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全能传奇人生 > 第三章 李瑞和娜沙
    八月,太阳的炙热正肆虐在西北的土地,炎热的天气使得城市中的居民尽量减少外出,有条件的家庭里电风扇被视为家中最宝贵的电器。这个文明古国已经渐渐的开始了大步向前的迈进,但在西北地区,大部分的民众仍然处于贫苦阶段。

    嘭——,嘭——,篮球与地面的剧烈接触发出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球场上传出去很远,在这接近四十度的高温下仍然有人在打球,不得不说这打球的人真的是对篮球充满了热爱……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在周易斌的指导下,刘汉的篮球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月之前第一次接触篮球到现在可以运球,定点投篮,跳投,急停跳投,甚至可以与周易斌这位热心的大学生进行一些简单的对抗,不得不让人惊叹刘汉逆天的天赋。

    “憨娃,运球的时候要把重心放低,用你的指尖去感觉篮球,不要老是想着要一定用眼睛去盯着它…….”一个月的接触让周易斌也开始用“憨娃”这个虽有些贬义但却亲切的称呼来教导刘汉。

    周易斌一边在认真的教导着刘汉一边又在心里感叹刘汉逆天的天赋,他甚至有些嫉妒刘汉,因为如果他能有这样一幅身居逆天天赋的身体的话,从小就接受篮球训练的他估计早就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周易斌的父亲是山东省体委的知名篮球教练,从小就对周易斌开始了训练,但周易斌却因为在中学时的一次意外断腿而不得不放弃篮球,他现在能做的也就仅仅是同一些朋友和同学打打友谊赛…….

    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美国的梦之队让全世界重新认识了篮球这项运动,而因为断腿躺在病床上的周易斌在看了比赛之后也深深的被震撼……

    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的接触中,周易斌发现了刘汉的天赋,这种天赋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周易斌发现只要刘汉做出了周易斌说的正确的动作并叫他保持这种动作之后,刘汉就能完美的将这一动作保持下去。周易斌现在甚至有点儿担心,他担心他接受过的篮球教育如果完全的交给刘汉会毁了刘汉,在见识过了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美国“梦之队”的惊天表演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国家的篮球教育是落后的。所以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周易斌并没有给刘汉灌输任何关于篮球战术或者是篮球经验之类的东西,他仅仅是把自己所学到的基础性的篮球动作交给了刘汉,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周易斌的基础学的很扎实,从小就接受父亲篮球教育的周易斌从父亲那里学到的篮球基础可以说是完美的,这一点可以从刘汉那近乎完美的投篮弧度和投篮动作就可以看出来,篮球,归根结底是一项把篮球投进篮筐的运动。

    “憨娃啊,你们家除了你还有谁啊,你这么小的年龄就出来打工了你们家里不管吗?”在训练之余周易斌也试图与刘汉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

    “我奶过世了,我爸被枪打了,我妈我从小就没见过,这次出来是跟着我三爸来滴。”刘汉也在学习着在他看来是无所不知的“大学生”说的普通话。

    “哦,那你想过以后该怎么过吗?”对于刘汉的身世周易斌再没敢多问,因为在他想来,任何人对于这种悲惨的经历而言都是不愿多说的,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刘汉根本就对父母没有多大的概念,在他发育较为迟缓的脑袋里还没有太多关于荣辱之类的东西,或者说刘汉现在还是一颗“赤子之心”,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

    “以后,以后就跟着我三爸干活,挣钱…….”在经历了一个月的城市生活之后,刘汉也渐渐的对于金钱有了一定的概念。

    “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继续打篮球。”

    “打啊,我这不是天天跟你打着呢。”显然刘汉并没有完全听懂周易斌的意思。

    “我是说以后打篮球挣钱,当运动员。”周易斌开始给刘汉解释。

    “打篮球也能挣钱?运动员?就是电视上的升国旗,唱国歌的那些?”刘汉开始有些惊奇,因为在他看来,既能打篮球开心,又能挣钱开心,那是多美的一件事情。

    “对,就是升国旗,唱国歌的那些,你想过吗?”周易斌对刘汉对运动员的描述觉得很有意思。

    “那我以后也能升国旗唱国歌啊?哎呀,那美滴很,我上学的时候学校里也升国旗唱国歌呢,那能上去的都是学习好滴,我一次都莫上去过,我奶说我以后要是能上去一次她就给我做洋芋擦擦吃,额给你说,额奶做滴洋芋擦擦好吃的很……”

    刘汉开始拉着一脸惊诧样子的周易斌开始用方言说起了奶奶做的美食。周易斌对刘汉这“浅薄”的见识有些惊诧,因为从小家庭条件不错的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贫困的农村生活,他很难想象从小失孤的刘汉应该过的是什么样的艰苦生活。

