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二十七章 一血拿下,跳舞嘲讽
    “不错不错,还算顺利。社长,是时候来帮我蹲一波豹女了吧。”

    回家做出了有游击者的军刀之后,秦然对着陈锋说道。

    出了游击者的军刀以后,他的刷野速度会变得更加快。这场比赛,他就压根儿没有想过要怎么去gank,gank是次要的,最主要的还是刷野发育,然后寻找一切机会去偷塔。

    前期的计划执行的还算顺利,接下来就看能否把豹女给限制住了。

    秦然很清楚对面张宽的心态,那货自恃拿着豹女,一定会玩得很强势,而且认为自己是个彩笔,肯定会轻视自己。秦然就是要利用这种心理,所谓骄兵必败,对方越是自以为是,那么他们输掉比赛的几率也就越大。

    “知道,我回个家。”陈锋看了眼自己蓝量见底的卡牌,回道。

    卡牌没有蓝buff的时候,前期推线其实也不比劫强多少,毕竟劫靠的是能量,而卡牌需要蓝量。

    秦然在自己蓝buff、蛤蟆和三狼的三角带那儿插了个饰品眼之后,又往上走了几步,往河道墙旁的小草从里放了个饰品眼。

    身上总共累计的两个饰品眼放下去后,基本上就把自家上半野区都给点亮了。无论豹女从哪里进入,都能很清楚地看到。

    插完眼之后,秦然就回到了自家二塔这儿。

    他在赌,他赌豹女一定会来自己的蓝buff这儿反野。

    刚才他在下面刷红buff区域的时候,豹女也在刷自己的红buff。

    所以,豹女想要反野,这会儿肯定会往上半野区跑。

    以张宽那嚣张的个性,还有豹女自带的反野强势,秦然觉得对方绝对会过来。

    如果他没赌对,那他就会浪费不少时间,耽误了自己的发育。

    但是,他很幸运地赌对了,他完全猜对了张宽的想法。

    “咦,没有打蛤蟆?”

    当张宽来到剑圣野区的时候,才发现刚刚刷新出来没多久的蛤蟆依然活生生地蹲在那里。

    “难道是在刷三狼?”张宽心中疑惑,控制着自己的豹女又往前小心翼翼地走了两步。

    可是,他走过去之后才发现三狼也还在,剑圣根本就不在这儿。

    张宽连忙说道:“剑圣不在上半野区,他可能去反我蓝区的野了,也有可能去下路gank了,你们下路自己小心点。”

    反正剑圣肯定是不不可能去上路gank的,老树和艾克现在就在上路和平发育,周围也做了视野,根本没有发现剑圣的踪迹。

    至于中路,更加不可能,因为卡牌刚刚才在塔下回城。

    “那你就赶紧刷了他的野,然后顺便去上路看看有没有机会。我也回家了,你自己小心。”余少威说道。

    卡牌回家更新装备了,他把这波线吃完,自然也得回去补给一下。

    这个叫秦然的新生看来还挺贼的,知道豹女可能会去反野,竟然打刷自己的野怪。

    妈的,等老子到了六级,先干卡牌,再秀你这个剑圣!余少威在心中想到。

    上一次秦然踹他的事情,他可还是牢牢记在心里呢。等打完这场比赛之后,再慢慢清算这笔旧账。

    张宽回道:“恩,我知道。”

    无论剑圣是去干啥了,既然他已经走了这一趟,自然不能够白跑。

    剑圣不在,没道理不把这波野怪给收入囊中啊!

    一杆标枪出手,击中了三狼之后,张宽的豹女随后就扑了上去。

    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从他进入野区之后,他的一举一动就已然暴露在了秦然早就插好的饰品眼下。

    “社长,该你出场了。”秦然说道。

    “知道。”陈锋回道,然后按下了tp。

    卧槽!什么情况?

    正在打三狼的张宽忽然看到上方亮起了一道光珠,有人传送过来了。

    尼玛,谁传送了?

    艾克和剑圣的传送都在冷却,那就是卡牌喽!

    日了狗了,要被包饺子了。

    张宽知道不妙,连忙用惩戒带走三狼,然后立马转身走人,打算绕过卡牌的tp。

    但是,当他想从二塔与一塔的那个口子走人逃跑的时候,却是碰到了早就等待多时的剑圣,当真是转角遇到爱。

    剑圣此时身上同样有着红buff,开启e技能就往豹女身上砍去。

    红buff的灼伤效果与减速效果立刻对豹女产生了影响,随后跟上的卡牌立马就是闪现黄牌,叮的一声将豹女定在原地,随后万能牌飞出,再加上一发普攻。同时,秦然的剑圣也在豹女身上又砍了一刀。满血的豹女,瞬间降至半血。

    “草,被阴了。”

    张宽完全没有想到,剑圣既没有去反自己的野,也没有去gank下路,而是在这个口子这里等着自己,妈的玩守株待兔呢?

