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太阳之下,芳香四溢(一)
    “哇喔,这简难以置信!”

    “嗯哼,难以置信。”

    “嘿,别学我说话。”娜塔莎白了逐雾人一眼,重新向升降梯外望去。她现在正站在一台由各种精密机械组成的升降梯上,这架升降梯由地表开往地下,将载着他们通往太阳城。娜塔莎第一次搭乘这种机器,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然而这只是开始,当螺旋状的太阳城缓缓出现在她眼前时,她几乎跳了起来,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它就像一个钻头!”娜塔莎评价道。他们由上往下,太阳城的雄姿在她的眼中一览无遗,不止如此,太阳城那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也深深抓住了娜塔莎的心。“简直就像书中描述的地方!”她满心欢喜地想。

    “没错,太阳骑士们建起这座城市时,秉承的是几百年前的建筑风格,那时一同盛行还有他们尊崇的骑士精神。”k在一旁解说道,“这座城市可谓是继承了太阳骑士们一直以来的精神和夙愿。”

    “嗯哼,我开始觉得跟着你是个正确的选择了。”娜塔莎脸贴在玻璃窗上,笑嘻嘻地说。“我们要去哪儿?”

    “找罗杰,你还记得吧,那个一身黑的侦探。”

    “当然,这才过了几天......等等,你说,他是个侦探?”娜塔莎吃惊地问。

    “恩,我没和你说过么?”k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问道。

    “当然,”娜塔莎生气的跺跺脚,大声说道,“我只在书中看过他们的故事!侦探们神通广大,脑子灵活,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真不敢相信,几天前他就站在我的眼前,而你却不告诉我!”

    “好了好了,我们不正要去见他么?看吧,门开了。让我们去找我们的侦探先生吧。”逐雾人安抚着女孩,一边把嘟着嘴闷闷不乐的女孩推出了升降梯。

    他们的脚刚踏出门,便有一个女孩迎面走来,她胸前挂着用木条编织而成的篮子,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

    “噢,各位尊敬的先生和小姐,来看一看吧,我这可有好多好东西。”她走上前来,向二人吆喝道。娜塔莎一眼便看见了篮子里的小钻头,她下意识向前走去,却被k一把拉住,后者向她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

    “你干什么?放开我!”娜塔莎瞪了逐雾人一眼,挣扎着从他手中挣脱,向那卖东西的女孩跑去。“嘿,你这都有些什么东西?”她打量起篮子中的东西,双眼闪闪发光。

    “您是第一次来太阳城吧,女士?”女孩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她拿起一个钻头样的挂饰,向娜塔莎介绍说,“这是我们太阳城的纪念品。您刚刚肯定也看到了,我们太阳城是螺旋状由下到上式的城市,活像一个......”

    “钻头!”娜塔莎抢在对方之前回答说,脸上挂着得意之情。

    “没错,钻头!”女孩向娜塔莎投来赞赏的眼神,继续说道,“这就是我们太阳城的象征,戴着它,会给你带来好运!”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挂饰戴在了娜塔莎的脖子上。

    “胡说八道。”

    “嘿,你别说话。”娜塔莎堵住逐雾人的嘴,随即又拿起一支白花,凑到鼻前嗅了嗅,“好香!但它怎么皱皱的?像是......”

    “脱水,没错。您的眼光很准确,女士。”她把花别在娜塔莎的头发上,介绍道,“这是一朵白玫瑰。和普通的花有些而不同,我们抽离了它的水分,以便让它更好的保存。您知道,这是在地下,想保存一朵好花可不容易。”说罢,她掏出一个小镜子,举在娜塔莎面前,映出了她现在的模样。

    “好漂亮!”看见镜中带着白玫瑰和钻头挂饰的自己,仿佛不再是那个整天躲在地底抓老鼠的脏女孩了,她也可以变得像书中的那些姑娘一样,别着小花和项链,可爱迷人。她笑了,甜美动人,实实地映在那张镜子上。

    “真漂亮,您看上去很喜欢。”卖东西的女孩笑着赞扬道,“您还想要什么东西么?我这应有尽有......香烟,火柴,麻药.....或者是其他的花儿?”

