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上修真 > 第四章 大浮屠诀
    北灵境分九域,各由一主掌控,而这九域之间,又是彼此联合或对立,从而也是令得北灵境一直的保持了九域之况。

    而除了九域之外,北灵境内还有着一个不可忽视的强大势力,那便是北灵院,不过比起彼此纷争的九域而言,北灵院却是素来中立,他们并没有争夺地盘的野心,只是固守一隅,吸纳学生,而正因为如此,反令得北灵院在北灵境地位愈发崇高。

    而且,北灵院的手里,还掌握着晋入“五大院”的名额,这是最让得各域之主垂涎的东西,因为他们都很明白,虽然他们在这北灵境地位不低,可与那“五大院”相比,却着实是有些不入眼,所以,为了能够获得这些名额,只要待得家中儿女年龄一到,便是会立即的送去北灵院修行。

    因此,在这北灵境中,最不能得罪的势力,便是北灵院。

    牧域,牧城。

    当牧尘自那传送灵阵之中走出时,繁华的喧闹之声便是传入耳中,他望着牧城这繁荣景象,也是微微一笑。

    这牧城便是牧域的主城,而他父亲牧锋,则是这牧域之主。

    “少主?”

    “少主,您从北灵院回来了啊?”

    “快去通报域主!”

    在传送灵阵的周围,有着牧域的守卫镇守,而当他们在见到自灵阵中走出的少年时,先是一愣,顿时大喜的围拢了过来。

    “麻烦大家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牧尘冲着那些守卫一笑,他在这里长大,很多人都是相熟,虽然他是域主之子,但性子却是极好,所以在这牧城中也是极受欢迎。

    他别过那些热情的守卫,便是对着城中飞奔而去,半晌后,一座巨大的府院出现在眼中,在那府前,有着大大的“牧府”二字。

    牧府之前,显然是有着重兵把守,不过牧尘倒是并未理会,直接奔了进去,而那些守卫在辨认出他后,也是温和一笑,远远的行了一礼后便是不再理会。

    “老爹!”

    牧尘冲进府院,直奔客厅,然后他便是在那里见到两道身影,在那主位之上,是一名身着墨袍的男子,男子身体挺拔,腰杆笔直如枪,面庞坚毅,唯有着那头上一些飘出来的白发,令得他多了一点沧桑,但隐约也是能够看出来,他年轻时必然也是俊朗之人。

    而此人,正是牧尘的父亲,牧锋,同时也是这牧域之主。

    在牧锋下手,是一名削瘦的中年男子,男子眼眶深陷,看上去有点阴翳,微抿的嘴唇,显得有些凌厉森然之气,只不过那种森然,在一见到冲进客厅的牧尘时,顿时散去了许多,眉宇之间,有着一抹温和的笑意浮现。

    “回来便回来了,大呼小叫的做什么。”牧锋放下手中的东西,望着进门来的少年,不由得笑骂一声,只是那眼神深处,却是有着浓浓的暖意在涌动。

    “域主,难得小牧回来,自然是要高兴点。”那削瘦中年男子笑着道。

    “还是周叔理解。”牧尘一屁股坐在椅上,冲着那削瘦男子笑嘻嘻的道,言语间也颇为的亲近,周叔名为周野,乃是他父亲的生死之交,当年伴随着父亲在这北灵境厮杀,最终帮助他成为了这牧域之主,而且也是从小看着牧尘长大,所以一直都是将牧尘看做自己晚辈,感情自然是极好。

    “咦?你晋入灵动境了?”牧锋笑了笑,然后目光突然顿在牧尘身上,有些惊喜的道。

    周野闻言,也是有些惊讶的看向牧尘,果然是察觉到后者体内有着灵气的波动散发出来。

    “前些时候晋入的。”牧尘点点头,说起此事时倒是略显平淡,并没有太多的自得之色。

    “看来你这次是为了灵诀跑回来的吧。”牧锋笑道,唯有在晋入了灵动境后,才能够修炼灵决,而修炼了灵诀,方才可以真正的将灵力的威力发挥出来。

    “十天后要跟人动手,没修炼灵决或许会有点麻烦。”牧尘撇撇嘴,见到牧锋与周野投来的疑惑目光,于是就将那柳阳的挑战简略的说了一下。

    “这柳家的人还真没一个是好玩意。”

    周野听完,眼神却是冷厉了一些,道:“这些年柳家也是越来越嚣张,虽然柳域算是北灵境第一,不过他们莫非真以为我们牧域是软柿子不成?”

