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回首凡尘不做仙 > 第二章 十年
    柳三的速度确实如三人中的老大所说,在森林中慢下来许多。

    突然,柳三停了下来,望了一眼背后,没有说话。

    掐诀中,他迅速换了个方向,喷出一口鲜血,速度猛然增加,几乎瞬间百丈!

    这个速度,在天陨森林内,简直犹如自残。

    仅仅三个呼吸,柳三面无血色,来到了一棵大树前面,他没有犹豫半分,立刻大手一挥,大树移位,露出一个洞口,这些动作丝毫不停顿,似乎这样,已经被他演练过无数次,变得无比娴熟一般。

    “卿儿,你从这个洞口进去,一直走,不要回头!快!”柳三的声音急促,似喉咙中有什么东西。

    “父亲!!”柳卿似乎知道了父亲的决定,哭泣起来。

    “不要哭!”柳三这一次,很严厉,说话间,他的嘴角,流下了鲜血,来不及擦拭鲜血,柳三继续道:“不要回头,将痛苦埋在身后,将仇恨种在前方!你要努力修行,化悲痛为力量!”

    “记住为父的话,一直往前,不要回头!”柳三模了摸柳卿的脑袋,正要离开时,不知想起了什么,又回头道:“对了,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记住,千万,千万不要进……天陨宗!”

    叹了口气后,柳三手一挥,大树复位,已经看不出有过移位的痕迹了。

    柳三将这里痕迹清除后,再次施展秘法,速度暴增,原路返回,这一切做完,不过十个呼吸。

    接着,柳三以最快的速度,在此地布置出一个陷阱,时间已经过去十五息。

    陷阱布置好后,柳三看了柳卿所在那棵大树的方向,眼中有了泪花,可他没有犹豫,选择了一个远离柳卿的方向,迅速远去……

    十三息后,柳云三兄弟到来,措手不及之下,触发了陷阱,不过陷阱威力不大,没有对三人造成什么伤害!

    “柳三在此地停留了一小段时间,布置出了一个陷阱!”老二对其余二人说道,“然后,他便换了个方向。”

    柳云眉头微皱,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可是一时想不出来,又不想浪费时间,便对二人说道:“我们继续追!”

    三人没有发现柳三在此地的真正目的,继续前去追击!

    ………

    秘洞内,柳卿已经停止了哭泣。

    因为,父亲对他说过,要坚强。

    在原地休息了一小段时间后,柳卿尝试了一下打开洞口,可惜失败了,他打不开。

    于是,他只好带着悲痛和失落,往秘洞的深处走去。

    洞内顶部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块小小的发光的珠子,正好照亮了狭窄的通道。

    柳卿能很清晰地感觉地到,在这秘洞内,还留有父亲的痕迹。

    很明显,这秘洞,分明就是父亲为他打造出来的!

    柳卿一直往前走,幽寂的洞内,有脚步声回荡,这声音像是击打在柳卿心头,让他感觉到一阵心痛……

    他的记忆里,关于母亲,只有一个名字,刘语嫣。

    而如今,他的父亲又为了救他,独自引开追击者,生死不明。

    心痛,像一把剪刀,霍开了心脏,却没有让它断开,只是将心脏剪碎了,碎片一片连着一片,上面的痛苦,却是叠加起来的。

    恍惚中,柳卿一个趔趄,几乎扑倒在地,幸亏扶住了壁,才没有摔倒。

    “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落泪,要坚强!!”父亲的叮嘱似乎仍在耳边回荡着。

    柳卿看了看前面,没有看到尽头。

    他没有回头,因为父亲告诉过他,不要回头,痛苦,要埋在后面,仇恨,要种在前方。

    在原地继续休息片刻后,柳卿继续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弯,终于,柳卿来到了一扇石门前!

    石门很厚重,柳卿如今已有凝气三层的实力,可全力一击时,竟完全没有作用。

    甚至连一小块石块都无法打下来。

    “既然不能蛮力打开,那么就必然有机关!”柳卿暗暗想着。

    在石门附近寻找一番后,柳卿在距离石门正好十步的位置,发现了一个松动,这个松动很轻微,若非是柳卿很仔细地找,也不会注意到。

    沉吟片刻,柳卿不认为父亲会给自己制造危险,于是按了下去。

    只见按下去之后,整个通道内,出现了轻微的震动。

    “果然如此!”柳卿看着那石门缓缓上升,心中喃喃。

    待石门稳定下来,柳卿才跨过石门。

    一进入石门内,柳卿顿时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只见在柳卿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这空间甚至比十栋房子还要大!

    在这巨大的空间中,有两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功法书籍和药材,可以说,柳卿修炼所需的一切,应有尽有!

    柳卿这一刻,眼睛还是没有忍住,流下了泪水……

    这一切,都是他父亲这三年来的努力啊!

    “父亲……”柳卿啜泣哽咽,“我柳卿,一定会替您,还有母亲,报仇!”

