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全能传奇人生 > 第二章 三爸和周易斌
    1994年7月,陕省长安市。

    7月的西安是火辣辣的,炽热的太阳散发他火热的情感,催逼着人们流出每一滴汗液,在最为炎热的午后,人们大多都是躲在屋里休息。

    长安交通大学新修的宿舍楼工地上空无一人,由于温度太高,所以工程队不得不避开中午最为炎热的这段时间,下午开工一般会选择在三点以后了。

    刘汉已经在工地上干了一个月了,一个月来,每日里的风吹日晒使得刘汉本来就黝黑的皮肤显得更加深沉。

    “憨娃,走,哥把你领上转一哈起!”这是跟刘汉一起来的同村的赵勇。

    刘汉看向三叔刘志生,一般如果没有刘志生同意,刘汉是绝对不会出去的。

    “气(去)吧,跟上小勇转一哈也好,受受这大学里滴仙气,看能把你滴憨病能治一哈不!”

    刘汉跟着赵勇顶着四十度的高温在学校里开始乱转,暑假的校园显得有些冷清,大部分的学生都选择了回家。

    “砰——砰——”

    篮球场上篮球撞击水泥地面的声音吸引了两人的目光,在这近四十度的高温下打球,这打球的人要么对篮球非常热爱,要么就跟刘汉一样,都有些“憨”。

    刘汉知道这是篮球,但他一次都没有玩过。

    打球的是一个身高不逊于刘汉的年轻人,看来他似乎有些低估了这高温的严酷,才打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气喘吁吁,汗流不止。

    赵勇看到年轻人开始坐在场边开始休息,便大着胆子走进了篮球场。刘汉看赵勇走了进去,便也跟着一块儿走了进去。

    “这个同学,我能拍一下你的篮球吗?”赵勇大着胆子向年轻人问道。

    周易斌看着明显是民工打扮的两个年轻人,听到其中一个矮一点儿的用口音浓重的普通话问他。

    “行啊,反正我一个人打着也累,你们要玩就一起!”

    周易斌是个很随和的人,他不觉得自己是大学生就比这些民工高贵。

    赵勇见年轻人同意了,便拿起篮球拍了起来,并且投了几个蓝。而刘汉,却有些尴尬的站在场边。

    “憨娃,来一达(一起)耍啊!”赵勇试图把刘汉也叫过去。

    “额,额不会打啊!”刘汉显得很紧张。

    周易斌看着矮一点的年轻人运球的动作和投篮的动作就知道这俩人估计不太会打篮球。

    “没事,不会可以学嘛,人一生下来不可能什么都会。”周易斌看着尴尬的站在场边的高大年轻人热情的说。

    周易斌热情的话语让刘汉略微有些放松了,便走上了篮球场。赵勇看到刘汉也跟着上来了便把手里的篮球扔给了刘汉。

    “憨娃,投一个。”

    刘汉手忙脚乱的接过篮球,篮球很不错,圆润的弧度让刘汉觉得把球捏在手里很舒服。刘汉学着刚才赵勇投篮的样子把球用手掌推了出去,很遗憾,什么也没有碰到,篮球直接掉在了坐在篮球架下的周易斌的手里。

    “来,我教你投篮。”

    “首先,投篮不能用手掌中间推,要用手指的力量,知道吗?投篮时,手腕和手掌是垂直的,小臂和大臂也是垂直的……”周易斌走到刘汉的身边开始一点一点的纠正刘汉的动作。

    刘汉没有说话,他只觉的这个年轻人很亲切,便跟着周易斌的知道改正自己的动作。

    “刚开始投篮不要跳,因为跳投要比站稳了投难的多,需要全身的配合才能完成,你先试着站稳了投,离篮筐近一点。”

    刘汉拿着球站到三秒区的边上,试着根据周易斌说的样子把球举了起来,左手轻轻扶着篮球的左侧,小臂往前,手指用力拨动篮球,刷——,篮球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钻进了篮筐,球体摩擦篮网发出美妙的声音,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涌上刘汉的心头,仿佛小时候奶奶轻轻抚摸自己的后背时的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从头到脚。

    “咦,投的不错啊,学的挺快的,你看,只要肯学,什么都很容易!”周易斌在一旁鼓励刘汉说。

    刘汉呆呆的看着还在地上滚动的篮球,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从一生下来,他就被人认为是个傻子,就被人看做是那种应该一事无成,浑浑噩噩过一辈子的样子。

    “来,再来,这次稍微远一点,向后退一步再试试。”

    刘汉再一次拿起篮球,向后退了一步,投篮,出手,刷——,球再一次空心入框。

    “哈,可以啊,再来,再来。”周易斌看到刘汉再一次投进了球略有些惊奇。

    刷——,刷——,刷——

    等刘汉接连三次都准确的将球投进了篮筐之后,周易斌不淡定了。

    “你以前打过篮球吗?”

