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三十四章 禽兽不如,老师来电
    所谓酒品如人品,秦然现在觉得穆沐的酒品简直太特么差了,以后绝对不能再让这女人乱喝酒。

    这女人酒量那么差,竟然还喝酒,喝酒也就算了,还喝醉了。喝醉也能忍,喝吐就有些过分了,最重要的是不吐盆里吐地上,吐完之后丫的竟然还说好爽是什么鬼?!

    香蕉你个臭巴拉,日你大爷哟!

    你丫吐得很爽,老子清理得很苦啊!

    秦然看了一眼倒在沙发上开始呼呼睡大觉的穆沐,鼻子里插着餐巾纸,生无可恋的继续清理穆沐的呕吐物。

    “大小姐,醒醒,我送你回自己屋,别在我这儿睡啊。”

    好不容易清理干净,秦然走到躺在沙发上的穆沐身旁,说道。

    但是,穆沐完全没有搭理他。

    秦然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道:“哎,那你去我屋子睡吧,我睡沙发啊。”

    想了想后,他觉得送穆沐回她那屋也未必是个好的选择。

    这女人现在烂醉如泥,万一睡在她自己屋下半夜出点什么状况的话,他都不知道。

    若是睡在他这边,下半夜闹出一些动静来,他也能够察觉。

    “起来了,赶紧!”

    见穆沐依旧没有反应,秦然只得伸手去拉他。

    “哎呀,王八蛋,你别说话!”

    迷迷糊糊的穆沐抬手就是给了秦然一个一巴掌,啪的一下正好打中了他的关键部位。

    “卧槽,你往哪儿拍呢!”

    被命中要害之后,秦然猛地一退。

    这女的喝醉了酒下起手来没轻没重的,这一掌拍下来他都感觉有些疼了。

    “算了,随你吧。”见人家不愿意动,秦然只得选择放弃,“我去给你倒杯水,你喝了会舒服点。”

    若是家里有醋的话,秦然现在肯定用醋给穆沐灌下去,好好的让她醒一醒酒。

    倒了杯水过来之后,他伸手托起穆沐的脑袋,然后把水杯口对准了她的嘴巴。

    “来,张嘴。”

    “咕噜……咕噜……”喝了两口之后,穆沐就移开了头,然后推了一把秦然,道:“好啦,不要了。”

    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是闭着,很显然都是大脑皮层下意识的反应,其实整个人压根儿就没清醒。

    “真不喝了?”秦然问道。

    “你走吧,烦不烦呀!”穆沐转身把连埋进了沙发里头,厌烦地嘟囔道。

    听到她这话,秦然是好气又好笑。

    “嘿,这女人,脾气还不小。我费心费力伺候你,反倒被嫌弃。”他把水杯往桌子上一放,然后自个儿去卫生间准备洗澡睡觉。

    一路带着穆沐回来,他的身上也全是酒气。尤其是刚才清理穆沐吐出来的东西的时候,他也沾上了不少气味。

    其实他还想给穆沐也好好的洗一洗呢,可就是没那个胆子。

    真要给穆沐洗了,等那女人醒来之后肯定要拿着刀子追杀自己,说不定命根子都得被剪了。

    洗完澡后,秦然看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的穆沐,只见她一只脚抬起搭在沙发靠背上,另外一只脚则拖在了地上,睡得跟大劈叉似的。

    “睡相这么差,别下半夜掉地上,我看我还是抱你去房间里睡吧。”

    秦然考虑了一下后,最终决定将穆沐抱到自己卧室里去。

    “妈呀,喝醉了,死沉死沉的。”

    把处于沉睡状态的穆沐抱起来后,秦然不由得感觉有些沉重。

    将穆沐放到自己卧室的床上,他又去帮忙脱掉了鞋子。

    “好好睡吧。”秦然看了最后一眼之后,缓缓地退出了卧室。

    虽然睡着的穆沐很像睡美人,让人有一种荷尔蒙上升的冲动,但秦然还是很有风度的控制住了某些不该有的想法。

    “唉……我也算是够正人君子了。”

    秦然笑了笑,自个儿躺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翌日,睡得迷迷糊糊的秦然听到了某个女人的声音。

    “喂,起来起来。喂,别睡了!有事儿问你呢,你起来!”

    穆沐看着趴在沙发上的秦然,说道。

    今早她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别人的卧室里,心里顿时一惊一凉。看到自己衣服完整之后,才算是踏实了下来。

    起身出来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睡在秦然家。

    “别吵了,让我再睡会儿,昨晚被你折腾死了。”秦然回了一句,趴着不肯起来。

    “你起不起来?”穆沐问道。

    秦然回道:“不起。”

    “真的不起?”

