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十八章 加大赌注,盲僧solo
    零度网咖,大学城这边很有名气的一个网咖。网咖内一共分成三个区域,普通区、会员区和包厢区。环境很好,卫生干净,服务良好,空间不错,除了上网价格贵了点,其余设施都很到位,电脑配置也都是一流的。若是经济条件不紧张,这里是大多人来上网的首选网咖之一。

    在张又文的殷切邀请之下,秦然和穆沐最终答应跟他一起过来。

    “这几天来了个小朋友,很嚣张。”

    来到网咖门口后,张又文说道。

    “有多嚣张?”秦然觉得这哥们的话不能全信,这货有点二,说话不靠谱。

    张又文道:“在里面摆盲僧solo局,一局二十,还帮人代练上分。”

    “那看来很厉害啊。”穆沐听后,道。

    张又文点头道:“是蛮厉害的,钻三段位,专职打野,最擅长盲僧。三天了,盲僧solo局没一个赢他的。附近有几个校队的打野选手也过来跟他过过招,都输了。”

    “你跟他solo过吗?”秦然看着张又文,问道。

    张又文回道:“恩,他第一天来的时候,我正好在,我是第一个跟他solo的。”

    “输了?”秦然道。

    “他肯定输啊,他就是一白银五的彩笔。”穆沐说道。

    噗嗤……

    秦然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白银五的去跟钻三solo,这不是纯粹找虐么。

    “嘿嘿,最近已经掉到黄铜二了。”张又文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可真英勇,就这段位还跑去跟人家solo。”秦然道。

    张又文道:“我那时不知道他是钻三嘛,我玩的也是打野,最喜欢玩的就是盲僧。那小子摆盲僧solo局,我当然跟他干了!结果进房间准备solo后,才发现他的段位。”

    “说吧,你输了多少局啊?”穆沐问道。

    张又文伸出了两根手指头,没说话。

    秦然道:“两局?”

    穆沐道:“你觉得像他这种有钱又自大的二愣子,像是输两局的人吗?”

    “不会加个零吧?”秦然一脸惊恐。

    张又文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二十局,每局二十块,白白给人家送了四百大洋。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明知道打不过之后,竟然还能再去跟人连续solo到二十局。

    勇气可嘉,毅力执着,精神强悍,值得表扬。

    “大兄弟,你真行,我服你!”秦然冲着张又文竖了一下大拇指,一脸敬佩地说道。

    你特么可真是个人才啊!

    穆沐也不禁吐槽道:“典型的二!”

    张又文尴尬地笑了笑,不做反驳。solo嘛,他就想着能不能偷鸡赢一把,结果就连输二十把了。

    当然,他是典型的不差钱,家里老爹开着公司每年都捐钱给靖海大学的基金会,否则以他的成绩是进不了靖海大学的。

    开着奥迪a6来读书的人,可不多见,尤其是在靖海大学这样的学校。

    “对了,兄弟,你啥段位啊?”张又文这才想起来这个问题。

    “大师。”穆沐替秦然回道。

    秦然看了这女人一眼,一阵无语。

    自个儿现在明明才白金一啊,能不这么吹牛么!

    可穆沐不这么认为啊,她可是记得刚才陈锋说秦然有超凡大师的实力的话。

    “兄弟你牛逼啊,可以的,赢定了!”张又文激动地说道。

    “能赢吧?”穆沐看了一眼秦然,道。

    秦然回道:“先看看再说。”

    打野位不是他最擅长的,他最擅长的还是下路的ad和辅助,其次是中单上单,打野位算是他玩得最菜的一个位置了。

    不过盲僧这个英雄,他玩得还行。谁让这英雄也是低分段上分利器之一呢,所以他练得也蛮溜的。

    至于能不能赢人家,那得先看到人之后再说。

    做人不能太装逼,不然搞不好就要阴沟里翻船。

    三人走进网咖之后,就看到普通区那块围着一堆的人。

    “又在solo?”张又文向网咖老板问道。

    老板长得胖乎乎的,有点像郭德纲,笑眯眯地回道:“对啊。”

    他这几天心情不错,因为有人在这里摆solo局还帮人代练的缘故,这几天来的人明显比平常更多了。

    做生意的不就求财嘛,所以他的心情当然是如同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了。

    “哦……”

    这时,只听见围观的人爆发出一阵起哄声。

    然后,有个人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二十块钱递到了对面,接着摇摇头一脸无奈地让出位置走了出来。

    “看来又有人输了。”看到此情此景,张又文道。

    秦然的兴致也提了起来,说道:“走,过去看看。”

    “还有没有要solo的啊?没有的话,也可以找我代练啊。价格实惠,童叟无欺。”

    人群的中心,一个看起来还是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子拽拽地说道。

    “我来跟你solo!”

