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四十三章 又空城计?智商完虐!
    “我去他大爷!”

    眼镜男气得不禁就骂了出来,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此从指缝里溜走,煮熟的鸭子明明都已经到嘴边了,却愣是在最后关头给飞走了,而且还特么是自己这边主动给放走的。

    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当真是日了狗了。

    彻彻底底地被锤石的给戏耍了,智商被完爆。

    “空城计啊!”眼镜男感叹了一句,同样非常无奈。

    这个锤石真的很会玩,太尼玛套路了。在如此情况下竟然能如此冷静,想到往后面草丛里面丢灯笼,以此来表明草丛里有人,急中生智可见一斑。

    正常人看到锤石往后面扔灯笼,尤其是那个地方还没有视野,看不到任何情况,显然下意识地就会认为草丛里面真的有人。当然就会选择后退,不敢再继续拼下去。

    正当两个人在感慨的的时候,中路却是有命案发生了。

    他们的中单维克托被亚索给干了,虽然维克托带了虚弱让亚索的大招降低了一部分,但是正好杀出来的男枪补上了后续的伤害。

    维克托交出闪现之后,还是被亚索的点燃给烫死了。

    “噗!草丛里果真是没有男枪,男枪在中路呢!”

    中路发生的命案彻底证实了两人的想法,黄发青年郁闷得直抓头发。

    这个锤石,真的是会玩。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大王太机智!”

    “对面吓跑了,不敢再打了。”

    “锤石的灯笼真心具有威慑力,把对面的人吓尿了。”

    “对面肯定肠子都悔青了吧,深表同情。”

    “赤裸裸的智商压制。”

    比起黄发青年和眼镜男的郁闷,陈书影的直播间里就欢乐多了。

    观众们看到秦然光靠一个灯笼就吓退了对方三人,从容离去,越发佩服秦然临场反应之机智。对面都快被秀成煞笔了,简直是太精彩了。节目效果爆炸,娱乐性超足。

    锤石扔灯笼是再简单不过的操作,大家都知道灯笼可以救人,也可以在gank的时候快速让队友点灯笼过来,又或者可以靠灯笼来探草丛的视野。

    但是,用锤石的灯笼来唱空城计,纯粹吓唬人的情况可不多见,尤其是自己身陷险境被gank之时,却能够反应迅速利用灯笼来吓退敌人这种情况就更加少见了。虽说不是什么极限操作秀,但是其中的斗智斗勇却足以令人刮目相看。哪怕是让一些著名主播把这一段剪进去上个一周秀精彩镜头,都不算过分。

    “吓死宝宝了,幸亏我反应够快,真是机智如我啊!”秦然看到对面没敢再轻举妄动,自己总算是逃出生天,庆幸不已。

    刚才他见巴德一个走位失误,情不自禁地就甩出了钩子去,然后喊着陈书影跟上,自己就先飞了过去。

    结果没有想到刚飞过去,下一秒千珏的身影就出现了,自个儿还被红buff灼伤了。对方巴德的演技走位还算不错,这次是真的把他给骗到了。

    幸亏他反应灵敏,脑筋转得够快,往草丛里扔了个灯笼试试看能不能吓住对面。

    嘿,还别说,效果真心不错,真就把对面给唬住了。

    哈哈哈,一想到这里,秦然就不自觉地有些嘚瑟,佩服自己的高智商。

    这一波大家算会五五开嘛,各有春秋,不分胜负。巴德演技过关骗他出钩,但是他的空城计扔灯笼也让自己安全离去,互相都算有一手。当然真要打分的话,他这一手得到的分数应该高过对方。

    陈书影说道:“行行行,你这波的确很秀很机智。不过,咱能要点脸不?你都多大人了,还自称宝宝。”

    对于秦然扔灯笼的这下举动,她也看得佩服不已。

    若不是脑子转得够快,知道扔个灯笼唱一出空城计。恐怕为了救下秦然,她的治疗都得给逼出来。到时候,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领先的优势就会被打回去不少,对方线上的压力会顿时降低。

    秦然回道:“切,我这是有童心的表现好不好。自称宝宝的人多了去了,大家都是大龄儿童。哪像你心理年龄成熟过头。”

    “懒得听你瞎掰吹牛,看我们中路亚索,也要起飞了。”陈书影看了眼中路的情况,发现亚索不仅是刚拿了维克托的人头,其实都已经压了对面中路二十多刀了。

    秦然也道:“国服第一亚索嘛,我知道。在这个分段,以浪子彦的实力,要打炸对面,自然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行啦,我看接下来咱们也不用压得太凶,只要稳住优势然后喊打野过来帮忙就行。中路亚索起飞,这一把我们压力不大,准备躺好吧。”

