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王者回归 > 第五十六章 极限距离
    最好的体验YibǎnΖΗU。cōM    “你交闪了吗,”秦然问道,他倒是没有想到这挖掘机竟然在上路蹲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有耐心,

    若是蹲这么长时间最后还是没有gank成功的话,那浪费这么多时间岂不是爆炸,太影响效率了,

    郑柏道:“没有,挖掘机钻洞然后闪现顶我的,我一看没希望跑,就没交了,”

    秦然道:“没有死亡闪那就行,安稳发育吧,抗会儿压,等我就行,”

    “知道了,”被挖掘机gank成功,郑柏还是很郁闷的,

    “社长,你中路没问题吧,”秦然问道,

    “没问题,等我六级,杀脆皮鸡,”陈锋自信地说道,

    瑞兹前期虽然手短,被手长的沙皇戳的有些难受,但是平稳发育是没有问题的,

    一旦来到六级之后,沙皇就再也压制不了瑞兹了,

    而且陈锋的水平本来就比吴用要高,所以他跟吴用对线毫无压力,他有信心,在六级之后,只要吴用稍微有个小失误,他就能够单杀吴用,

    下路的兵线已经被穆沐和宋猛给控住了,卢锡安和锤石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出来吃兵,

    “河道草丛那边应该有真眼,”

    看着秦然的寡妇再一次赶了过来,穆沐提醒着说道,

    对面刚才被绕后gank了一波,锤石买了个真眼出来后十有八九就放在那里,

    之前杀完对面一波兵线推进塔后,穆沐和宋猛也回了城,宋猛是把真眼放在自家这边的三角草丛这儿的,对面的草丛的眼他并没有去排,有时候,眼不排其实也有好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给对方造成错觉,

    ez身上已经有了女神之泪,而卢锡安刚才死回家后连出长剑的钱都不够,只能无奈买了双草鞋急匆匆地又出了门,

    所以现在伊泽瑞尔没事就找机会Q一下,反正蓝量多,和布隆可以很从容的压着对面,把兵线控住,

    “没事儿,我不从那边走,我从塔这儿走,”

    秦然一边说着,寡妇一边来到了自己家塔下,

    “目标还是卢锡安,宋猛你记得w到我身上,然后出Q,穆沐,你先A他,”

    “恩,好的,”穆沐和宋猛同时回道,

    这些操作没什么难度,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锤石站位猥琐,位置比较靠后,明显是想要在后面随时给卢锡安丢灯笼,

    卢锡安站在河道口那里补着兵,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靠近,他以为身边有个真眼,就是安全的,可惜,真眼在他上方,而寡妇在下方,出了真眼的范围,

    秦然的走位比较猥琐,他先是进了草丛直走,然后再以一个直角转弯朝着卢锡安而去,

    这样走为的就是可以更好的靠近卢锡安,同时即使卢锡安成功点到了灯笼飞到了后面的锤石身旁时,他也可以更好的追击上去,

    随着寡妇的上前,布隆和ez也一边推着兵线,一边往前走去,

    【奥术跃迁】

    穆沐的ez又一次贴脸e了上去,然后一发Q击中卢锡安,同时一记普攻A出,本就没有满血的卢锡安瞬间就被打成了半血,

    眼见ez上来打自己,卢锡安也是不甘示弱,回A了一下,然后w【热诚烈弹】丢出,紧接着侧身一e,【透体圣光】射出,

    其实很多人打游戏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坏习惯,或者说是强迫症,那就是当自己被对方打了一下的时候,总想着也要回击一下,有时候甚至想打出更多伤害,总之就是不想吃亏,

    卢锡安就因为自己的这次冲动付出了代价,他的一个e直接e进了寡妇的攻击范围,他的脑袋上又一次亮起了红色的标志,瞬间就看到自己身边出现了一个寡妇,,

    看到卢锡安自己e了过来,秦然也是笑了,没有想到竟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还真是喜从天降,

