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三十一章 玩套路,揍死你!
    “哈哈哈哈,智商压制,笑死我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厉害了,战术完胜啊!”

    “剑圣和卡牌好骚,玩得太骚了。”

    “不是听说我们学校电竞水平很烂的么,看着很厉害啊,赢得太漂亮了!”

    “分带牵扯,对面被恶心死了。”

    ……

    现场的观众们,看着画面定格,游戏结束,一个个都兴奋地讨论了起来。尤其是现场的一些女生们,更是兴奋得直尖叫。

    虽然这一场比赛没有精彩的团战和各种极限的操作。但是,这一局的战术牵扯,却是精彩至极,剑圣与卡牌完全掌控住了局面,将对方秀成了傻逼。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靖海大学这边,卡牌和剑圣才是核心。

    全场都是这两个人在带节奏,无论是一开始的换线推塔传送,还是后面的野区传送围堵杀豹女,又或者是接下来的各种带线推塔。一切的发动起源核心,就是卡牌和剑圣。其余三个人就是牵扯拖延而已,基本没做多大贡献。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宋猛第一个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兴奋地大喊大叫。

    这一局游戏他根本没做啥,就是一个混子,除了在线上加血,没干其他事情,一路躺了过来。

    “nice!nice!”

    刚从泉水复活,没来得急再做出自己一份贡献的郑柏同样激动地窜了起来。

    以前,他们电竞社是大学城这边的倒数第一,在靖海区域赛一轮游的水平。但是从今天开始,这个情况将会得到改变。因为,他们赢了理工大,他们赢了去年的四强战队。

    陈锋坐在座位上没有起来,但是他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在这一刻,他终于放松了下来。成功的喜悦让他之前的压力全部消散而去,电竞社前景的压力,沈嘉文的背叛,余少威带给他的耻辱,在此时仿佛都离他而去。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觉,很久不曾体会到了,他感觉自己的世界在霎时间又变得光明。

    “谢谢!”穆沐转身面向坐在身边的秦然,甜美地说道。

    若不是秦然,这一次恐怕还真赢不了。

    “真要感谢的话,抱一个呗!”

    秦然张开双手,笑着说道。

    “好啊!”穆沐主动靠了上去,跟他拥抱了一下。

    秦然登时就愣住了,他原本只是开一个玩笑罢了,没有想到穆沐还真会跟自己拥抱。

    他能感受到穆沐柔美的身段,还有那迷人的香气都钻入了他的鼻子里。

    片刻的愣神,当他想要再好好抱一抱穆沐的时候,穆沐却是往后一退,结束了这个短暂的拥抱。

    “好啦,抱完了。走吧,跟那群手下败将握手去。”穆沐站起身子,笑道。

    秦然看着穆沐说道:“能再抱一下不,我还没反应过来呢,让我再感受感受。”

    穆沐白了他一眼,回道:“感受啥啊感受,你当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哪,一口气吃下去没尝出味道来还想再吃一个?”

    “我这么帅,怎么可能是猪八戒,对吧?”秦然回道。

    “那你到底想感受什么啊?”穆沐问道。

    秦然嘿嘿一笑道:“感受一下你的博大胸怀。”

    “我看你是皮痒了欠抽!”穆沐大眼一瞪,微微一笑,杀气四溢。

    “我啥都没说,我去握手。”秦然连忙起身,离开这是非之地。

    相比起秦然他们这边的欢天喜地,余少威那边就是凄凄惨惨戚戚了。

    “怎么会这个样子?!”余少威看着屏幕上硕大的失败两个字,还有秦然那挑衅的智商压制四个字,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气得身子都有些发抖,血管都要爆裂开来。

    他们竟然输了,竟然输给了靖海大学这群彩笔。

    这才二十分钟出头而已,他们竟然就输了!

    要知道,以前靖海大学才是被打的二十投,或者连二十投的机会都没有的。

    没有想到,今时今日的情况却是完全颠倒了过来,他们反而被靖海大学打得如此之快就结束了比赛。

    本来,按照他的剧本,今晚的比赛被本该是由他带领队伍取得胜利,然后在这迎新晚会上羞辱陈锋的。这下可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社长,我们最后一波不应该强上开团的,其实该回防的。”孙邃那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最后一波,的确是余少威局势判断失误,导致彻底葬送了翻盘希望。

    余少威沉默着不说话,但是他的双眼之中都气得冒出了血丝,抓着鼠标的手好似要把鼠标都给捏坏。

    张宽怒道:“孙邃,你特么能不能闭嘴?要不是你一开始没传送下来帮忙推塔,我们就不会有那波五打二了。”

    他早就看孙邃不顺眼很久了,现在比赛输掉,彻底爆发。

    “呵呵……”孙邃冷笑了下,依旧那副让人听着很操蛋的口吻:“怪我咯?那你还送对面剑圣一血呢!”

