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醉卧美人膝 > 第9章 高兴的他与郁闷的他
    这样的结论引起了全班人发出惊呼声,他们没想到游龙竟然真的是被陷害了!

    他们纷纷朝陈春所在的座位上看去,陈春没来上课座位空空荡荡,大家顿时议论纷纷,认为陈春是被警察抓走了。

    游龙知道陈春不是被警察抓走了,中午听陈春说出那样一番话,游龙禁不住有些担心陈春。

    虽然陈春的所作所为很是可恶,但是他有着自己的立场,罪恶的根源不是他,而是张中智!

    也不知道陈春是不是被张中智杀了。

    游龙在心里猜测起来。

    班主任王德生宣布完游龙是被陷害之后,站在讲台上的他朝坐在角落位置上的游龙低下了头,“上午的时候,由于我情绪过于激动冤枉了游龙同学,我现在要向他道歉,对不起!”

    老师给学生道歉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只是王德生平时间不是一个会道歉认错的人,如今他站在讲台上道歉的样子给人一种违和感,全班有一半的学生对此有种不忍直视的难为情感觉。

    对于王德生的道歉,游龙没有任何反应,他低头认真在百~万\小!说。

    上午,王德生率领全班同学将他包围的事情,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不会因为王德生道歉了就原谅他,也不会因为还需要和班里的同学一起度过一个学年而原谅他们。

    王德生直起腰之后,他看了游龙一眼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教室。

    其实王德生并不是特意给游龙道歉希望得到原谅,他只是希望把自己这样的态度传播出去,避免李校长认为他不适合当老师,将他撤职。

    王德生知道,自己上午说的那些难听话语被李校长听见了,所以他的内心充满了惶恐与不安。

    班主任离开之后,教室里变得熙熙攘攘,大家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转折,不少人谩骂过游龙,但没有人上前向他道歉。

    刚才上前找游龙麻烦的韦祖威在心里长长松了口气,如果班主任没有宣布这件事,那为了自己的面子,他还会去找游龙的麻烦。

    但是,韦祖威已经两次体验过游龙的恐怖,他觉得十个自己都不是游龙的对手。

    如今得知游龙不是偷东西的人,他算是有了放过游龙的台阶下。

    班里有不少女生在偷偷看着游龙,刚才游龙一只手把韦祖威搞定的画面,把她们都震撼得不行。

    “诶,看到了吗,那个游龙虽然头发有点乱,皮肤有些黑,但他长得真帅,属于越看越耐看的那种,那叫做气质吗,以前怎么没发现他那么帅啊?”

    “以前你只关顾球场上那种会打篮球的帅哥,哪里正眼看过人家一眼啊!”

    “我以前在街上见过他和他妈妈走在一起,他妈妈好年轻好漂亮,所以他帅是有理由的。”

    “对了,我上午看到他一个人在踢足球,他拉起衣服擦汗的时候,我看到他有腹肌呢,我们班有几个男生有腹肌呢?”

    “你个花痴,竟然对准别人的肚子看,你是不是想要看人家的肚子下面……”

    类似这样的窃窃私语不断被游龙敏锐的听觉捕捉到,没听到这样的议论他还真不知道,原来女生们在私底下不但八卦而且还十分胆大。

    下午三节课过得很快。

    担心苏木月难堪,所以游龙没有去苏木月所在的班级找她。

    游龙用下课时间在教学楼里乱逛,希望能够与苏木月偶遇。

    然而,直到放学后,游龙才见到苏木月。

    苏木月没有看到游龙,她的情绪看起来十分低落,她拎着造型可爱的手提包,低头跟随浩浩荡荡的放学大军往校门口走去。

    见到那样的苏木月,游龙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他感到揪心,也感到痛心,总之心里十分不舒服。

    他快步上前,把拥挤的人群推开,他想要走到苏木月身旁,说自己完全不在乎上午的事情,自己不认为是苏木月给他带来麻烦。

    而跟随人潮往校门口走去的苏木月,她像是听见游龙走过来的脚步声一样,她毫无预兆的回头看了眼,见到游龙正朝自己走来,她清纯漂亮的脸颊上浮现一丝紧张,她慌忙低下头,加快脚步钻进人群里。

    她竟然躲开了自己!

