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虎娃金叶子 > 第六章 机智如虎
    六指头暗暗吃惊,没想到大象还有抛射碎石的本领,担心了一阵。幸运的是,他离地面有十来米高,象鼻虽然劲道很大,但毕竟不是弓弩,也不是火筒,抛射力量有限,大部分碎石抛射到七八米高,便又掉头落回到地面去了。有几块碎石,抛射得特别狠也特别准,落到他身上了,也没多少力量,对他造不成伤害,也构不成威胁。

    象群折腾了好一阵,六指头仍像条大壁虎稳稳地趴在断崖上。

    白牙象王便又翘鼻抬头沉思起来,几分钟后,象群分成两部分,断崖下留下一头独牙公象和一头体色瓦灰的母象,看护照顾那头新生的乳象,同时兼职站岗放哨,以防备六指头逃跑。召下来的那头瓦灰母象很年轻,不管什么时候,都寸步不离地守护在那头新生乳象旁边,不用猜,六指头也晓得,瓦灰母象是象群里那头新生乳象的妈妈。

    其余大象,跟随在白牙象王后面,去到箐沟,在小河沟勾里汲了满满一鼻子水后,又跑回来,鼻尖对准大壁虎似的趴在断崖上的六指头,像一根高压水龙头,“哗----”喷出一股强有力的水柱。象鼻喷水,要比象鼻抛石,更有力量,大部分水柱都准确地喷到六指头身上了。但天气炎热,淋点水,刚好洗个免费淋浴啦。刚才逃跑时,流了许多汗,正渴得嗓子快冒烟了,也趁机咬几口水柱,润润喉咙。

    大象们不辞辛劳地一趟又一趟去往几百米外的箐沟用鼻子汲水,高压水槍般的象鼻一次又一次喷射出高高的水柱,六指头被淋得像只落汤鸡,却仍大壁虎般稳稳地趴在断崖上。

    大象们却累坏了,有的大口喘息,有的大打哈欠,有的干脆躺在地上休息。

    它们能用的伎俩都用上了,六指头想,它们黔驴技穷,奈何他不得,也就会垂头丧气撤走的。但他又一次低估了白牙象王的智慧。这一次,白牙象王发出一声悠长的吼叫,那头独牙公象和那头瓦灰母象跑拢来,白牙象王和独牙公象、瓦灰母象三条象鼻高高擎举,搭成一个宝塔状,三张粉红色的象嘴发出“咿哩呜噜”的声音,仿佛是在开会商量什么。毛过了一会儿,白牙象王连吼三声,留下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在断崖下继续守护照看那头新生乳象,同时兼职站岗放哨,其余大象,在自习牙象王率领下,排成一字纵队,浩浩荡荡绕到断崖背后去了。

    六指头看不见象群了,也不知道白牙象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大概两锅烟的工夫吧,六指头猛听得头顶传来稀里哗啦的声响,稳住身体,抬头望去,就在离他约十来米高的断崖顶,有好几条象鼻在挥舞,但受角度限制,看不见大象的身体。

    有一点他明白了,白牙象王领着象群,绕到断崖后面,断崖后面是平缓的山坡,象群登上这座小山的山顶,出现在他头顶上了。

    它们想干吗?象鼻从山顶垂吊下来,像钓鱼似的把他从断崖中间钓上去?他离山顶足足有十米高,世界上也没有这么长的象鼻呀!

    但六指头很快就明白象群为何要爬上小山坡、绕到断崖顶上来了。一块比巴掌还大的石片,突然从断崖顶上掉“落下来”,“乒乒乓乓”,石片在断崖上翻了几个滚,贴着他的脑袋坠落下去。他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根碗口粗的树枝,又轰隆隆翻滚着,擦着他的背,滚到断崖底下。

    他明白了,狡猾的白牙象王,居高临下,利用大象力大无穷善于搬运重物的本领,在小山坡上寻找石头和树枝,采取檑木滚石的办法,来对付他!

    更绝的是,那两头留在断崖底下照看新生乳象并监视六指头的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主动承担起了观察哨的职责。上面的象群每扔一次石头或树枝,两支高举的象鼻就会像指南针一样,或者左摆,或者右移,还发出长短不一音调变换的吼声,告诉断崖顶上的象群。

    ----“欧欧,这块石头扔偏了,再往左两寸,就能击中目标了!”

    ----“欧欧,这根树干太靠右了,再往左来一点,就大功告成了!”

    ----“欧欧,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哈,打中了,把他脑袋砸出血来了。兄弟们,加油啊,再接再厉,我们很快就可以将这个偷窥我们葬礼的像大壁虎一样贴在断崖上的可恶的人绳之以法了!”

    真有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落到六指头头上,擦破了他的额头。

    六指头心里暗暗叫苦。他虽然像大壁虎一样稳稳地贴在断崖上,但毕竟不是壁虎,不可能像真正的壁虎那样灵活自如地在断崖上移动奔跑。断崖很陡,很难找到能踩稳的地方,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滑落下去,所以,他根本动弹不得,也避让不开。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他就像打靶场上的固定靶,或者说是死靶,好打得不得了。

    小山顶上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石头和树枝,又有独牙公象和瓦灰母象在断崖底下为扔石头和树枝的象群校对和修正角度,石头和树枝只会扔得越来越准。这样下去,终将会有一块石头,正正砸中他的脑袋,把他砸得眼冒金星;终将会有一根树枝,正正砸在他身上,树枝就像扫帚扫垃圾一样,把他从断崖上扫除下去!

