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虎娃金叶子 > 第七章 女儿的孝敬
    金叶子路过断崖下时,守在断崖下的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着实紧张了一阵,翘起长鼻,瞪大眼睛,密切注视着金叶子。但金叶子好像没看见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在断崖下匆匆而过,头也不回地跑向野芭蕉林。

    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这才放下心来,将高高举起做嗅闻状的鼻子慢慢垂挂下来。

    斑斓身影,在灌木和草丛间时隐时现,快要钻进野芭蕉林了。

    ----哦,阿爸以后恐怕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自己照顾好你咱己。出门捕猎,千万要小心,别踩着猎人的铁夹子;夜晚睡觉,一定要用鼻子仔细闻闻,别糊里糊涂睡到眼镜蛇身上去了!

    六指头望着渐行渐远的金叶子,在心里默默念叨。

    突然间,让他颇感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金叶子去到野芭蕉林前,并未钻进密匝匝的芭蕉树丛,而是一个拐弯,顺着那条隐秘的泥沟,又绕回到断崖下来了。金叶子就像伏击猎物一样,弯曲四肢,压低身体,借着灌木和草丛的掩护,匍匐前进,一点一点靠近正站在瓦灰母象身边的那头新生乳象。

    独牙讼象和瓦灰母象还以为老虎早就夹着尾巴逃跑了,放松了警惕,并未发觉正一步步向它们身边新生乳象逼近的金叶子。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又开始充当起了观察哨的角色,以摇摆象鼻为信号,帮助象群扔石头扔树枝扔得更准。

    檑木滚石,还在从断崖顶纷纷落下,一块比冬瓜还大的石头,轰隆轰隆从山顶滚下来,砸在他旁边的石头上,撞出一串耀眼的火星。大象不愧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大力士,这么大的石头都能搬起来往下扔,看来,自己被石头或树枝砸死,那是早晚的事了。六指头苦笑着想。他一面尽量躲闪从天而降的石头,一面继续观察金叶子的举动。

    借着灌木和草丛的掩护,金叶子摸到离那头新生乳象约二十多米远的地方,躲在几片巨蕉叶下,稳了稳情绪,突然跳了出来,箭一般飞奔,直扑新生乳象的屁股。

    六指头心里一阵快慰,金叶子并没有因为在小山坡遭到象群的猛烈围攻而撇下他逃之夭夭。它绕了一个圈,避实就虚,寻找薄弱环节,跑来袭击新生乳象了。

    虎爪下有一层厚厚的肉垫,跑起来悄然无声。虎惯用的手段就是出其不意地伏击猎物。

    六指头贴在断崖上看得很清楚,金叶子两只虎爪搂住新生乳象的腰,在新生乳象的屁股上“啊呜”咬了一口。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这才听到背后的异常动静,惊愕地回转身来。

    这头乳象皮肤呈粉红色,跟一只野猪差不多大,细皮嫩肉,估计出生才两三个月。金叶子这一扑一咬,新生乳象腰上被扎出几个血洞,屁股也皮开肉绽,“咿----咿----”杀猪似的嗥叫,挣扎着往泥沟里逃窜。

    金叶子吼叫着追了上去。

    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回过神来,迈开大步赶上来,独牙大象撅着那根弯刀似的独牙往金叶子身上捅,瓦灰母象抡起钢鞭似的长鼻照着虎头抽打。

    瓦灰母象属于亚洲象。世界上现有两种大象,非洲象和亚洲象。它们之间最大的差异是,非洲雌象身材几乎和雄象一般高大魁伟,也长发达的门齿;亚洲象的体型本来就比非洲象要弱小一些,亚洲雌象又比雄象瘦小一圈,还不长伸出嘴吻的长牙。因此,亚洲雌象对付天敌的唯一武器,就是这条又粗又长的象鼻子。

    金叶子机灵地就地打了两个滚,独牙大象弯刀似的象牙戳空了,深深扎进泥土里,瓦灰母象钢鞭似的长鼻也没能抽打到金叶子,而是抽打在一片比伞还大的巨蕉叶上,把巨蕉叶抽得粉碎。

    六指头吓出一身冷汗。

    金叶子躲过了象牙和象鼻,并没被吓倒,扭身一跳,又扑向那头惊慌失措的新生乳象。老虎身体矫健,比体态庞大的象要灵活多了。“嗖”地连续两个蹿跃,便旋风般扑到那头新生乳象面前,张开虎嘴,一口咬住乳象的鼻子,就像拔河比赛一样,往草丛里拉。

    ----“呜呜”我的鼻子!新生乳象哭嚎起来。

    象鼻是大象身上最重要的器官,吃饭、干活、洗澡、打架、找对象,全靠这根万能的鼻子了,万一真的鼻子被咬掉,将来怎么活呀!

