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醉卧美人膝 > 第6章 她的离开与他的决心
    陈春疯狂的声音让游龙心里一颤。

    而另一边,偷偷前往超市的苏木月返回了服装店门口。

    她不但购买了苹果,而且还买了慰问病人的营养品。

    服装店里没有游龙的身影,苏木月也没游龙的手机号,通过询问店员,苏木月得知游龙跟着一个男生离开了。

    顺着店员指示的方向,苏木月往一栋大楼后面走去。

    尚未走到大楼后面,苏木月听见大楼后面有说话声传来,其中一个声音是游龙,苏木月加快脚步想要走过去,但听见他们对话的内容,苏木月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大楼后面,游龙把身材高壮的陈春摁倒在地上询问一些事情,他没注意到身后不远处有人过来了。

    “你是白痴吗,张中智让你杀我你就真的杀,他让你去死你去不去?”游龙已经得知命令陈春来杀自己的人叫做张中智。

    游龙和张中智没有任何交集,他只知道张中智也是高三年级的学生,而且是紫荆中学的风云人物。

    “游龙,你应该能理解我,因为我家和你家那样充满不幸,我父母住院付不起医药费,只能够回家等死,是张中智给了我钱,所以我父母如今才能够健健康康,我没钱还他,所以我的命就是他的!”

    陈春的话语让游龙有些傻愣,他没想到让陈春来杀自己的张中智,竟然对陈春有着那么大的恩情。

    “游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不该接近苏木月,你不该与苏木月成为朋友,苏木月是个大小姐,只有张中智那样的大少爷才配得上她,而你只是个穷小子,你有钱给她幸福吗,虽说钱买不到幸福,却能买得到她喜欢的东西,拜托你醒一醒,别痴心妄想了!”

    五大三粗的陈春说出这样的话语,其实他很庆幸自己被游龙摁住了,他现在清醒了,他还想努力一下,希望可以说服游龙,希望和平解决张中智给的任务。

    “我告诉你,张中智之所以会对付你,因为他在追求苏木月,本来他让我诬陷你偷东西只是给你一个警告,但你不识抬举竟然邀请苏木月去你家里,就算你现在打败了我,就算你把我杀了,你以为张中智会放过你吗,你以为打败我就能够对抗张中智吗,游龙,你别太天真了,人家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你不要一不小心连累到自己母亲!”

    这样的话语让游龙心里头紧张起来。

    而距离游龙不远处的拐角,苏木月惊恐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之前她还觉得疑惑,搞不清楚是谁陷害游龙偷东西,现在真相大白,游龙被陷害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和自己走得太近!

    苏木月知道自己不应该和游龙走得太近,所以她没想过要和游龙怎样,如今自己只是与游龙成为朋友,偶尔遇见的时候说几句话,没想到竟然给游龙带来了这样的灾难!

    在这样一刻,苏木月心里极为自责,她不想去游龙家里探望游龙的母亲了,她害怕给游龙带来更大的灾难!

    陈春的话语给游龙带来了一些影响,他没有害怕,他整个人充满了愤怒!

    “每个人都有选择朋友的权利和自由,我和谁交朋友,我和谁走在一起轮不到他张中智来管,如果他不爽那就让他来找我,他畏畏缩缩躲在暗地里,威胁你来找我的麻烦算什么男人!”

    游龙松开陈春站起身。

    而陈春躺在地上没有急着起来,他忽然想笑,他感觉游龙很天真,游龙的下场肯定会比他还惨!