    牧锋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倒是没想到那柳阳竟然也身怀灵脉,柳家倒的确是得天独厚啊。”

    “一道人级灵脉而已。”

    周野道,不过话这样说着,他眉头也是微微皱起,看向牧尘,道:“那柳阳也是灵动境初期的实力,再加上灵脉之助,恐怕就算是灵动境中期的人都难以对付,小牧你有把握?”

    牧尘笑了笑,拥有天级灵脉的人他都动过,一个人级灵脉,又算得了什么?跟灵路中的那些变态相比,柳阳还显得嫩了些。

    牧锋望着牧尘那有些稚嫩的面庞,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个儿子自从灵路中回来后似乎是有些变化,虽然平日里这小家伙看上去温和,但牧锋毕竟是经历了太多杀伐的人,所以他能察觉到,在那温和稚嫩下,似乎是隐藏着一种冷冽的锐气。

    那种锐气,犹如潜龙蛰伏,不鸣则已,一旦爆发,必将势如雷霆。

    这种变化,令得牧锋有些惊讶的同时也略感欣慰,对于这唯一的儿子,他可是极为在意的,而至于为何牧尘会被那灵路半途驱逐出来,虽然他很疑惑,但牧尘没说,他也没多问,他相信这个儿子不会做什么让他失望的事。

    “走吧,我带你去选灵诀。”牧锋站起身来,对着牧尘大手一挥,然后便是对着院后而去,牧尘对着周野打了一声招呼后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跟随着牧锋穿梭过后院,最后在那有着重重守卫的一扇石门之前停了下来,牧锋手掌印上,一股雄浑的灵力弥漫开来,化为一道道光线,弥漫了石门。

    牧尘站在牧锋身后,感受着那种雄浑的灵力波动,忍不住的舔了舔嘴,老爹不愧是神魄境的强者,这灵力波动,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修炼之中,初始为感应境,感应天地灵气,接着便是灵动境,到了这一层次,方才能够吸纳灵气入体,而灵动境之后,则是灵轮境,体内灵气凝聚成轮,那等灵力凝聚程度,也远非灵动境可比。

    过了灵轮境,便是神魄境了,这算是一个分水岭般的境界,牧锋便是处于这个层次,而一旦晋入神魄境,即便是在这北灵境中,都能够算做真正的强者,而且这个层次的强者,战斗力更是远远的超越灵轮境,因为晋入神魄境,便是能够获得一个奇特的能力,那便是炼化兽魄。

    所谓兽魄,便是天地万兽的精魄,一旦将其炼化,便是能够获得一些灵兽之力,再配合本身灵力,那战斗力自然是突飞猛涨。

    在天地间,有一“万兽录”,此录分天地两榜,其上记载天地无数灵兽,而牧锋所炼化的灵兽之魄,便是当年他机缘巧合之下所获,名为龙炎雕,在那万兽录地榜之上,排名第八十五,这些年牧锋纵横北灵境,成为这牧域之主,这龙炎雕灵魄,功不可没。

    “嘎吱。”

    在牧尘微微分神间,那厚重的石门,也是在此时缓缓的开启,沉重的嘎吱声音,传荡开来。

    石门开启,一股尘封的气息便是扑面而来,牧锋随手一扇,而后迈步走进,牧尘也是赶紧跟上。

    石门之后,是一间密室,密室中有着昏暗的火光,其中一排排的石架现入眼中,在那石架上,摆放着一卷卷的玉简,隐约有着淡淡的光芒闪烁着。

    牧尘眼睛有点发亮的望着密室之中的众多玉简,显然,这些全部都是灵诀

    牧锋拍了拍手,他望着密室,目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深处,旋即淡淡的笑道:“你老爹所有存货都在这里,随便选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选中什么。”

    (竟然有人百~万\小!说不投票不收藏,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第四章大浮屠诀

    牧尘黑色眸子亮晶晶的望着眼前的石室,牧锋作为牧域之主,在这北灵境也算是有数的强者,这些年来的存货自然也不会弱。

    而对于自己老爹,牧尘也没半点客气,快步走进石室,然后便是随手拿起一卷玉简,目光一瞟,玉简之上,便是有着光芒字体浮现。

    凡级中品灵诀,火云功。

    牧尘眨了眨眼,灵诀一般说来,繁琐的分为功法灵诀,攻击灵诀,防御灵诀等等,而这些各类的灵诀,又大致分为三等,神级,灵级,凡级,每一等又分为上中下三品,眼下这火云功,便是一卷凡级中品的功法灵诀。