    “今天时间差不多了,你回去休息一下就去上工吧,哦,对了,你最近哪天休息?我带你去见一个我的长辈。”周易斌想带着刘汉去见他父亲的朋友李瑞教练,李瑞教练是他所在学校的篮球教练,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思想观念很开放,他应该对刘汉的未来会做一番合理的规划。

    “啊?见你长辈,哦,我三爸说这个月月底我们这块儿的活儿就干完了,给放一天假,这个,见你长辈干啥呢?”刘汉对去见周易斌的长辈感到很诧异,因为他从小就没见过村里长辈的好脸色。

    “嗯,对,见我的长辈,我的长辈能教你怎么打篮球挣钱。那你放假那天中午就到这个篮球场的斜对面的最后面的那个楼房那里喊我就行了。”

    八月底的清晨,初升的太阳还未能尽情的展示自己的威力,穿着裤衩叼着牙刷满口白沫的周易斌正在公共卫生间洗漱,就听到忽然有个带着些粗狂的声音在喊:“周易斌,周易斌……”

    “哪儿的瓜怂,一大早的吵啥呢吵。”宿舍里已经返校的西北学生用很直接的方式展示了西北汉子的彪悍。

    “好了,不要叫了,我马上就下来。”周易斌连忙在卫生间的窗户里招呼楼下一脸茫然的刘汉。

    五分钟后,拿着篮球的周易斌走到了刘汉面前。

    “咱们先去打会儿球,一大清早就去长辈家里不太好。”

    “行呢,那咱就走。”刘汉在平和的周易斌身边总是觉得很放松,他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人,跟已经不在的奶奶一样,让人想亲近。

    四十二岁的李瑞可以说是完美诠释了男人四十一朵花这句话,将近一米九十的身高,搭配着具有山东人特点的坚毅面容,经历了世事之后显得睿智深沉的眼神,再加上东方男性特有的温柔,这使得他得以从美国顺利的带回来一个年轻貌美,并且小他十二岁的洋媳妇——娜沙。娜沙是一名俄裔美国人,她的父亲历经千辛万苦从那个红色帝国离开,却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却最终又回到了另一个红色国家。娜沙在经历了父亲的阻挠之后,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美国,跟随李瑞回到了中国,一同跟李瑞在大学任教。正是因为这样,李瑞总是在家里尽量的保持西式的生活方式,希望以此能稍微弥补娜沙对他的付出。李瑞跟周易斌的父亲是发小,俩人一同上学,一起打球,一起进入省队,一起退役,虽然最终未能入选国家队,但李瑞跟周易斌的父亲一样,都是极度热爱篮球这项运动的人。三十四岁退役以后的李瑞在经历了僵化的体制生活之后决定去美国留学,他的这项决定遭到了除周易斌父亲之外所有人的反对,但李瑞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之后获得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他希望学习到先进国家的经验之后能够回来对祖国的篮球事业发展有所帮助,不得不承认,生长在那个时期的那些人总是比生活在新世纪以后的拥有更强烈的人生目标。

    现实总是给理想一些较为直白的展示,学成归国的李瑞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状态,他不得不再一次的进入当初他弃如敝履的体制生活。

    “娜沙,中午想吃什么?红烧肉还是牛排?”已经怀孕的娜沙总是能够得到李瑞无微不至的照顾。

    “亲爱的,红烧肉吧,相对牛排,我肯定我们的孩子会更喜欢红烧肉。”吃货帝国的魅力无人能挡。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俩人的恩爱时间,李瑞开门之后看到了拎着一兜苹果的周易斌和刘汉。

    “吆,是小斌啊,哎呀,你这孩子,到我这儿还拿什么东西啊,快进来吧。”李瑞对于周易斌总是很亲切,当初他出国的时候就只有周易斌的父亲支持他,并给了李瑞不少经济上的支持。

    “叔,暑假回来还没来您这儿呢,总不能空手来吧,这是我爸从烟台带回来的苹果,给您和我婶儿尝尝。”

    “娜沙,来的是小斌,你过来帮忙洗点儿水果吧。”

    “hi,小斌,暑假过的怎么样?”已经在中国生活了三年的娜沙汉语已经说的相当流利。

    刘汉看到满头金发的娜沙显得相当吃惊,干净明亮的房间和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布艺沙发让他感到有些局促。

    “来,小斌,先坐吧,这个小伙子是?”李瑞对于穿着破旧衣服和快要露脚趾的布鞋的刘汉也有些好奇。

    “哦,叔,这是我前几天认识的一个朋友,他是在我们学校工地上打工的。来,刘汉,这是我给你说的我的长辈李叔叔。”

    “李……李叔叔,你……你好。”简单的问好的普通话却让刘汉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叔,我今天过来一是来看看您,另外一个就是想给你介绍一下刘汉,看您有没有办法帮助他。”周易斌说出了今天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