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二章 那些年一起蹲过号子的狱友
    “是的,我要拿到这份奖金。”

    尽管周新东满脸不相信,但周伟依然淡定重复了一遍。这个时候,没有比这500万的奖金更让周伟垂涎的,如果能够拿到这笔奖金,他就可以有钱给父母治病了,除此之外,他还能临时想出什么有期望的想法?

    当然,也正如周新东的惊讶一般,这个想法简直是疯了。从任何一方面来讲,周伟想要实现这个愿望,几乎不可能。虽然仅仅是业余杯赛,但全国至少几百支球队角逐,冠军怎么可能落在周伟的头上?

    除非,发生了一个奇迹……

    但是,对于周伟来说,这真的需要奇迹吗?

    未必。

    周伟刚进监狱的时候,前两年在少管所待着,后来被分到了第三监狱,因为会踢球,就被挑选出来当球员,但是在监狱里得罪了当时的老大,膝盖被废了,后来鬼使神差地成了球队的主教练。

    然后他就在这个位置上当了足足八年的主教练。

    可以说,他从16岁开始就从事主教练的工作了。

    在周新东看来,周伟想要实现这个梦想,几乎是痴人说梦话。

    但从周伟的角度来看,一切皆有可能。

    八年的监狱执教履历,带领新疆第三监狱拿到全国监狱系统足球杯赛冠军,并且在监狱里自修足球、心理学和三门外语(英语、德语、西班牙语),这样的成绩足以让他很自信。

    更何况,他现在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就在他刚才决定组队参赛时,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一支成型队伍的模型。

    他手中是有着丰富的资源的,就看当年那些狱友能不能重新走到一起了。

    作为一个杀人犯,他坐牢的时间是最长的,那些年和他一起征战过监狱杯赛的狱友,很多都是盗窃犯、抢劫犯、诈骗犯,这些狱友都比他早出来了,把他们找回来很容易,难就难在他们未必会参赛。

    就那么一炷香的功夫,周伟的心中已经有了理想中的人选,思绪理得七七八八了。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来,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一堆电话号码,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名字,基本上都是外号,什么鸡蛋、老鼠、长毛、袋鼠、了哥、等等,就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

    周新东侧过脑袋看了一眼,就眯起小眼问道:“哥,你真打算招兵买马?”

    “嗯,这些人都在乌鲁木齐或者附近,我今晚就约他们出来谈谈。”周伟点点头,看起来是真开始行动了。

    “哥,这不现实,人家好不容易出狱,干点正儿八经的工作,你叫他们去踢球,不现实啊。”周新东不敢苟同道,在他看来,没人会和周伟一样疯狂的。

    “这个还不现实?”周伟用右手食指点在报纸的那个‘500万’上,“这要是成功了,除掉开支和税,按15个人头算,每人至少能拿到20万左右。钱,就是最大的动力。”

    “哥,我读书少,除掉开支和税,也不止20万吧?还有大概100万去哪里了。”

    “废话,主教练不要工资吗?有了这100万,我就可以给我爸妈治病了。”周伟理所当然答道,这也是他组队参赛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找钱给父母治病。

    “还是主教练金贵。”周新东嘀咕道。

    不过周伟没搭理他,继续说下去。

    “大家的目标其实是一样的,用半年的时间,追逐20万,没有人会不愿意,这是一次值得冒险的行动,甚至于为此献出生命。”

    “你是守门员。”周伟不忘补充一句。

    “我?行吗?”周新东没想到周伟还预了他一份,显然没有什么信心,这些年都在工地里摸滚带爬,哪里还踢过球?就是孟虎组织的球队,也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他。

    “当然,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当守门员了,原先我队里也有一个,但是……”周伟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下去。

    “我觉得我还是回工地更实在,要是失败了,我可就找不到工作了。再说了,我这么做,虎子肯定会不高兴的。”周新东低下了头来,看起来对孟虎的依赖很大。

    这是可以理解的,周新东胆小怕事,做事没主见,书没读多少,工作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他看来,是孟虎给了他一份稳定的工作,他如果朝三暮四去踢什么足球,孟虎肯定会不高兴。

    周伟并没有怪他。

    “工作归工作,比赛归比赛,不会影响到工作。到时候我们都是在傍晚训练,打比赛那天你请假就行了。好了,先把人马召集到位再说,你找个便宜的啤酒摊,晚上我叫他们都过来,大家坐在一起,把这事儿落实一下,我心里头有底。没什么意外,明晚就可能开始集训。”周伟的话说得自信满满,就像在落实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周新东虽然了解他,但也没想到周伟居然会自信到这种程度,似乎不像是坐牢出来的,更像是政府大楼里的领导在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之后周伟就拿周新东的手机逐个给前狱友们打电话了,大家听到他出狱的消息之后都相当高兴,15个电话,除了一个打不通之外,其他14个人都表示晚上一定到位,要给周伟接风洗尘。

    一通电话之后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周伟已经心满意足了,这其实大大超乎了他的意料。

    当天晚上,周新东和周伟在城北的八家户附近找了一家路边烧烤摊,就这么和前狱友们重新聚在了一起。

    周新东哪里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的前罪犯?他也闹不清谁是老鼠,谁是鸡蛋,谁是袋鼠,更不懂他们都曾经犯过什么罪,反正不是抢劫、盗窃、就可能是诈骗什么的……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问人家当年曾经犯过什么罪吧,万一碰到一个杀人犯的主儿……

    而且怎么看,似乎每个人都长得十分邪恶,脸上就像写着犯罪两个字。

    所以周新东和这些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心情一直就没有放开过,压抑!他坐在周伟旁边,一直闷声不说话,也没有喝酒。