    这时,又有人说道。

    “行啊。”男孩笑道。

    没一会儿,那个坐到对面机子的人就重新站了起来,叹气着掏出二十块给了过去。

    “谢啦,承让。”男孩嘚瑟地收下。

    这才三天时间,他的收入就有一千好几百了,赚翻了。

    “还有人要来吗?”男孩收好钱后,又问道。

    不过,这一次没有人回应他了,周围的人面面相觑,都觉得自己没solo赢的实力。

    秦然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盲僧solo局还比较有意思,竟然不是线上solo,而是野区solo。

    大多数人玩solo都是线上solo,这个野区solo接触毕竟少。这男孩是以自己的长处战别人的短处啊,还真是够狡猾的。

    “小兄弟,代练的话,是个什么价格啊?”

    这时,秦然挤了进去,问道。

    男孩眼睛顿时一亮,笑着说道:“按照每一个小段位来算的话,青铜段40,白银段50,黄金段60,白金段70,钻石不接。我跟你说,我这个代练价格可是很实惠的,比淘宝上的绝对便宜太多了。你要是包整个大段,还有套餐优惠价格。”

    “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头脑,很有前途啊。”秦然笑道。

    “嘿,还记得我吗?”这时,张又文也挤到了秦然身边。

    对方一看张又文,立马就笑了:“哟,大土豪,你又来给我送钱吗?”

    男孩可是记得清楚,那天张又文半个小时之内给他送了四百块呢,这可是个有钱人。

    张又文很是牛气轰轰地回道:“你想多了,我带我朋友来跟你solo。”

    说着,他拍了拍秦然的肩膀。

    “你要跟我solo?可以!”男孩看了眼秦然,道:“知道规矩不?”

    秦然道:“刚才看了一局,只知道个大概,你可以跟我说下。”

    男孩说道:“野区盲僧solo,不准吃线上兵线。行动范围只限于双方的下半部分野区,可以回家,一血或者刷野50刀。其余的话,就没有要求了。”

    秦然了然,道:“ok,懂了。”

    “等一下,我觉得赌注要改一改。”张又文说道。

    “你们想怎么改啊?”那男生问道。

    张又文道:“就用你身上全部的钱做赌注,输了全给我们,赢了我按数给你。”

    “张又文,你这不是欺负小朋友嘛!”这时,站在人群外的穆沐说道。

    听到穆沐的声音,一群人顿时全都看向了她,这才发现竟然有个大美女站在旁边。

    “都让一下。”穆沐说道。

    听到她的话,人群配合地让出了一条道。

    美女的要求,总是很容易得到许可的。

    穆沐走到秦然身边,道:“别听他的,这样太欺负人了。”

    “你们还真觉得你们赢定啦?”男孩听到他们的对话,感觉有些不爽。

    “小朋友,我劝你还是别改赌注,不然你会后悔的。”穆沐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可不是小朋友,我今年17啦!”对方怒道:“就按照他说的赌注,我跟了!”

    “学姐,你真阴险。”秦然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穆沐,轻声说道。

    他还能看不出来,这不明摆着是激将法,以退为进嘛。

    那高中生还是太年轻,心气太傲,一下子就被套路进来了。

    “别让我失望,不然晚上回去我让你好看!”穆沐拍了拍秦然的肩膀,低下头来,低声耳语道。

    周围的人看着秦然,都是一阵羡慕嫉妒恨。

    “穆沐跟你说了什么?”张又文蹲下身子,向秦然问道。

    秦然回道:“她跟我说,我要是输了,她就切了我小鸡鸡数年轮。”

    张又文听后,大赞道:“说得好!”

    “别扯淡了,赶紧上号进房间啊。”穆沐催道。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认识下呗。”秦然一边登账号,一边问道。

    “林文。”

    秦然道:“林文啊,你说你不去上课,跑到网吧来挣钱是不是不太好啊?你们老师跟你爸妈打个报告,你不就死定了。”

    林文回道:“我们班主任已经说过了,我昨晚刚被训完呢,但是我不怕。我女朋友快过生日了,我要靠自己的努力挣钱给她买礼物,这才是最重要的。”

    噗!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秦然感觉自己被无尽之刃暴击了,可怜他这个初恋都还没送出去的单身狗。

    “你不是大师嘛,怎么是白金一?”

    当秦然进入林文所建的房间后,张又文就看到了秦然的段位。

    “马上就上大师。”穆沐道。

    张又文无语道:“你们这不逗我嘛,这要是输了,多丢人。”

    刚才他还那么狂,这下子秦然要是输了,不得被嘲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