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全能传奇人生 > 第五章 李瑞和三爸
    刘汉在李瑞教练的家里吃了一段他至今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虽然他始终觉得在吃奶奶做的洋芋擦擦的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候,但不可否认的是李瑞教练的饭做的全是他从来没有吃过,没有见过的。

    饭后,李瑞继续跟刘汉交流关于打球的事儿。

    “刘汉,你今年多大了?如果让你打球你就得离开你三叔你愿意吗?”

    “我今年十八了,我不知道我三叔让不让我走。我奶奶走了以后村子里就我三爸对我好,我怕我三爸不同意我打球。”刘汉的话基本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那这样吧,等会儿我跟你一块儿回去你住的地方,我来跟你三叔说,我相信你三叔如果真心为你好的话就一定会同意的,说实在的,如果我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让我放弃一个拥有这样天赋的年轻人,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工程即将完工,工地上用来让民工暂时居住的临时房也即将拆除。用工地上废弃的砖块和施工材料临时搭建起来的工棚里,刘志生正在问同村的赵勇。

    “小勇,一早上莫(没)见憨娃吗?这瓜怂干撒起咧(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一大早就出去咧,大概是跟那个大学生打篮球去了。”

    “撒大学生?他一个瓜皮还敢跟人家大学生打篮球?”

    “哦,那天中午出去认识了一个大学生,教着憨娃打篮球呢,你还别说,憨娃投的准的很。”

    “胡说八道滴,憨娃就从没有打过篮球还能投的准。我现在就给咱们领钱,然后咱们再换个地方继续干,没几年你们就都能娶媳妇了,嘿嘿。”

    刘志生显然没意识到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刘汉的人生已经走向了另一个伟大的方向。

    当刘汉领着李瑞和周易斌来到工地上的时候刘志生正在给他带出来的几个年轻人发钱,收获的喜悦让他们没有注意到走近的三个高大人影。

    “三爸,李教练找你。”刘汉招呼了一下刘志生。

    “您好,我是长安交大的篮球教练,我叫李瑞,您应该是刘汉的三叔吧?”李瑞对正蹲在地上手指头上沾了唾沫数钱的刘志生伸出了手。

    刘志生略有些诧异的看着高大帅气的李瑞,整洁的服饰显得和工地的杂乱有些格格不入。

    “唉,你好,你好,我就是憨娃……刘汉的三叔。”刘志生连忙站起身来握住了李瑞的手。

    “你找我是有啥事吗?哎呀,你看,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没事,不要紧,我今天来是想请您去吃顿饭,说些关于刘汉的事儿,您看这会儿方便吗?”李瑞觉得直接说刘汉的事太直接了,他准备在饭桌上详细的跟刘志生说一说。

    学校门口的小饭店里,菜已上齐,开了啤酒,喝过三轮之后李瑞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刘汉是个很有天赋的年轻人,他的天赋就在篮球上,我在学校带篮球队好几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像刘汉这样有天赋的年轻人,所以我想问一下,看看您的意见,能不能同意让他跟随我训练。”

    “李教练你看,这个娃从小没父母,就我那个婶娘拉扯大的,我小时候喝过我婶娘的奶,虽说他爸不是个东西,祸害了全村的人,但我不能对不起我那过世的婶娘,我得对他负责是不是。你说的天赋不天赋的我不懂这些,但这个娃从小就没有学过打篮球,我就问你,他打篮球能有出路吗?”刘志生对于李瑞的提议很是疑惑,在他看来,刘汉就是个傻瓜,基本这辈子能活下去就不错了。

    “您看,是这样的,我不是吹牛的说,这孩子的天赋那就是几十年也出不了一个的,现在开始训练虽然稍晚了一些,但您说的这个出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我旁边的这个小伙子叫周易斌,就是他发现小刘的天赋的,他的父亲就是鲁省省队的教练,小刘跟着我练一段时间之后我就能推荐他去小周父亲那里,到时候是直接每个月拿工资的,比现在在工地上揽工是不是稳定多了,您说是不是?”李瑞知道要想说服一个见识不多的农民工就必须从稳定的方面来说。

    “那照您这么说,这个娃娃真的很有天赋?”

    “肯定有天赋,要不然我也不会来专门请您吃饭是不是。要不这样,明天早上咱们去球场看看这孩子的能力怎么样?”李瑞打算用现场的展示来证明自己的说法和刘汉的天赋。

    “那行,那咱明天早上就看看,要是这娃娃真的能行的话去打篮球也算是个好出路,不然白亏了这么大的个子和这么妥实(结实)的身体了。要是真的以后能拿上公家饭,我也就算对得起我那过世的婶娘了。”刘志生虽然见识不多,但他对于刘汉只是有些歧视他的智力,在感情上,刘志生还是很希望这个他婶娘唯一的骨血能过的好一些。

    吃完饭之后李瑞跟周易斌回了家,刘志生和刘汉一起来到还未拆除的临时工棚,刘志生蹲在工棚门口抽着家里自带着的老旱烟。

    “憨娃,这个李教练你是怎么认识的?”