    “兄弟,面生啊,蹲号子时没见过你啊,犯的什么罪?”倒是他对面那个长得很凶神恶煞的一家伙主动和他搭话。

    “啊,我?”这家伙本就长得狰狞,一双眼睛好像能杀人,这么直溜溜盯着周新东,周新东全身都起毛了,舌头差点儿打卷。

    “我……只在拘留所待过一晚……没……没这方面的经验。”

    “哈哈哈哈……”周新东这么一说,立即引起了哄堂大笑。

    那家伙大笑道:“这么说不是在物流园嫖被抓,就是赌被弄进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在他看来,因为嫖或者赌被抓,是一件相当丢人的事情,作为一个有优越感的罪犯,总得有点拿出手的成绩……

    “不是……这两个原因了……”周新东没喝酒脸就红了,幸好天太黑,没人看得见。

    “那是什么?”听他这么说,大家就更好奇了,除了嫖和赌,还有什么?

    “这个……”周新东把脑袋埋得更低了,“又一次喝醉酒,脱光了衣服走在大街上,然后……”

    哈哈哈哈哈……

    周新东都没把话说完,众人已经彻底捧腹大笑了,他们猜测过很多理由,却真猜不出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被抓。

    “好了,好了,大家就不要再取笑他了,周新东这孩子憨厚老实,大家不要欺负他,先静静,今天约大家见面,除了想和大家聚聚,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和大家商量。”周伟一开口,场面就安静下来了,可见周伟的影响力有多大,虽然年纪相仿,但他很有权威,不愧是以前的主教练。

    “伟哥,有啥重要的事要和大伙说的?难道你要密谋抢银行?”刚才那家伙又开口了。

    “小覃,我可没有你那能耐啊,能抢银行,我顶多密谋给你抢个媳妇,”周伟笑眯眯的,打趣问,“你想要媳妇吗?”

    我擦,原来这家伙是个抢劫犯,怪不得面目狰狞……周新东偷偷嘀咕了一下,立即从他们的对话中找到了信息。

    “想,他娘的,可是没钱去哪里找媳妇,还是每月去一趟物流园算了。”覃建华叹息道,一个罪犯出来,没钱没名声,谁嫁给他?也就只能去物流园找个妞儿临时解决问题了。

    “嗯嗯,”周伟点了点头,然后又侧头问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个人问道:“老鼠,你最近工作怎样?”

    外号叫老鼠的这人,长得高高瘦瘦,斯斯文文,干干净净,简直就一个白面书生,怎么看都不像个罪犯,说话也轻轻柔柔:“卖切糕,卖一天下来,钱没挣几个,还老被城管赶,唉,难,特么想想还真想干回老本行,至少不缺钱花,大不了又抓紧监狱去,还能包吃包住不工作……”

    老鼠以前盗窃被抓的,老本行自然是盗窃。

    “嗨,这个想法不可取,好不容易出来了,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只要我们勤奋努力,好好做事,没有饿死的那一天。”周伟安慰了一句,然后又继续问其他人。

    14个人的近况大体上都差不多,都是工作不好,都存在生存危机,正如周伟之前说的那样,都缺钱!没有钱,就没有生活!连生存都难……

    “好吧,大家的情况都基本上了解了,现在我有个很好的项目,想和大家一起做。”

    “项目?啥项目?真的要抢银行?”

    “不,我们踢球。”周伟掏出了白天的那张报纸来,平铺到了桌子上,然后指着新闻标题。

    “大家看,500万。”

    “500万!”

    “500万!”

    “500万!”

    所有人的眼睛都放了精光,被这个踏实的数字晃花了眼睛。

    这些曾经的罪犯,其实都是赌搏式的人物,都是愿意铤而走险的家伙!连犯罪都会去做,更何况是去踢球?

    事情就这么简单,周伟拿捏得很准,他知道大家一定会答应的!

    所以,周伟只是简单的把这件事说清楚之后,很多人都立即答应了下来!

    “干!”

    “成!”

    “中!”

    “……”

    但是,也有不出声的。

    “袋鼠,你的意思呢?”绰号叫袋鼠的,个头比较矮小,坐在桌子的远端,显得很安静,一直闷声在喝酒,没有说话,周伟一直都有留意他,似乎袋鼠的心中有着很多的心事,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伟哥,这个主意很好,兄弟们如果有这个冲劲儿,我举手赞成,可是我就不参合了,不是兄弟我不想,是兄弟我不行了。”袋鼠的神情相当落寞。

    “为啥,你身体不是好好的?以前你在监狱里踢右后卫,全中国有谁跑得过你?你现在居然说自己不行了?那我们更不行了!”覃建华着急道。

    “唉,我身体确实不行了,前年从监狱出来之后,我妈得了重病,没有钱医治,我也借不到钱,所以干脆卖了一只肾。”

    说完这话之后,袋鼠就不说话了。

    “我草!卖肾!”

    卖肾!谁不懂呢,谁没事把肾卖了,还不是因为没钱?

    黑市上的肾才几万块一个价格收,卖出去则是几十万……

    “袋鼠,你要和我们一起,就是不上场,你也有分钱的份儿。”周伟静静看着他,斩钉截铁道,“不是一定要上场踢球才有贡献,兄弟们,对吧。”

    “对!”

    “袋鼠,你永远是我们的兄弟,你上不上场,我们都带你玩!以后,你可以给我端茶倒水,哈哈!”覃建华笑了,那是真诚的笑。

    大家都笑了,那是真诚而开心的笑!

    “谢谢大家!”袋鼠感动得差点儿要哭了,斟满了手中的酒杯,“这一杯酒,我敬大家!”

    “干!”

    “干!”

    “……”

    那一夜,那些年曾经一起蹲过号子的狱友,那些豪气干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