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十九章 跳舞嘲讽,都是套路
    “又是送钱的,这回还得送大钱。”

    “白金一确实不错了,不过应该干不过钻三。”

    “刚才那么狂,还以为有多厉害呢。”

    “切,原来也不过如此。”

    周围的人在发现秦然的段位之后,开始嗤之以鼻了。

    刚才他们见张又文一脸牛逼样,还以为秦然真的很吊。

    结果,段位还没人家高。

    我为霞妹上王者,这是林文的游戏id。看着这个id,秦然再次受到暴击,看来这个霞妹就是对方的小女朋友了。哎,看人家这甜蜜的。

    双方都锁定了英雄盲僧之后,秦然把召唤师技能改成了屏障和点燃。

    “你怎么不带惩戒?”张又文问道。

    “他跟你打的时候带惩戒了么?”秦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

    张又文想了想,道:“好像……没有。”

    秦然回道:“那不就得了,谁带惩戒谁就输了。”

    他这话刚说完,游戏就进入了加载画面。

    果然,林文也没有带惩戒,他带的是虚弱和点燃。

    “为啥?”张又文又问道。

    秦然道:“你知道他为什么规定只能在下半野区活动吗?”

    “不知道,为什么?”张又文道。

    还不等秦然说话,穆沐就说道:“你真是笨,这么容易入侵的solo怎么能带惩戒。你想想看,大家都只在下半野区,从家里出来走到对方野区的时候,野怪都还没刷新出来呢。你带个惩戒,有啥用?一旦刷野的时候被人抓住,到时候人家直接就干你,你不就输了?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刷野好不好。”

    “bingo!”秦然打了个响指,赞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于青铜水平的张又文来说,他的脑回路构造比较简单,显然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

    所以,他所能想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

    多兰剑加一红,这就是秦然选择的出装。同样的,林文也选择一模一样的装备。

    对于高手来说,solo就没有什么和平发育的概念,肯定是要寻找一切机会,把对方往死里干。

    刷野50刀?只有菜逼才会那样想。

    所以,先前有些带惩戒想跟林文玩躲猫猫,靠刷野偷鸡来赢的那些人,无一例外基本都惨败了。

    大家都只在下半野区,想要玩捉迷藏,一共就只有河道上下两个口子的路可以走。

    从家里出来到达河道的时候,可以在其中一个口子处放个眼,然后从另外一个口子进行入侵。在等野怪刷新出来的那段时间里,已经完全足够来回把两方的野区跑个遍了,很容易就能跟对方撞上面。即使对方逃得很顺利,一直跟你躲猫猫绕圈子,但在绕圈子的过程之中,也很容易被先前插的那个眼看到。一旦发现了对方的踪迹,就很容易锁定对方的路线,让对方刷不了野。

    退一步说,就算对方真的偷野成功了,当野怪刷新之时你还没抓到对方的话,也不用急。你也可以自己刷组小野怪,反正盲僧这个英雄刷野本身就快,而且不是很伤。刷到2级之后,喝着血再去抓。

    下半部分野区一共就那么大,就那么点野怪,对面也不可能把等级拉开,而且太容易撞到一块去了。多一个有用的召唤师技能对上一个打架没用的惩戒,效果好了太多。

    到时候只要抓中一次,就能把对方打回家去,甚至是击杀。

    而基本上这种野区solo,一旦有哪一方被打回了家去,那基本就是要输了。

    等你再从泉水里出来的时候,自家野区的野怪肯定基本都没了。到时候等级装备全面落后,你敢去抓对面吗?一步落后,就步步落后。

    所谓的刷野50刀,不过是个噱头而已,往往抱着这种想法的人,都要输。

    所以,总体来说,带惩戒的一方,会成为被动的一方,变得弱势。

    进攻永远都是最好的防守,一味的防守只能让你被动挨打。

    这个道理,其实谁都懂。说通俗点,那就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再说了,玩盲僧这个英雄,你不想着秀起来正面干死对方,竟然想着靠捉迷藏偷刷野怪赢,你丫玩个屁的盲僧啊,丢不丢人?!

    作为高手,秦然和林文都很默契没有选择刷野,而是向着河道而去。

    他们都知道,没有惩戒是刷不了buff的。而选择打另外两组小怪,一旦被抓就会陷入被动之中。

    所以,面对面的刚一波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正面拼操作,拼实力,这才是上上之选,这才是真正的高手的自信表现。

    想偷鸡的人,往往都会失败再蚀一把米。侥幸心理,要不得。

    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了河道之中,只不过秦然的盲僧站在上方,而林文的盲僧则站在下方。

    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之中,只见秦然的盲僧竟然跳起了舞,开始玩嘲讽了!

    那模样,就像是在贱贱地说:“你来打我呀,你特么倒是来打我呀!”

