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全能传奇人生 > 第二十九章 萨芬娜的邀请
    晋级ncaa锦标赛最终四强的ucla棕熊队在回到洛杉矶的时候受到了大批球迷和校友的欢迎,虽然棕熊队现在还并没有获得最后的冠军,但目前的成绩已经是棕熊队近年来获得的最好的成绩了。遥想当年,ucla棕熊队在约翰伍登先生的率领之下在十三个赛季里获得了十一个ncaa的总冠军,这是多么伟大的成就,而现在,棕熊队终于可以再一次向冠军发起冲击了。

    棕熊队在前几场比赛中的优秀表现引起了很多媒体和nba球队的关注,球队里的几名大四球员今年肯定都会参加nba选秀,棕熊队的成绩以及球员们在场上的优秀表现无疑会对选秀造成影响。

    刘汉的表现也引发了球迷和媒体的关注,他每每在关键时刻投中三分和出色的单防能力都显示着这个小伙子在球队中的重要地位。

    回到拉博夫家里的刘汉收到了拉博夫一家的祝贺,一贯对刘汉“毒舌”的拉博夫这次没有再展现自己的语言能力,但是他送给刘汉一双拳击手套,拉博夫先生铁了心要将刘汉拉上拳击的道路。

    调皮的萨芬娜又一次以亲吻脸颊的方式“调戏”了刘汉,她觉得刘汉面红耳赤的样子非常可爱。

    “哈哈,小子,是不是觉得我的小傻妞萨芬娜非常的可爱,如果你愿意跟我去练习一下拳击的话说不定我会同意你去追求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拉博夫不放弃任何“勾引”刘汉的机会。

    “爸爸,我可不想和一个暴力狂谈恋爱,家里有一个就够了。”

    “拉博夫先生,我觉得萨芬娜肯定跑不掉,因为她绝对跑不过我。至于你说的需要你同意我有些不明白,我追她必须要你同意了才可以吗?”很显然,刘汉的英文水平以及生活经验还没有达到理解“追求”的意思,他说的这些显得有些“傻乎乎”的话让坐在一起的众人气氛一滞,然后发出一阵爆笑。

    “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笑话。不过,小子,你要记得,如果你想‘追求’我的女儿就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不然我绝对会打掉你的牙,至于‘追求’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能获得ncaa的冠军,绝对会有热情的女孩儿让你明白。”

    萨芬娜听着父亲和刘汉的对话觉得有些开心又有些无奈,看来要等这个傻乎乎的东方小子自己主动送上门来是不可能的了,但萨芬娜又觉得自己这样主动去追求一个别人眼中的“傻瓜”会很没面子。

    棕熊队在回到洛杉矶的第二天就恢复了训练,他们的下一场比赛将在愚人节那天举行,所以现在还有一周的时间供棕熊队训练和制定战术。

    刘汉在早上出门跑步去学校的时候碰到了也正要开车去学校的萨芬娜。

    “嘿,刘,你每天都这么跑着去不累吗?今天我开车送你去吧。”萨芬娜主动给刘汉机会。

    “呃,不觉得太累,已经习惯了,你先走吧,别迟到了。”刘汉开始觉得单独和萨芬娜在一起有些尴尬,但内心里却也有些高兴。

    “好吧,其实是我有些事儿需要你帮忙,可以吗?”对于不上道的刘汉萨芬娜只好开门见山。

    上了车的刘汉开始有些沉默,他想和萨芬娜交流一下但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学校还适应吗?有没有姑娘约你?”萨芬娜先开口了。

    “嗯,学校里挺好的,就是课程有点儿难,不过我差不多可以跟的上。倒是有人约我去吃晚饭,你知道我没钱的,所以都拒绝了,还有人给了我电话号码,不过我给她们说我没电话,所以就又都收回去了。”萨芬娜开口之后刘汉有些适应了,说了很多自己在学校里的事儿。

    “哈哈,你还真够老实的。不过,干的好。”萨芬娜觉得刘汉的行为让自己很开心。

    “你周五的晚上有时间吗?我有件事儿需要你的帮助。”

    “周五晚上没啥事儿,就是回家吃饭,然后和拉博夫一块儿练球。”

    “那周五的晚上你陪我出去一趟吧,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我们学校的那个马克普朗特你还记得吗?他在追求我,但是我觉得他很烦,所以你陪我去参加这次的聚会,然后就说你是我男朋友,让他不要再来烦我,懂了吗?”萨芬娜觉得对“傻乎乎”的刘汉不能说一些有些模糊的话,应该让他准确的明白自己的意思。

    “呃,懂了,就是陪你去参加聚会,然后让马克普朗特不要再烦你是不是?要不要揍他?”刘汉听了萨芬娜的话没来由的觉得有些不高兴。

    “不需要揍他,你在球场上让他够没面子的了,呵呵,你愿意陪我去我很开心。”

