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二十八章 影子写手
    竞技体育如此残酷,被淘汰就是被淘汰,要不然足坛里也不会有那么多著名的球星在输掉了比赛之后就哭得稀里哗啦的,这完全就是荣誉感在作怪。

    但今天这场比赛有什么好郁闷的?

    周伟虽然安慰了前队友们,但并不觉得他们该如此沮丧。

    整个比赛的过程,大家都能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又何必如此执着?

    他也只能象征性的安慰两句,二蝇在尴尬了几秒钟之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反而没有了之前那种失落感。

    特别是周伟说了一句,“老炮儿赢得实至名归,大家明年重新再来吧!”

    这已经足够赤果果了。

    “有时间大家聚聚,场上对手,场下依旧是朋友。”

    说真的,十年不见,还是太陌生了,打完招呼之后,也就百无聊赖,无话可说了。二樱那边不知谁招呼了一下,大家都很快撤离了球场。

    就连老炮儿也少了好多身影,覃建华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已经三场比赛如此,双胞胎刚才还在庆祝,转眼也不知道溜到了哪里去。

    最近大家的反应很反常啊!周伟寻思着往外走。

    刚出大门口,就遇见了秦素。

    “怎么还没走?”周伟有点意外,秦素居然还在球场外一个人待着。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弟弟打你那巴掌,其实并不过分。”

    “我没说过分呀,他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会怪他。”周伟踱着步子,悠悠道。欠了父母和周磊这么多,有什么可说的?他现在只想多弄点钱,拿回去给他们。

    “可是你死了的话,他们一定会伤心的,你都出来这么久了,你不觉得应该回家里去看一看吗?你想想,你父母躺在病床上,天天想见到你,而你却躲着不出现。”

    秦素这话其实和几天前覃建华他们对周伟说的是一个理儿,当时周伟就发火打断了大家,但今天他居然不生气,也许是因为周磊打了他一巴掌,让他接受了一些事实吧,周磊的出现,也给他一点点思考的勇气。

    “他们,真的想见到我吗?”周伟停下了脚步,眼神有些迷离,他是真的不知道,父母是不是想见到他,如果想,为什么是现在。

    “我真的不知道。”

    “你要是害怕,我陪你去。”

    “啥?我害怕?”周伟讶然,“我没有。”

    “再说了,我也不需要你陪,这不是给我添乱么。”周伟的心里头却道,回家本来就够沉重,却还带个女孩子回家,这叫什么事儿!

    “人家只是一片好心。”秦素淡然道。

    “我知道,再等等吧,不差几场比赛了,到时候回去更好一点。至少他们知道我在努力,在重头积极迎接人生,如果我能够带队杀出新疆,也证明了是不?”

    却,说来说去,还不是心里没底,害怕?秦素翻了个白眼。

    这个时候,正好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绿影从大门口闪出。

    “那个不是今天的主裁吗?”秦素的眼睛亮了,指着刚刚走出球场门口,看起来有点儿畏畏缩缩的家伙,一身亮绿色的运动装扮,实在是太亮眼,很容易就被人认出来。

    “是吗?我只是看到一条狗而已,可惜不是夏至,要不然我非剁了他不可。”周伟也看见了,就把声音分贝提了起来,像是特意说给主裁听的,现在是比赛期间,他肯定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但如果是平时,他真有可能把这家伙狠狠揍一顿。

    他把主裁比喻成狗已经足够了,夏至吃狗肉嘛。

    狗?周伟的声音这么大,主裁自然是听到了,只不过现在他可没有什么权力罚下周伟,而且周伟也没有指名道姓,他也不可能主动代入成为狗吧。

    更何况,他现在有这个胆子吗?

    按理说他早就应该离开这里了,可是他这么晚才出现在门口,自然是害怕老炮儿的队员找他,特别是被罚下的覃建华,他下场的时候可是扬言要揍主裁的。

    也许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主裁才龟缩起来吧!

    “怎么说话的!”秦素拉拉他的衣角。

    “咦,真是今天的主裁耶!不是狗,小秦,你是ccbv体育台的记者,你要好好采访主裁,他今天很好的控制了比赛,让比赛完美结束了。”

    待主裁正要从他们身边灰溜溜经过时,周伟突然改变了话锋,笑眯眯地挡在了主裁面前。

    这招实在是太狠了!

    当时主裁的后背肯定凉飕飕的,他肯定不敢接受记者的采访,今天的比赛,他是怎样执法的,自己心知肚明。

    “不不不,你们忙,我有事要先走一步,改天,改天吧……”这家伙吓得就差没有瞬移了,脚底抹油般窜走了,根本不可能留下来接受采访。

    这要是上了ccbv电视台,那他可就臭名昭著了!

    “好啊,改天,等下一场你再执法,一定好好采访你。”

    “……”

    主裁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哈哈,这个狗腿子逃跑时倒是很机灵的,只是今天执法水平真的让人笑掉大牙,我想他老板肯定很生气,叫他吹一场好球吧,他居然吹成了一场大屠杀……”

    “你意思是,他今天吹假哨?”秦素听得一头雾水,到现在都没闹明白周伟为啥这么说话。

    “啊?”

    周伟差点儿坐到在地,轮到他被吓到了,他真没想到秦素居然会有这么一问。

    “你……你真的是一个足球记者?”

    “你今天真的看球了?”

    “你没看见场外球迷的反应?”

    “我当时不是和你弟弟在一起嘛,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场……”

    “那下半场你没看见我们有两个好球被吹掉了?”

    “那裁判也有可能看走眼啊。”

    “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是实习记者了,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在监狱里看到的一篇新闻,说广西阴州市运管局,居然连一个会写公文的员工都找不出来,发一份公文居然能找出十几处毛病,现在连ccbv都这样了,唉……”

    “去你的,我只是太单纯!”

    “是蠢!”

    “明天打算写什么稿子?如果你想出点名,就好好回想一下今天的比赛,你要是写不出来,我帮你代笔,今天这场比赛真的让我很冒火,不是我想象的比赛。”周伟突然严肃了起来。

    “你代笔?”秦素的大眼睛转呀转的,完全是一副不相信周伟的样子。

    “怎么,我就不能做个影子写手嘛,我写好底稿,你润色,这个方法很不错,特别是如果你继续关注我们,我会把每个人都写得生龙活虎,绘声绘色。这支球队需要得到人们更多的正面关注,这也算是为以后着想吧。”

    “哟,连影子写手都知道……不要说得那么高大上,你能不能通俗点说,你就想做个枪手?”

    “我看过那部电影!”

    “咦,这家伙不是主裁?”两个人刚刚溜达了不久,就看见主裁躺在了草皮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