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回首凡尘不做仙 > 第一章 柳卿 (求票票)
    在无尽星空深处,有一片宙始之地,这里,是一片苍茫。

    在这片无法望见边际的苍茫之中,有一个无比庞大的阴影。

    若一个法力高深的修士从苍茫边缘一直前进万年,他便会发现,那位于苍茫之中的庞大的阴影,赫然是……一座难以想象的大墓!!

    墓顶上,有一颗同样无比巨大的树,那是一颗桑树。

    墓前,立着一块碑,碑上有九个字,字迹模糊,唯一能辨认出来的,是一个万丈大小的‘唐’,和一个同样大小的‘吴’,还有一个,是‘墓’。

    …………

    天罗大陆,天陨城。

    在天陨城里的一个角落之地,有一个小山村,小村里,有一户三年前新过来的人家,是一对父子,在村子里开了一个医馆。

    父亲是一个大约四十岁的中年人,那个孩子,则是十岁上下。

    中年人实际的岁数其实不到四十,仅仅只有三十出头罢了,可是数年前发生的一场灾难,让他身受重伤,身体大不如前,甚至老化很严重。

    “柳卿,今日的功课,你完成了吗?”给最后一个病人上了药后,中年人慈爱地问那个孩子。

    “嗯,爹放心,今日的二十种药材,我已经全部记下了。”被唤作柳卿的孩子自豪开口。

    柳卿很单纯,他没有当年的记忆,那些记忆,被他父亲封印,因为当年的记忆,太残酷,残酷得让他父亲每次想起都忍不住在悲痛和愤慨中,悄悄落泪。

    “呵呵,那就好。”柳父摸摸柳卿的脑袋,满意地说道,“完成了药材的功课,那么就随爹爹过来,一起练习这搏斗之法,记住,这搏斗之法很重要,当你采集药材时,总会遇上各种野兽,要是不好好练习,那么将有一日,命丧兽口!”

    “好啦,爹爹,你都说过多少次了!”柳卿略作不满他父亲的啰嗦一样,站起身来朝后院走去。

    望着孩子的背影,柳卿的父亲目露复杂,他的目光里,有着深深的悲伤,只是很快,这悲伤便被他努力压下了。

    这三年来的每一天,柳父都让柳卿训练这搏斗之法,并且在练习中,还会有一些独特的呼吸吐纳之法,除了这些之外,柳父每隔三个月,都会出去一段时间,去采集一些药材,其中有些药材是给村民治病,可是更多的,却是被他熬成一大锅,让柳卿在里面炼体……

    “已经过去了三年……他们……也应该快要找到这里了……”

    轻轻叹了口气,柳卿父亲与柳卿一起,来到了后院,与他一起练习搏斗之法……

    时光流逝得飞快,三个月悄无声息地又过去了。

    一星期之前,柳卿父亲按照往常习惯外出,去进行三个月一次的采药。

    “已经过去七天了……”柳卿站在门口,望向远方,眉目之间充满忧虑。

    按照正常情况,柳父出去最久的,也不过才五天罢了,可这一次,已经七天过去了,隐隐之间,柳卿心中有了不安。

    第八天,柳父还是没有回来。

    第九天,第十天……

    直至第十五天深夜,柳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醒。

    “难道是父亲回来了?”柳卿脸上露出了长久未曾出现过的喜色,神识散开时,发现正是父亲!

    “父亲!”柳卿开心地开了门!

    可下一刻,他便被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自己的父亲,浑身的衣裳有多处破损,还有数团血迹。

    “啊,父亲,你受伤了?”柳卿惊呼道。

    “没错!”柳父目露焦急,立刻关上门,低声道:“眼下为父无法解释太多,此地不宜久留,我们立刻收拾东西,马上就走!”

    柳卿呼吸急促,没有思考太多,立刻拿上包袱,对柳父道:“父亲,我已经把行李都打包好了!”

    他在第十天的时候,就已经把行李打包好了,因为父亲曾经说过,若有超过十日未归时,便让柳卿收拾好行李,离开此地。

    “哦?”柳父赞赏地看了柳卿一眼,也没有多想,正要走时,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块灵牌……

    灵牌上,写着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那是一个名字:刘雨嫣。

    微微叹口气,柳父拿起灵牌,拉住了柳卿的小手,离开了他们居住了三年的房屋。

    一到外面,柳父便抱住了柳卿,展开了全速,一路飞奔而去!

    “父……父亲……”柳卿窝在他父亲的怀里,欲言又止。

    “男子汉大丈夫,有话直说!”柳父皱眉,说话间速度不减。

    柳卿沉默片刻,咬咬牙开口:“我的母亲……她……她的名字,是刘雨嫣吗?”

