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全能传奇人生 > 第五十三章 养伤期间的休闲活动
    刘汉在拉博夫的陪同下一起玩起了飞镖,令拉博夫惊讶的是刘汉在自己的第三次试投时就命中了靶盘最中间的红色五十分区。

    “小子,运气不错,要不要再试试?”拉博夫走近靶盘将刘汉扔中的飞镖摘了下来。

    “哈哈,我说过我很准的嘛。”刘汉又一次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飞镖准备再次试投。

    “哈哈,小子,我没发现你还喜欢吹牛啊,有本事连续三次投中靶心,你要是能投中我把这个靶盘吃了。”

    受伤后的刘汉在平时闲暇的时候看了不少的经典电影和书籍,虽然相对而言还无法让他从这些讲述人生哲理和生活经验的书籍和影视作品中收获太多,但刘汉确实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希望这种开始一种新尝试的感觉。

    刘汉拿起飞镖没有丝毫的瞄准动作就将飞镖扔了出去,他扔出的飞镖力量很大,在镖位的带动下,飞镖本体划着诡异的弧线直奔靶盘,整个靶盘因为刘汉扔出的飞镖力量太大而在飞镖命中之后抖动了一下,吓得站在墙壁旁边的拉博夫赶紧闪开了。

    “shit,你小心点儿冒失鬼,那只是个小东西,不是篮球。”拉博夫回头看向靶盘的时候发现刘汉再一次命中了红色的五十分区。

    拉博夫再一次将刘汉扔中的飞镖摘了下来,中靶太深的飞镖让拉博夫稍微抖动了一下之后才得以脱开靶盘。

    刘汉在看到拉博夫离开了靶盘之后又拿起了身边的最后一只飞镖,仍然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将飞镖扔了出去。扔出的飞镖几乎划过与刚才那次一样的弧线直中靶盘。

    “shit,怎么可能……”刘汉连续三次命中靶盘让拉博夫惊诧了,虽然他知道刘汉在学篮球和拳击时都很快,但这些运动都是有一定的相同基础的,但飞镖这个东西真的是需要经验和对手腕的微妙控制才能有可能命中的,是一项真正易学难精的运动。

    “来,再试试……”拉博夫有些精神恍惚的让刘汉继续试试。

    “不要扔中间,试着扔向靶盘那些数字表示的扇形区域里的中间那个小格子。”拉博夫让刘汉试着把飞镖扔向靶盘中难度较高的三倍分区间。

    刘汉结果拉博夫递过来的飞镖开始扔,他先是扔中了一分的三倍区,接着按照数字的顺序两分的、三分的……

    刘汉神奇的表现彻底震惊了拉博夫,在刘汉扔中最后一个二十分的三倍区之后拉博夫将刘汉的左手拉了过来仔细的观察。

    “没有什么不同的啊?难道你是外星人?蜘蛛侠?蝙蝠侠?”

    “我很正常,拉博夫,这只是因为我从小放羊的时候需要用土块来遥控领头羊,在以前,我甚至可以在二十米外扔中领头羊的左角。”刘汉的解释让拉博夫终于有点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个正常人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找个“怪胎”,虽然刘汉有时候确实挺怪的。

    有些郁闷的拉博夫放弃了自己准备在飞镖上给刘汉一点儿小教训的打算,他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和刘汉比的话那是找虐。拉博夫去找自己的外孙和外孙女准备找找安慰,而刘汉则继续自己的阅读,刘汉现在喜欢上了在洛杉矶夏初的午后阳光下享受阅读的感觉。

    晚上回到家的萨芬娜在自己父亲的口里知道了刘汉的另一个能力,出色的飞镖实力。

    萨芬娜的案子在众多媒体和球迷的关注下很快就有了结果,因为萨芬娜众目睽睽之下的行为,虽然她的母亲费了很大的力气,但仍然逃脱不了一些惩罚,萨芬娜被判了一个月的社区服务。

    刘汉在回到洛杉矶之后又在主教练乔治的陪同之下去洛杉矶的医院进行了身体检查,所幸的是除了手臂的伤势之外其他没有什么别的症状,但刘汉手臂的伤势还是不容乐观,他的右前臂中被植入了钢钉做固定,三个月以后还得再进行一次手术,而且后期的恢复也非常的重要,就这样还不一定能够保证刘汉的右臂可以恢复到从前的状态,这让得知这一消息的所有关注刘汉的人都对他的未来有些担心,但刘汉自己却仍然保持这一个比较平稳的心态,闲暇期间观看的那些影视剧和书籍让他明白,人生的路并不止一条,只要自己有信心坚持,前方的路途哪怕荆棘密布,他也可以踏出一条康庄大道。

