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一章 十年
    “周伟,男,1990年3月出生,2004年因防卫过当,犯激晴杀人罪,获刑12年,减刑2年,于2014年5月15日刑满释放。”

    走出新疆第三监狱的大门口时,庄严沉重的声音依旧在周伟的身边回荡,等待这一刻,用了十年。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从14岁变成了24岁,人生最美好的十年,最青春的十年,他都在第三监狱度过。

    除了身后这座熟悉的监狱,他对未来的一切都会感到陌生。

    大多数囚犯在出狱之后,多少都会胆怯、害怕,甚至于逃避现实。但周伟并没有,他的目光依旧坚毅,就像当年毫不犹疑用刀插向了那个让他蹲了十年牢的家伙。

    十年前,在一场球赛之后,死者带着一帮人,手持砍刀把他的球队包围了,扬言要砍断他们的脚筋。

    在九十年代,出现这种事情并不奇怪。

    他和队友奋起反抗,乱战之中,周伟为救队友,夺过了其中一个人的刀,冲动之下,捅穿了对方的心脏,就此结束了对方的性命。

    只是因为一场球赛……

    为此,周伟赌上了十年的青春……

    杀人那一年,他才14岁,属于未成年人,但超过了14岁要承担刑事责任,加上对方家长用权势施压,最终他被判了12年的重刑。

    往事他不后悔,却不想回忆。

    如今出了监狱,该何去何从?

    回家?

    他只有这件事是怯懦的,愧疚的。

    父母恨他,弟弟恨他,他哪有这个脸。

    除了下判决书的那一天他见过父母和弟弟外,十年里,他再也没有见过。

    这要是回去?不可能……

    周伟第一次退缩了。

    五月的乌鲁木齐依然有些冷,周伟站在监狱门口的大树底下,一直没有迈开步子离开。

    该不会忘记了吧?

    他自言自语,多少有些害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所有人都遗弃了他。

    早晨八点半的骄阳,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让他显得很落寞,看起来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十年前,他只是一个青葱少年,十年后,他已经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在他沉思的这会儿,前方拐角终于出现了一辆车速飞快的吉普车,拖着滚滚浓烟儿,最终停到了周伟的面前。

    紧接着车上跳下了一个瘦高个儿,跟竹竿似的,周伟的身高一米七八,这货看起来得有一米八八,尖嘴猴腮,老鼠眼,偏偏还弄了个中分头,走路还猫着腰,上半身的黑色外套都快被染成了白色,裤子似乎沾着泡沫之类的东西,脚上居然穿着一双已经很罕见的解放牌鞋子……

    怎么看,都很猥琐。

    这是21世纪,他的打扮明显不符合年轻人的潮流。

    “哥!你可出来了!”没等周伟说话,周新东就已经向周伟冲了过去,熊抱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松开。

    虽然说周新东长得确实很猥琐,但他真不是一个猥琐的人,这家伙有情有义,和兄弟肝胆相照,这么多年来,他是唯一经常来监狱看望周伟的人。

    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朋友来看周伟了。

    当然,周新东的身份是特殊的。

    当年周伟救的人,就是他。

    周新东是当年那支球队的主力守门员,身高腿长,守门能力很强,但他最大的缺点就是胆小如鼠。当年被人包围时,他躲在后面,以为可以逃过一劫,结果反而先被人抓住了,在对方想废掉他时,是周伟奋不顾身冲过来,抢过了对手的刀,最后……

    如果当年没有冲过去救阿东,自己会不会没杀人?十年来,周伟只是在心中问过自己一次,就不再问了。

    他相信如果再来一次,以他当时的反应来看,他还是会这么做的。

    用十年坐牢换来的友情,到底有多重?这根本无法衡量。

    幸好周新东并没有让周伟失望,这十年来,他对周伟不离不弃,一直来看他,并且帮他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帮周伟购买学习资料,打听他家人的消息等等。

    “哥,对不起,对不起!”周新东抱着抱着,就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像个女孩子般扭捏煽情,这身高马大的,看着真心别扭。而对不起这三个字,他已经无数次在监狱里向周伟哭诉过了,现在周伟出来了,他还是这样。

