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审问会(二)
    太阳堡垒,也就是太阳骑士团的总部,屹立于太阳城的中央。这是一座用石砖和水泥堆砌起来的宏伟的建筑。太阳城并不是普通的平原式城市,不知是什么原因,建造者们把它筑成了由下至上的螺旋状城市,宛如一颗不断向上掘进的钻头,直指天空。而太阳堡垒则是这钻头的头尖。

    元老会卫队长法毕修亲自执行对团长罗德瑞克的监禁任务。虽说是“监禁”,但元老会还是尽量对罗德瑞克表现得彬彬有礼。他们把罗德瑞克安排住在堡垒中最奢华的房间,它位于堡垒的最高点,被誉为“烈阳”的塔楼。从这往下看可以把宏伟的太阳城一览无遗,传说这是为款待骑士团最至高无上的英雄而建立的房间。

    他们还会为英雄举办专门的授勋仪式,授予他代表着最高荣誉的太阳勋章。在那一天,接受授勋的人将登上烈阳塔,从上而下俯视整个太阳城。人们为他欢呼,为他歌唱,女孩为他献上鲜花,游呤诗人歌颂着他的事迹。他们还会举行盛大的宴席,人们饮酒高歌,宿醉,跳舞直至天明。

    如今,这间充满荣誉的屋子住进了太阳骑士团史上最年轻的团长,卫队长法毕修认为这是对传统的一种侮辱。与元老会的意见一样,法毕修认为罗德瑞克是个违反教义的叛教者,卢文的惨剧与他密不可分,理应逐出骑士团,甚至处以极刑也不为过。

    不过既然是元老会的决议,法毕修也只能忠实的执行。

    “四班人,每隔六小时换一次岗。尽量满足团长罗德瑞克的要求,但如果他要求召见某人,记得向我汇报。”卫队长对部下如此安排到,一言一行都按照长老雷德温的要求去做。他自己则全天守在塔内的警卫屋内,以防意外发生。

    然而第一天晚上,这位年轻的团长阁下就提出了恼人的要求。

    “我要喝牛奶,法毕修!”他隔着华丽的窗子,对卫队长大喊大叫道。法毕修刚做完今日的祷告,准备躺下休息,就被这吵闹声叫起身。他只好捏捏眉心,重新戴上金色的头盔,全副武装地向烈阳塔的主室走去。

    “团长阁下,请您安静。如此吵闹有损您在骑士们心中的形象。”他隔着大门,彬彬有礼地对里面的“叛教者”说道。

    “嘿,是你们和我说的。让我在这里静心思考,在此之间我可以提任何要求。不过是杯牛奶,我没提女人就不错了!”里面的骑士团长大声叫嚣着。

    “请注意您的言辞,团长阁下。”法毕修冷眼说道,不打算和这个不明事理的人争论。

    “噢,好吧好吧,我没想到卫队长是个没有丝毫幽默感的人......我再说一遍我的要求,我要一杯牛奶。”

    “如果我没记错,关于食物,您的那间屋子里应有尽有,而且都是用上好的食材......”

    “嘿,你还是我们太阳骑士团的人么?”罗德瑞克敲了敲门框,厉声打断道。“谁不知道,太阳骑士团团长每晚都需要一杯热牛奶,以帮助他能有一个安稳甜美的夜晚。这可以让我的大脑更好的运作起来,知道么,法毕修?大脑是很重要的东西。”

    “好吧,团长阁下。”法毕修深深叹了一口气,转身吩咐部下去为骑士团长煮一杯新鲜的热牛奶。“几分钟后便到。”他对着门鞠了一躬,不再理会罗德瑞克的喋喋不休,转身离去。他回到房间里,亲眼看着卫兵把牛奶送进主室并且安全出来后,才卸下铠甲和长剑,躺在床上,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用魔法石制成的“太阳”刚亮起不久,法毕修就已起床穿上了金光闪耀的太阳铠甲。他来到主室门前,询问起昨晚的情况。

    “屋内的灯彻夜未熄,里面一直传出沙沙的动笔声。”