    许久,柳卿身后的石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下,他在没有去在意。

    心中的悲伤平静一些后,柳卿来到第一排架子面前,他在这里,看到了一枚玉简。

    这玉简虽然不显眼,可是上面却有他很熟悉的波动,那是属于他父亲的波动!

    拿起玉简,柳卿深吸口气,拍在眉心,顿时,父亲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柳卿,想必此时此刻的父亲,正被贼人追杀中,不用为父亲担心,区区贼子,为父还不放在心上。此洞府,乃为父为你所造,内含为父多年修行心得和经验,以及众多功法、灵石,足够你境界达到道始境。此洞府的离开之法,亦是要当你修为达到道始境方可。”

    “大厅四周的小洞府内,有为父亲自抓捕的灵兽,与你实战之用,切记,修行不可一味苦修,要虚实、劳役结合,方可入道。”

    “修行之路,有五个层次,分别是道始境、道源境、道古境、道涯境!传说中,道涯之上,乃是道之无涯境界,不过,无数万年来,天罗大陆上从未有此境界的记录。”

    “十年前,天地突变,三月罕雨,六月飞雪,不知何处传来一个震动天地的声音,那个声音蕴含的境界,乃是无涯之境,而我柳家主脉一脉,也因此而被其他支脉和众外部家族,里应外合,激战而溃!”

    “那个声音,道涯境界之下,无人能够听到,以为父当时的境界,本不可听到,可是,由于为父与那个声音的特殊性,还是听到了。”

    “那个声音说的是,天罗大陆柳卿,不要进天陨宗,千万,千万不要进天陨宗!”

    柳卿脑海轰然一声,这个信息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如果说,那个声音真如父亲所说,来源于一个道无涯之境的人,那么那个人,和当时刚刚出生的柳卿,又有什么关系呢?

    按照柳卿父亲遗留玉简上的说法,有数十个道涯境界的老怪得知了这个声音,也找到了刚刚出生的柳卿,他们中的人,几乎都是在冲击道无涯境界,奈何修行无门,停留数百年以致上千年,所以可想而知,这个声音出现后,对于他们的诱惑有多大!

    于是才有了那场大战!

    可以说,柳卿一脉,是被那个无上存在的声音完全毁了!

    柳卿深吸口气,再次闭上眼睛,父亲的声音再次出现。

    “为父始终想不明白,那个已经是道无涯的无上存在,怎么会在乎刚刚出生的你的去处,可是,有些事,即便不明白,也还是得做,所以,柳卿,父亲还是希望你,不要去天陨宗。”

    “你的记忆,为父给你封印起来了。为父如此做法的原因,是不想你记着仇恨,不想让你急着去复仇,当你修为达到道源境时,你的记忆便会完整。”

    “你要记住,仇恨虽要有,可也不能让它蒙蔽了你的眼,你的心,而是要把仇恨踩在脚下,让它成为你修行的动力!”

    声音到这里结束,而那块玉简,也完成了它的使命,碎开了。此时的柳卿,眼中虽还有泪水,可他的心,已经坚毅起来。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入道,将修为提升到道始境!

    一年后。

    轰!

    一声巨响传出,一个少年灰头土脸,望着身前报废的丹炉,不禁苦笑中摇摇头。

    “看来是离树草放多了!”少年正是柳卿,他此刻炼丹失败,正在总结经验。

    一年来,这个经历了失去父亲的少年,无时无刻不在修炼状态之中,吐纳、实战、炼丹、修习术法等,一样都没有落下。

    三个月前,他的修为就达到凝气四层了!

    这个速度,与他之前三年之中修炼相比,已经快了很多了!

    六年后,侍养灵兽的小洞府内。

    “金宏剑法,斩!”随着一声大吼,以及一声清脆金属之声,洞府内的灵兽,已经断气了!

    柳卿站在灵兽前面,气喘吁吁,面色红润,看着死去的这第三头灵兽,他心中充满了希望。

    此时的他,修为赫然是凝气九层,只差最后一步,便可入道,踏入道始境!

    父亲当年给他留下的四只灵兽,已经被他斩杀了三只,只要最后一只道始境修为的灵兽杀了,他就可以出去了!

    又是三年后,洞府内。

    当年的少年,如今已经长大成人,脸上也没有了稚嫩,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沧桑之感,这沧桑,是将仇恨,放到了心底深处,让它成为自己前进助力后,历经时光洗礼,所成长起来的。

    柳卿跪在地上,眼里湿润,却没有泪水流下。在他身旁,是一只巨大的黑虎,散发的波动,显然是道始境!

    “父亲,孩儿半年前就已入道,今日收服黑虎。孩儿发誓,此生必将努力修炼,或许哪一天,孩儿会到达无涯境界,那时候,孩儿会将你们,从轮回中找回!”

    三次叩头之后,柳卿站起,深吸口气,再次环视这个陪伴了他十年的洞府。

    接着,他一拳轰在一块光滑的石壁上,石壁轰然倒塌,露出了数十年,从未出现在柳卿眼里的外界景!

    “父亲,孩儿……走了……”柳卿踏步外出时,低声喃喃。

    唯有黑虎不理解的眼角,落下了一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