    “哈,憨娃,莫想到你还有这一手。”赵勇明显也很惊奇。

    “没,没有,额……我以前没打过!”刘汉有些腼腆的用并不熟练的普通话回答。

    “你就叫憨娃?”

    “额……我小名叫憨娃,我大名叫刘汉。”

    “我叫赵勇,我们俩都是绥德的,一个村来的!”

    “呵呵,刘汉,名字很大气啊,我叫周易斌,我是鲁省人!”

    “来,刘汉,再试试,这次再远一点儿!”周易斌把地上的球捡了起来扔给刘汉。

    刘汉再次往后退了一步,位置已经很接近三分线了,虽然他不明白这画的一道一道的白线是什么意思。

    投篮,出手,嘭,这次球没有进,而是磕在篮筐后延弹了出来。周易斌捡起篮球再次扔给刘汉。“再来!”他想试试刘汉刚才能投进去是不是瞎蒙的。

    刘汉拿起球定了定神,投篮,出手,刷——

    “再来!”刷——

    “再来!”刷——,刷——,刷——

    刘汉接着又投了十个,十个球都进了,这神奇的表现让周易斌有些发懵,刘汉不懂,但周易斌从八岁就开始练球,从刘汉投第一个球他能看出来刘汉以前绝对是没怎么接触过篮球的。而等他给刘汉教了怎么正确投篮之后,十四次投篮命中了十三次,并且投篮的动作非常的正规,可以说,刘汉现在的投篮动作并不比他的差,更难的是后十个球刘汉的投篮位置是接近三分线的,经常打球的人都知道,这种半截篮投起来是最难的。

    刘汉的变化不仅让周易斌有些发懵,让赵勇更加觉得惊奇,因为他是从小就跟刘汉一起长大的,刘汉一直到五岁才开口说话,别的孩子七岁就上了小学,而刘汉一直到九岁才开始上小学,而且小学就上的很吃力,最后连初中都没考上就辍学了。刘汉学习时很努力,但这努力似乎并没有让他获得成功,所以在他们这些一起长大的“正常的”孩子眼里,刘汉就是个傻子。可现在这个傻子居然在别人稍微教了一下之后就能投出这么漂亮的投篮,这让赵勇觉得这傻子是不是真的在这大学里就开窍了。

    “赵勇,刘汉以前真的没有打过篮球吗?”刘汉的表现让周易斌不得不再次确认一下。

    “他,他从小就是个傻…..,就是有些憨,小学读完就再没上学了,我们那穷山沟的小学就根本没有篮球的。”

    刘汉挠着自己的头,黝黑的脸上露出配合赵勇话语似得傻笑。

    “呵,他要是傻子,那我成什么了!”周易斌想到。

    “来,刘汉,你再往后退一些,退出那道白线,再试试。”

    刘汉跑过去捡起篮球,抱着球跑到三分线外,仍然是站立着,投篮,出手,嘭——,这次球又没进,磕在了篮筐前沿。

    “再试试,力量稍微大一点。”

    嘭——,这次磕到了后沿。

    刘汉这次主动跑过去捡起了球,再次来到三分线外,定了定神,投篮,出手,篮球以一种优美的无与伦比的弧线飞向篮筐,刷——

    “漂亮……”周易斌不得不为这一球喝彩,因为这球投的太舒服了,篮球划过的轨迹完美无比。

    刘汉将举着的双手拿了下来,他有些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是真的吗?回过神来的刘汉以一种奇妙的状态再次跑过去捡起球,又来到三分线外,投篮,出手,刷——

    投篮,出手,刷——

    刷——,刷——,刷——…….