    看到秦然的盲僧一直在那儿跳舞,林文终于忍不住了。

    哈!

    林文的盲僧一脚天音波就冲着秦然踢了过去,准确命中。

    然后,二段q回音击按出,林文的盲僧就冲着秦然的盲僧飞了过去。

    不过,就在林文的盲僧飞过来的途中,秦然也是一发q飞了出去,正好打中飞过来的林文。

    当两个人纠缠到一块的时候,同时都交出了点燃。

    走位,平a,二段q,再平a,走位……一连串行云流水的操作之后,原本血量掉得较少的林文的盲僧反而是掉得更多了。

    “我靠!怎么会这个样子?”

    “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为霞妹上王者的盲僧最终掉了更多血?”

    “这个sway的盲僧开挂了吧,明明都是一级,都只学了q,各套点燃,连装备都一模一样,而且天赋点也都是雷霆,凭啥他打出来的伤害更多?”

    围在四周观看的人,一个个都是大惑不解。

    这回不仅是他们,就连穆沐也懵逼了,一副大惑不解,完全看不懂的样子。

    “草,你耍诈,中计了!”

    林文操控着自己的盲僧赶紧往后撤,大骂道。

    他刚才看到秦然跳舞嘲讽自己,才一时热血昏了头,忘记了盲僧的被动。这波拼下来,他亏大发了。

    众人听到他这话,更加不解了,全是一头雾水,到底是个啥情况?

    “嘿嘿,你现在才发现啊!”听到林文的话,秦然得意地笑道:“不过,已经晚了。”

    秦然操控着自己的盲僧,跟在林文的盲僧身后,不让他回家,也不让他刷野。

    两个人各自喝下了身上的唯一一瓶血,已经残血的两人都开始慢慢地回血了起来。

    林文的盲僧最终逃进了自家蓝buff的草丛之内,总算是让秦然暂时丢掉了视野。

    然后,等秦然的盲僧走过去的时候,一发q技能再一次从草丛里踹了出来,命中了秦然。

    “你倒是踢我啊!”林文从草丛里钻了出来,一边操控着自己的盲僧往后走,一边大声嘲讽道。

    妈的,以为就你会用这招啊,我也会。

    “好啊!你让我踢,那我就踢喽!”

    秦然说着,一发天音波踹了过去。

    紧接着,二段q按下,回音击触发。

    噌,他的盲僧冲着林文的盲僧直飞儿去,犹如离弦之箭,誓要取下对方首级。

    林文看到秦然真的踢了过来,顿时一阵兴奋。这一回,他可以把之前吃的亏拿回来了。搞不好,甚至有机会击杀对方。

    但是,就在下一个瞬间,他就发现出大事了。

    “糟糕,完了,要输!”

    因为,他发现自己被秦然卡了一个cd时间,他的二段q冷却了!

    盲僧二段q的间隔时间是三秒钟,也就是说,如果三秒钟之内没有把二段q踢出去的话,那q技能就会进入新的cd冷却循环时间了。

    没有二段q的伤害,他当然打不过秦然的盲僧。

    于是,他果断套上了虚弱,然后开始往后跑路。

    但是,秦然还是把自己的伤害尽全力打了出来,直到把林文的盲僧赶到了高地之上。

    “卧槽!”看着自己残血的盲僧,林文懊恼得不行。

    他必须得回去泉水,否则只要被秦然q中,必死无疑。

    套路,满满的都是套路,他彻底被套路死了。

    但是,当他回到泉水再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家的三狼没了,蛤蟆也没了,只剩下一个蓝buff。

    但是,才一级又没有惩戒的他,根本不可能单挑蓝buff。他只能把蓝buff的两个小怪给打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始摸向了秦然的野区。他只希望f4还在,而且还得趁着秦然回家重新赶来之前把f4偷了将等级追上来。

    但是,当他摸到f4那边的时候,赫然发现f4也没了。

    炸穿!

    林文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他等不到下一次野怪刷新了,即使等得到,他也没机会打了。

    “我认输,不玩了。”林文气得把鼠标往旁边一扔,大声说道。

    等级落后,装备肯定也落后了,刷野风险还贼大,被抓住就是死。即使对方不抓他,单纯的跟他比刷野,他速度也没对方快了,绝对刷不过。

    “不好意思,承让承让。”秦然笑着站了起来,说道。

    没有产生一血,也没有刷到50刀输掉,但这种输法让林文感觉更憋屈,更难受。

    因为他玩不下去了,知道没有希望赢,只能被迫主动承认自己输了。

    “我愿赌服输,钱全给你们。”林文灰头土脸,垂头丧气道。

    好不容易赚来的钱,一下子全没了,瞬间回到解放前。

    “不不不,我们不会要你的钱的。”秦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