    与此同时,布隆一个w【挺身而出】跳到了寡妇身上,随后一发Q【寒冬之咬】丢了出去,

    秦然毫不犹豫的开启w【暗黑狂暴】,上去就是Qe连击,而后近身就是一发平A,接着深寒惩戒落下,卢锡安瞬间变成丝血,

    “卧槽,灯笼,”卢锡安吓得差点就尿了裤子,连忙大喊道,

    站在后面的锤石反应也很快,一看情况危急,【魂引之灯】立马就丢了出去,想要把卢锡安给救下来,

    而此时,寡妇打完伤害后,早就先行一步冲着锤石的位置跑了过去,

    身子微微一扭,锤石的钩子从身子旁边擦肩而过,又是Q技能【憎恨之刺】,极限距离刚刚好击中卢锡安,中了布隆Q技能的卢锡安,移速大减,根本来不及逃离,

    卢锡安再次倒下,寡妇拿下第三个人头,大杀特杀,

    “你们下路能不能稳一点,”打野范亮看到卢锡安又死了,都快无语了,

    他刚gank玩巨魔,才回到家准备重新出来干活儿呢,

    “我去,你们下路什么情况,怎么又死了,,”

    看到卢锡安又一次被寡妇击杀,中路的沙皇吴用也急了,

    搞什么嘛,这才刚过多久,又送人头了,

    “我……我差一点就跑了,”卢锡安感觉自己也是尴尬的不行,只能冲着辅助嚷道:“你刚才出什么钩子嘛,而且这钩子也太直白了,这么近都没勾中,人家一扭就躲过去了,再说了,没勾中就接着出e啊,”

    锤石的钩子起手动作还是太明显,有所防备之下想躲还是蛮容易的,

    “e不中,寡妇Q极限距离5oo码,我的e跟平A基本一个距离,缺了5o码,”锤石很是委屈地说道,

    不是不想e,超出极限距离了啊,

    对面这个寡妇太会玩了,不仅会躲钩子,还能够如此精准的判断技能距离,

    “好吧,”听到这话,卢锡安只能无奈地闭上了嘴巴,

    这回是真的炸了,对面三人又把兵线推进塔了,

    而锤石也是倒霉地被赶出了经验区,不仅补不了兵,连经验都不敢吃,

    当卢锡安再一次复活,从泉水里走出来赶到线上的时候,塔的血量被点的已经不到四百了,

    接下来随便A几下,这个塔就会掉,

    这个塔留下这么点血没推自然也是有用意的,好让对面双人组再一次出来啊,这样才有机会再杀他们一波嘛,

    若是一塔没了,人家肯定就控住兵线,龟缩二塔前,不敢再出来了,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秦然没有再继续去gank,而是埋头闷刷,抓紧时间刷到了六级,然后回家直接摸出了一根大棒,

    之前在下路帮忙推兵线的时候,他可是脏了不少兵,而且把卢锡安又给杀了一次,所以他的经济状况是遥遥领先于全场所有人的,

    他没打算附魔,而是直接要做冰杖,

    从正常套路来说,应该是要先附魔的,不过秦然为了追求伤害,还有冰杖成型后的减速效果,所以走了如此极致的出装路线,

    其实这个状况也算正常,如果对自己的实力足够自信,同时拥有足够大的领先优势,这么做自然没啥问题,平常rank局也会看到一些玩狮子狗的高手,为了尽早做出幽梦追求极致的秒人伤害,同样会跳过打野刀附魔的步骤,

    “社长,越塔了,准备传送,再抓一波下路呗,”秦然出了泉水后,对着陈辉说道,

    两分钟没有去gank,他都有些饥渴难耐了,好在这两分钟时间里挖掘机也没有取得任何成效,同样只是刷刷刷,控一控视野,

    陈辉得意地回道:“不好意思,我单杀了,等我先回趟家,”

    “哎哟,”秦然连忙切到中路视角,只见沙皇的尸体躺在了自家塔前,而陈锋的瑞兹则是残血回到了自家塔下正在回城,“社长,可以啊,”

    陈锋笑道:“他太年轻,跟我拼了两波还不知道后退,以为我残血就不敢再上去了,我直接闪现过去,极限距离一套连招刚好把他秒了,他闪现都没用出来,”

    “这个逼装得我服,”秦然回道,

    极限距离和伤害输出,计算得很准嘛,我之前在下路也有计算过极限距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