    她还真不是一般的笨以及善良,因为张中智要对付自己,所以她选择远离自己,用这样笨拙的方式保护自己这个朋友。

    苏木月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里,游龙却忍不住笑起来。

    她越是躲避自己,就越是证明她想要保护自己,这样的事情让游龙的心里很暖。

    教学楼上,戴着钻石耳钉的张中智站在窗户前,他俯瞰学校广场的时候,看到了人群中游龙试图接近苏木月,也看到了苏木月躲闪游龙。

    张中智不是白痴,他看得出苏木月为什么会躲开游龙。

    那样的一幕看得张中智怒火中烧,他紧握拳头在铝合窗上砸了一拳,“陈春呢,他该不会真的去死了吧?”

    张中智朝身旁一个尖嘴猴腮的男生询问。

    “他手机关机了,估计是躲在家里没敢来学校。”尖嘴猴腮的男生很了解陈春,所以给出这样的回答。

    “没用的东西!”张中智又是恶狠狠砸了下铝合窗,上午的时候,陈春两次出手都没能奈何游龙,他怀疑陈春是不是对游龙放水了,毕竟陈春和游龙从高二年级的时候就是同班同学。

    见到张中智的神情很不爽,尖嘴猴腮的男生像是见到了发财的机会,他笑嘿嘿的说道,“张少,其实我觉得上午的计划有些太冲动,如果蔡建国那个死肥猪被李校长那个老不死逼问的话,得知一切事情是张少你在幕后策划,说不定李校长那个老不死会向张少家里告状,这对你很不好。”

    张中智觉得尖嘴猴腮的男生说得有道理,但他很是不爽的反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觉得要搞定游龙其实很简单,如果张少早点和我商量的话……”

    “少说废话,赶紧说说你有什么主意!”

    “嘿嘿,游龙他妈不是出车祸了嘛……”

    “少给我提这样的馊主意,你知道我做事是有尺度的,更何况事情如果被我家里知道……”

    “张少你听我说完再生气好不好!”

    “……”

    没追上苏木月,但游龙没有失落,他心情很不错的往家里走。

    顺利回到家,游龙一开门便嗅到了各种菜肴的香味,桌子上摆放着丰富的菜肴,看起来像是有客人要过来家里一起吃饭。

    黑发如瀑的蓝清荷又是站在灶台前,她哼着歌将锅里的汤舀入汤盆中。

    与中午不同的是,蓝清荷小腿上的石膏不见了,而且她也没拄拐杖。

    仅仅是几滴血而已,竟然有那么大的功效吗?

    游龙站在厨房门口,被惊得目瞪口呆。

    “回来了啊?”蓝清荷转身过来,见到儿子惊讶看着自己,她笑得万分甜美,“被吓到了吧,医生也被吓得不轻呢,下午我去了趟医院,医生给我拍了片发现我的脚已经好了,医生说我恢复得比普通人快,所以帮我把石膏取下来了。”

    蓝清荷的话语不仅是高兴,而且还有几分得意。

    “所以你准备了一桌子菜,打算庆祝吗?”游龙回过神来,赶紧上前把母亲手里的汤盆接过来。

    “我以为你会带女朋友回家呢!”蓝清荷往游龙身后看了眼,没有看到其他人她有些生气。

    她又是在调侃自己,游龙赶紧把汤盆端上桌,然后返回厨房搀扶母亲。

    蓝清荷推开游龙,说自己已经好了,明天就回公司上班去。

    蓝清荷不认为是游龙给自己喝了一杯营养剂,然后自己的小腿就好了,她觉得自己的情况是医生说的那样,因为自己恢复得比一般人快,所以一个月便没事了。

    兴奋的蓝清荷准备大餐自然是为自己庆祝,母子俩吃得很是高兴。

    快结束晚饭的时候,游龙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接到一条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