    周五的下午训练结束之后,刘汉换上了萨芬娜从她姐夫李瑞那里借的衣服,然后在训练馆的门口等着萨芬娜去接他。

    “嘿,刘,你今天穿的可真帅,准备去约会吗?”看到等在训练馆门前的刘汉,乔治克伦特问道。

    “克伦特先生,我今晚陪萨芬娜去参加一个聚会。”

    “哈哈,那你可要抓住机会,萨芬娜是个好姑娘。不过拉博夫如果知道自己多了一个中国女婿绝对会很‘开心’。另外记得不要胡乱吃东西,我可不想你比赛的时候缺席。”

    当马克普朗特看着挽着高大帅气的刘汉走进他家门的萨芬娜时,他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快要把房子都能烧掉了,就是这个东方小子让自己在球场上没了面子,而且还和谢丽分了手,现在他又要抢走自己看上的姑娘。

    “嘿,萨芬娜,你能来我很开心,你知道的,今晚的party是专门为你开的。”马克普朗特忽略了萨芬娜身旁的刘汉。

    “谢谢你,马克,这是我的男朋友刘,我想你应该不会忘掉他吧?”萨芬娜的话让马克普朗特略微稳定了的情绪又一次开始。

    “哈,萨芬娜,你真会开玩笑,我不觉得你真的会找一个黄皮佬来当男朋友,他们都是书呆子和软蛋,没有情趣的。”马克彻底无视了萨芬娜身边的刘汉。

    “你好,我叫刘汉,十九岁。”刘汉似乎没有听到马克普朗特歧视的话语一样,平静的和马克打了招呼并伸出了手。

    “抱歉,我不会和你握手,因为我怕弄脏了我的手,而且我觉得今天我应该没有准备你吃的食物,牛奶和香蕉我这儿都没有,刘先生。”马克普朗特高傲的抬起头用藐视的目光和鼻孔对着刘汉。

    “没关系,普朗特先生,我没打算在您这里吃东西,因为我怕吃坏了肚子,你知道的,我马上要参加ncaa四强的比赛了,上不了场会很遗憾的。”刘汉的话让未能进入ncaa六十四强的马克普朗特英俊的面孔染上了一层红色,但他真的不知道刘汉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刘汉只是遵从了主教练的安排。

    “另外,普朗特先生,你的脖子和鼻孔很漂亮。”刘汉想起了李瑞跟他说过,美国人都喜欢别人称赞对方。

    萨芬娜听着刘汉的话心里乐开了花儿,她觉得今天的刘汉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刘汉和萨芬娜并没有在马克普朗特的家里多待,很显然,聚会的气氛已经被因为刘汉的出现而搞的很郁闷的马克普朗特破坏了。

    离开了马克普朗特家里的萨芬娜并没有放开刘汉的手臂,她还是挽着刘汉的手臂,并且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刘汉的肩膀上,俩人都没有说话,享受着宁静慢慢走着。

    “这儿离威尼斯海滩不远,我们去散会儿步吧?”萨芬娜很显然想要这样的气氛多维持一会儿。

    来到了沙滩的刘汉在萨芬娜的威逼之下脱了鞋和赤着脚的萨芬娜一起慢慢的走在铺满月光的沙滩上。周围有几对也是如同刘汉和萨芬娜一样散步的恋人。

    春天的太平洋的海风里夹杂着爱情的甜腥味儿,刘汉被萨芬娜拉着手慢慢走在软软的沙滩上,他似乎想起了小时候赤着脚漫山遍野追逐着羊羔时的情景,一切似乎那么遥远而又那么亲近。

    “提起个家来家有名

    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

    四妹子爱见三哥哥

    他是我的知心人

    三哥哥今年一十九

    四妹子今年一十六

    人人说咱二人天配就

    我把妹妹闪在半路口……”

    月光中刘汉唱起了自己唯一会的一首歌,这是他在以前放羊的时候跟着放羊的老汉(老人家)学会的。质朴的歌词配上刘汉质朴的歌声,古老的陕北民谣《三十里铺》在大洋彼岸的海滩上吟唱着人类共同的美好——爱情。

    萨芬娜停下了脚步,她静静的听着刘汉并不太美妙的歌声,虽然她听不懂歌词的意思,但歌曲中蕴含的味道她体会的到。

    “虽然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很美,不是嘛?”萨芬娜抬起头面对面注视着刘汉。

    “这是我家乡的民歌,我就只会这一首,是不是很傻?歌词的意思是即将上战场的战士给自己的爱人道歉。”刘汉低着头看着萨芬娜,姑娘美丽的眼睛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洁白的皮肤在月光的照射下犹如玉瓷一般美妙,海风中夹杂的甜腥味儿混合姑娘身上的体香让刘汉觉得有些微醺,似乎是出于本能他慢慢的向姑娘的身体靠近。

    萨芬娜微微的笑着,她踮起脚尖也向刘汉靠近……

    “嘭——”不远处情侣燃放的烟花将所有即将到来的美好打断。

    萨芬娜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刘汉心中不停的在咒骂;“该死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