    周伟倒没有他这么多愁善感,在监狱里容不得他这么软弱,软弱的人会在监狱里疯掉,软弱的性格容易被人欺负,待不下去,只有足够坚强的人,才会在监狱里过得相对好。

    迎着凉爽的晨风,他挺立着宽阔的胸膛,任由周新东弯腰抱着他,这一幕看起来有点儿怪异,但周伟也很享受。

    在他表面平静的面容下,其实有着一颗需要周新东温暖的心……

    他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很久之后,他才轻轻拍了拍周新东的后背笑道:“我好不容易出来了,难道你还要把我哭进去吗?行了,行了,你看你,穿成啥样了?今天是我的好日子,虽然不是做新郎,但你也要穿得体面点,搞得好像是我来接你出狱似的,身体那么臭,几天没洗澡了?”

    周新东这才破涕为笑。放开了周伟,重新站直了身体。

    “这……一个星期吧……工地太忙,我顾不上洗澡啊,不过我没忘记今天是你出狱的日子,这不跟虎子要车飞过来了嘛?”

    “虎子呀……”周伟听到这个熟悉的外号,嘴巴下意识念叨了起来。虎子真名叫孟虎,是以前球队的主力前锋之一,只不过和周伟的关系并不是太好,要是细说起来就太长了。说起来那次打架还是由孟虎引起的,如果不是他在比赛中先挑衅对手,也许也没有后面那么多事。

    但是,这都过去了!

    周伟不想再回忆,这只会加深内心的痛苦。

    “虎子说他有点忙,让我先来接你,晚点儿他给你接风洗尘。”周新东傻乎乎道,并不知道周伟心里头在想什么。

    “不麻烦了,我现在谁都不想见。”周伟摆摆手,淡淡道,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孟虎这人,不简单啊,当初挑完事后就不见人了,大家被围住的时候,他在哪里?

    这些年来周新东也是在为孟虎打工,但瞅着他现在这身打扮,也混得实在太差了吧!

    然后抬头凝视着周新东,“我爸妈和我弟现在怎样了?”

    这十年来,周伟只有一个牵挂,那就是他的父母和他的弟弟周磊。

    虽然家人抛弃了他,但他并不怪他们,因为是自己做错了,是他对不起家人,家人对他的万般期待,却换来了一个家庭十年的悲伤,他就是再怎么还都还不起。

    “哥,”周新东的眉头皱成了一条线,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瘪的嘴巴,欲言又止。

    “说吧,我都能接受。”在监狱里历练出的大心脏,让周伟总是有种波澜不惊的神韵。

    “好吧,事实是,那年你的判决下来之后,他们就搬到了克拉玛依,你弟弟后来也没有读书了,早早就在克拉玛依油田上班,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了。”

    “我弟结婚了?”周伟这回惊讶了,周磊比他小两岁,他今年也才二十四岁,二十二岁的周磊居然结婚了,这么一想,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虽然杀的仅仅是个少年。

    “嗯,两年前结的,还生了一个儿子。”

    “噢……好,挺好,我爸妈终于可以抱孙子了,我也能当大伯了。”周伟喃喃道,“那我爸妈在克拉玛依,身体还好吗?”

    他的心情既是兴奋,又是苦涩,矛盾得很。

    “这……”周新东又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怎么了,有话就直说,不要骗我。”周伟剑眉竖起,立刻感觉不妥。

    “前些日子你弟回乌鲁木齐,找很多以前的左邻右舍和朋友借钱,数目还挺大,我后来去打听,结果……”

    “结果什么啊!草泥马的快说清楚!”周伟突然揪住了周新东的衣领,怒气陡然横生!他很少发火,很少这么激动,听周新东的语气,似乎他的父母出大事了!

