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二十六章 我们中出了叛徒
    “我去,他们竟然选剑圣,什么鬼?!”

    张宽看到剑圣被锁下来之后,简直乐坏了。

    如果说之前他还在怀疑对面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的话,那么现在他觉得这已经不用怀疑了,可以说是从疑问句转变成了肯定句,这特么的就是脑子有问题啊,太奇葩了!

    脑子没问题的人,是不会拿出剑圣这个英雄来的,你特么以为这是在打低端路人局啊?

    余少威也笑了,说道:“还真是脑残啊,当我们是小学生哪,竟然选剑圣,待会儿看他怎么死超鬼的,打得他妈都不认识。”

    真是特么的逗,选个剑圣出来,脑子被门挤了吧?

    “这剑圣应该是打野吧?”上单孙邃道。

    张宽道:“肯定啊,看老子怎么打爆他。敢拿剑圣出来,老子要把他打哭。”

    不光是余少威和张宽他们觉得这是在搞笑,就连一些现场的观众也觉得这是很蠢的选择。

    虽然剑圣人气很高,大家也都很喜欢这个英雄,但是这个英雄可真没那么容易玩,低分段是可以横行,但分段高一些就很难了。

    “剑圣打野,真是醉了。”

    “感觉剑圣要被打爆!”

    “这剑圣要是能carry,我特么立马回去把键盘都吃了。”

    “选剑圣,这是要搞事啊。”

    但凡是对英雄联盟稍微懂一点的人,都知道剑圣的处境问题,尤其是在这种比赛性质的情况下,就更加得尴尬了。

    “给我拿劫,让我来教一教他们什么叫秀。”余少威说道。

    看到对面连剑圣都敢选出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用劫秀一秀。

    随着影流之主劫的确定,现场又一次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影流之主劫和疾风剑豪亚索在中单里面,也是属于人气极高,极为能秀的英雄。

    尤其是不少人在低分段的时候,都被队友的儿童劫或者托儿索给坑过,那肯定是一段惨无人道令人印象深刻的心路历程,估计不少人被坑得都拍桌骂娘了。

    所以,看到高手玩火影劫和城管索,大多数人自然都会兴奋起来。

    “对面想干嘛,三传送?尤其是剑圣,打野带传送?”

    进入到游戏加载画面之后,余少威他们就看到了对面的召唤师技能。

    上单艾克闪现和传送,下路ad治疗和闪现,辅助虚弱和闪现,中单卡牌传送加闪现,这都算是正常,可唯独那个剑圣竟然惩戒加传送!奇葩,奇葩得不能再奇葩。

    “他们想偷塔?或者打支援?”张宽疑惑道。

    三个传送,最主要的是剑圣都带了传送,谁都知道剑圣推塔贼尼玛快,一旦装备起来之后,推塔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余少威不禁嗤笑道:“偷塔?你觉得他们有偷塔的机会吗?直接线上碾过去,我看他们哪里来的机会偷塔。”

    张宽听后,笑道:“也是,打得他们连二十投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虐泉。”

    他们这边的阵容除了上路大树对上艾克,没有啥优势外,中下两路都是优势,中路的卡牌又没有带虚弱,一旦劫来到六级发生质变之后,就有机会进行单杀。至于他的打野豹女,他可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可以打爆对面的剑圣。

    你的剑就是我的剑对吧?我让你贱!竟然敢选个剑圣出来,不知天高地厚,张宽在心中想到。

    “记住,千万别打架,无论对方怎么挑衅,都别动手。”进入游戏之后,秦然说道。

    宋猛道:“放心,都记着呢,绝对怂到底。”

    “社长,能稳住劫吧?”秦然向陈锋问道。

    毕竟没有带虚弱,六级之后卡牌对上劫,还是有些危险的。

    陈锋说道“我知道余少威想秀我,想要单杀我,不过我想他要失望了。”

    说话之间,他的余光注意到了坐在下面第一排的沈嘉文。

    那一刻,他的内心没有任何的波澜涟漪产生,反而是那一颗心变得更加坚定。

    “换线!”

    随着秦然的指挥,在自己下半野区做完视野之后,艾克跟着剑圣来到了上半部分的蓝buff区域,而ez和奶妈也朝着上路而去。

    “他们换线了!”