    “恩,看来我们的骑士团长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点头评价道,但又心存疑惑。印象中的罗德瑞克从不在晚上办公。也许有什么别的隐情?法毕修为了以往万一,决心进去看看骑士团长一晚上的“成果”。

    他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团长阁下?团长阁下!”他敲着门,一边大声喊道,回声在空旷的院子里回响。然而屋内仍然没有半点反应。

    “调集所有卫兵,建立封锁和搜查线。其他人和我一起,准备破门。”他毫不犹豫地拔出长剑,认定罗德瑞克已在昨晚潜逃。然而烈阳塔离地面高达几十米,外壁崎岖不平,逃出几乎不可能......

    就在法毕修思考着对方的逃出方式准备破门时,那精致的木门自己“嘤嘤”打开了。

    骑士团长罗德瑞克穿着一条白色的麻布短裤,揉着睡眼,站在众人的眼前。“怎么了,法毕修?外面好吵,发生了什么吗?”他含糊不清地说,像一只刚睡醒的猫。除了法毕修,众人都呆呆地看着他,眼神诧异。

    “团长阁下......您到底在干什么?”法毕修黑着脸,低吼道。

    “如你所见,卫队长。”罗德瑞克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好不容易的美梦被你吵醒了。”

    “让开。”法毕修懒得去理对方的胡言乱语,他推开骑士团长,带着卫兵径直冲进屋内,发现里面一片狼藉。

    餐桌上的食物被扫荡一空,银盘里堆满了食物的残渣和剩下的骨头。红酒瓶倒在地上,红酒洒在毛地毯上,把它染成了深红。

    “你们来得正好,帮我把里面收拾一下。”罗德瑞克抱着双手,靠在门框上懒懒地说。

    “不用急,团长阁下。我还有想问你的事。”法毕修摘下让他感到闷热的头盔,指向堆着一堆沾着墨水的废纸的书桌。“您这是在干什么?”

    “元老会没和你说么,卫队长?我需要在这三天里想出一个能够说服他们的行动方针。然而老头们的想法显然不要猜测,我费了好多纸笔,也没弄出什么东西。也许你帮我的话,可以顺利得多?”

    “我没心思和你斗嘴,罗德瑞克。”法毕修渐渐失去了耐心,对骑士团长直呼其名,说道,“也许我得提醒你一下,这间屋子住着历代骑士团最伟大的英雄,神圣高贵。你能住在这本身就是对传统的侮辱,你不但不加以珍惜,反而肆意破坏。若不是元老会认为你还有价值,我早就砍下了你的头颅,叛教者。”他用剑指着罗德瑞克的颈部,恶狠狠地说。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卫队长。”罗德瑞克恶毒地笑笑,“你自己也说了,老头们知道我的价值,不会轻易对我出手。只要我愿意,与老头们合作,几句话就可以让你远走高飞。烈阳塔也会名正言顺地归我所用,只要我愿意。”

    听完骑士团长的话,法毕修那冰冷如霜的脸少有的扬起了一丝笑容。他把长剑收回剑鞘,对对方说:“不会的,罗德瑞克。无论你如何挣扎,你的结果都不会改变。”

    “什么意思,法毕修?”骑士团长警觉地眯起了双眼。

    “这与你无关,罗德瑞克。相比这个,你似乎更加关心你的任务。长老雷德温告诉我你可以随意召见任何一名骑士,以听取他们的意见。也许我在多管闲事,但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应有的权利。”

    “噢,谢谢。”罗德瑞克翻了个白眼。

    “那么,您要请谁,骑士团长?只是我得提醒您,许多圣骑士都公务繁忙,我们不能保证他们能应邀前来。”

    “不用你说,卫队长。我明白我的部下一向尽忠尽职。但有那么一个人,我相信他总能万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帮我的忙。”

    “那可不好说,团长阁下。”法毕修眨眨眼,思索着对方可能叫出的名字。戴米尔?杰克逊?还是参谋总长哈利克斯特?无论是谁,他都能找到充足的理由拒绝骑士团长的请求。

    “见习骑士,克劳米。”

    “什、什么?”这个回答让卫队长有些意外,甚至不能理解,“你要找一个见习骑士?”