    瓦灰母象心急火燎赶来救援,用象蹄猛踩金叶子。金叶子只得松开虎嘴,吐出象鼻,跳闪到一边去。

    新生乳象被咬得不轻,象鼻上鲜血滴答,好像流红鼻涕一样。

    瓦灰母象心疼死了,它不再举起长鼻去抽打金叶子,也不再追撵跳闪开去的金叶子,象是很聪明的动物,它知道自己不如老虎灵巧,它知道自己去追打老虎的话,它的宝贝乳象这里就会出现漏洞,就会露出破绽,就会发生险情。当务之急,不是去消灭老虎,而是保护乳象,不让自己的心肝宝贝受到更大伤害。

    它可不愿意自己的孩子长大后变成一头无鼻象或短鼻象。

    瓦灰母象用鼻子把受了伤的乳象钩拉到自己脖颈下来,然后,用自己硕大的脑袋和长长的鼻子把乳象罩住,罩得严严实实,就像住进了碉堡一样。

    不管金叶子如何挑衅,如何啸叫恫吓,瓦灰母象岿然不动。

    只剩下独牙公象与金叶子周旋对抗了。独牙公象撅着象牙冲过来,金叶子就灵巧地往后躲闪;独牙公象停下来喘息,金叶子就绕到独牙公象背后去騷扰,迫使独牙公象不停地原地转圈。双方紧张对峙。

    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一只专门喜欢咬大象屁股的老虎,真讨厌。

    虽然大象力大无穷,但大象毕竟是草食动物,一头象与一只虎对峙,作为草食动物的象来说,难免会心里发虚。双方你进我退、我退你进转了几圈后,独牙大象有点撑不住了,慢慢向瓦灰母象靠拢,两头大象背靠背,就可有效地防止老虎从背后偷袭。

    突然,瓦灰母象张开嘴,“欧----欧欧----”发出凄厉的吼叫,向断崖顶上的象群呼救。

    ----“快来象哪,老虎要吃小象啦!我的宝贝已经受伤啦,快来救救我们吧!”

    随着瓦灰母象的呼救,六指头发现,断崖顶上的檑木滚石停了下来。静穆了一两分钟,响起白牙象王气势磅礴的吼叫声,断崖顶上,几支摇晃的象鼻也不见了。六指头明白,白牙象王已带领象群紧急赶往断崖底下来救援遭老虎袭击的新生乳象了。

    象是一种对后代特别重视特别关爱的动物,在一个象群里,乳象的安全至关重要。

    从山顶绕到断崖底下来,少说也要七八分钟时间,这是性命攸关的七八分钟,是生死转换的七八分钟,是转危为安的七八分钟,是女儿金叶子冒着生命危险为他赢得了这宝贵的七八分钟。他必须抓紧时间,在白牙象王率领象群赶到之前逃出野芭蕉坪。檑木滚石已经停止,来自头顶的威胁已经解除,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在断崖上攀爬滑落了。

    六指头急忙连滚带爬地从断崖中间下到断崖底下来,双脚一沾地,他立即撒腿奔跑。那头独牙公象和那头瓦灰母象就离他滑落点约三四十米,但它们没发现他。它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金叶子身上,根本顾不上他了。就算被它们看见了,他也不怕,它们应付金叶子的扑咬还来不及呢,哪有心思来管他呀。

    六指头一口气跑进茂密的野芭蕉林。

    背后,依稀还能听到虎啸声和象吼声……

    月亮升上树梢时,六指头回到葫芦洞。半夜,金叶子也回来了。六指头欣喜若狂,月光下,他仔细检查了一遍它的身体,没有发现伤痕和血迹,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他深情地抚摸它的背,替它捋顺凌乱的虎毛。它听到他的呼救后,奋不顾身跑来帮他,他没白养它,他没白疼它。真了不得,现在就这般聪明勇敢,长大后,肯定能成为一只呼啸山林的猛虎。他深深为它感到自豪和骄傲。

    半个月后,六指头又去了一趟芭蕉坪,找到那个神秘的象冢,那头自己走向坟墓的老公象早已死了。他在象冢里一共捡到六根完整的象牙,他把象牙拿到路边去背靠背以物易物,换得两身新衣服和两双新鞋子,还换得一支崭新的铜炮槍,这也算是女儿对他的一种孝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