    当上路的大树孙邃看到出现的竟然是ez和奶妈之后,连忙说道。

    “尼玛,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玩这套。看来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知道线上打不过我们就换线。”张宽正在刷着自己的蓝buff,看到对面双人路竟然跑上面去了,顿时骂道。

    如此一来,他就没什么好机会gank双人路了。

    “没事儿,去照顾下艾克。”中路的余少威说道。

    “艾克没出现。”ad女警吴超胜说道。

    张宽一看,下路果然没半个鬼影子,根本看不到艾克。

    他立刻便明白了过来,说道:“草,艾克肯定是跟着剑圣一起去刷野了。”

    正在他们说话之间,却见剑圣跟艾克的身影双双出现在了上路。

    “我得走了,吃不了线,不然要死。”孙邃说道,然后控制自己的大树往后跑。

    从刚才对面双人路出现开始,就控住了兵线对他进行压制。

    他就靠着自己树苗儿子炸了两个小兵,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吃兵。而现在随着艾克和剑圣的出现,他必须得撤了。不然的话,他就要被塔下强杀了。

    “他们想推塔,下路赶紧推兵线,推!张宽,你也去帮忙推。”余少威指挥着说道。

    张宽只得停止刷野,然后朝着下路而去。

    本来作为变身型的英雄,豹女一旦来到三级之后,就会因为变身带来的六个技能会迎来第一个质的飞跃。豹女这个英雄,拥有超高灵活度和可玩性,再加上超强的爆发力,反野强势无比。

    结果现在可好,对面换线玩推塔,张宽只得暂时放缓自己的刷野速度,反野的时间节点也得往后推。

    当张宽的豹女跑到下路帮忙点塔的时候,秦然四人早就点掉上路一塔的一半血量了。

    轰!

    由于提早一步点塔,而且多一个人点塔的缘故,当秦然四人顺利点掉对方上路一塔的时候,他们的下路一塔还有着接近三分之一的血量。

    “我日,他们传送了,推不掉了。”

    看到两道光柱亮起之时,张宽就知道这个下路一塔是拿不下来了。

    三个人不可能在塔下强杀对方两个人,游戏才刚刚开始而已,他们根本不可能承受住塔的伤害。

    剑圣跟艾克的身影顺利落下,塔还剩下四分之一的血量,暂时总算是保住了。

    难道剑圣带传送,用意就是在这儿?

    “孙邃,你特么刚才怎么不下来?”

    看到自家大树在上路等着兵线,张宽不禁骂道。

    马勒戈壁的,要是大树刚才直接传送下来的话,这塔肯定能推掉。

    “我以为你们能推掉的,谁知道你们推不掉。”孙邃淡淡回道

    听到这话,张宽不禁更加火大,开口就想继续骂道:“你特么的……”

    但是,这回他的话却被余少威打断了。

    “行啦,都给我闭嘴,一个塔而已,吵什么吵。早晚都能推了这塔把钱取出来,都给我好好打,急什么。”

    余少威开口训话,张宽只得压下对孙邃的不满,道:“我去刷野提升下等级,下路压制下艾克,尽早把塔点了。”

    等到剑圣一走,他相信双人路是可以推掉这座塔的。女警手又长,加上布隆在旁边,压制力肯定是足够的。只有四分之一血量的塔,推一波兵线进塔就能点的差不多了。

    其实何止是张宽感觉憋屈,余少威心里也有些郁闷。

    本来都想的好好的,可以一路打爆对面,径直碾压过去,没有想道现在竟是被对方先拿了一座塔。这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可不少受。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看了眼在上路吃兵的大树,张宽在心中想到。

    他对孙邃一直以来都很不满,十分看不惯孙邃那副不咸不淡的态度。若不是余少威觉得孙邃实力不错,把孙邃留在战队里,张宽早就想跟孙邃干一架了。

    “他们下路又换回来了。”刚刚把兵线推到塔下,正准备开始点塔的女警吴超胜很无奈地说道。

    余少威说道:“他们双人路不强,压着打吧,尽早把塔推掉。”

    他的劫现在线上对卡牌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在豹女不来的情况下,必须得等到六级之后才能有机会。

    跟靖海大学这群彩笔打,若是不能漂亮地拿下比赛,岂不就是丢人?

    对于心高气傲的余少威来说,这种情况他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张宽,你特么赶紧去找剑圣,绝对不能让这货起来,抓死他!”余少威又对张宽说道。

    虽然他觉得对方选剑圣这个英雄很是煞笔,但是该给的重视还是要给的。

    若是被剑圣刷了起来,一旦等到剑圣装备成型,那局面可就真的不好说了。这个英雄,也是能够创造奇迹的英雄啊。

    张宽回道:“我知道,我现在就去。”

    刚才他也没有强行去反了秦然的红buff,而是选择回自己野区刷了一遍。

    现在,是时候去找剑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