    牧尘把玩了一下这玉简便是将其放下,显然是兴趣不大,而后漫步走进深处,偶尔拿起一卷,不过紧接着又是放了回去。

    牧锋便是慢吞吞的跟在牧尘身后,任由他挑选着这里的诸多灵诀。

    百剑灵诀,凡级上品。

    破山典,凡级上品。

    琳琅满目的灵诀充斥着牧尘的眼球,虽说大多都是凡级的灵诀,不过牧尘也明白,这些灵诀若是拿出去,也足以引起不少人的哄抢,牧锋的收藏,在这北灵境可不算普通。

    牧尘的步伐,在游走了好半晌后,也终于是抵达了石室的深处,但却依旧未能见到心仪的灵诀,而后他抬起头,望向了最后的石架,那里,有着摆放着三个打开的玉盒。

    “你小子倒是野心不小,这三卷灵诀可是你老爹拼了性命得来的。”牧锋见到牧尘目光投向那三个玉盒,不由得笑道。

    牧尘闻言也是有点好奇的走上,然后自玉盒中取出一卷玉简,这玉简通体晶莹,摸上去还有着一些温度,显然不是凡品。

    “炎龙法”牧尘扫过玉简之上,眼中掠过一抹惊讶之色:“竟然是灵级下品的灵诀?”

    他可是很清楚灵级灵诀所拥有的价值,若是拿去拍卖的话,没个百万灵币恐怕是别想的。

    “嗯,我所修炼的便是这炎龙法,是我当年获得炎龙雕灵魄时所得。”牧锋点了点头,道。

    牧尘把玩了一下这卷玉简,接着又是将另外两卷都是取了出来,这两卷灵诀,一卷名为“震天诀”,一卷名为“聚灵鉴”,都是处于灵级下品的品阶。

    牧尘对这三卷玉简有些爱不释手,一时间也是有点犹豫该做何种选择。

    “选好了吗?这三卷灵诀都是不相上下,你可以取一修炼,日后若是再有更适合的灵诀,转修便可。”牧锋在一旁淡笑道。

    牧尘犹豫着,手掌在三卷玉简上漂浮着,最后停留在那“聚灵鉴”之上,这卷灵诀虽然不擅长攻击,但对于打好底子却是有着不小的功效。

    牧尘手掌悬浮在那“聚灵鉴”之上,然而就在他准备做出选择时,心中突然不知为何微微触动了一下,而后眼神不自觉的漂移了一点,再接着,在那三个玉盒的阴影处,他见了一块布满着尘灰的暗黑色玉简。

    “这是什么?”

    牧尘怔了一下,手掌伸出,在那暗黑色的玉简抓在了手中,目光扫过,只见得那粗糙的玉简表面,有着模糊的字迹浮现。

    “大浮屠诀?”

    牧尘望着这模糊的四个字,眼中掠过一抹疑惑,这上面竟然没写明灵诀的品阶?

    牧尘疑惑的向牧锋,却是愣了愣,此时的后者,正面色有些复杂的望着他手中的暗黑色玉简,那神色中充满着温柔的怀念。

    “老爹?”牧尘喊了一声,扬了扬手中的玉简:“这是什么灵诀啊?怎么没写明品阶啊?”

    “一卷普通灵诀罢了,你选其他的吧。”牧锋收回目光,缓缓的道。

    牧尘皱了皱眉头,他手掌磨挲着这黑色玉简,沉默了一下,笑道:“我要它吧。”

    牧锋身体顿了顿,他盯着牧锋,而后者也是与其对视着,少年稚嫩的脸庞,在此时却是有着一些倔强。

    “你真要选择它?”牧锋沉默了片刻,道。

    牧尘点了点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若是不选择它的话,我会后悔的,老爹,这灵诀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牧锋眼神复杂的着那玉简,好半晌后方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苦笑一声,用仅有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喃喃道:“静,真不愧是你的儿子啊。”

    “这卷玉简,是你娘留下来的,准确的说,应该是留给你的,不过她也说过,你若是没选择到它,那就让它一直的尘封下去。”牧锋轻声道。

    “娘?”

    牧尘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嘴中喃喃着这一个有些陌生但却心神微颤的字眼,他似乎从未见过他的母亲,只是隐隐的,在那内心深处有着一道模糊但却格外深刻的温柔影子。

    自从他懂事以来,也并没有纠缠着牧锋询问关于母亲的消息,而牧锋也同样并没有提及过,两父子间,有时候仿佛都是选择回避了那对于他们而言都至关重要的人。

    “娘应该还在的吧?她在哪里?”