    刘汉仿佛进入了一种无我的状态,他旁若无人的捡球,投篮,篮球一次次的飞进篮筐,荡起一片片网浪。

    周易斌张大了嘴和赵勇站在一起,他们看着刘汉一次次投篮,一次次捡球,在接下来的15分钟时间里,刘汉出手投篮将近一百次,更夸张的是他的投篮有近九成都进了。

    15分钟不停的进行折返跑和投篮的刘汉累的满头大汗,黝黑的皮肤显得油亮。

    “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随随便便就碰到了一个天才?”周易斌被刘汉投篮的神准惊的头大!

    “憨娃开窍咧……”赵勇用呻吟似得音调低声说着.

    刘汉又傻子似得挠着头对着俩人傻笑。

    周易斌走到刘汉身前,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刘汉。

    “你以前真没打过篮球?你不上学的时候在干什么?”

    “额书念滴不好,额以前没打过篮球,不上学滴时候在家里干活儿,放羊……”彻底放松下来的刘汉又开始说起了方言。已经在陕西生活了一年的周易斌略微能听懂刘汉的方言。

    “看来你投篮的天赋非常好,呵呵,好,来,我再教你跳投。跳投跟站稳了投篮不一样,你不仅需要保持自己在跳起时的身形,还要保证自己在跳起时投篮出手的手型不变。这不仅需要你下肢的配合,而且更重要的是需要你有很好的腰部力量。我先做一遍,你看看,然后自己试一试。”

    说完周易斌捡起篮球拍了两下,然后跳起,身体保持笔直,在跳到最高点时出手,刷——,很标准的跳投动作。刘汉一眼不眨的看着周易斌的动作。

    “来,你自己试一试!”

    刘汉接过周易斌递过来的篮球,定了定神,学着周易斌的动作,跳起,投篮,但由于没有保持好身体的平衡,身子略有些前倾,等出手的时候身体已开始下落,投出的球很自然的磕在了篮筐前沿。

    “是不是很别扭,呵呵,篮球没有那么简单的!你刚才跳起时重心没有保持好,所以身体在空中开始前倾,出手时间也不对,慢了,来,再试一次,记得要在空中保持好自己的重心,在你自己觉得最舒服的时刻出手。”不得不说,年轻的周易斌对于跟白纸差不多的刘汉来说,是一个出色的老师。

    刘汉开始在周易斌的指导下开始练习,但试了好几次都觉得很别扭。

    “先停一停,你先不要拿球,空着手,试着尽力往高跳,然后空手模拟投篮的动作。”

    刘汉虽然不太明白周易斌让他这么做的意义,但他是个很好的执行者,只要他觉得是对自己好的事,周易斌让他做,他会一丝不苟的执行。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时间里,刘汉不停的在哪儿蹦跳,同时手上在模拟投篮的动作。半个小时不停的弹跳加上近四十度的高温,让刘汉筋疲力尽。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已经快两点了,你们下午还得干活儿,回去休息一下就要忙了!明天有时间的话再过来,我明天还在这儿等你们。”周易斌看出了刘汉的体力已到极限了。

    “就是,憨娃,咱得赶紧回去了,明天再来嘛!”

    “嗯,好,这个,谢谢你了,额……我不太会说话,反正你是个好人,我明天一定来!”刘汉对周易斌的感觉很好,适时的发出了一张好人卡。

    “呵呵,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好了,没事,不用谢我,我假期也是一个人闲待着,有你们能陪我打球我也很开心!”

    刘汉跟着赵勇离开了篮球场,周易斌看着离开球场是一步三回头的刘汉觉得这个比他还稍稍高出一些的皮肤黝黑的民工很可爱,呵呵,没错,就是可爱,周易斌觉得这是个纯粹的人。

    回到工棚的赵勇跟工友讲述着自己在中午时的见闻,众人对刘汉这个“憨娃”有如此神奇的表现都觉得惊奇不已。

    “憨娃,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哈,呵呵,看来这学校的仙气真滴管用啊!”刘志生戏谑的说道。

    晚上,经过了一天劳累的刘汉趟在大通铺上,回想着中午发生的一切,回想自己的每一次投篮,每一次跳跃,回想着篮球出手时手指的每一丝感觉,回想着篮球在空中划过的美妙的弧线,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的开心过。

    “篮球,这是个好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