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醉卧美人膝 > 第26章
    游龙买冰激凌的时候,跟在身后的叶美雅偷偷给他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给苏木月发送过去。

    还在车里的苏木月收到这样一张照片,她心里的空荡荡变得有些酸溜溜。

    当叶美雅回来,从背后拿出一支冰激凌的时候,苏木月略有些奇怪的心情变得不复存在。

    “来来来,赶紧吃,这是他第一次请女生吃冰激凌呢,如果你吃不到的话,估计你会恨我一辈子!”叶美雅举着冰激凌往苏木月嘴里递去。

    “不过是一支冰激凌而已!”苏木月傲娇的撇开脑袋。

    “那我一个人吃,不给你了!”

    叶美雅刚张开嘴,没想到苏木月快速回头过来,在冰激凌尖尖的奶油上咬了一口。

    游龙没想到叶美雅接过冰激凌便跑了,他还担心叶美雅继续纠缠自己呢。

    估计苏木月在不远处等着她吧,游龙想到这样的事情,他笑着往家里走去。

    游龙还在回家路上的时候,肥胖的蔡荣早已经回到了家,他在路上弄了个口罩戴着,遮住了自己被打肿的脸颊,说是感冒了不想吃饭,蔡荣从冰箱里拿了些冰块出来,他钻进房间用冰敷着自己的脸颊。

    在回家的路上,蔡荣想到了一些事情,其实以前他大伯蔡建国对他并不好,只是某次他看见大伯搂着个女人从酒店里出来,似乎从那以后,大伯就对自己非常好了。

    以前蔡荣不知道带女人去酒店是什么意思,但现在他知道了,虽然大伯蔡建国是紫荆中学的教导处主任,但他的工资并不高。

    他在外面养女人的钱是哪里来的呢,他肯定是收了不少乱七八糟的钱。

    他收钱,却让自己无偿的为他跑腿卖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蔡荣很愤怒,他想要给大伯蔡建国一点教训,他很想向学校举报蔡建国生活作风有问题,但他没有证据,即便举报了也没用。

    不过,即便没有证据,某个人听说蔡建国在外面养女人一定会大发雷霆,那人就是蔡建国的妻子!

    蔡荣打开电脑,在网上新注册了一个聊天帐号,顺利加了大伯母的聊天帐号之后,他快速把蔡建国搂着女人从酒店走出来的事情敲打成为文字发送过去。

    避免被大伯母怀疑不相信,蔡荣声称自己是蔡建国的朋友,为了让他们夫妻生活和谐,避免蔡建国走歪路,所以匿名提供这样的消息。

    当游龙下午来到学校时,整个班的人都在讨论教导处主任的事情。

    有些住校生目睹了事情经过,绘声绘色的描绘当时的场景。

    中午没回家的教导处主任蔡建国,他和某个女老师在办公室里探讨教学工作,没想到他妻子忽然过来学校,并且走到蔡建国的办公室门外。

    蔡建国的妻子在门外猫着腰偷听了好一阵,然后挥舞着菜刀破门而入,顿时间,整个办公室里面腥风血雨,鬼哭狼嚎!

    说这件事的同学都快变成说书的人了。

    总之,教导处主任蔡建国和某个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女老师住院了,而蔡建国的妻子被警察带走了。

    游龙猜得到,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蔡荣做了什么。

    他还真没想到,自己随口说了一句话,便让蔡荣对大伯蔡建国反目成仇。

    蔡建国住院了算是罪有应得,游龙对他的妻子倒是蛮同情,那女人不但被背叛了还要承受牢狱之灾,这简直是成全了蔡建国啊。

    估计蔡建国要住好一阵子院,暂时应该没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自己终于能够安安心心的百~万\小!说学习了。

    游龙安心的上了一节课,便被班主任李忆卿喊到了教室外面。

    “我刚才和体育老师谈了下,让体育老师教授你一些长跑的方法,虽然你落下了很多课程,但学校运动会马上就要开幕了,你必须临急抱佛脚的练习一下才可以,等运动会结束之后我会帮你补习。”

