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醉卧美人膝 > 第3章 究竟是谁的脸皮被撕破
    紫荆中学有很多人知道苏木月的身份不简单。

    大家都猜测她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她父亲是广云市的一把手。

    如今,苏木月并非是要找自己父亲帮忙,而是在给父亲的秘书打电话。

    虽然苏木月不懂得官场上的事情,但她不是笨蛋,学校要开除学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父亲的秘书打个电话便能够解决。

    电话很快便接通,苏木月喊了声余秘书,然后焦急的把事情阐述了一遍。

    “余秘书,游龙真的是被人陷害,学校现在要开除他,请你帮忙化解下这件事吧。”把自己的请求说出来,苏木月心里略有些紧张的说了句,“我只是想要帮朋友的忙,请余秘书别把这件事告诉我爸。”

    电话另一边是个戴着圆形金丝眼镜的青年男子。

    他听到苏木月焦急的声音略有些心惊,苏木月从来没拜托过自己做什么事情。

    如今她打来电话找自己帮忙,为的是一个男生的事!

    即便余秘书不是个八卦的人,但他忍不住思考苏木月和那个叫游龙的男生是什么关系。

    老板不止一次提出送苏木月出国念书,而她三番两次的拒绝,莫非和那个游龙有关?

    余秘书自然没把心中的疑问询问出来,对于苏木月的请求他干净利落便答应下来。

    然而,苏木月给余秘书打电话的时候,教学楼另一边,一个耳朵上戴着亮闪闪钻石耳钉的男生,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紫荆中学教导处主任的电话。

    “蔡主任,你说没有适合的理由开除游龙,现在我给你创造了理由,之前交代你的事情,你现在能够处理了吧?”

    “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游龙绝对会被开除,张少请放心!”

    “嗯,我看到游龙正往校门口走去,蔡主任去把他拉回来吧,怎么能够让一个盗窃犯轻轻松松离开学校呢。”

    交代完这件事男生挂了电话,站在窗户前的他注视着校门口方向,等待好戏上演。

    走下教学楼之后,游龙往校门口走去,他想要离开学校去别的地方走一走。

    至于报仇的事情,游龙自然是深思熟虑过。

    自己和陈春无冤无仇,他之所以陷害自己是因为自己与苏木月走得太近。

    陈春和苏木月没有关系,他也不可能是苏木月的追求者,所以肯定是有人命令他对付自己。

    那个人是谁游龙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他也无可奈何,因为对方的家境肯定不是普通人家。

    而自己该怎么报仇呢,那命去拼吗,母亲还需要自己照顾呢。

    但是,这件事不能够就这样算了,自己会有崛起的那天,等到那天,嘲笑自己的人,冷眼对待自己的人,陷害自己的人,自己统统会让他们不好过!

    游龙紧握双拳,因为玉佩融入身体有了奇遇的关系,现在的他有着前所未有的自信!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把游龙喊住。

    游龙回头看去,见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人快步朝自己走过来,在紫荆中学上了两年学,游龙自然认识那个大腹便便的人是学校教导处主任蔡建国。

    “游龙你想逃跑吗?”大腹便便的蔡建国一把将游龙的手臂抓住,不由分说的拉着游龙往教学楼走去,“事情还没有结束,你给我过来!”

    被蔡建国粗鲁的拉扯着往前走,游龙没有反抗,毕竟自己被开除退学的事情需要划上一个句号才可以。

    拉着游龙,蔡建国气喘吁吁的走上楼进入了高三年级教师办公室。

    虽然现在是上课时间,但仍旧有很多老师坐在办公室里面。

    身材高瘦的王德生刚才给蔡建国打过电话,没想到蔡建国那么快便过来了,他赶紧微笑上前,结果被蔡建国瞪了一眼,“王老师,你教出一个好学生啊,竟然大白天里在教室里公然盗窃!”

