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五十八章 猝不及防的装逼
    :ωWw.yīΒàИΖHú.coM    接下来的时间里,起飞的寡妇和瑞兹彻底接管了比赛,

    两个人开始疯狂带节奏,游戏时间十二分钟,寡妇和瑞兹入侵上半野区,随后从后包抄,下路巨魔交传送TP到上路,五个人齐聚上路围堵老树和锤石,尽管挖掘机用大招飞到上路,沙皇也是交了传送过来,可惜依旧打不赢这波团,

    布隆顶塔开团,寡妇紧接着立马进场开大,随后配合着其他人的爆炸输出,全部集火最脆的沙皇,沙皇只放出了一个大招就挂了,没有机会打出更多的伤害,沙皇一倒,毫无输出的另外三人就只有等死的份儿,想跑也跑不了,巨魔的柱子,ez的冰拳,布隆的Q,瑞兹的w,还有寡妇的追击能力,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五包四的塔下团战,最终只死了一个布隆,一换四外加上一塔,又是赚得盆满钵满,在下面发育的卢锡安毫无办法,根本不可能赶过来,只能看着队友被干,而且即使他真的上来了,感觉也不过是多送一个人头罢了,

    上一塔推掉,峡谷先锋打完,紧接着就是抱团进攻中路一塔,对面无奈只得被迫抱团防守,

    秦然的寡妇隔墙闪现放R开团,除了位置站得最靠后的沙皇,其余四人全部被大中,打出成吨Aoe伤害的同时,还获得了二级大招9oo生命值的护盾,

    最为可笑的是,没有被大招击中的沙皇反倒是惊慌过度,竟然直接开R推人,结果正好把寡妇推了出去,趁着布隆上前砸下大招的同时,寡妇落地后开着w就跑,明明进塔开团应该要把小命给交代掉的寡妇却是靠着沙皇的大招顺利逃出去了,

    作为前排顶在前面的大树和挖掘机几乎没撑过几秒钟,就被冲上来的巨魔、瑞兹和伊泽瑞尔收走了人头,

    锤石、卢锡安和沙皇算是顺利后撤,放弃了一塔,可惜,三个人同样是守不住二塔的,只得退到了高地之上,

    顺利拿下两塔,秦然等人又是搜刮肆虐了一遍野区,最后收走小龙才算完事回家补给装备,

    2o分钟,大龙出生没多久后,靠着ez、布隆和寡妇在外面的牵扯,仗着视野优势巨魔和流浪两人开始偷大龙,

    等到红色方吴用等人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大龙已成残血,来不及做任何的争夺,

    游戏时间来到23分钟的时候,财经大学的上下两路二塔和中路高地塔全部被拔掉,中路水晶也被推掉,

    接着,以四一分推作为兵线牵扯,财经大学另外两路高地也很快被破,大树根本防不住一个发育良好的巨魔,

    至此,三路兵营全部被破,财经大学最后在两根门牙塔前反抗了一波,结果还是被o换5团灭,

    财经大学的学生们坐在下面,一个个早就是看得没兴致了,有些人甚至已经提前离开,

    一开始寡妇去下路二级gank拿双杀的时候,他们还能有说有笑,可是当寡妇第二次去下路杀人的时候,他们脸上的笑容就渐渐地退去了,

    看到后来寡妇带节奏下路四包二,紧接着又是中路反蹲……一群人就这么看着自己学校战队节节败退,毫无抵抗之力,很多人甚至于都没有兴致说话了,

    太惨了,被打得太惨了,就好像是打人机一样,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对面打野寡妇和流浪就是靖海大学的节奏发动机,全场带节奏,感觉自己学校战队都反抗不了,就被对面以排山倒海之势给碾压了,

    不是说靖海大学的实力是最差的,垫底的么,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猛了,财经大学的学生们一个个看得很是郁闷,本来是乘兴而来,想要见证胜利的,结果却是败兴而归,看到了一场惨败,