    李忆卿的意思是说,让游龙现在别上课,去运动场练习长跑。

    游龙看了眼阳台外面火辣辣的太阳,自己受了伤身体能够快速愈合,但游龙不确定中暑了自己能不能自动痊愈。

    “老师,三公里长跑不算什么我肯定能够完成,所以请不要担心。”游龙朝李忆卿自信的说道。

    “如果让苏木月同学帮你补习,你会不会……”

    “咳咳,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游龙不知道李忆卿是在担心什么,作为老师的她竟然老是拿苏木月来诱惑自己,她也不想想人家苏木月愿不愿意。

    “老师,放学后我会去运动场上练习。”

    “嗯,你小心一点别受伤。”

    李忆卿拍了拍游龙的肩膀,转身返回了办公室。

    因为对游龙有着期待,所以李忆卿才会着重的关心他。

    回到教室后,叶美雅好奇过来询问班主任和游龙说了什么,得知班主任让游龙跑步锻炼去,叶美雅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大笑起来。

    坐在旁边的苏木月也在偷笑,她又是挥舞拳头示意游龙加油。

    此时,广云市某处奢华别墅中。

    这两天一直待在家里养伤的张中智,他得知教导处主任被妻子拿着菜刀捉奸的事情时,也知道了游龙已经和苏木月成为了同班同学。

    “游龙,又是游龙!”张中智被气得脸色发青,他举起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

    “啧啧,没想到堂堂的张家少爷连个穷小子都对付不了,说出去的话,估计会让别人笑掉一地大牙吧。”旁边沙发上坐着的满头金发男子奚落着张中智,他不是外国人,只是把头发染黄而已。

    “何湘辰!”张中智咬牙切齿瞪着自己的这个朋友,他在家养伤觉得无聊,所以让何湘辰来陪自己,没想到何湘辰竟然会嘲笑自己。

    满头金发的何湘辰微笑看着张中智,“你应该没忘记自己追求苏木月的目的吧,你是你们张家第三代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将来分家产的话,你肯定争不过现在已经在家族企业里工作了的哥哥姐姐。”

    “而苏木月的父亲是广云市的一把手,他的政治年龄十分年轻,以后的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如果你能够成为他的女婿,即便你只是手握一点点财产,但绝对能够进化成为一头大鳄!”

    “我记得我的目的,不用你提醒!”张中智不满的哼了声。

    “既然你记得,但你都已经是高三年级的学生了,你似乎还没有和苏木月说过话吧?”何湘辰满脸嘲笑的看着张中智,“如果我喜欢苏木月的话,我会在高一年级第一个学期的第一个星期把她搞定!”

    张中智很尴尬,因为他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所以他没有刻意接近苏木月,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成为紫荆中学的风云人物,成为诸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他把自己塑造成为与苏木月最为般配的人,他郎有才,苏木月女有貌,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是,就当他要对苏木月发动攻势的时候,他发现苏木月竟然和一个穷小子走得很近。

    “好啦,既然追不到那就放弃,你之所以追求苏木月无非是为了巴结她父亲,你是不相信自己将来能够创造一定的成就,所以才会走这样邪路,说白了,你就是不自信,懂吗,不自信的你连个穷小子都对付不了,苏木月绝对不喜欢你这样的人,所以尽早放弃吧!”

    “我怎么没自信了?”张中智脸颊涨红的朝何湘辰咆哮,“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想要做一头巨鳄,没有只手遮天的人罩着,怎么能够做强做大?”

    “那你移民出国啊!”

    “我就是不移民!”

    “那就证明你的自信心,去战胜那个穷小子吧!”

    “我会的,我会堂堂正正与他较量,让苏木月看看谁更加优秀!”

    “嗯。”何湘辰嘴角上扬,知道有好戏看了,“我会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