    见到王德生被骂了,办公室里有不少老师在偷笑。

    王德生尴尬得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他只能脸色阴沉的朝游龙看去。

    游龙没在意王德生的眼神,他发现了一件极为奇妙的事情,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都是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王德生和蔡建国都听不见,但游龙发现自己不但能够听见那些老师窃窃私语的声音,而且还听得很清楚!

    因为身体融合了玉佩,所以身体的各个方面都得到了增强吗?

    游龙兴奋猜测着,他睁大眼睛朝一个老师手里拿着的书看去,那个老师距离游龙好几米远,但游龙能够清楚看到书里面密密麻麻的文字!

    果然,自己不但是听觉变强了,连视力也变得锐利!

    “游龙,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大腹便便的蔡建国拍了下桌子,把游龙的注意力拉回现实,“念在你是我们紫荆中学的学生,而且同学们都把被偷的东西拿回去了,所以学校决定对你网开一面……”

    办公室门外,苏木月躲在门口偷听里面的对话。

    听到教导处主任说对游龙网开一面的时候,苏木月心里一喜,觉得自己打的电话起作用了,游龙不用被开除了。

    但是,事情并非如此,蔡建国话锋一转继续往下说,“学校决定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不打算报警,不过,你的行为如此恶劣已经严重违反了紫荆中学的校规,我们学校不需要你这样品德败坏的学生,所以……”

    眼看蔡建国要对自己做出判决了,游龙无比愤怒,他心里充满了不服气,他想要争取一把!

    “为什么不报警?”他大声朝蔡建国质问,“就因为被盗的东西在我抽屉里找到,所以我就是小偷吗,如果那些东西是在蔡主任你办公室里找到,是不是可以断定小偷是你,如果有人给你一把沾满血的刀,是不是代表你就杀了人?”

    游龙的突然反驳让蔡建国一阵慌乱,他气得浑身上下的肥肉都在颤抖,“你,你还敢狡辩,有人看到你上体育课的时候偷偷离开走上了教学楼,被偷的东西都是在你抽屉里找到,人证物证都在,你竟然还敢狡辩!”

    “请问是谁看到我偷偷摸摸离开运动场走上教学楼,蔡主任能够把那个人叫过来作证吗?”游龙咬着牙,他不甘心就这样被开除了,“我能够找到证明我一直在运动场上踢球的人,蔡主任能够把那个人叫过来给我作证吗?”

    大腹便便的蔡建国没想到这个游龙这样棘手,他有些后悔把游龙拉扯过来办公室,现在被那么多老师看着,他有些下不了台。

    “谁能给你作证?”蔡建国黑着脸,“给你作证的人一定是你的同伙!”

    “好,既然我有同伙,那为什么我偷了那么多的东西不赶紧转移,反而一直放在我抽屉里等待被别人发现?”

    “这就涉及到你作案的手法以及时间问题,估计你是来不及转移赃物,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的,但我现在和你谈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既然蔡主任搞不懂我偷东西的过程,那就报警啊!”

    游龙与蔡建国针锋相对的大吼,估计警察来了也没有用,因为警察也会被收买。

    但是,如果能够遇到一个开明的警察,那自己便能够洗刷冤屈获得清白!

    蔡建国被游龙反驳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眼神凶狠地朝王德生看去。

    游龙以前的成绩很不错,但最近他的成绩直线下降,王德生期待过游龙考上重点大学,而不久前发现游龙竟然偷窃班里同学的东西,所以他才会说出一句失望了。

    现在,虽然王德生对游龙盗窃一事存在疑惑,但在教导处主任蔡建国凶狠眼神的暗示下,他咬了咬牙,板着脸大吼起来,“游龙,你别死缠烂打,你是在逼我说难听的话吗,你家有多穷困大家都清楚,你妈出车祸没有了收入,没钱给你妈治病你只好偷东西,我们不把事情说出来是顾及你面子,你非要把脸皮撕破不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