    对于国服第一亚索浪子彦的名头,他也是听说过的。此人在王者分段经常都能秀得飞起,可以说他一个人就能影响到亚索在国服的胜率高低。

    现在不过钻一钻二分段而已,他用的又是本命英雄,对面维克托当然打不过他。不止打不过,还会被打崩。

    上路的巨魔虽然打石头人有优势,可是想要单杀石头人,却是不大可能,两个人在上路也就只能安稳发育,互相补兵干瞪着眼,谁也奈何不了谁。至少,在没有别人前来gank的情况下是如此。

    推完一波兵线,回家重新补给了一波装备之后,秦然喊了下男枪,让他从后面点灯笼gank。

    有锤石的存在,从后面点灯笼gank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若是从对方野区入侵,或者蹲守河道的话,都有可能被对方的视野看到。

    女枪的吸血鬼节杖和另外一把长剑也都拿了出来,若是再能拿下一个人头,很快就可以合成饮血剑。

    而此时,对方的女警回去才刚刚合成狂热(黄叉),又买了把攻速短剑罢了,伤害比女枪要低得多。先做飓风的女警,伤害本身就要低,何况装逼还落后。

    男枪发育不错,在中路还蹭了一个助攻,前期的爆发性又高。只要秦然的锤石能够勾中对方一人,女枪和男枪的高伤害高爆发能在瞬间就把对方给秒了。

    游戏时间来到十分钟,秦然钻进己方草丛扫描了一下,确认没眼之后,然后开始跟陈书影一起向前推兵线。

    接着,在塔后面的男枪配合着兵线的前移,借着视野钻入了草丛之内。

    秦然抽空又打了一行字:“男枪,别急着点灯笼,等我先手。”

    “好。”

    虽然不太明白自己家辅助是啥意思,但是男枪还是很配合地回道。

    本来不就应该是你先手,然后再给我灯笼吗?难道你会先扔灯笼,再出钩子?万一没勾中不就没用了?还给人家提了个醒。

    男枪想了又想,感觉脑袋里好似有浆糊一样,有点糊涂,愣是没想明白,感觉被锤石给整蒙圈了。

    秦然很清楚,自己刚刚扔灯笼的空城计肯定让对方很恼火。

    所以,他就是要利用对方这个恼怒的心情,来跟他们再做一次心理上的博弈。

    至于谁输谁赢,那就看到时候谁更加机智了。

    “怂一点吧,打野去上gank了。”眼镜男跟自己的搭档说道。

    他很清楚自己搭档的性格,是个一向怂不了的主儿。

    所以,他不得不时不时地提醒一下。

    “知道。”黄发青年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控制着自个儿的巴德在兵线后面游荡,时不时的在后方放一个w,以此来保证一定的恢复,增加续航能力。

    反正他现在也是不敢乱晃悠了,之前锤石的神钩给了他很大的警觉,也没敢再主动上去q锤石惹事。

    反正在打野没来的情况下,基本不太可能打过,除非他能晕住女枪。

    可是,女枪站位更加稍后,更加猥琐,他压根儿就够不到女枪。

    “卧槽,这锤石怎么又丢灯笼?”

    刚向前走了两步,吃个炮车补点经济的黄发青年一看锤石竟然又往草丛里丢灯笼,立时就给吓了一跳。

    但是,与先前一样,没有任何人点灯笼出来。

    “草特么的,他又唬人?有意思吗?故意嘲讽?”

    由于先前刚被这样秀过的缘故,黄发青年看到锤石这举动后,有些被激怒了,觉得对方是在故意嘲讽。

    正当他心里有些不爽之时,只见锤石忽然闪现上来,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甩出,紧接着就是钩子扔出。

    随着锤石闪现而变长的灯笼这回真的飞了过来,上面坐着一个男枪!

    这回不是空城计,是货真价实的gank,有人蹲草丛!

    “我日你大爷!”

    当看到男枪飞出来的那一瞬间,黄发青年瞬间就懵逼了,破口大骂。

    马勒戈壁的,这回是真的,老子又被秀了!

    1.5秒的控制,足以让巴德做不出任何反抗而直接躺尸。

    男枪上来之后就是一发烟雾弹扔出,马上一击平a,接着q技能。

    开启w向前快速走了两步的女枪毫不含糊,直接开启大招。

    啊啊啊啊啊啊……女枪的狂笑声响了起来。

    巴德没有任何机会逃跑,女枪的大都没扫完,就丢掉了小命。

    女枪又拿下一个人头,虽说巴德被杀第三次金钱没一开始多了,但依旧是一笔不菲的赏金。

    男枪甚至都不用放大,巴德就玩完了。

    “草!”

    黄发青年心疼崩盘,砰的一圈拍在了键盘上,

    这一回,智商又是被完虐,特么的被秀第三次了!

    “实在救不了你,所以我没开治疗。”眼镜男很无奈地说道,然后操控着自己的女警往后逃去。

    这一波兵,他吃不了了。这一个塔,也得让了。

    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