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二十九章 事情都这么巧?
    这家伙躺在路边不停的哎哟哎哟呻-吟着,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摸着屁股,完全和刚才是判若两人,此刻他蓬头垢面,像极了乞丐,左脸还多了几道血痕,显然刚才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身旁还有一只大大的黑塑料袋,同时洒落着塑料瓶、废纸等等垃圾物品,

    显然,这个塑料袋原本应该是套在垃圾桶上面的,

    球场本来有两条路可以走到校门口,这条是后门,学生一般都很少走这条路,也该主裁这家伙被阴。

    肯定是覃建华……

    周伟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当然,主裁肯定也知道,只是当时可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会用垃圾袋套在脑袋上对他拳打脚踢。

    哎哟……哎哟……

    咔嚓!周伟很没有良心的掏出了手机,对着主裁拍了一张照片。

    “这种人活该,走吧。”他一点儿都不同情主裁的遭遇,覃建华打了就打了,虽然鲁莽了点,但至少没留证据,看到那个垃圾袋就知道了。

    秦素没有说什么,知道主裁是那样的人后,她也不会生出怜悯之心,跟着周伟怯生生走了。

    “你们……你们……”主裁那个无奈……

    待走出大门口,秦素并没有立即和周伟分开,而是问道:“是不是你干的?”

    “我会飞?还是会七十二变?我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吗?很显然,他得罪的人太多了,天知道是谁来找他报仇来着,换做是我,我不会傻到刚踢完球就揍他,怎么着也要等风声过后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虽然认为是覃建华干的,但肯定不会承认。

    “也是……”这小妮子好骗,好像又短路了。

    ※※※※

    和秦素分开之后,周伟就给覃建华打了电话,自然是问主裁被打的事情了。

    可是覃建华回答得斩钉截铁,说不关他什么事儿。

    “你真没打?”周伟纳闷了,除了他,还能有谁,“会不会是其他人?”

    “不会……”

    “你怎么肯定?”

    “因为……因为我们都在一块儿。”

    “你们都在一块儿?喝去了?”

    “没有……只是一起吃点东西……”

    “你们撇下我一个不管?”

    “这个……你是主帅,不方便……”

    “妈的,找女人去了吧!”

    “嘟嘟嘟嘟……”电话突然挂了!

    “居然敢挂我的电话!这帮小兔崽子!”

    不是覃建华做的,那会是谁做的?周伟纳闷了,难不成那家伙真的得罪了太多人?有人帮着出气?不对劲……

    难道……想嫁祸?

    要是这样,还真是祸大了,特别是覃建华。想到这里,思路清晰了不少。

    有人想逮住老炮儿不放,想把事情闹大呢。

    不过这事儿就是覃建华被禁赛,对老炮儿影响也不是很大,就看看他们出什么招吧!周伟摇摇头,径直往学校旁边的一家网吧走去。

    毛主席说过——什么是宣传?就是让大家都认为咱们好,别人不好。

    他去网吧就是为这件事。

    之前他说要帮秦素写篇稿子,他真的要做,他心里头已经想好了,就得好好写写今天主裁这事儿,顺便还配上刚才拍的照片,让大家都知道比赛有多黑暗,也许这样更能保护好老炮儿的利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为了这么多人……

    他对电脑并不陌生,00年网吧风行的时候,他就已经经常钻进了网吧里,和十年前相比,键盘还是那个键盘,只不过是电脑变得更好看了,玩起来更有速度感了,当然,他在监狱里偶尔也能接触电脑,那是领导让他帮忙看盘口……

    只是在他洋洋洒洒刚写完稿子时,手机又响了。

    这回是周新东打来的。

    “哥,出事了!”周新东遇事的反应特别简单,那就是声音抖得像小米鸡,一点儿控制力都没有。

    “啥事。”

    “覃建华被警察抓走了。”

    “啊?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事。”

    “我们刚才没啥啊,就和一帮大学女生一起吃东西,然后警察就找上门把覃建华抓走了,说什么殴打他人&”

    “我懂了……哪个派出所?”还用说,肯定是刚才打主裁那件事了。

    “六道湾派出所。”

    “嗯,那一会儿我赶过去看看,你们别再惹出事,都特么精虫上脑。”

    覃建华说他没有打人,那就是没有打人,只是对方不可能无凭无据就抓人的,肯定有猫腻了。覃建华的案底这么大,虽然这打人事小,但进了派出所,还真是不太好办。

    周伟把稿子和照片发到秦素的邮箱之后,就收拾东西去六道湾了。

    六道湾他一点儿都不陌生,他就是从那里开始牢狱生涯的……

    派出所的地址没有变,变的是周边的环境而已。不过周伟还是突然想起了当时刚刚被抓进来时的惶恐。

    但是满脑子都是杀人的场景,然后在派出所彻底傻了,杀人二字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等他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之后,也已经晚了。

    看着眼前的‘水磨沟分局六道湾派出所’这一行字,他深呼吸了好久之后才踏了进去。

    刚进去就听到了覃建华的大嗓门在嚷嚷。

    “我说了不是我!打那家伙我还嫌脏!”

    “但是有目击证人看到了,你没有不在场证据!”

    “目击证人要是说我杀人,我是不是就杀人了?那目击证人的话就可信?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出来这么说,我是不是就得打人了?”

    “那你就提供不在场证据。”

    “比赛刚结束,我就提前一步走了,因为我怕被主教练骂,我……我就去找我女朋友了。”

    “但中间间隔了半小时,这半小时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我……我不能说,反正我没有打人!”覃建华支支吾吾,好像有难言之隐。

    “你不说,那怎么洗脱你打人的嫌疑,你以前是抢劫犯,你难道还想进去坐牢?”

    “我!”

    “刘哥,先关这小子一晚再说,今晚王所请吃饭,咱们总不能为了这件破事迟到吧。”另一个民警在旁边插话道。

    “哟,你不说我都给忘了,王帆今晚请吃饭。”审讯的那民警这才停下了盘问,把话题转移开了。

    “王帆?”在不远处的周伟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亮了。

    心道,难道是以前监狱里的王副所长?

    听起来这家伙和王副所长还挺熟,居然直呼他的名字……

    要真是这样,事情真是巧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