    老子可是豹女啊,不是兔子!张宽在心底怒吼着,终于恢复了自由身的他立马就是一个闪现,然后化作豹子形态,想要逃跑。

    可是,秦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一发q技能在刹那之间跟上,豹女避无可避,根本摆脱不了剑圣的追砍。

    平砍一刀,秒开w,重置后摇,再普攻,算上之前的两次,剑圣的双重打击被动顺利触发,豹女已经成为丝血。

    剑圣又是一步往前位移,再一次举起手中的剑,狠狠地刺中了豹女。

    豹女根本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就成为了剑圣的剑下亡魂。

    firstblood!

    一血产生,豹女的尸体被剑圣踩在了脚下。

    全场的欢呼与尖叫声在同一时刻响起,本来有些人刚刚还在疑惑剑圣怎么在二塔挂机。

    现在他们算是看明白了,这是在阴豹女啊。

    豹女完全被套路了,自己跳进了陷阱之中,结果被瓮中捉鳖。

    完美的走a,甚至利用了w技能来重置刷新普攻,以最快的手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打出了一切能打出的伤害。

    一切都太快了,快得让张宽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甚至连一下都没挠对方,然后就这么死了。

    “你什么情况?”看到张宽的豹女竟然送了一血,余少威有了些许怒意,“我让你去反野搞剑圣,你怎么自己送了一血给剑圣?”

    张宽心虚地回道:“被阴了,卡牌传送包抄后路,是我大意了。妈的,没想到剑圣是在蹲我。”

    余少威压下心中的不满,说道:“我不希望你在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明白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吧?”

    张宽连忙回道:“你放心,我一定打爆这剑圣。他敢喊队友阴我,我一定要他好看。”

    然而就在这时,剑圣却是跑到了中路,然后开始……跳舞了!

    是的,剑圣开始跳舞了!

    嘲讽,赤裸裸的嘲讽。

    “他竟然跑到中路来跳舞!”余少威看着剑圣竟然在中路跳舞,恨不得让自己正在赶过去的劫直接瞬移过去,然后秒升到六级直接开大套剑圣身上。

    妈了个巴子的,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跳舞嘲讽!

    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

    余少威被激怒了,张宽更是怒不可遏。因为,是他送出了一血,是他刚刚死在了剑圣手下。

    剑圣这个时候跑到中路公然跳舞嘲讽,不就是对他最大的讽刺么,那仿佛就是有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疼得不行,火辣辣的。

    愤怒已经让他的心态失衡,对于秦然刚才的那一波操作他都没有心思去回顾,他现在只想杀人!

    看到剑圣的跳舞嘲讽行为,现场的观众也是全都笑了出来。

    毕竟他们都是靖海大学的学生,看到自己学校电竞社拿到了优势开局,当然都很开心了。

    “秦然,你有点过分哪!”穆沐切换了一下视角,看了眼跳舞的剑圣,笑着说道。

    这个家伙,还真是够可以的,不过她非常支持秦然的行为,就该这么干,太解气了,气死余少威和张宽他们!

    “6666666,兄弟我服你。”郑柏也爽朗地笑道。

    秦然回道:“先气一气他们,他们越是爆炸,破绽就越多,我们的计划也就执行得越是顺利。”

    跳舞嘲讽,那都是心理战术。

    败人品?这个说法在他这儿并不成立。

    跳完舞后,秦然直接跑到了豹女的野区,然后把蛤蟆和三狼全给刷了。

    等到张宽的豹女重新出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的野区什么都没有了,他的嘴角顿时一阵抽搐。

    这下可好,他这个豹女没有把人家野区反了,他的野区反倒是被剑圣给反了。

    “我要去上半野区刷一波野,下路自己做好视野,当心剑圣gank。”张宽说道。

    他现在经验等级和装逼都全面落后剑圣,根本不敢再去反野,他必须得快速补一下发育刷一波野怪了。否则的话,他这个豹女用处会越来越小的。

    跟剑圣的后期性比起来,豹女实在是差太多了。

    妈的智障,余少威现在真心想把张宽臭骂一顿。如果不是他的豹女送了一血,现在也不至于有这么多连锁反应,搞的大家都很被动。

    被人家先拿一塔,又拿一血。这个局面,已经让余少威有些难以容忍了。

    他必须做点什么,挽回局面。

    六级,他需要六级的契机,一定要用第一个大招做点什么,否则让卡牌先飞起来的话,恐怕情况会变得越发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