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二十九章 草丛剑圣,阴险套路
    “孙邃,你特么怎么让ez跑了?”

    张宽一看ez竟然逃出包围圈,顿时就怒了。

    这可是五个人围剿两个人啊,竟然还让人家跑了一个,丢不丢人?!

    “人家闪现然后再加e,我有什么办法。”孙邃依旧是那副口吻,好像天塌下来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听到这话,张宽也没法反驳。

    的确,孙邃说的没错。闪现加e的伊泽瑞尔,还真不好拦下来。

    “卡牌在推我们中一塔,剑圣和艾克在拆我们上路二塔,我们怎么办?要继续推进,拆他们二塔吗?”

    辅助杨成看了下中上两路的情况之后,说道。

    反正ez是肯定强杀不了了,成功逃出去的ez太灵活了,根本不可能再强杀。

    “我们上二塔怎么血掉得这么快,我日,剑圣这个疯狗开大砍塔!”

    张宽看了一眼上路的情况之后,便发现自家二塔已经只剩三分之一的血量了,开了大的剑圣砍塔偷塔本身就快,何况身边还有个艾克和一大波兵线。

    孙邃道:“我回去了,不然他们肯定会继续推高地塔的。”

    说完,他就在原地按下了回城键。

    ad吴超胜也说道:“这波不能再继续推进了,中路一塔卡牌带着兵线推得也很快,马上就要掉了。我们再继续硬推二塔的话,亏得只会更多。”

    余少威没有想到,局面竟然会变成这个状况,会变得如此被动,如此糟糕。

    人都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是他们这一波,却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哪!

    五个人齐聚下路,点掉了一个本来就快掉的一塔不说,还只杀了一个人,而且杀的还只是个辅助而已,竟然让ad给跑掉了。

    余少威阴沉着脸说道:“算了,回去守塔,不强推了。”

    这一波是他指挥的,这个锅得他来背。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波非但没赚,反而是特么得亏大发了。

    只拿了一个辅助的人头,外加一个本就快掉的一塔,而对方却是推掉了他们的上路二塔和中路一塔。

    这笔账怎么算,都是他们亏了。

    而且,更让余少威郁闷的是,辅助的人头还不是他拿的,是女警拿的人头。

    虽说女警是ad,也很需要发育。

    可是,他们队伍一直以来都是以他为核心的。若是这个人头他拿的话,他的发育就会更好,也更能够秀起来,单杀卡牌的机会也就更大了。

    这下可好,人头没有拿到,团队经济落后对方,恐怕卡牌的装备发育已经领先于他了。

    而且一塔一丢,他的游走就会收到限制,而卡牌则可以更为肆无忌惮的活动。等到卡牌大招冷却完毕,就能随心所欲的开飞了。

    秦然笑着说道:“嘿嘿,这一波他们亏成马了。等社长的大好了,咱们也搞一波他们下路,让他们看一看,什么才是教科书式的围堵。”

    陈锋道:“还有两分钟,这段时间先稳一稳。”

    “这一波我们下路还不错吧!”穆沐得意道。

    这一波她和宋猛的操作都还不错,足够冷静,没有惊慌失措的站在原地等死,处理得可以说是相当之好。

    在对方五人包夹之下,只挂了辅助奶妈一个人,而adc却是顺利逃出了鬼门关,说成是把对面给秀了都不过分。

    “当然当然,非常完美!”秦然夸赞道。

    他这话可不虚伪,没有半点拍马屁想讨好的成分。这一波穆沐和宋猛的确处理得很好,他原本以为两个人都会死的,没想到穆沐的伊泽瑞尔竟然逃出虎口,顺利地活了下来,不得不说是一个惊喜。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双方都是和平发展,除了剑圣一个人偷了一条小龙之外,其他时间所有人都是在刷刷刷,不停地发育,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游戏时间即将达到11分钟,发育极好的剑圣带着真眼大摇大摆地就跑进了对面的蓝区里。

    然后,在三角草丛里插下了真眼,钻了进去。

    秦然说道:“他们双人路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没人看到我。这里没有蛤蟆,豹女刷过没多久,现在应该跑其他地方去了,肯定不在附近。社长,飞吧,是时候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人多欺负人少了。”

    “好!”

