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醉卧美人膝 > 第2章 获得奇遇的他没被抛弃
    满脸青春痘的陈春死死掐住游龙的脖子,他想要将游龙掐死一般。

    “穷小子你知道吗,苏木月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人家可是花园里娇滴滴的玫瑰花,而你则是厕所里的臭苍蝇,你们根本就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存在,现在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为什么会被陷害了吗?”

    陈春狞笑着朝游龙说出这样一番话。

    被掐住脖子的游龙呼吸不过来,他脸颊充血涨红,额头上青筋暴起,他死死的抓住陈春的手臂,想要将他的手掰开!

    但陈春长得高大魁梧,手臂比一些人的大腿还粗,他的力气大得让游龙心里出现一股绝望!

    即便他打算用脚踹陈春,但陈春率先用膝盖撞击在游龙的肚子上,让游龙失去反抗能力。

    眼看游龙脸色发紫有翻白眼的迹象,陈春这才把游龙松开,没理会游龙,他点燃一根烟,解开裤子在小便池前面方便起来。

    脸色发紫的游龙倚靠墙壁站着,他剧烈的喘息着,颜色吓人的脸颊一点一点恢复正常。

    陷害自己,把自己名声搞臭,惹得全班人羞辱自己和母亲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

    游龙内心里的愤怒如同火山喷涌,虽然他不知道陈春为什么会因为苏木月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游龙心里很清楚,自己和苏木月的关系十分单纯。

    他咽不下这口气,他知道自己不是陈春的对手,但就是那样一个人让自己和母亲被全班人羞辱,这样的事情,游龙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

    深呼吸一口气,游龙恢复过来,陈春也快方便完了,他快步走到陈春的身后,伸手摁住陈春的脑袋往小便池上面的墙壁撞去!

    嘭的一声,脑袋和墙壁剧烈碰撞的声音让游龙有些恐惧,他的内心禁不住颤抖起来。

    而陈春没有因此晕厥过去,他的额头被墙壁磕破正血流如注,鲜红的血将他愤怒狰狞的脸颊覆盖,此时此刻的陈春如同地狱里走出的恶魔!

    “你竟然敢动我!”

    “嘭!”

    陈春咬牙切齿,他转身过来,挥舞着拳头朝游龙的脑袋上打去。

    游龙慌忙退后,陈春自上而下打来的拳头错过了游龙的脑袋,但重重落在了游龙的胸膛上!

    胸口挨了一拳,游龙感觉像是被人用榔头击打在身上,他胸膛发闷呼吸不过来,不仅如此,他还听见了一道清脆的咔嚓声。

    游龙感觉到了刺痛,但并非是他的骨头被打断了,而是他胸前佩戴的玉佩被陈春一拳打碎!

    小时候游龙体弱多病,那玉佩是母亲在寺庙里给他求的平安玉佩,从小到大他一直佩戴着那块玉佩,虽然游龙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但他佩戴了玉佩之后再也没有生过病。

    而现在,那块玉佩竟然碎了!

    破碎的玉佩碎片划破了游龙胸膛上的皮肤,霎时间,他身着的浅色t恤被鲜红的血侵染成一片血红,看起来触目惊心!

    陈春搞不懂自己一拳怎么打得游龙胸膛出血,见到游龙胸口的衣服被血染红,愤怒的他变得有些慌张,他担心有人发现自己把游龙弄成这样,他想要离开卫生间。

    较比慌张的陈春,游龙则愤怒到了极致!

    从刚才到现在,他被人陷害,被全班人羞辱,被人掐住脖子,被人打碎玉佩,游龙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为不幸的人,他无比痛恨眼前这个人!

    虽然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自己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他!

    游龙发出一道野兽般的声音,他快步朝陈春跑去,一脚踹在他的身上,拳头打在他的脸上!

    慌张的陈春被游龙得手了,见到游龙这样愤怒有活力,说明他死不了,陈春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他一把将游龙推到墙角,不想与他争斗下去。

    “今天的事应该能让你学乖,以后我可不会用这样玩过家家的方式对付你,如果你想死的话,那就尽管像是往常那样和苏木月接触说话吧!”

    撇下这句话,陈春捂着不断流血的额头开门离开了卫生间。

    游龙站在墙角傻愣了好一阵,他知道苏木月的身份不简单,可他从未对苏木月有过非分之想,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失魂落魄的游龙尽量不去想刚才的事,他低头往血迹斑斑的卫生间地板看去,想要找到玉佩碎片然后拼凑起来。

    如果母亲知道玉佩碎了,她肯定会很伤心。

    然而,地板上没有破碎的玉佩,游龙拉开被鲜血染红的t恤衣领,看看碎片是不是掉在衣服里面。

    往衣服里看了眼,游龙瞬间傻了眼。

    他没在衣服里发现玉佩碎片,却看到自己胸口有着一道狭长的伤口,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点一点愈合!

    这样恐怖的愈合能力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游龙以为自己眼花了,他揉了揉眼睛,却看到胸膛上的皮肤变得完好无损像是没有受过伤。

    染红衣服的血迹不是陈春的血,自己刚才真的是受伤了啊!

    游龙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联想到玉佩碎片的消失,他脑海中出现一个胆大的猜想,也许是玉佩碎片遇到自己的血融入了身体里,然后赋予了自己逆天的自愈能力!

    虽然不知道事情是不是这样,但游龙知道自己获得了奇遇!

    不久前他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而现在,游龙觉得自己被幸运女神眷顾了。

    不过,这样一种幸运,对目前的情况却帮不上什么忙。

    被陈春诬陷偷窃的罪名还是需要自己去背负,这样的事情游龙不在意,他是个单亲穷困家庭里的孩子,从小到大没少受冷眼和嘲笑,如今多一点冷眼和嘲笑没有什么大不了。

    只是,如果被学校开除不能继续上学的话,说不定自己一辈子都会遭遇各种冷眼和嘲笑。

    游龙离开卫生间走下教学楼,时间已经是十月金秋,但天空中的太阳仍旧燥热得如同盛夏。

    站在太阳底下的游龙茫然四顾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想起刚才被老师和同学包围在一起辱骂情景,他有种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在这样的时候,游龙想回家,但他以满身是血的模样回去家里,不把母亲吓死才怪。

    游龙觉得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他却不知道如今教学楼里,正有个少女为了他的事情急得不行。

    见到游龙进入卫生间之后,苏木月很清楚游龙是在躲着她。

    为了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木月快步上楼走到了游龙所在的班级门口,她见到游龙桌子上堆放着令人脸红的女性用品,听到了班里同学骂游龙是变态小偷。

    苏木月很快便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她的第一反应是游龙被陷害了!

    游龙家里的条件以及母亲出事的事情苏木月都知道,她曾经拿出自己攒了好几年的零花钱试图帮助游龙,但是被游龙拒绝了。

    游龙宁愿去工地打工挣钱给母亲交医药费,那样的他怎么可能做出盗窃的事情!

    苏木月想要去办公室里向老师解释,然而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了,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老师们在开会,他们开会讨论的正是游龙的事情。

    虽然这件事有很多疑点,游龙的作案手法很是拙劣,但学生们失窃的物品全都在他抽屉里找到,学生们都认为游龙偷了东西,学校必须对行窃了的学生进行处理。

    听到有几个老师提议开除游龙,苏木月禁不住紧张起来,她同意偷东西的学生应该被开除,但游龙是被冤枉的啊!

    苏木月没有证据证明游龙被人陷害了,自然无法说服老师们别开除游龙。

    秀眉微皱的思考了一会,苏木月下定决心的握了握拳头,她从兜里掏出粉色手机走去了没人的地方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