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十四章 打架是要花钱的!
    “好了,散会。双胞胎留下。”

    把众人打发走后,只有双胞胎曹祖源和曹祖涛留了下来,周伟肯定是有事情和他们私下商量了。

    两人似乎也心领神会,大哥曹祖源就问:“伟哥,是不是要揍那帮孙子?”

    两兄弟在监狱里,一直就是周伟的金牌打手,曹祖源对周伟的做法比较了解,一般情况下,在表面上周伟说一套,暗地里也许会还有一套。

    像刚才在大家面前说的就未必是真的,周伟不可能冒着被动被人欺负的风险来面对问题。在监狱里他的做事风格也是这样,如果面上被人威胁或者欺负了,那暗地里他肯定会想办法先下手为强……

    现在昌吉协盛队受到别人指使,说要在比赛中废掉老炮儿,这就是明目张胆的行为了,周伟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作为跟着周伟最久的两个人,他们对周伟的做法还是十分了解的。

    “嗯,既然他们要这样,那还不如我们先废了他们,不用拖到比赛中,毕竟比赛是光明正大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如果我们先找个机会让他们趴下,那我们就省心省力了。”周伟点点头,除了周新东之外,曹祖源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人之一。

    这些话不可能在刚才那么多人的面前说,虽然都是兄弟,但人多口杂,指不定就要泄露出去了,现在只和双胞胎说,办事就可靠安全多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像锋利的刀一般冰冷。

    “但你们不能亲自出面,必须不能暴露身份,还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出手。”周伟相信,以双胞胎以前的人缘,找些人去干对手,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先去查一查,最好在明晚动手,但别真的把人整废了,只要他们不能上场比赛或者带伤上阵……”

    “懂了……”双胞胎就这么领了任务……

    “嗯,这是打架的经费。”周伟从口袋里掏出了1000元,递给了曹祖源,“这年头打架是要花钱的,没有钱是没法打架的,只靠情义的时代过去了,而且就算有,也只能欠人家人情,虽然钱不多,只够喝一顿,但小打一架足够了。”

    这1000块钱,是之前的赢球奖金,周伟一下子就全拿了出来,在球队的利益和队员的安全面前,钱不重要。

    “这个……500就够了吧?”

    “不能这么寒碜,以后也许还用得着呢,谁知道……”这1000块钱给了出去,球队资金就剩下不到500元了,周伟能不心疼吗?现在只能靠战养战了,毕竟每赢一场比赛,就能拿到1000块奖金。

    “好吧……”

    “一定要注意安全。”周伟重复了一次,安全永远是最重要的。

    这件见不得光的事儿,就由双胞胎悄悄去处理了……

    找人打个架而已,能有多大事?在双胞胎看来,这件事情就是举手之劳而已,要不是周伟交代过,他们两个绝对不能亲自出头,他们俩都想上了。毕竟作为一名职业打手,长期不能热身运动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说来也活该昌吉协盛队要倒大霉,当晚曹祖源他们去昌吉摸底的时候,昌吉协盛队正好在路边的啤酒摊坐着,这简直就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当即就打电话给昌吉当地的朋友,在协盛队的旁边也坐了一桌人,为了保险起见,他叫了差不多二十个人,这时才发现周伟给的一千块钱真不多,太少了……

    一千块让二十个人去打架,真是寒碜得太可怕了!

    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只要制造一个矛盾点,就可以开打了。

    制造矛盾很简单,当时昌吉协盛队有人喝酒时大声嚷嚷,隔壁桌自然就看不顺眼,就开骂了,只要有一个人开骂,就可以引发集体骚动了,自然就师出有名了。

    事情发展的太突然,协盛队那边本来还有人想冷处理,结果隔壁桌根本就没给他机会,直接操起板凳就砸了过来,协盛队根本防不胜防,遭遇了闪电战!

    噼里啪啦几分钟,有备而来的他们就把协盛队给打了个鸟兽作散,惨不忍睹。本来大家人数都差不多,打起来根本不会有这个效果的,但协盛队没有准备,没有料到有人故意针对他们啊。

    当然,对方下手都不是很重,顶多也就一些皮外伤!

    双胞胎兄弟躲在远远看着,最终很满意地给周伟做了战况汇报……

    再之后的事情就更简单了。

    老炮儿照常备战,而昌吉协盛队就惨了,有几个人躺进了医院,大部分人虽然没有什么大事,但破彩受点小伤自然是肯定的了。

    比赛那天,昌吉协盛队根本都没有到场!

    “这帮孙子不是说要废了我们吗?咋人都还没有来?”老炮儿队长覃建华站在场边嚷嚷道,他今天的士气十分高涨,作为一个血性男儿,面对即将面临的挑战,他显得很兴奋。可是比赛都快要开始了,对手居然还没有出现,这多少让他有点迫不及待。

    “估计直接认输了吧?”黄伟才也不知道实际内情,只能这么猜测道。

    “什么呀,听说这帮孙子昨晚在昌吉喝酒,结果被一帮人给揍得连老妈都不认识,全部挂彩了,估计今天都来不了吧,早上我接到黄张的电话,他是这么跟我说的。真是他娘的报应啊,想害我们,结果老天先收拾他们了,真是活该!”周新东像个新闻导播员一样,兴奋的告诉了大家这个消息。

    “真事啊?那真是活该了,只可惜不能在球场上修理他们。这些伟哥总该放心了吧,问题是,如果他们不来,那比赛还怎么踢啊?难道还要挑时间重新踢?”覃建华摇摇头,有些失落,他原先的兴奋和期待,随着这个消息而变得无趣极了。

    “按照赛制规定,赛前十五分钟还没有到场的队伍,算自动弃权,判对方3:0胜,如果他们真不来,那我们就是不战而胜!”周新东显然很了解比赛规则,又给覃建华普及了比赛知识。

    “这……那我们岂不是不能踢了?太没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