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六章 低调的出征
    看起来,没有比这个更难的开局了,任何一支普通的球队在面对新疆制药厂时,一般都会产生这样的心理想法。

    只不过,这在周伟看来,并不见得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对手也不见得是一支多么可怕的对手。

    周伟默默离开了足协大厅,他现在只想尽快了解对手。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更何况,踢足球和打仗还不一样。

    当天傍晚,大家训练结束之后,他就在路边临时开了个会议。对于他们这种足够业余的球队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会议室,也许连坐在啤酒摊上边喝边聊的机会都很少。不过就算有,周伟也不会这么做,踢球就得有个踢球的样子。

    比赛是首要任务,没有任何事情比比赛更重要,如果还惦记着喝酒,那就不要提什么目标了。一支有目标的球队,就得像职业球队的样子要求自己,而不是像其他业余球队一样,踢完比赛就喝酒,训练完就去找乐子!

    “我们的对手是新疆制药厂,去年的新疆总赛区第三,差一步去全国总决赛。纸面上看来,他们的实力真的很强。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他们终究还是一支半职业化的球队,既然不是完全职业化的球队,那他们就有很多的弱点。”

    “我们在战略上蔑视他们,在战术上重视他们。”

    “对于绝大多数球队来说,他们对新疆制药厂是有恐惧心理的,因为他们实力超群,名声在外,技战术打法虽然被对手所熟知,但对手无可奈何。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反而是我们的优势,以为我们知道他们的技战术打法,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们的技战术打法,我们的人员特点,甚至于连体能都不会输给他们,当然体格身材就更比不上我们了。”

    “外面的人都认为我们会输掉十个球以上,你们觉得呢?”外面的人之所以觉得老炮儿会输,那是因为他们不懂老炮儿的球员水平是怎样的,如果他们真的了解老炮儿的这些成员和经历,估计就不会有人这么认为了。

    “去他么的!就那些细皮嫩肉,也想赢我们?在我看来,他们连射门的机会都没有。”覃建华露着白皙的牙齿,凶巴巴道,“我会让他们吃尽苦头,找不到球门在哪里。放心吧,有我们在后方,绝对不会让他们有好果子吃。”

    “这个我放心,但小覃你们千万要注意,防守动作要适当,不能再像在监狱里这么玩了,以前在监狱里怎么玩,主裁都会放得很宽,那是因为环境不同,现在我们在社会上了,那就得按照社会上的规则走,能不恶意,就不要恶意,我们要更多的合理使用战术犯规,在有必要的时候,才给对手致命的打击。”

    “要知道,在比赛中出现红黄牌的话,是要扣押金的,虽然我们的押金还没有支付……”周伟摸摸鼻子,心疼的是钱啊,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覃建华这些人能够让对手的前锋无所适从,甚至于绝望,但就怕玩过头了,交不起罚金,黄牌一张五百,红牌一张一千,这对于老炮儿来说,绝对是一个挺恐怖的规矩,九千块钱,还真是没几次够用的。

    “嘿嘿,押金不是还没有交嘛,踢完开幕式再说……”覃建华阴阴笑道,“再说了,还有奖金呀,不是有赢一场淘汰赛,就能够得到一千块的奖金嘛。”

    “一千块只能够支付两张黄牌和一张红牌,我表示……很担心。”周伟也乐了,“开玩笑而已哈,足球比赛怎么可能少得了犯规,该做的,还是要做,该犯规的还是要犯规。任何时候,都要明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任何时候,我们都要表现得是球队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我其实不担心犯规,我担心的是你们其他方面的事儿,比如喝酒、抽烟、泡妞、夜生活,还有以前那些老毛病,老毛病是什么我就不多说了,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就是因为我们要拿那500万奖金!废话我不多说,为了这个目标,我要求大家一定要继续按照我们以前的方式来严格要求自己,直到我们成功的那一天!明晚的开幕式比赛,我们要一鸣惊人!当然,我的意思是只需要小胜他们,不能表现得让对手绝望,不能让我们太快被对手所熟知。”就是连带着正式比赛,周伟也自信满满的不像让球队太出风头。他的意思就是说,赢球是必须的,但是不能完全暴露实力……

    新疆制药厂那边的人肯定不知道周伟这边居然会如此狂妄。

    老炮儿?

    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

    全队上下都没有人把老炮儿放在眼里,放眼整个新疆赛区,能够对他们形成真正威胁的,不超过五个手指头,其他的队伍?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是不屑于去研究对手的,他们想的只是碾压老炮儿,等待下一个对手的到来……

    ※※※※

    虽然还欠着足协九千块的押金,但周围却没有想办法筹钱了,当知道那个黄伟邦故意给他留了一条不安好心的门路之后,他就不把心思放在押金上了。

    反正……第一场比赛又不会输。

    只要赢了,黄伟邦还会让老炮儿继续踢下去的……

    开幕式那天,也正好是押金延迟交付的时间,但周伟并没有接到催缴押金的电话,反而是有足协工作人员打电话来让他们提前一个小时到比赛场地。这就间接印证了刘浩的推测。

    开幕式是在新疆师范大学足球场进行的,选择在这里,是因为这里的足球文化氛围最浓,也不需要害怕没有观众。

    前几天老炮儿和新疆师范大学踢过一场友谊赛,不过不是在这里踢的,而是在文光校区的普通场地上踢的。

    当时在晚上周伟他们感觉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监狱里的球场也比文光校区的好。但今天下午他们来到新疆师范大学总部时,那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连周伟都感到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平时他从来没有过的。

    在监狱里服役的十年里,他也曾经幻想过大学是什么样子的,他年轻时虽然做错了很多事情,但他和其他狱友不太一样,他总是对知识充满渴望。

    对于一个没有读过大学,又十分向往大学的他来说,自然会对大学有种特别的感觉。

    其实老炮儿的年龄都不大,都只是二十几岁左右,很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都还没有大学毕业。

    周伟和周新东是最先来到大学校门口的,在等待其他人到来的时候,周伟一直用一种艳羡的目光看着门口进进出出的年轻人,以至于他都忘记了把后背的大麻袋给放下来。

    大麻袋里装着的是球员装备,球衣、球鞋、球袜、护腿板等等。

    “看看,读大学真幸福。”他由衷叹道。

    “哥,就是没那十年,也考不上啊,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再说了,现在大学生不值钱,我施工队里,就有几个大学生在那里搬砖,还是我手下呢。”周新东笑嘻嘻的,胸不闷气不喘地把肩膀上的桶装纯净水放了下来。

    两个人今天就带了这些来,真是纯纯正正的够业余……

    “是啊,这都是命。”周伟抬起左手看看手表,时间快到下午六点了,距离大家相约的时间快到了。

    他是个很守时,很有规矩的人,不喜欢球员迟到。不对,应该是绝对不允许。

    幸好,没过一会儿,大家都陆续出现了,赶在六点钟之前。

    有跑步过来的,有骑自行车过来的,有搭公车过来的,有开电动车过来的,五花八门,各种不同。但唯一相同的是,大家都穿着工作服……只是颜色不同,白色、蓝色、黑色、黄色、斑驳的颜色里,又点缀着淳朴的星星点点,这是他们一天勤劳工作的明证。

    每个人有组织有纪律的以周新东为排头站成了一排。

    “列队。”周伟严肃道,15个人齐刷刷像军人一样整成了一排笔直的队伍。

    “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