是选择和敌人同归于尽殉葬,和伊丽莎白女王对付星海航空母舰一样。而现在我们也知道了,伊丽莎白女王还没死,正在等李集救援,所以只能说她运气不错(运气不好怎么行!主角光环啊,我说她不会死就不会死!后面还有好大戏份呢。)

    退役。则又分两种,一种是解除舰装,成为普通人类,融入人类社会中生活。这种退役在舰姬中不多见,只因性格使然,她们宁愿选择战死沙场也不会选择安逸的生活一辈子。除非——

    另一种则是功勋退役,也就是胡德的例子。胡德所走的道路就是全宇宙无数舰姬所选择的道路。

    功勋退役不会解除舰装,仍然拥有舰姬的能力,但不再需要上战场。仍然拥有舰装的舰姬在寿命上有长有短,不一而足,视伤势严重程度而定。

    最后,再补充一句。

    求推荐求收藏。

    求推荐求收藏。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