    “你没听错,卫队长先生。”罗德瑞克抓起一个青皮苹果,一口咬下,“噢,这苹果用来酿酒肯定不错......”

    “话说回来,虽然说是见习骑士,但吉劳米不过是我的马童。你们不会连让我见一个马童的勇气都没有吧,卫队长先生?”罗德瑞克挑衅到,像一只叫嚣的猫。

    “我得说,当然不会,团长阁下。您稍等片刻,我们会立马叫他过来。”法毕修说,“但在这之前,我希望您能先整理一下着装。”

    “那是当然,不用你操心。”罗德瑞克摆摆手,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叫两个人来打扫这地方,其余人和我撤下吧。”他再也受不了这被弄得乌烟瘴气的屋子,草草像罗德瑞克行礼后,带着众人走出了房间。他吩咐属下去找罗德瑞克的马童,并思考是否要通知元老会。但他最终还是觉着自己可以应付这事。

    片刻之后,见习骑士吉劳米,也就是团长罗德瑞克的马童,穿着脏兮兮的衣裳出现在了法毕修眼前。他先让卫兵检查了他的身子,确认没带什么违禁品后,他把马童叫进屋子,对他说:“骑士团长急需你的帮助,见习骑士。但愿你不会让他失望。”

    “放心,卫队长阁下。我把团长的马一向照料得很好。”12岁的马童自信地说。

    “很好,孩子。进去吧。”他拍拍吉劳米的肩,把他送进了罗德瑞克的屋子。见习骑士进去后,屋门便被关上,名义上来说,法毕修和他的卫队不允许干扰罗德瑞克的会面。

    但这也只是名义上。

    他回到屋内,拿出一颗细小的白色魔法石头。这种被法师祝福过可以传声的石头布满了罗德瑞克的屋内,它们可以将屋内的对话丝毫不漏地传到法毕修的耳朵里。

    “我很高兴你能来,吉劳米。”骑士团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浮夸。“你要知道,这鬼地方看不到一个熟人,简直闷得要死。”

    “大家也这么想,尤其是您的马儿。”马童比卫队长想象中要能说,“卫队长阁下告诉我您有事找我,请问是什么?”

    “噢,元老会的老头们想让我提出一个骑士团今后的方针,为此我需要听听你们的说法。”

    “那您大可去找参谋总长阁下。很抱歉,阁下。我对这些一窍不通......”见习骑士听起来有些沮丧

    “噢,没关系,你只需说你想要什么就行。”罗德瑞克一边说,一边发出咬苹果的“咔擦”声。

    “可以的话,我想带马儿去地上走走......您知道,马儿若是在地下待得太久,会丧失它们的野性,变得过于温顺,速度也自然会变慢。”

    “没错,你说得很对。但不得不说这有些困难,也许你可以让我那匹老马在城里跑跑,而不是一直关在马厩里。”

    “您说的是。”

    法毕修听着二人的对话,愈发觉得无聊。他们谈的内容大多毫无营养,从马儿饲养,到城里的小麦饼,再到花店老板的女儿,尽是些毫无意义的话题。他几乎开始怀疑他们在用另一套方法交流,比如纸笔。然而毫无疑问,魔法石没有传来任何书写的声音。

    也许这位团长真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法毕修想,这对他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他们聊了很久,从早上到中午,甚至公用了午饭。若不是法毕修出面表示会谈该结束了,他们也许能够聊上一整天。

    “再见,吉劳米。记得带我那匹老马好好溜溜。”临走时,罗德瑞克对见习骑士挥手告别道。

    “还有谁想见么,团长阁下?”待马童走后,法毕修问道。

    “没了,想必大家都很忙。”骑士团长耸耸肩,无所事事地说道,“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给我找来以为姑娘,来与我共度良宵。”

    “那不可能。”法毕修拉着脸说道,打消了骑士团长漫不着边的幻想。

    “我就知道。”罗德瑞克看起来有些遗憾,他走向自己的书桌,对卫队长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得好好整理和思考一下,除了送饭,请别来打扰我。”