    “我去你妈的!想打架是吧?”听到这话,张宽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就站了起来。

    “来啊,你倒是打我啊。”孙邃抬头看了一眼张宽,说道。

    张宽顿时一尴尬,难道真要在这地方打架?这可是人家的迎新晚会,下面有很多人看着呢。

    正当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却见秦然等人走了过来,反而是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好意思,承让承让。”

    秦然满脸嘚瑟,笑着说道。

    余少威抬起头看向秦然,道:“算你狠,今天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嘿嘿,我早说了,等比赛的时候,到底谁打哭谁还不一定呢!”秦然回道:“游戏可不只是杀人,这可是个推塔游戏。”

    余少威脸色难看地说道:“可以,咱们之间算是又多了一笔账。”

    “你想报仇,我随时奉陪啊!”秦然耸了耸肩,道。

    “余少威,我也奉陪到底。咱俩之间的账,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笔一笔慢慢跟你清算。”

    陈锋也走了上来,对着余少威说道。

    从沈嘉文离开他之后,他就已经颓废了太久。现在,是时候重新振作起来了。

    余少威看着陈锋,道:“算你运气好,竟然找到这么一个新人。不过,今天你们也只是靠战术偷鸡赢的而已。下次交锋,你们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

    秦然笑道:“可惜啊,下次交锋恐怕要好久了。我记得,咱们之间的赌注,是输的一方不能报名参加即将开始的高校联赛吧。看来,你们得等到明年才有机会报仇了。别再找我们打友谊赛,我们不会接受的。”

    “你少得意,全特么都是运气而已。只不过是一群连团战都不敢打的垃圾罢了,低端局的分带偷塔战术,算不得什么。”张宽看着秦然,一脸不屑。

    即使输了,他也不会承认技不如人,他觉得这是他们这边疏忽大意之下给了对方可趁之机而已。

    “你特么说谁垃圾呢?!输了还不服气,你才是垃圾!”宋猛听到张宽的话,也不乐意了。

    “垃圾骂谁呢?”郑柏伸手一指张宽,怒道。

    “垃圾骂你呢!”张宽一仰脖子,回道。

    郑柏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说得好,垃圾在骂我呢!”

    张宽顿时就回过了味来,知道自己掉坑里了,恼羞成怒地骂道“我草泥马!”

    他们两边的人在上面吵闹争执了起来,下面的人全都看着,以为是要打起来了。

    “骂起来了?”

    “我去,会不会打架啊!”

    “不会真的要打架吧?那有好戏看了。”

    “妈的,理工大的人敢这么嚣张?”

    “这里可是我们学校,理工大的人要是敢动手,那今晚就别出去了。”

    好学生归好学生,可身为男性,男同胞们身体里的血性是不会缺失的。

    见到自己学校的人和理工大的人似乎吵了起来,他们当然是站在自己学校这边了。

    那些女生一个个也是看得很气,明明自己学校赢了比赛,理工大的人凭啥不服气,还敢在这里吵架。

    正当众人都在热议之时,却见台上有人突然摔倒了,同时响起了一句很大声的话:“哎哟喂,你特么竟然敢踢我!”

    然后,他们就看见刚刚摔倒下去的那人很快爬了起来,然后举起拳头就朝着理工大一人的脸上揍了过去。

    “我没踢你啊,谁踢你了?”张宽看着秦然都看愣住了,自己都没出脚,这货怎么就自己倒了?

    “你大爷的,看你不顺眼很久了,去你妈的!”秦然一拳头砸过去的同时,对着张宽说道。

    张宽只感觉自己眼前有个沙包大的拳头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他的左眼上。

    痛,非常得痛!

    妈卖批,老子被这小子阴了!他忽然就明白了过来,他娘的自个儿被套路了!

    “你敢踢秦然,操你大爷!”宋猛说着,也加入了战局。

    “穆沐你离远点,当心伤了你。”

    郑柏说完,也冲了上去。

    “来吧,打一架。”

    陈锋卷起了衬衫的袖子,看着余少威,说道。

    他也想打人,等这一刻等得很久了。

    台上,彻底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