    难得有了闲暇时光的刘汉除了阅读和观看电影之外还在萨芬娜的带领下游览了洛杉矶的许多著名景点,刘汉虽然来到美国已经快两年的时间了,但这两年的时间他大部分都用在了赛场和学业中,洛杉矶的许多地方他都没有去过,这次终于有机会在萨芬娜的带领下进行游玩,他们再一次去了给俩人都留下了深刻影响的威尼斯海滩,仍然是在美丽月光的照映下,萨芬娜再一次听到了刘汉仅会的那首故乡民谣,虽然刘汉的歌声并不美丽,但萨芬娜还是非常喜欢这样的氛围。

    四月中旬的一个傍晚,拉博夫带着右臂还裹在石膏中的刘汉来到了自己常去的一家酒吧,这家酒吧是拉博夫的那帮拳击爱好者们经常光顾的一家,今天这里要举行一场飞镖对抗赛,拉博夫和他的拳击爱好者们被人挑衅了,而且还输了不少的金钱,气愤难耐的拉博夫打算带刘汉来灭一灭对方的威风。

    “我说拉尔,你怎么把刘拉过来了,他的那场比赛我可看了,肯定伤的不轻,再说他满二十一岁了吗?你带他到酒吧来不怕你的小甜心女儿找你的麻烦,我可真没看出来你那漂亮的女儿居然如此的彪悍,哈哈,不过这倒证明她确实是你的女儿。”拉博夫相熟的朋友在看到拉博夫带着刘汉来到酒吧之后都有些诧异。

    “你们这群软蛋,被那帮混蛋赢了钱就这么算了吗?我带刘又不是让他来喝酒的,我是准备让他给那帮混蛋一些教训。”

    “哈哈,拉尔,你在开玩笑吗?刘是个打篮球的,呃,对,他练拳击也不错,但飞镖这玩意儿跟篮球和拳击和没一点儿关系。我倒是挺想揍那帮混蛋一顿的,但我怕那样太丢人了。”拉博夫的这个朋友也曾经在拉博夫的拳馆训练过,知道刘汉训练拳击的事儿。

    “你们可别后悔,等会儿要是我赢了钱我可不会请你们喝酒。”拉博夫说完就走向了酒吧角落里的一桌人。

    “嘿,我说,达拉斯来的牛仔们,想再赢一些我的钱吗?我可准备了两千美元,敢不敢再比一场。”昨天拉博夫就是在这几个从达拉斯过来到洛杉矶玩的人身上输了近一千多美元。拉博夫对输钱倒不太气愤,他生气的是对方一个劲儿的拿他充满俄罗斯味道的英语说事儿,而且还说拉博夫这个苏联乡巴佬应该滚回去,怒火冲天的拉博夫差点儿动手。

    “哈,原来是苏联乡巴佬啊,我们可不想赢光了你的钱让你没有滚回去的机票。”

    “不对,杰克,他肯定不会坐飞机,他一定是想从阿拉斯加游回去,哈哈哈。”一群人对拉博夫冷嘲热讽。

    “拉博夫,我们回去吧,我不喜欢牛粪的味道,这里的牛粪味太浓了,你如果带回家会熏到莉莉和谢尔盖的。”刘汉听到了对方的话,他用自己独特呃语言艺术还击了对方。

    “fuck,原来是个华国黄皮佬,怎么,苏联的乡巴佬干不过了准备和黄皮佬联合了吗?”

    “怎么,不敢了吗?还是你们养牛挣得钱都不够来一场两千美元的赌局吗?”

    “谁说不敢了,一个苏联穷鬼,一个黄皮菜鸟,我怕赢了你们的钱让你们回家哭着喊妈妈。”

    “来吧,你们定规则,输了就滚蛋回你们的牛棚去,牛屎味儿会弄脏洛杉矶的街道的。”刘汉在对方一句接一句的嘲讽中终于生气了,他让对方定规则是因为他自己不知道飞镖这个游戏的具体规则。

    “黄皮小子,别太嚣张,这里是美国,不是你那还留着老鼠尾巴头发的穷国家。”刘汉的话让对面的一群人也非常的愤怒,从来还没有一个黄种人敢在他们面前这么嚣张。他们将自己的牛仔服敞开,露出了别在枪套上的枪械。

    拉博夫的朋友也集体站了出来露出了自己腰间的枪械,剑拔弩张的气氛惹怒了酒吧的老板,他从自己的柜台下面拿出一把猎枪重重的拍在了吧台上。

    “想喝酒或者比赛就老实待着,不想喝酒就滚出去。”酒吧老板彪悍的气质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来吧,黄皮小子、苏联佬,说说你们谁来比,输了留下钱滚出去。”

    刘汉推开挡在他面前的拉博夫朋友走了上去。

    “我来跟你们比,说说规则吧。”刘汉虽然右臂还绑着石膏,但冷静和沉稳的表现也让众人一阵惊讶,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面对这么多枪械还如此镇定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