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足坛老炮儿 > 第四十八章 我和秦素是好朋友
    看了一个下午,周伟对白银门业有了很大的了解,心里头也有了底。^^^亲记住啦:WWw.βǎnΖΗūㄚI.CòM^^^正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周伟却看见了一个个子矮矮,贼头贼脑的家伙。

    这家伙戴着黑边眼镜,留着板寸头,胸前挂着一个相机,径直走到了白银门业的主教练面前交流起来。

    “那家伙是许涛吧!”周伟一眼就认了出来,虽然他之前没有找许涛算账,但已经通过秦素看到过许涛的相片。

    “敢情是来提供信息了?”周伟笑笑,似乎对许涛很感兴趣。

    作为一个记者,经常卖信息资料是十分正常的,周伟可不认为许涛来这里是为了采访白银门业,在他的心中,许涛的印象十分恶劣。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周伟又十分欣赏这家伙对待工作的态度,后来周伟又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书名许涛的文章,那篇文章是专门评论皇玛工业园这支球队的。

    文章中,许涛客观地点评了皇玛工业园,并认为皇玛工业园一直都在收着踢,并没有完全展示出真正的实力,说它是比老炮儿更恐怖的球队,老炮儿锋芒太露,迟早都会栽倒。

    虽然周伟并不认为老炮儿会突然栽倒,但他完全认可许涛其他方面的分析和评价。

    报纸上的东西,绝大部分是无关痛痒的垃圾新闻,但有些新闻还是值得品读的,周伟喜欢看报,浏览网页等等,对信息也十分敏锐,所以能够从许涛的文章里得到了有价值的信息。

    他现在也产生了一些想法。

    “看来我们也得和许涛聊聊,不过我们可没钱给……这家伙还欠我们的。”周伟笑眯眯的,决定打许涛的主意,只要许涛把出卖给对手的消息也告诉他,那正好反将军,白银门业就走到老炮儿的笼子来了。

    “咱们到外面等他……”

    他们并没有在门口等,而是躲在不远处的街角,半个小时后,许涛终于从训练场里走了出来,全然不知道周伟他们已经等候多时。

    这家伙从门口出来时,一直笑眯眯的,看起来是从白银门业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要不然不会笑得那么开心。

    整个人撞上了周伟的胸膛才如梦方醒,然后这家伙还傻乎乎的想继续往前走,根本没搭理周伟他们,却被周伟一把拉住了胳膊,然后顺势搂过了他的肩膀。

    “涛哥,挣了多少啊?”周伟也笑眯眯的。

    “我和你很熟吗?”许涛满脸惊愕,一时间真不知道搂着他的人是谁,抬手推了推眼镜,然后眯起了眼睛,瞬间又瞪大了,嘴巴张得老大,嘴唇哆嗦着。

    “周……伟?”

    “哈,正是小弟。涛哥,赏脸一起吃顿饭吗?”周伟依旧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客气,可是胳膊一直拽着他往前走,根本不给许涛挣扎逃跑的机会。

    “可……以,可……以。”许涛个头这么小,自然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了,只能应了周伟。

    说吃顿饭,其实也就是去吃新疆拌面而已。

    许涛一直埋着头吃面,基本上就没有抬过头,估计是因为心虚吧,因为他可是赤果果黑过周伟的。

    不过周伟没有和他提起这件事,而是先赞了一番。

    “涛哥,你写的那几篇稿子很专业,我都看了,相当佩服你的专业分析,特别是对皇玛工业园的分析,简直入木三分。当然,对其他几支球队的分析也相当到位。”

    周伟这么说的时候,许涛吃面的动作明显慢了几分,脑袋也微微抬了起来,但随后又重新落了下去。也许他在想,周伟是在故意讨好他而已。

    “涛哥,根据你的分析,皇玛工业园应该会杀入决赛吧?广汇青年队根本不是对手,是吧。”

    周伟放下了筷子,双手平放在桌子前,认真的看着许涛。

    “这个……没有任何疑问,广汇青年太自负了,根本不了解对手,他们肯定会输。”许涛难得的停止了吃面,同样抬起了头来。今天和周伟坐在这里,他不给点儿料是不可能了,想明白了这个,他就不再逃避了,而是勇敢地抬起了消瘦的脑袋。

    周伟这才第一次看清这家伙的模样。

    虽然个头矮小,还戴着眼镜,但这家伙隐藏在眼镜里的眼睛却炯炯有神,内敛而充满了淡定,完全不是贼头贼脑的样子。

    “那白银门业呢?”周伟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我的信息不是免费的。”许涛端了端眼镜,目光和周伟对视了起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的信息很值钱。我承认之前黑过你,但这是职业需要,现在你想和我套信息,那就是另外一件事。”

    “哈哈,够直爽。”周伟大笑了起来,端详着眼前这个小不点,“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和胆量,还有工作的方式。你的信息肯定是值钱的,这不是请你吃饭了嘛,这新疆拌面,我们可是一周都吃不上一碗,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够金贵了……”

    “是吧,黄胜。”周伟笑得很邪恶。

    “是的,我都两周没吃了,要不是你小子,我都吃不上。这绝对是一顿丰盛的大餐!”黄胜呼和道,重新埋头扒拉起拌面来。

    “这……”许涛无语了,这明摆是要坑他的节奏了,他想不给料都不太可能。只是就这样让他屈服的话,也不是他的性格,他本来就是一个倔强的人,他可以为了秦素大老远从北京跑到新疆,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寻常的行为。

    “白银门业,很强,很强。”

    “废话……”周伟翻了个白眼,轻轻挥舞着右拳。

    “老炮儿也很强,很强,当然,我说的是球场外的……”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不过他还是不为所动,而且反而表现得更加强势,“我是个记者,我不怕。”

    “我和秦素是好朋友。”周伟没有郁闷,依旧笑眯眯的。

    “什么意思?”这刚起来的强势,瞬间又被周伟扑灭了。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很简单地告诉你,我和秦素是好朋友!”

    “伟哥,不止吧?”黄胜突然插了一句。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