    相比起财经大学的学生们的沉默,前来这边观看的靖海大学的学生们却是看得热血沸腾,极为兴奋,

    不过他们也不敢开心得过头,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还是得注意收敛一些,大家都尽量压低了各自的声音兴奋地讨论着,

    随着财经大学的基地爆炸,这一局游戏彻底结束,游戏时间定格在了27分钟,不长不短刚刚好,

    “队长,我们被打爆了,”陈建飞失落地说道,

    “我看到了,不用你说,”吴用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这……这跟他心底的剧本不一样啊,

    何止是不一样,完全是互换了角色嘛,

    “对面寡妇有点强,”打野范亮无奈地说道,

    现在,他已经完全认清了自己和寡妇之间的实力差距,

    对面的节奏堪称完美,他完全是被牵着?子走,从一开始,他就每一步都落后寡妇,

    他还在刷野,人家已经双杀了,他刚上去gank了巨魔,结果寡妇又把自家下路给gank了,

    中路沙皇刚被流浪法师单杀,寡妇就又带着流浪法师包抄下路,简直是节奏发动机,不浪费任何一个机会,时时刻刻都很清楚地知道该做什么,做什么才是最正确的,

    从打野意识上来说,他被完爆,

    “队长,他们来握手了,”正当吴用还在发愣,回想着这局比赛的时候,陈建飞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

    吴用连忙拿下耳机,转过头一看,原来是陈锋等人过来握手了,

    “陈锋,没有想到你们换了个新打野,竟然这么强,”吴用跟陈锋握完手后,看向站在陈锋身后的秦然,说道,

    “承认承让,”秦然笑着回道,

    吴用脸色暗淡道:“我本来跟别人打听,他们说你们赢了理工大,不过是靠投机取巧,没有什么实力,看来,是我错了,”

    他不是有错不认的人,这一回是他错了,

    “吴队长,我跟你说个童话故事吧,”秦然笑道,

    “啥故事,”吴用好奇道,

    秦然清了清嗓子,道:“这个故事呢,说的是在某个湖边有着一棵木瓜树,一天,有一只小白兔在湖边吃草,一阵风吹过,一只熟透的木瓜正好掉在湖里,咕咚一声响起,小白兔吓了一跳,撒腿就跑,边跑边喊:不好了,咕咚来了,正在不远处玩耍的小狐狸听到小白兔的喊声,以为“咕咚”是个很厉害的怪物,也跟着跑了起来,紧接着,小猴子、小黑熊见到后,也跟着一起边跑边喊:不好了,咕咚来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三人成虎,我错信了别人,对吧,”还不等秦然继续说下去,吴用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三人成虎的故事是这么说的吗,我还没说完呢,你急啥,”秦然道,

    “你能不能长话短说,”后面的穆沐催道,还没握完手呢,

    秦然忙道:“好吧,我简略一下,后来他们就遇到一只大老虎,大老虎才没这么胆小,于是就让他们带路去看咕咚,小白兔就把大家带到了湖边,刚好这时又是一只木瓜掉了下来,咕咚,好了,真相大白,”

    “然后呢,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吴用纳闷儿道,

    秦然拍了拍吴用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偏听则暗,兼听则明,耳闻是虚,眼见为实,”

    听到秦然这十六个字,穆沐不禁翻了个白眼,道:“这个逼装得真是猝不及防,你特么就不能直接说人话,非要扯那么一大堆,还有,这句话明明有国学典故出处,”

    “我说童话故事,不是更加浅显生动嘛,”秦然回道,

    吴用看着秦然,道:“你说的对,我的确不该听信别人一面之词的,恭喜你们,进入下一轮,”

    他不是小气的人,虽然先前有些过于自信,甚至带着些许偏见,

    不过,现在他服气了,输得很服气,

    “谢谢,”秦然和陈锋同时回道,

    “我觉得以你们的实力,进入复赛应该不难,只要接下来别碰到强敌就好,”吴用道,

    秦然和陈锋相视一笑,对于他们来说,无论下一轮是否强敌,都必进八强,

    不进八强,何来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