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十三章 危险悄悄来袭
    说好的不要把他写上去,结果还是被报道了出来。他可以想象到当他父母看见北疆晨报这份报纸时,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如果杀人不犯罪,他真的会有这样的冲动……

    内容写得再积极向上也没用,因为他被钉在了杀人的耻辱柱上。

    他瞄了一眼报纸右下角,上面写着‘实习记者许涛。’

    许涛?

    这是一个男人的名字,不应该是她。

    昨天看过她胸前的记者证,好像是叫秦什么,秦素?

    既然不是她,还有谁在偷偷报道他和老炮儿?周伟冷静了下来,思考这个问题。

    这家伙既然能够写出这篇文章,说明他一直都在关注杯赛的,有了这一次,肯定还有下一次,总能把他找出来的。

    现在他既然已经被报道了出来,那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接下来他肯定要面对他的父母了,他依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在这方面来看,他依然是个无助的孩子。当然,在他父母面前,他肯定也永远只是一个孩子。

    但他同样担心,随着报道的深入,老炮儿的其他成员身份也会跟着被暴露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到时候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肯定会影响到球队的未来。

    其实他也明白,一支由罪犯组成的球队,如果被放到风口浪尖上,肯定会引起疯狂的,新闻媒体不就喜欢挖掘这种负面的新闻吗?

    知道他是杀人犯的人不多,知道他已经出狱的人更不多,除了老炮儿全体成员之外,就是那个在足协的家伙了。

    这么一想,这个消息肯定是他故意放给新闻媒体的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不给周伟好过,想毁了周伟和老炮儿的未来。

    想明白了这些,周伟心里就有底了,反倒没有了怒气。只要老炮儿还在杯赛中继续比赛,那肯定少不了足协那边的刁难,加上老炮儿现在表现这么狂,肯定会受到更多的特殊照顾了……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中午去足协抽64强淘汰赛对手时,老炮儿居然抽到了一支名不见经传的球队——昌吉协盛。

    在周伟的印象里,这支球队是没有什么足球历史的,应该是一支年轻的新军,球员也没有什么出名的,这可能意味着老炮儿进32强的进程会相对顺利一些。

    当然,老炮儿在第一场比赛干掉了新疆制药厂,打响了名头之后,那些所谓的强队是不愿意面对老炮儿的,都知道老炮儿虽然是新军,但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色,能够避开老炮儿是最幸运不过的事情了。

    今天周伟依然穿着民工装,但大家不敢对周伟指手画脚了,每个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充满了警惕,毕竟,他曾经是个杀人犯!

    大家都躲得远远的……

    周伟早已经习惯这样,在监狱里也是如此,只有同是杀人犯的人,才敢经常走在一起,那些什么盗窃犯、抢劫犯等等遇上杀人犯,一般也都是躲着走。

    光脚的永远不怕穿鞋的。

    只有对手害怕他们,他们没有害怕的对手!

    但是,如果对手要耍什么阴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晚上老炮儿聚在一起的时候,周新东就报告了一个消息。

    “昌吉协盛这支球队不咋地,都是些昌吉当地的人组成的球队,里面有个人我还认识。”周新东老家就是昌吉那边的,认识人很正常。

    “老大,你还记得黄张吗?初中的时候,那家伙被人围了,你救了他,他后来还给咱们买了一条烟。”

    “那个家伙吗?嗯,有点印象,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那个吧?”

    “是啊,就他。他是昌吉协盛队的一名替补,说穿了吧,就是纯属凑数,一直没有机会上过场,在队里面没有话语权。”

    “那还踢个毛球,多没劲?”

    “公司需要啊,没辙。下午他找到我昌吉工地那边跟我说了件事儿。”

    “他说昌吉协盛会在比赛中对我们下狠脚,想废掉我们。”

    “谁特么有这么大的够胆!”覃建华一听,立即愤怒道,“想废掉我们?谁废谁还不一定呢!到时候我们先下手为强!先把他们给废了!”

    “你急啥,好歹是球队队长,要都像你这么不冷静,这比赛还能踢吗?要搞清楚,我们是去比赛的,不是去打架的,和对方对着干肯定不行,我们要理智地想好对策!东子,你这消息确实可靠?那个叫黄张的家伙真的这么说了?”

    周新东点点头,“黄张这人不错,虽然平时接触不多,但他还是值得相信的,毕竟以前我们救过他,他善意提醒我们也很正常。”

    “嗯,不管真假,我们不得不防,如果比赛中他们真的要下狠脚,那我们必须更小心谨慎点,不要意气用事,只要赢下比赛就行,不要把事情闹大,他们想废我们,那我们就演戏给他们看。我在监狱里看过一篇文章叫‘演员的自我修养’,我们要学会……假摔。我们就狠狠地摔给他们看。”周伟若有所思道,虽然他有和对手硬抗的资源,但他却不是一个不用脑子的家伙。

    与其和对手硬来,不如顺水推舟,抓住对手的弱点。

    “另外,我们去找那个女记者,叫秦素吧,让她来关注我们的比赛,到时候如果主裁对犯规视而不见,不吹罚犯规之类的,那就有好戏看了,就是乌鲁木齐足协都得脱层皮!ccbv肯定不介意把这事儿扒一扒。”

    “这个主意好!”覃建华表示赞同,但又表示了担忧。

    “不过万一我们真的了,受伤下场,岂不是很亏?要是真受伤了,咱们连工作都没法做了呢。”

    “所以我们要学会演员的自我修养……当然,我们得在护腿板里再做多一层保险,还有千万不要被对方铲中脚踝和膝盖,这两个地方一旦伤了,可就麻烦了。能不硬来就不要和他们硬来,尽量做到一脚出球,在对手没有扑上来之前就把球传出去。不让他们近身,他们也会没辙的。”

    “实在不行,就……”周伟摸了摸鼻子,又思考了片刻。

    “算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找那个秦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