    “是周易斌带我去他家里的,说是他的长辈,周易斌说我要是篮球打得好就能以后升国旗,唱国歌……”刘汉的话无疑已经说明了自己的选择。

    “憨娃,你真的以后就想打篮球?”

    “嗯,三爸,我知道我从小就不太成事,但我奶说的,让我以后要笑着活,我一摸篮球就高兴,高兴了我就会笑,我觉得打篮球好的很。”刘汉的话虽有些幼稚,但却真实的表达了自己此时此刻的内心。

    “行,那既然你自己也想去打,我也肯定拦不住你,你现在也是十八的人了,该自己为自己做个决定了。你从小没爸没妈的,是你奶把你拉扯大的,你以后要做让你奶能在地下安心的事情。以后我不跟着你,你要多长个心眼,不要老是跟个瓜皮似得,人家说啥就是啥。”

    “给,这是你这两个月的工钱,以后就自己拿着,不要胡花,要省着用,再一个你要把人家李教练跟好,我看出来了,这个李教练不是个一般人。”刘志生从内衣的口袋里掏出来八百块钱递给我有些茫然的刘汉,他并没有私自吞掉这些钱,虽然他还是有些瞧不上刘汉,但始终觉得如果贪了这钱就是昧了良心,这大概也是村子里的年轻人愿意跟他出来揽活的原因吧。

    刘汉接过了带着些汗味儿的钞票,同时也意识到自己估计要跟这唯独的一位对他好的亲人分别了。

    “三爸,我以后挣了大钱给你买一车你最爱喝的西凤酒。”

    “瓜娃,等你挣大钱我估计都黄土埋了半截子了,你买上一车想把我醉死吗?”

    第二天刘志生和刘汉早早的来到工地旁边的篮球场,李瑞和周易斌也不久就到了,于是又是一番刘汉的投篮表演,一如昨日一般。刘汉的神奇表现也把刘志生震的不轻,他没想到这从小就是村里公认的傻子居然还有这样的天赋。

    球场上的刘汉正在周易斌的防守之下进行抗干扰投篮训练,而场地边的刘志生同李瑞说:“李教练,既然这个娃娃确实有天赋,那以后这娃就交给你了。这娃从小就受苦,他爸祸害了十里八乡的,他妈是当年下乡的知青,生了这娃就走了,再没回来过,我婶娘跟乡亲赎了十几年的罪总算是把这娃拉扯大了,总之,这娃是个可怜娃,希望以后能过的好些,我过世的婶娘也就算是没白受苦。”

    “您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这孩子能有所成就。”

    “这二百块钱您拿着,也算是我的一点儿心意,难为您大学老师能看上我们这瓜娃。”

    “唉,这使不得,这使不得,说真的应该是我有所表示的,是我要求这孩子跟我打球的。”刘志生希望用这最直接的方式来换取李教练对刘汉真心实意的训练。

    李瑞始终没有收下这份钱,他内心里已经开始了对未来生活的重新规划,他知道以刘汉现在的身份是没办法加入任何一级体制内的队伍的,而且即使刘汉能够进入体制内的队伍,那种僵化的训练模式对于刘汉的天赋来说也是一种浪费。他希望刘汉能在未来成为一个传奇,而他就是一手缔造这个传奇的人。

    “憨娃,你过来,三爸跟你嘱咐些事情。”刘志生叫停了刘汉的训练。

    “给,憨娃,这是临走的时候托人给你办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我本来一直给你保管着,以后就要自己保管好,要实心实意的训练,要听李教练的话,知道了吗?往后后你也就是你们这一家里顶门立户的人了,要大胆些,知道了吗?不要欺负人,也不要被人欺负。”刘志生马上就要去另外一个工地上干活去了,虽说在村子里时一直有些瞧不上刘汉,但这始终是他的亲人,亲人在分别是总是会有说不完的嘱托。

    “好了,李教练,这娃以后就托付给你了,我走了。”刘志生说完就转身离开,而望着刘志生离去背影的刘汉也感受到了如同离开村子时一样的心情。

    “好了,刘汉,不要伤心了,以后就好好练球,争取在不久的将来给你和关心你的人带来更大的震撼。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小斌,刘汉,走,咱们回家,今天继续你们娜沙阿姨喜欢吃的红烧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