    “如您所愿。”这正合法毕修的心思。对方似乎已知道不管如何挣扎都只是徒劳之举,因而干脆放弃了抵抗。很好,至少他没有难看地挣扎。法毕修心想,俯身行礼,退出了屋子。

    近夜晚时分,“太阳”渐渐变成“月亮”的时候,法毕修的属下传来消息,元老会针对罗德瑞克党羽的清理行动开始了。几乎同一时间,他听到了响彻在城堡和城内的刀剑厮杀声。他登上城郭,向下望去,一对对挥舞着金色太阳旗的骑士步伐整齐地行走在太阳城的主大道上,他们将直奔罗德瑞克党羽的藏身点和驻扎点,把他们一网打尽。

    今晚过后,骑士团长罗德瑞克将会发现,自己将会独自一人去迎接审判和死亡。他大概也在那屋内看着当今的情况,不知会作何感想。法毕修看了一眼主屋,里面灯火通明,魔法石传来纸笔摩擦的声音,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该说是冷静,还是愚钝?法毕修不知如何评价,他决定回到自己的小屋,为今夜行动的骑士们祈祷。

    伟大的太阳之神,请赐予我的同胞们您的祝福。他闭上眼,把手按在厚厚的典籍上,在心中为同胞祈祷道。请赋予他们勇气和力量,面对黑暗无所畏惧,战无不胜。从今晚开始,他的同胞们将乘着夜色出击,一扫藏于太阳城下的黑暗和阴影。法毕修本想加入他们,然而他却被赋予了一个更加重要的任务。

    有阴影的地方一定有光,要想彻底扫清这些阴影,你必须牢牢抑制住他们的光。

    最后,他为他的妻儿们祈祷。法毕修年已四十,育有一儿一女,就生活在这宏伟的太阳城之中。他祈祷他们能够平安无事,能够在太阳的庇护下茁壮成长。

    今夜之后,他准备久违地去探望自己的妻儿,为他们献上一束鲜花,以弥补自己多年来因公务而欠缺他们的爱。

    祷词念完,他合上典籍,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以表祈祷结束。

    城内的刀剑声已慢慢停息,镇压行动大概也已经接近尾声。他走出小屋,想看看城内的情况,却看见六个穿着卫队金甲的骑士从门楼中出现,向自己走来。他们的盔甲和长剑上染着鲜血,应是来向他传递捷报。

    “欢迎,勇士们。”他伸出双手,想好好拥抱一下他们每个人。这些人都是他的属下,他们用敌人的鲜血,为整个元老卫队赢得了荣誉。“我为你们骄傲。”

    “我也是,卫队长阁下。”领头的人说道,鞠躬致意。他戴着染血的头盔,黑暗之中,法毕修看不清他的脸。

    “抬起头来,勇士。让我好好看看你。”他大步走向前,伸手去抬那人的脸颊。然而他却被那把剑吸引了。

    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一把刀。那是一把曲线修长漂亮的弯刀,银白的刀身上散着热气的鲜血印在刻字上,刀柄雕着金色的太阳和火焰般的纹路,简直就像他熟知的那把宝刀。

    “伊丽莎白。”他念了出来,那刻在刀身上的名字。这名字犹如一道闪电,狠狠击醒了他那沉醉于胜利的心,他把手伸向佩剑,高声喊道:“敌袭!准备......”

    没等他说完,染着鲜血的伊丽莎白就刺入了他的胸膛,剧痛如烈火般撕裂着他的全身。

    那人抬起头,双眼如燃烧着的烈火。

    “是、是你?”鲜血从他的嘴中涌出,法毕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一头厉鬼,从地狱归来的厉鬼。

    “没错,卫队长,是我。我从地狱回来了。”圣骑士菲尼克斯怒吼道,狠狠地抽出了伊丽莎白,发出可怕的撕裂声。

    卫队长法毕修应声倒地,黑暗侵蚀着他的意识,血腥味渐渐将他包围。死去之前,他看见了自己的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