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三章 可怕的押金和微信
    “凌武邦,中锋,哥,凌武邦是哪个?”周新东很好奇,今晚人太多了,14个人他还没认全。

    “坐你旁边那个。”周伟埋头坐在桌前,认真写下每个人的名字和场上位置。

    他刚出狱,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地方住,只能住在周新东在八家户的出租屋里,房子不大,很破旧,但两个人凑合着也能住。

    “噢,他呀,白白净净,看起来不像犯过事儿的,他犯过啥罪?”

    “嫖宿幼女罪……”

    “这……”周新东无语了,“太无耻了,没人品……”

    “不是你想的那样,事情是这样,那年他读初二,和班里面的一个女同学谈恋爱,开房就开房呗,可是没戴套,没戴套的后果自然就搞大肚子了!”

    “唉,也该他倒霉。”周伟顿了顿,继续说道,“那女孩的父母找到了他,然后告他嫖宿……”

    “这……”

    “男女自由恋爱,怎能说是嫖宿幼女罪?就算有罪,也是弓虽女干罪吧?”周新东这回为凌武邦喊冤了,因为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如果是弓虽女干,那就更严重了,嫖宿幼女罪还是轻的!那女孩父母说他毁了她,非想法子让他坐牢,可怕的是,那女孩的父母也是当官的。”

    “……好吧。”

    “那个覃建华呢?”

    “覃建华是个抢劫犯,还记得2004年市里不是出现一件轰动的抢劫案吗?几乎整个八中的学生都被抢了一遍。”

    “我擦,就是他?”

    “嗯,就是他。”

    那一年,覃建华带着一帮手下,天天在八中附近抢劫学生的钱,轰动了整个乌鲁木齐,因为影响太大,性质太恶劣,带头大哥覃建华就被抓了,被判重刑。

    “牛啊……这么说其他人的来头肯定也不简单。”

    “当然,不然也不会在一个监狱里服役。”

    “袋鼠以前是乌木木齐有名的小偷,本来没人抓得住他,但是他有一次不小心偷到了公安局长的家里,然后就栽了……”

    “真他妈倒霉!偷之前不看看是谁的房子吗?”

    “问题是,那是公安局长二奶的家……”

    “这……”

    “那对双胞胎呢?”

    “双胞胎是暴力罪……两个人以前就是黑社会打手……”

    “……”

    之后,周伟又继续介绍了其他人的犯罪履历,周新东是彻底服了,周伟的身边,全是一帮奇人异事,不走寻常路的前罪犯!而这些罪犯恰好都喜欢踢足球,最终都走到了一起。也难怪周伟要把这些人组成一支球队参赛了。

    了解这么多之后,周新东终于把话题扯回了足球上,“哥,组队参赛容易,但是日常开支也要考虑到位,一支球队,总要有基本的装备,后勤供应,这些都要钱,钱从哪里来,要赞助商啊。”

    “我知道,这是我之后要考虑的问题,我的人脉都在监狱里,外面的世界我已经脱节了不少,可能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周伟点点头,赞同周新东的说法,一支真正的球队,哪怕是业余的,都应该有个赞助商作为后盾,要不然球队出去打比赛,根本就没有经费。

    赞助商并不需要多大,只要保证普通的日常开支就行了,比如去客场打比赛的路费和吃住,打比赛时的饮料,最恐怖的是遇到伤病!如果真的有很重的伤病,那就是赞助商也不会给你掏钱了,这就是业余球队的悲哀之处。

    当然,既然选择了踢业余比赛,这样的风险本身就是客观存在的,怕的话就不会踢球了。

    “要不我们找孟虎谈谈?他如果能够赞助我们,我们就有钱了。”周新东想到了孟虎。

    “他不会帮,你千万不要找,不然我连你都不认。”周伟突然严肃道,“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好吧,我说错话了。”周新东赶紧收声,他对孟虎和周伟都很了解,知道这两个人一直有着很多矛盾,读书时两个人同争一个女生,踢球时两个人同争队长,后来出事时就更让人唏嘘,当时周伟被抓,他爸妈居然跑去求孟虎的父母帮忙,但是他的父母没有帮忙,也许这才是周伟最不想提孟虎的原因吧……

    “早点睡吧,明天你还得去工地,我得跑乌鲁木齐足协……”

    黑漆漆的夜里,周伟并没有真的睡着,在他的脑海里,他想的事情,太多,太多,太多了……

    ※※※※

    乌鲁木齐足协办公地,一个扎着马尾辫,身着白色职业套装的大眼美女正在前台接待周伟。

    “球队名。”

    “老炮儿。”

    “啥?”

    “老炮儿。”周伟重复了一遍。

    “好俗的队名,拍电影吶,看你年级不大啊,咋能叫老炮儿,难道球员都是40岁的老家伙?”

    “呵呵……”哥的世界你不懂……

    “赞助商。”

    “德德烧烤。”

    “……这……不是企业吧?”

    “呵呵,个体户。”周伟依然淡淡笑着,德德烧烤这名字是昨晚他决定的,其实是袋鼠的流动烧烤摊名。反正暂时也找不到真正的赞助商,也只能随便找个名字顶着了。

    “队员名单、队员照片和身份证复印件。”

    “在这里。”周伟从背包里掏出来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张,上面写着16个人的名字,包括他自己的。其中周新东还多了一个身份——助理教练。其他什么领队之类的,也都被其他球员给兼任了,球队老板写的则是袋鼠的名字——刘冠良。

    然后居然还有队员的照片和复印件!这些东西其实以前在监狱里就有了,一直都是周伟保管着,出狱之后,这些东西都没用了,他也就随身带了出来,今天派上用场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手写,加我微信,回头发个电子版的过来。”大眼美女没好气说道,接待了上百支球队,还没有人用手写的名单,这次是头一回。

    “这个……微信是啥东西?”周伟蒙了,没听过!

    “微信你都不懂?你逗我玩是吧!还想不想报名!”那家伙怒了,这个年代的年轻人居然还不会玩微信?连微信是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可能,纯粹就是来找事的。

    “很抱歉,我农村来的,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微信,这样吧,你说,我记着,回头我办好,行吧。”周伟没有和他一般见识,他是来办事的,不是来惹事的,就算人家态度不好,现在也得忍忍,免得不能注册就泡汤了。这一点点事儿都不能忍的话,那在监狱里也就不用活着出来了。

    “嗯,这是我的微信号,你回头加我,把名单发来。”

    “好,好,谢谢。”周伟双手接过,揣到了兜里,微信是什么他暂时不懂,但周新东肯定懂嘛,他没和社会脱节。

    “还有报名押金9000元。”

    “9000?”周伟差点儿跌倒,这个真不能淡定了!

    你妈报名踢个比赛还要这么多钱?以前踢比赛押金也就三五百块,现在居然要9000?太可怕了。

    “是的,这是全国性的比赛,必须要交这么多押金,押金主要用于整治红黄牌、球场暴力的,并不是足协私下收取。”接待员还特意说明了这一点,看起来并不像有什么黑幕。

    “噢,这样……”报纸上可没有说要交这么多押金啊,要是交这么多,他可就不会没准备了。

    9000块他当然没有,刚出狱是,里面的领导为了感谢他这么多年做的贡献,只是象征性的给了1000块钱,周伟本来就打算用这钱交押金了,谁知道压根不够!

    时代真变了!

    “我没带够钱,我明儿再来可以吗?”

    “可以,最晚后天下午五点,过时就不能报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