    他从十米高的陡坡掉到地上,肯定摔得半死不活。守候在断崖下的瓦灰母象便会用长鼻子卷住他的腰,像皮球似的抛来抛去;那头担任观察哨的独牙公象,定会撅起那支尖利的象牙,将他的身体戳成马蜂窝……

    危急时刻,他想到了金叶子。金叶子跟他一起从葫芦洞出来的,走到半途钻进野芭蕉林玩耍去了,估计就在断崖附近的什么地方。他只剩最后一线脱险的希望了,那就是召唤金叶子前来帮他解围。老虎是山林之王,大象也要畏惧三分。但金叶子尚未成年,能不能吓唬住这些大公象,他一点把握也没有。事到如今,也只能试试看了。

    “嚁----”他将食指含在嘴里,连续吹了好几声悠长嘹亮的口哨。

    他贴在断崖中间,站得高,当然也看得远,刚吹完口哨,便看见山脚下一片灌木丛里,跃出一个色彩斑斓的身影,迅速往断崖移动。一会儿,那身影越采越近,果真是金叶子,嘴里叼着一只山兔,出现在断崖右侧约五十米的一条泥沟里。

    “金叶子,快,把这些讨厌的大象撵走!”他两手卷成喇叭状,高声喊叫。

    金叶子扔掉口中的山兔,抬头望望断崖,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路奔跑,绕到断崖后的小山坡上去了。

    过了一会儿,六指头听到断崖顶上传来虎低沉洪亮的吼叫声和象惊慌失措的吼叫声。随即,那凶险异常的檑木滚石也停止了。六指头虽然无法看见断崖顶上虎象争斗的场面,但从声音上他可以想象,金叶子一定勇敢地冲往象群聚集的山顶了,龇牙咧嘴,吼叫恫吓,张牙舞爪,跃跃欲扑。象群发现一只斑斓猛虎从背后奔袭而来,顿时乱了阵脚,好几头大象紧张得浑身颤抖,发出惊恐的叫声。断崖顶上,象群乱成一团。

    大象虽然是最大的陆地动物,但老虎毕竟是百兽之王,大象还是害怕老虎的,闻到虎的气味,见到虎的踪影,应该有闻虎色变的恐惧。

    但愿金叶子的突然出现,能成功将象群吓退,六指头想,这样自己就能获救了。

    虎啸象吼持续了约一锅烟的时间,渐渐地,六指头感觉断崖上传来的声音有点不大对头了,象吼声越来越雄壮,虎啸声却越来越微弱。

    又过了一会儿,断崖顶上传来白牙象王高亢嘹亮、扬扬得意的吼叫。紧接着,中断了好一阵的檑木滚石又开始乒乒乓乓朝他倾泻而下。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斑斓身影,在灌木和草丛中穿行,从小山坡绕回到断崖前来了。六指头居高临下,一眼就看清,正是他女儿金叶子。金叶子走得慌里慌张,一面奔跑,还一面扭头张望,好像生怕有什么东西追上来似的。它缩头缩脑,尾巴耷拉在地,有点惊魂未定的样子。不难想象,金叶子在他头顶的小山坡上遭到了象群可怕的围攻。

    很有可能是这样的,当金叶子猛然出现在象群背后,发出凶猛的虎啸时,象群确实害怕了一阵,有一两头胆小的母象甚至吓得想拔腿逃跑了。但很快,经验丰富的白牙象王就从最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仔细一看,前来挑衅的这只老虎虽然个头如水牛犊那般大,吊睛白额,威风凛凛,却毛色淡雅,额头的王字还很模糊,原来是只乳臭刚干筋骨还稚嫩爪牙还欠老辣的年轻雌虎。

    白牙象王的畏惧感顿时消退,想着自己身大力不亏,又象多势众,何愁打不过这只初出茅庐的小老虎呢?于是,它用威严的吼叫制止了象群的混乱,带领几头公象向金叶子压了过来。若论力气,三只老虎也敌不过一头公象。别说是刚刚长大的金叶子了,就是成年猛虎,也抵挡不住象群的围攻啊。

    金叶子不得不败下阵来,夹着尾巴逃离了小山坡。

    金叶子一路奔跑,向茂密的野芭蕉林跑去,似乎是要远远躲开这些长着可怕长鼻和长牙的庞然大物。

    唉,六指头叹了口气。他一点也没有责怪金叶子的意思,金叶子在听到他的呼救时,能挺身而出,能勇敢地扑向象群,他已经很感动了。金叶子已经算是有情有义的好女儿了。一只小雌虎,面对一群大象,力量对比太悬殊了,打不过,是很正常的,惹不起躲得起,想要逃跑,也是很正常的啊,总不能留在这里陪他一起死吧。就算金叶子志愿留下来陪他一起死,他也绝不会答应的。他爱金叶子,金叶子是他的女儿,即使他遭遇不测,他也希望金叶子能健康平安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