    “恩,死都不起。”

    “好!”穆沐定定地看了一会儿秦然,然后双手拉住秦然其中一只手的手臂,接着用力往外一拉。

    趴在沙发上的秦然,半个身子就被她拖了出来,差点直接趴到地上。

    “你干嘛啊?现在还没到七点呢!”秦然站了起来,看着穆沐,一脸绝望地说道。

    他的手机可是定了闹铃的,今天还没响起来,肯定还没有到七点。

    “我问你,我为什么睡在你这儿啊,你昨晚有没有占我便宜啊?”穆沐一副审问犯人的样子,问道。

    秦然坐了下来,抬头看着她,说道:“你全身上下穿得好好的,你觉得我占你便宜了吗?我要占你便宜,我能睡在这儿吗?”

    穆沐咬了咬嘴唇,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那谁知道,说不定……说不定你隔着衣服摸我呢!”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随你便吧。怎么,要我对你负责吗?”听到这话,秦然顿时感觉一阵无语,懒得反驳了。

    “那你真没有占我便宜啊?”穆沐又问道。

    秦然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昨晚没做禽兽,成了禽兽不如。”

    “算你老实。”对于禽兽与禽兽不如这个典故,她自然也是听说过的,所以听得懂秦然这话是啥意思。

    她坐到秦然身旁,又道:“昨天晚上,我隐约记得我似乎喝醉了,我有做啥出格的事情吗?”

    “没有,就是吐了一地,害我打扫了好久。”一说起这事儿,秦然就有点绝望。

    “我吐了啊,怪不得我闻着自己身上有股味道,感觉臭臭的。”穆沐说着,又闻了闻自己的衣服。

    接着,她又道:“那你有没有跟他们说某些不该说的啊?”

    秦然道:“没有,我嘴巴可严实着呢。倒是你自己,啥事儿都藏不住,回来就闷闷的只知道喝酒,傻子都看出来你有问题了。”

    “总之你没说就成,以后也不准说,知道不?”穆沐道。

    秦然说道:“知道,不过你怎么报答我呢,不如就以身相许吧。反正昨晚我忍着诱惑憋了一夜呢,现在大清早做做晨运也不错,来”

    说着,他就转向穆沐,伸手要去抱。

    “滚蛋!”

    穆沐推了他一把,起身道:“我回去洗个澡,然后去学校。谢谢你昨晚的照顾了,以后有机会我肯定报答你。”

    “肉偿呗。”秦然看着穆沐走出去,调戏道。

    “你继续睡觉,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拜拜!”穆沐说完,走了出去,顺便咣当一声带上了门。

    “唉……我后悔了。”

    看着穆沐离开,秦然又重新躺了下去。

    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了,只怪自己不够狠啊!

    都说只要把女人睡了,然后好好哄一哄就能征服人家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曾经有一个珍贵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若是老天爷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想说……我还是认怂吧。想了半天之后,秦然觉得自己还是不会干那种没有底线的事情。

    网上有调侃说不要暗恋,去强奸,人生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演内心戏,爱她就去搞她。喜欢就去强奸啊,大不了蹲监狱,你连蹲监狱都不敢还敢说爱她?

    其实没胆子不敢只是很小的一方面,更大的原因还是心里有那么一道底线。

    因为是个有原则的人,所以注定不会去做一些触及法律与道德底线的事情。

    正当秦然躺在沙发上伤春悲秋,一阵感慨之时,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不是七点钟的闹铃,而是来电的铃声。

    他拿起手机一看,却见是个陌生来电,不过号码显示是靖海本地的号码。

    犹豫再三之后,他决定还是接通电话。万一是找他的,而不是那种推销电话,挂断了的话岂不是有些尴尬。

    “喂,请问是秦然吗?”

    电话一接通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听着很成熟,有一股知性范儿,隐隐之中还有一种气场。

    “是啊,请问你是……?”秦然心里疑惑不已,他确定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以前应该没有过接触,自己应该不认识。

    只听对方继续说道:“你很能耐嘛,开学一个星期了,军训一次都没来,连逃一个星期,厉害啊!”

    “额……你……你是老师吗?”

    一听到这话,秦然就猜到对方的身份了。

    “是啊,秦然同学你可真是贵人事忙,连我是你们系的辅导员都不知道。”女人的话里带着讽刺的味道。

    “啊?那个……”秦然这下子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他就见过自己班的同学,那是报道完毕后由上一届的学长主持的,每个班的人集合互相认识了一下。至于辅导员,真没见过。

    班里没有大美女,所以他就决定以后不去上课了,这军训自然也就旷掉了。

    “那什么那啊!你赶紧给我过来,到我办公室来见我!”

    对方忽然间爆发,怒气冲冲地大声说道。

    说完这话,还不等秦然有啥反应,就直接摁断了通话。

    秦然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嘟嘟嘟的声音,一脸懵逼。

    卧槽,这位女辅导员似乎有点猛啊,吓死宝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