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舰姬 > 第三十二章 目标拉普拉多
    距离洛伽星最近的虫洞,也远在40光里外。

    从洛伽星出发,就算全速前进,仍然需要2个小时才能到达。李集最初从瓦蓝星的百慕大星系,经由虫数个洞多次跳跃中转后,才终于是来到了洛伽星附近,当时,他最后通过的便是这个指向拉普拉多殖民地的虫洞。

    这条虫洞通道其实在洛伽星衰落后便渐渐没落。联邦上层中一度有声音认为,应该把这条通道彻底炸毁,以防止被星海战舰趁虚而入这种事发生。理由很多,其中虫洞所指向的坐标区域是联邦边境,靠近宇宙黑海;周围多颗星球被星海生物占领,失去开辟商业活动的价值;再加上每年为了维持虫洞内通道的稳定,联邦都需要在上面花费一笔不小的金额等等,使得这条曾经给全联邦带来辉煌与文明的虫洞,现在反而成了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当然,这只是一种声音,并不代表整个联邦上层,而且这个提案最终也没有得到议会的批准。联邦上层能管理偌大一片星域,自然不全是酒囊饭袋,他们同样看的很明白。销毁虫洞非常简单,只需一枚反应弹即可,但在全人类还没有掌握人工制造虫洞这项技术之前,将一条天然虫洞通道炸毁,显然是不符合联邦利益的。

    所以,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联邦,宁愿每年花费数十亿联邦币维持虫洞稳定,也不愿意将整个虫洞毁去。当时的人们或许以为人工虫洞技术很快就能实现重大突破,所以才打算维持现状,等待科技发展的那一天吧。这一等就是三百多年,而现实却不容乐观。每年都有星海战舰闯入到拉普拉多的事件让联邦上层压力倍增,于是在最近,这个三百年前搁置的议案终于又重新提起,而这次在联邦上层中,似乎赞成销毁虫洞的声音占据了压倒性的多数,形势彻底反转了。

    在宇宙中寂寞的航行了两个小时,空想号终于抵达了虫洞区域边缘。

    从一百公里外望去,就能远远看见虫洞宽敞的大门。由一种名叫‘贝尔诺金属’制造的虫洞之门,在两个弯月形的立柱中间,张开了一个涡旋型的通道空间。它们占据了整个宇宙星域三公里的范围,因吸收了所有照射过来的光线,而变得漆黑一片。

    当空想靠近到虫洞5公里的时候,那些弯月形的立柱中,突然飞出数百个白色的光点。光点有序的形成编队,在空想前方一公里处编织出一个巨大的圆环。空想从圆环中间穿过,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被扫描了。等到空想的舰体完全通过,那些白色的光点又立刻散去,像是归巢的蜜蜂般扑入那两个弯月形的立柱之中。

    然后直到空想进入虫洞通道,那些光点也没有再出来。

    穿越虫洞的旅程无聊而漫长,1000光年的距离即使经过虫洞跳跃,也需要三个小时的航行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李集他们将只能待在战舰内,哪里也不能去。而且,在跳跃的途中,船上的通讯和网络将被切断,所以想要靠上网打发时间也是不可能的。

    李集他们很无聊,那么在这段无聊的时间里,就让我们说点别的事吧。

    在李集他们不知道的某个遥远宇宙的另一头,有一个人正在默默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的目光深沉而内敛,含蓄又不张扬。甚至为了不让任何人察觉,他只是在背后偷偷的关注。

    在那双眼睛里流动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爱情?

    噫~那是基情四射的爱!

    ——以上,都是我胡说的。

    哈森队长拿起手头这份新鲜出炉的检查报告,陷入了短暂的思索之中。在那份报告上,赫然写着‘空想号驱逐舰’,‘所属不明’,‘未知’‘拉普拉多’等字眼。他摸着下巴上短短的胡渣子,自言自语般的呢喃着:“航行路线正常,但基本信息却隐藏?越来越可疑了啊。……啧不是吧,难道真的被我钓到大鱼了?”

    他的脸上一瞬间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但很快又掩去,摇摇头,他把报告往桌子上一放,拿起耳麦式通讯器挂在耳后,拨通了通讯录内某个名叫‘a’的人。

    通讯很快接通了,然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压抑着怒火般的咆哮通过耳麦低低传来:“该死!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这个时间不要给我打电话!要是被人知道我和你还在联系,你就等着被剁成肉沫吧!”

    哈森不为所动,哈哈一笑带了过去:“不说这个,请你帮个忙。对你来说应该只是举手之劳。”鉴于对方的身份,哈森觉得拜托她最是稳妥。所以即使明知道对方现在对他避而不见,但他还是拨通了这个电话。而且以哈森对女人的了解,对方说不想见难道就真的不想见吗?口是心非那可是她们的天性。说不定电话对面,现在的她不知道心里多么开心呢。

    “什么事?你最好长话短说,我父亲可能在监听这个电话。”

    哈森心中一凛,对方父亲的权力到底有多大,他算是彻底领教过了。为了不触那位老人的逆鳞,他连忙长话短说道:“是这样的。有一艘船所属信息不明,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他把空想号的基本信息简单描述了一遍。

    哈森把话说完,却在长久的等待后才听到对方的回答。她的声音似乎出离的愤怒了!

    “你就是想让我帮你查一艘船的所属信息?混蛋混蛋!这种小事,联邦档案局自己查去!”被女人没头没尾喷了一脸,临末挂点电话时,她还朝着他吼了一句:“别再烦我!”

    哈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直到耳麦内只能听到沙沙的声音后,才回过神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然而,当他准备走出舰长室的时候,通讯器内忽然接收到了一封邮件。哈森站住脚步,似有所觉的打开邮件,看完整封邮件的内容,再看到发件人名字的那一刻,他一个没忍住,还是笑出了声。

    真是口是心非的女人啊。

    笑过之后,哈森回忆起邮件里的内容,其中所提到的一件事,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视。他终于决定还是亲自去确认为好,如果真的是一条大鱼,那么……哈森笑了,他想起给他发邮件的女人那高傲的侧脸,还有被自己压在身下时,那双情动如水的眸子,他或许该为那个可怜女人做点什么了。

    他失笑摇头,忍不住叹道。看来自己是真的被她俘虏了。曾经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自己,终于也陷入了爱情这堵围城之中?大步迈入舰桥指挥室,哈森一挥手,对舰桥内所有人动员道:“出发,目标拉普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