    这是三年来,柳卿第一次问父亲关于那个灵牌的名字,柳卿能够感觉得到,在自己说完这句话以后,紧紧抱着他的父亲,在那一瞬间突然顿了一顿,一股难言的情绪升起。

    沉默前进一段距离,柳父沉声开口:“她……是你母亲……”

    柳卿听了,沉默起来,他也感受到了父亲的异常,没有再开口。

    一路上,柳卿父子二人,没有再提之前的话题,二人之间,有了一股复杂的情绪。

    大约在夜色中走了半柱香时间后,黑暗寂静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闪光,五个呼吸过后,巨大的轰鸣声传到了柳卿父子二人耳中!

    柳父转头看了身后的火光一眼,脸色瞬间凝重起来,隐约有苍白之色。

    “那里……是我们的房子……我们的家……”柳卿一脸惊恐,他这三年所有的记忆,或者说,他所有的记忆,都是从他们那房子开始的,因为三年之前的记忆,被他父亲封印住,无法打开。

    “父亲……”柳卿开口,神情惊恐。

    “不要怕,有为父在。”柳父轻声开口。

    没有多说话,柳父抱住柳卿的双手更加紧了,他脚下的速度,也更加快了!

    再次过去半柱香之后,东方的天空,已经出现淡淡的橘红色光芒,太阳就快出现,新的一天也即将来临!

    柳父身体本来就有伤,如今还全力逃走,体力不支之下,忽然喷出一口鲜血!

    几滴鲜血顺着嘴角,落到了他怀里,柳卿的身上。

    “父亲!”柳卿急切开口,“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会吧!”

    柳父擦干嘴角血迹,对怀里的柳卿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为父还可以走!”

    随后,柳父往后看了一眼,目光仍旧凝重,速度依然不减。

    大约又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后,柳卿父子二人的前方不远,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树林,树林巨大,一眼望不到头。

    此时,天空更加明亮了,东方的橘红色天际,颜色更加深了。

    “他们在前面!!”突然,柳卿父子二人身后,传出一个呐喊!

    “父亲,他们……他们追上来了!”柳卿看着身后,害怕地说道,他看到,在远处的黑暗里,有三个火把亮起,火把主人移动的速度很快,至少比他们父子快上一分。

    此时一人出声后,三个原先分开的火把主人,正聚集到一起,追来时,速度更快了!

    柳父叹息一声,在自己胸口连点三下,喷出一口鲜血后,速度立刻大增,与树林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不要慌,记住,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一定不能慌张!”柳父轻声对柳卿道。

    十个呼吸之后,父子二人便来到了树林前,柳父没有丝毫犹豫,身子立刻进入树林里面。

    在柳卿二人进入树林后的三十个呼吸之后,三个拿着火把的人,也来到了这里。

    “大哥,他们进入了天陨森林!”其中一人皱眉道。

    “无妨,我们只是进去斩杀家族败类而已,想必天陨宗不会因为这等小事怪罪我们。”三人中的大哥开口道,“熄灭火把,我们进去吧!”

    随即,三人熄灭了火把,闪身进了树林!

    “大哥,我的追踪之法在树林中被削弱了大部分!”进去后,其中之前没有说话那人有些为难道。

    “我们加快速度,柳三已经逃了三年,此次好不容易被我们兄弟三人发现踪迹,不能轻易让他逃了!”大哥说道,眼中有不屑之色闪过。

    “哼,要是在三年前,我柳云三兄弟定然不可能有实力在追捕柳三,可三年前的那场大战中,柳三重伤,刘语嫣更是死去,如今他的实力,不过道始境中期罢了,就算他有一些隐藏手段,以我们三兄弟道始境后期的实力,相互配合之下,柳三,此次必死!”

    说话间,三人目中有一股欲望闪过,因为他们都知道,斩杀柳三,他们的家族中,有重赏,甚至是……一个进入天陨宗的名额!

    柳三,正是柳卿父亲的名字,相比于三年前的辉煌,如今记得这个名字的人,怕是少数了。

    回想起三年前,柳家之人无一不为自己家族中出现的绝世天才而自豪!

    柳三年仅三十岁,修为便达到了恐怖的道源境中期!

    要知道,与他同岁的人,最大不过是刚刚踏进道始境后期而已!

    柳三当时在柳家的地位,简直如日中天,说是下一任家主也没有人会反对!

    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令他从天堂掉入地狱,更是在大战之中,父亲和妻子战死!

    重伤之下,柳三带着儿子柳卿,逃出万里之外,进入天陨城内的一个小山村隐居下来。

    天陨城内,哪怕是柳家,也无法大力搜捕柳三父子。

    而之所以柳三选择天陨森林附近,是因为一旦被找到,他们父子也可以迅速进入森林内躲避。

    “老二,加大追踪法力,我们加速,在这树林中,柳三速度必定会慢下来,这一次,我们务必要斩杀柳三,拿到家族奖励,争取在我们三兄弟中,能出现一人,进入天陨宗!”

    “是,大哥!”二人齐齐开口,目中闪烁着精芒!

    三人中的老二二话不说,拿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手中的灵力迅速增加!

    “在那边!”老二面色苍白,指向一个方向!

    “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