    没理会躺在地上的陈春,游龙担心苏木月等自己,他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打算返回服装店门口。

    然而他拐了一个弯,看到地上放着一袋苹果与一盒营养品。

    附近没有其他人的存在,而营养品华美的包装盒上贴着一张便签。

    游龙疑惑的蹲下身看了眼那张便签,他想要找到这些东西的主人,没想到那张便签竟然是苏木月写给自己的留言。

    苏木月在便签里说自己突然遇到急事,只能先走一步,改天再去探望游龙的母亲。

    她把东西放在这里,很显然是听见了陈春说出的话。

    游龙的心突然变得空空荡荡,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游龙猜得到苏木月撒谎了,她说以后再去探望自己母亲,其实她没有那样的计划了,她打算远离自己,不再与自己做朋友。

    这样,自己就不会因为她而遇到危险了。

    把地上的苹果和营养品拿起来,游龙很失落,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即便苏木月站在他面前说要离开,他也说不出一些挽留的话语。

    他和苏木月真的是很简单的朋友,是那个张中智让彼此的关系变得复杂。

    想到那个张中智,游龙心里徒然一紧,陈春说张中智想要追求苏木月!

    虽然张中智帮助过陈春,但他现在威胁陈春来杀自己,那样一个人与好人根本不沾边,而他竟然想要追求苏木月!

    游龙心里为苏木月感到担心!

    他不确定张中智会不会顾及苏木月的身份所以不敢乱来,但那样的人追求苏木月,对于苏木月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烦恼。

    虽然苏木月打算远离自己,但她远离自己的理由是不想因为她导致自己受到伤害!

    那样善良的一个人,自己绝对不允许有人骚扰她,伤害她!

    深呼吸一口气,游龙在心里打定守护苏木月的主意,他拎着苏木月为母亲购买的苹果和营养品快步往家里走去。

    游龙离开后,陈春从地上爬起来,他花了好一阵才下定决心拨通张中智的电话。

    “事情办得怎样了?”

    “抱歉,游龙很厉害,他……”

    “你竟然失败了,你去死好了!”

    张中智一把挂断电话,陈春神情黯然的站在原地发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另一边,给游龙留下一张便签之后,苏木月失落的行走在街上,她本想去探望游龙的母亲,给予他朋友的安慰,可没想到,让他遭遇这一切事情的就是自己这个朋友。

    得知真相的他一定会很难受,会讨厌自己吧。

    苏木月在脑海中胡思乱想,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从街道另一边开过来,缓缓停靠在苏木月身边。

    车上走下个戴圆形金丝眼镜的男子,他快步走过来给苏木月打开车门。

    每天接送苏木月上下学的人其实不是余秘书,他把苏木月之前打的那个电话告诉了苏木月的父亲,然后被吩咐过来打探一下有关游龙的事情。

    轻声说了句谢谢,苏木月神情落寞的走上车坐下,这与平时间的她大相径庭。

    “游龙的事情解决了吗?”余秘书开着车,通过后视镜观察苏木月的一举一动。

    “嗯。”苏木月轻声应了句,她低着头,简直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面对老师的责罚那样。

    余秘书心里咯噔了下,不用说,苏木月之所以会这样失落肯定是因为游龙的关系。

    苏木月帮助了游龙,她应该得到感谢然后会高兴而不是失落。

    莫非她的帮助让那个游龙感到不高兴?

    余秘书没有继续询问,他对那个游龙越发的觉得好奇。

    把苏木月送回家余秘书没有停留,他再次开车上路,并且拨通了某个警察朋友的电话。

    “阿山,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他是紫荆中学高三年级的学生,名字叫做游龙。”

    “这件事急不急?”电话另一边的声音含糊不清,显然是在吃午饭。

    “老板对他感兴趣了。”

    在老板这两个字的威慑下,阿山很快便把游龙的资料发到了余秘书的手机里,余秘书把车停靠在路边,仔细翻阅游龙的资料。

    游龙出生于单亲家庭,母亲蓝清荷未婚先孕生下了他。

    资料上没有游龙父亲的记录,这十八年以来,都是蓝清荷与游龙两母子相依为命走过来。

    游龙的资料和一般学生没有差别,只是蓝清荷的记录有些奇怪,她目前在一家公司当会计,一个月前遭遇了一场诡异的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