    “哥,你别激动,别激动,我慢慢说给你听。”周新东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伊礼河,给周伟发一根,“你先别着急,抽根烟,先抽根烟。”

    “我不抽烟了,”周伟推开了周新东递过来的香烟,语气突然又变得平和多了,心情平复得相当快,完全就像变色龙,“你说吧,我听着。”

    以前在初中这家伙就抽烟了,进了监狱之后,为了把烟孝敬给当时监狱里的老大,也为了让自己的命活到出狱,他毅然戒掉了抽烟这个不良的嗜好。

    这让周新东也觉得很意外,就初中那会儿,周伟可是一天一包伊礼河的,现在居然不抽了!不抽怎么像老大?这监狱真的是个与众不同的地方!

    当下周新东也没多想,继续说道:“你爸妈搬去克拉玛依后,一直在炼油厂当临时工,应该是常年被化学物质损害了身体,两个人都得了……得了癌症……早期……我……我听人说的。”

    此时的周新东已经有点语无伦次,说话结结巴巴的。

    癌症……

    周伟僵立在空气中,一动不动,这个词让他彻底懵了。

    父母得了癌症?

    这不可能!

    父母之前的身体都很健康,怎么就得了癌症!

    那一刻,他全身瘫软在了大树底下,没有一点力气,整个脑袋一片空白。

    他知道癌症意味着什么……

    “哥,”周新东也挨着他坐了下来。

    “只是早期,还有很大希望的,只要能及时治疗,都没有问题。”

    是啊,只要能及时治疗,周新东这话不是等于没说吗?只要能及时治疗,但问题你得有钱治疗!

    父母病重,周磊一个人养活一家五口,自己则刚刚出狱,身无分文,去哪里找钱治疗,治疗癌症,没有个几十万,能有什么效果,更何况是二老都得了!

    周伟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现在面临的是怎样的境况。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消极面对困难的人,无论是刚进监狱,进了监狱之后遇到的种种困难,抑或是现在刚刚听到的这个五雷轰顶的消息。

    从此刻开始,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找钱给父母治病!

    无论是什么方法,哪怕是再次犯罪!

    可是,如果办法是这么好想的,那就不存在所谓的困难了,要不然国家就不会出现每年千万的失业大军了。

    “开车带我兜兜风吧,让我看看这座久违的城市……”他重新整理了思绪,站了起来,恢复了往昔的那种自信。

    乌鲁木齐和十年前相比,确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第三监狱这座山上往下看,可以把整个乌鲁木齐尽收眼底。

    以前,它只是一座星星点点的城市,现在……

    车子在环城路上疾驰,周伟的心思其实并没有放在这座城市上,而是紧紧盯着手中的一份油滋滋的报纸。

    这份报纸是在吉普车的副驾驶座位上看到的,也许是周新东用来包早餐的废纸,但对于此刻的周伟来说,简直就像是看见了金子一般,灼灼目光就要燃烧了起来。

    “2014年全国业余足球杯赛因为企业赞助商不断投入资金,总奖金已经达到了惊人的500万元!”

    “新疆赛区目前已经有将近40支球队报名参赛,并且陆续有新球队加入,这种情况并不只是在新疆赛区才有,整个中国都已经疯狂了起来,看起来全中国的业余球队为了拿到这笔史上最高的奖金,都来报名了,甚至于半职业球队都派队参加……”

    “新疆赛区的报名截止日期是5月25日,留给大家的时间不多了。”

    看着报纸上的文字,周伟的思绪转得越来越快,“这个业余杯赛是不是谁都可以报名?”

    他指着手中的报纸问周新东。

    “啊,这个呀,都举行好几年了,虎子的公司今年也赞助了一支球队出赛,还是去年的新疆赛区四强,只不过半决赛被虐成狗了,真可惜,今年虎子又要卷土重来了。”周新东一边开车,一边答道。

    “怎么,难道你还想踢球?那我去和虎子说说,兴许你能够得到一个位置。”

    “不,我早不踢球了。”周伟淡淡道,下意识地摸了一把右膝,喜欢足球的人,谁不喜欢踢球?更何况他以前是那么的牛鼻,只不过他进了监狱之后,他的膝盖就完了,说来话长……

    “我要组队打比赛!”

    “我要拿到这份奖金!”

    吱——

    周新东右脚突然猛踩刹车,让吉普车迅速停了下来!

    “啊……哥,你刚才说什么?”周新东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