    牧尘磨挲着玉简,犹豫了片刻,终于是忍不住的问出了这些年心中最想要知道的事,幼时的他,曾经雕刻过许多的木雕,那些木雕完全相同,只不过却没有清晰的面目,因为那木雕的原形,便是他内心深处那一道若隐若现的温柔影子。

    每一个木雕,都是一丝寄托与思念。

    “你娘的事情,很复杂,现在告诉你也于事无补,不过你如果真的想要知道的话,那就修炼它吧,当你把它修炼到某个层次时,自然会知晓。”牧锋沉默了许久,最后双掌缓缓紧握,他目光炯炯的盯着牧尘。

    “娘的离开,是不是跟我有关系?”牧尘突然问道。

    “你一直都是她最牵挂的人,为了你,她可以放弃一切。”

    牧锋并没有直接的回答,只是大手轻轻的揉了揉牧尘的脑袋,自嘲的道:“是你爹没本事,不能让你们母子在一起。”

    “我曾经努力过,不过还是失败了,抱歉。”

    牧尘默默点头,稚嫩的脸庞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爹想要再见到娘吧?”

    “很想,很想啊,真想一家团聚啊。”牧锋抬起头,喃喃的低声中,同样是有着无尽的思念。

    牧尘手掌紧紧的握拢,粗糙的暗黑色玉简在其掌心散发着温暖的温度,许久后,他抬头冲着牧锋微微一笑:“我选择它了,老爹,放心吧,你没做到的事,我来帮你完成,你若是信我的话,终有一天,我会让我们一家团聚,谁也阻拦不得!”

    牧锋怔怔的望着那面庞稚嫩,眼神坚定的少年,一股酸楚之意荡漾在他的胸膛,这令得他眼睛都是泛红了一些,最后重重点头。

    静,我们的儿子,可不会平凡的。

    阳光照耀进有着茂密树枝延伸的庭院中,形成一道道光束,光束之中,细微的光点随之飞舞,令得整个庭院都显得通透无比。

    牧尘盘坐在石椅上,一手托着脸庞,一手把玩着那粗糙的暗黑色玉简,他最终选择了这“大浮屠诀”,也为了他给予自己父亲的那个承喏。

    不过对于这“大浮屠诀”,就连牧锋也不太清楚它究竟是什么品阶,只是模糊的说明这东西似乎极为的厉害,至于为什么会很厉害,他给的理由是,因为你娘很厉害很厉害

    娘很厉害很厉害?

    牧尘眨了眨眼睛,牧锋能够白手起家的在这北灵境中打拼出这辽阔的牧域,成为北灵境有名的强者,其实说起来也算是挺不错的了,而那连他都说很厉害的话,那娘该是到什么程度了?

    “娘那么厉害的话,怎么会上老爹?”牧尘咧咧嘴,来老爹年轻的时候,也与娘有过一场美好的邂逅啊,那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故事。

    牧尘整理了一些纷乱的心绪,而后便是将目光投向手中的暗黑色玉简,十天后他便是要与柳阳交手,那家伙同样是灵动境初期的实力,并且还拥有着人级灵脉,虽然在灵路之中他同样遇见过拥有比柳阳更强的灵脉的变态,但灵路毕竟是有些奇特。

    所谓灵路,其实便是一个庞大无比的试炼场,灵路的创建者,便是“五大院”,每隔三年,灵路便是会开启,而至于灵路名额的选拔也是颇为的奇特,这并非是人为选择,而是由一件名为“审判之镜”的神器探测而出,这种探测千奇百怪,但能够被这神器挑选而中的人,大多都是天赋绝佳之人,而一般说来,只要能够顺利的通过灵路的历练,便是能够顺利的晋入“五大院”修行。

    灵路是由一片位面形成,在那片奇特的位面中,没有人能够动用任何能量,也就是说,在那灵路种,不论是灵气,还是那些从其他位面传来的斗气,元力等等,都是无法的动用。

    进入灵路的挑选者,会面临各种各样的生死险境以及残酷历练,在无法动用灵力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够凭借着单纯的以及自己的敏锐以及智慧来化解各种危险,这种将人逼入死境的方式,倒的确是一种磨练人意志的好方法。

    在进入灵路时,这些挑选者便是被告知,想要追求至高的力量,那就必须拥有着任何事物都无法动摇的意志,唯有掌控了这种意志,方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

    万千年以来,大多“五大院”中出来的顶尖强者,十之七八,都是曾经参加过灵路的试炼,由此可见,这灵路的历练有着多么的重要,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天才对此趋之若鹜的主要原因。

    “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