    “不不,这就够了。”娜塔莎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摸摸头上的小花,语气变得拘谨起来,“请问,那个......这一共多少瓶盖?”

    “噢,别担心,女士。我们这可是明码标价,”女孩似乎早有准备,她掏出一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种商品的价格,“您看,钻头项链,一百瓶盖......还有白玫瑰,一枝五十。我向您保证,这价格很合理。”她拍拍胸膛,自信满满。

    娜塔莎捏了捏自己的腰包,知道自己囊中羞涩。“也许,我可以用什么东西和你换?”娜塔莎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

    “什么?”

    “我是说......”

    “嘿,别告诉我,你身上一个子也没有。”卖东西的女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铁青的脸,“噢,我早该知道,瞧你穿的那穷酸样,怎么能指望你掏出几个瓶盖来。”她嘲讽道,伸手便去摘别在娜塔莎头上的白玫瑰。娜塔莎下意识往后退,却看见一只大手挡在了二人中间。

    “这位女士,好好说话,可不能动粗。”逐雾人走上前来,对女孩说道。

    “什么意思?”女孩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你想让我做个好人,把这些好东西送给这可怜的脏女孩?别想了,先生。”她用力摇着头,说,“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什么,您知道么?不是长相,不是道德,而是这可爱的瓶盖。没了它,你可得饿死。对于我们商人来说,商品就是瓶盖。把商品白白送人,那等待着我们的就只有饿死街头了......”

    “嘿,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逐雾人伸手打断了女孩喋喋不休的唠叨,转而从腰间的钱袋里摸出一把瓶盖,递到了女孩的手上。

    “你要为她付钱?”女孩狐疑地眨眨眼,“你是她什么人?”

    “别问太多,孩子。若是客人不高兴,你的商品就难卖了。”

    “噢,好吧。”也不知是瓶盖还是逐雾人的面具说服了她,女孩停止了追问。她不紧不慢地把瓶盖揣进兜里,向逐雾人鞠了一躬,随后转身离去。

    娜塔莎呆呆地看着女孩离去,许久以后,待她消失在视野里,才拉了拉逐雾人的衣袖,小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付钱啊?”

    “好问题,娜娜。”k转过身子,双手抱胸,冰冷的面具下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我救了你,把你带在身边,供你吃喝,保护你的安全,教给你东西,你觉得是为什么?”

    “让我成为逐雾人.....”她的声音如蚊虫一般小,却逃不过逐雾人的耳朵。

    “没错。”他点点头,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但却被你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照理说,我该毫不犹豫地丢下你,独自远走高飞,还能省下不少瓶盖。你觉得这又是为什么?”

    面对k的问题,娜塔莎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她还在地下的时候,便见识过了许多人。醉酒的骑士,狡猾的商人,暴躁的佣兵,虚伪的故事手......他们贪图利益,只为自己而活。就连最熟悉的老板娘,也整天琢磨着把她卖出去换几个瓶盖。他们一边夸耀着自己多么高尚伟大,一边用下流的眼光打量着她的身子,为几个酒钱吵得不可开交,打作一团。

    直到她遇见了k,这个孤身来到酒馆,坐在角落点了一盘耗子肉的逐雾人。人们说,他为钱而生,杀人不眨眼,无情冷漠。娜塔莎不能说这话是错的,然而这逐雾人却教会了她一些别样的东西。

    世界并不是漆黑一片。

    “我不知道......”

    “很简单,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就像每个女孩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小花。”他用厚重的手掌拍了拍娜塔莎的头,嘴角掠过一丝笑意。“戴上你的小花,去见见我们的朋友吧。我相信他会大吃一惊的。”

    娜塔莎愣在原地,摸了摸别在发中的白玫瑰。片刻之后,她一把抱住了k的手臂,靠在他肩边,笑嘻嘻地撒起了娇:“谢谢你,k。我相信,每个女孩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就像她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小麦饼。”

    她看向前方,迎面推来一辆芳香四溢的麦饼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