    陈锋说完之后,就往下走了几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开启了大招。

    巨大的金色天眼又一次亮起,让人不由自主地就会感觉心一凉,有些慌慌的。

    “卡牌开大了,不是飞上就是飞下。”余少威连忙警告道。

    上路两个塔全没了,大树在外面补兵肯定很容易被抓,所以卡牌飞上路的可能性非常大。

    不过,卡牌飞下路也有不小的可能性,因为他们的双人路此时已经把兵线推过河道了。这个位置,同样很危险。

    其实自从中一塔被推掉之后,余少威就让女警和布隆来中路待过一段时间,自己跑到下路去发育,想让女警去点对面卡牌的塔。

    可是由于己方中一塔和上路两座塔掉得太快,视野已经被对方压制的缘故,女警即使在中路推兵线也不敢太嚣张,根本没胆去点卡牌的塔,生怕被剑圣绕后抓了。剑圣发育得这么好,即使有布隆保护,他也未必扛得住啊,何况卡牌又不是死的。

    另外对面双人路依旧在下,辅助奶妈没有半点要游走的意思。没办法,余少威只得又换回到了中路,让自家双人路重新回下面去。否则的话,对面剑圣若是来下帮着ez推线,他们的下路一塔可不好守。

    豹女的发育虽然慢慢补了上来,可是却找不到什么好的gank机会。对面下路的视野做的不错,每次豹女想去抓,就被眼给看到了。等排完眼撤退,对面很快就又把眼给补好了。下一波来的时候,依旧抓不到机会。

    上路和中路就更不用说了,走位保守又猥琐,豹女没有半点下手的机会。至于野区里,张宽还真跟秦然撞到过,可惜他的豹女完全不是剑圣的对手。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卡牌飞了下!”吴超胜看到从身后地面出现的一圈花牌,连忙和布隆一起朝着河道口跑去。

    布隆立马w到女警身前,然后举起盾牌,想要挡住卡牌的黄牌。

    不过卡牌显然不会那么蠢,当着开e技能的布隆扔出黄牌。

    只见卡牌往前走了两步之后,忽然一个闪现,绕过了布隆的盾牌,然后黄牌扔出,命中女警!

    接着,又是一步走位,万能牌出手,再接一发普通。满血女警,瞬间半血。

    已经跟了上来的ez和奶妈则开始对着布隆疯狂出手,即使布隆举着盾牌,也抗不了多久。

    女警眼见情况不妙,直接一个e技能,借着后坐力隔墙飞了上去。

    不过,令女警意想不到的是,上路的草丛里早就有一个剑圣蹲着了。

    你经历过绝望吗?

    当女警看到从草丛里开着大钻出来疯砍的剑圣,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为什么,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剑圣?人家都说草丛伦,今天结果遇到剑圣蹲草丛。

    妈的,套路啊!

    慌不择路之下,女警连忙按下治疗,紧接着又是一个闪现按出,想要再次隔墙闪现,进入自己塔下以求存活。

    可惜,剑圣开着一起来到了塔下。

    开了大的剑圣就跟疯狗一样,女警根本挡不住,很快就躺尸了。抗塔到残血的剑圣潇洒地离开了塔的攻击范围,然后用w技能回血。

    死亡闪现加治疗,女警这波巨亏。

    孤独的布隆自然没有机会逃跑,甚至没有放出来更多的技能,因为他被星妈的e技能给沉默了。

    布隆也倒下之后,剑圣四人就带着兵线顺利的把下路一塔给拆了。

    “有没有搞错?!怎么能跑不掉呢!”

    看到下路双人组被杀,塔也被推掉,余少威再也忍不住了,他彻底愤怒了。

    剧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明明应该是他们压着对面打才对,怎么现在处于被动一方的是他们,完全被对面牵着鼻子走。

    这才不到十二分钟,但是他觉得经济落后应该已经有五千了。

    这么打下去,必输无疑。

    “我本来都跑了,结果剑圣在上面草丛里蹲我,太阴险了。”吴超胜很是郁闷地回道。

    他是真的感觉无语,这是一种完全被对面智商压制的感觉。

    细思极恐,难道说……对面早就料到他会开e上墙,所以剑圣早早的就在那里面等着了?

    “也不知道豹女在干什么,就知道刷野,完全没节奏。”辅助杨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杨成突然想起了一句词儿:他说他会打野,就真的只会打野。

    “你特么说什么呢,你们自己不做好视野被抓,怪我喽?”

    张宽可是个一点就炸的主儿,除了余少威,他谁都不服。

    所以听到杨成这话,他立马就不满了。

    余少威怒道:“闭嘴,都给老子闭嘴!想吵架或者打架,等打完这局比赛再说。团,赶紧逼团,不然真没希望赢了。”

    如今本来强势的下路组合被双杀,下路的优势瞬间化为乌有。

    若是再不团的话,这一局游戏估计就真的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