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十章 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2:0!

    覃建华高举右手庆祝,高耸的身影在斜阳下,宛如战神般威风凛凛!相当霸气!

    作为一个中卫,他居然能够跑到对方的大禁区前射门,还是在运动战当中,这是何等的强大!把对手当什么了?

    老炮儿只是用了13分钟,就让上一届的新疆第三坍塌了。

    “真尼玛恐怖……这意思是新疆制药厂今年的杯赛征程结束了?”球迷席上,大家开始议论纷纷,只是十几分钟,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按照这样的趋势踢下去,新疆制药厂不知道要被老炮儿打进几个球!赛前被人们看好的他们,现在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

    怎么看,老炮儿才是那支可以随便踩死对手的球队!

    “伟哥,是不是让大家放慢点节奏,这表现有点过于恐怖了,对我们以后的比赛影响不好。”黄伟才却担心了,小跑过来在周伟旁边耳语。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老炮儿表现这么抢眼,指不定在后面的比赛中会被其他对手特殊照顾,在国内比赛,这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秘密。特别是有后台又想夺冠的球队,肯定不会让老炮儿继续强势下去的。

    最好是见好就收,尤其是在基本上已经击败对手的前提下,没有必要继续羞辱对手。新疆制药厂好歹是去年的新疆第三,多少也要给人家留点面子吧。

    别看现在场上的队员踢得那么随意,没有按照周伟之前的战术指令踢。但周伟如果站在场边指挥,他们也就不会再乱来。

    周伟是很赞同黄伟才这番话的,见好就收是对的,两球在手,对于老炮儿来说完全足够了,老炮儿完全有能力让这个比分保持到最后。

    所以周伟又在场边竖起了两根手指,这次是食指和无名指。

    这样的特殊举动又收入了观众球迷们的眼里,显然,周伟是在改变战术了。他都不用再场边嚷嚷,就给场上的球员传达了新的指令。而新疆制药厂的主教练一直在场边大喊大叫,嘴巴就没有停下来过。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巨大差别。

    当然,这样的指挥方式,肯定要建立在平时巨大的默契上面。

    很快,老炮儿就改变了战术,之前雷霆万钧的进攻没了,就像暴风雨突然消失了,节奏也慢了下来,进攻不再咄咄逼人,球员也似乎在达到高朝之后变得平静了很多。

    一切的变化,是那么的突兀,完全像换了一支球队。

    这样的突变让新疆制药厂的球员最终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至少在防守上不再那么颠沛流离,鸡飞狗跳了。

    自然他们也稳住了阵脚。

    两球落后,他们可要思考如何反击,争取获得进球,并有可能逆转比分了,要不然只能打包行李回家了!

    狂风暴雨之后,也许是更强烈的继续革命,也许是革命的结束!

    如果说老炮儿的进攻让制药厂的球员感到无限恐惧,那他们的防守,则让他们感到绝望。

    前十几分钟,他们把魔鬼般的进攻表现得淋漓尽致,现在开始,他们在诠释什么叫让对手绝望的防守!

    从第十五分钟开始,直到半场比赛结束,制药厂队根本没有一次成功的边路突破,没有一次传中球到达老炮儿的大禁区里,也没有哪怕一次禁区外的远射!

    所有进攻数据都是零!

    是的,是零!

    老炮儿的防守完美得像上帝!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制药厂像翻盘比赛,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半场哨声一响,制药厂的球员个个耷拉着脑袋走到了场边,根本就无视主教练的存在,事实上,就连主教练也抓得满头凌乱,根本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来对抗老炮儿队,这在以往还从没有遇到过,看起来他们威风的时代就要过去了。

    而周伟则招招手,把场上的队员都召集了起来面授机宜。

    “下半场不能像上半场开场时那样踢了,你们已经足够威风了,下半场我需要你们专注防守,难得能和高手过招,你们要抓住这些机会,以后走出新疆之后,全国各路球队,只强不弱,我们不能随着性子玩。至于你们想撩妹,那是比赛结束后的事情。”周伟三言两语就交代好了,然后就没有了废话。

    另一边新疆制药厂的主教练还在唾沫横飞,好像要布置什么超级战术。

    只是下半场开始之后,他和他的球队才发现,眼前这个对手的防守,真的是没有办法撕破的……

    他们最终又一次绝望了45分钟!

    就这样,去年的新疆第三,新疆制药厂在开幕式,在第一场淘汰赛中就这样被淘汰了,被名不见经传的老炮儿2:0击败了,不,应该是摧毁了!

    制药厂队员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昔的高傲和自信,只留下了阴霾、泄气和沮丧。赛前美好的杯赛之旅,最终变成了短命的结局。

    夜幕渐渐降临,周伟依然目光平静地站在场边,远远看着队员在庆祝,和女球迷打成一片。

    这只是一个开始,距离最终的结果,还太遥远……太遥远。大家可以在胜利之后宣泄快乐,和别人分享,但他并没有这样,一场比赛的胜利,并不能让他真的高兴起来,因为梦想还太远,太远……

    他不能输,而且需要以更快的速度往前推进,他父母的病拖不起!他要钱!

    “啊!我终于想起来了!”球迷席那个矮个子终于醒悟了,想起了什么事。

    “老炮儿不就是上周和新疆师范大学队踢训练赛的那支球队吗?当时他们的实力并不是这样的!原来他们是在隐藏实力!可怕,真的太可怕了!这支球队的主教练和球员实力都不简单啊!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并不仅仅只有他有这个疑问。来自于ccbv体育台的那个女记者,也在球场边静静地托着尖尖的香腮,思考这个问题。

    会思考的人,脑袋总是比一般人机灵。

    她本来只是象征性地来报道新疆赛区的开幕式,并没有对新疆足球有多少好奇之处,但老炮儿的横空出世,实在是充满了诡异和传奇。

    她和看台上的那个矮个子男生的想法如出一辙。

    她得继续弄明白老炮儿这支球队,然后,她又一次往周伟的方向走去,试图去采访这个不太愿意接受采访的家伙。

    可周伟似乎知道有人要来打扰他似的,提前一步淹没到了庆祝的队伍当中。

    “这家伙!”

    微风轻拂,淡淡凉意,女记者贝齿轻咬,有点不甘心,居然还有人会拒绝ccbv的采访?脑抽了吧!

    就不信翻不出老炮儿的资料!

    此刻,她想到的是去足协扒一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