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审问会(一)
    元老议会堂巨大的刻着钢铁太阳的门前,当卫兵们看见太阳骑士团团长罗德瑞克德的装扮时,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恕我直言,团长阁下。您是来参加询问会的,而不是参加一场化妆舞会。”

    “是啊,我清楚得很。”他抬起那绣着花纹的衣袖,觉着自己没什么不妥。“我又没戴上狐狸面具,这身紫色上衣可是当今最流行的款......”

    “议会堂是神圣高贵的地方,请您换上您应穿的制服。”带着金盔的卫兵挥挥手,一旁的侍从随即递上一套太阳骑士的制服。

    “啊,好吧。我听你的。”罗德瑞克捏了捏头顶帽子上插着着苍鹭羽毛,不情愿地接过那套金光闪闪的制服。制服的颜色和他小麦色的肤色很搭,这是因为罗德瑞克的祖先来自遥远的干旱的沙漠地区,他们自古接受着太阳的恩典,而且都有着一双如猫般的金色瞳孔——也有人说那是猎豹的眼睛。

    “您可以去那边的房间换衣,”卫兵为伸出一只手指向左侧一间小屋,“但在那之前,我们需要没收您的武器。”他指的是罗德瑞克那把别在腰间形影不离的弯刀。

    “什么?你们想要伊丽莎白?”罗德瑞克伸手护住自己的宝刀,诧异地问,“伊丽莎白”是他初恋情人的名字。“你们知道,我和她形影不离!”

    “噢,拜托阁下。”卫兵显得有些不耐烦,但出于对方的身份,他还是抑住不满,耐心地劝导起这位固执的团长,“我们当然知道您和伊丽莎白的故事,但您想必也知道元老议会的规定:入场者不许携带武器,那是对先辈和议员们的不敬......”

    “说白了,就是老头们不乐意呗?”罗德瑞克打断对方的说明,一脸不高兴。“我当然知道元老议会的规定,我可是团长。但是,时代总在变化不是么?我们也许应该更改一下这个规则,你说是么?”

    “这事应该由您和议员们商量,我们无法插手。”卫兵不耐烦地说,而他的另一位同伴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丝毫不给罗德瑞克商量的余地。

    该死,一堆无趣的人。罗德瑞克在内心悲叹道,最终选择屈服。他解下伊丽莎白,捧在双手上恋恋不舍地递给对方。对方用空闲的那只手一把握住那雕着金色火焰花纹的棕色皮制刀鞘,向骑士团长深深鞠躬:“请您放心,我们会好好保存。”

    当然,要是弄丢了我不得砍掉你的脑袋!他心里虽这么想,但还是从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随后便向那破旧的藏书屋走去。

    他推开门,掀起一阵灰尘。小屋内昏暗脏乱,满是尘埃,不像是给骑士团长准备的更衣室。看来老头们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罗德瑞克拍了拍制服上的灰尘,如此想到。

    片刻之后,换上金色骑士制服的罗德瑞克,金光闪闪地再次站在了议会堂的大门前。卫兵目光扫过他全身,确认没有问题后,点头表示他可以进去了。罗德瑞克走到巨大的足有数十米高的铁门前,把带着铁手套的右手伸进门上的一个凹处之中。随后“咔”的一声,就像钥匙插入锁头,带动了一连串的机器效应。他把手收回,捏了捏手腕,能听见隐藏于门里和四周的齿轮发出刺耳的碰撞和运转声,大门缓缓向外开启,“咯吱咯吱”地摩擦着地面。尽管已不是第一次来这,罗德瑞克还是不免被这场景所镇住,他缓缓后退,看着钢铁的太阳一分为二,为他打开了一条通往元老议会堂的路。

    “唔,声势浩大......”他深吸一口气,扬首挺胸,向门内迈去,军靴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咚咚”作响。

    议会堂最显眼的,当属围成一圈的12个议员席了。它们由上好的红木制成,高高在上,建在十二米高的墙壁之上,从上面能够将下面的情况一览无遗,而罗德瑞克只能仰着脖子才能勉强看清席位上的人。圆形的穹顶上挂着金色的魔法石吊灯,而顶上则画着一副巨大的壁画,上面画着金光闪耀的太阳之神和对他俯首膜拜的信徒们。

    “坐下吧,团长罗德瑞克。”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他的正前方的席位传来,罗德瑞克不用抬头看便能听出那人耳朵身份,

    “如您所愿,长老雷德温。”他彬彬有礼的行了一个礼,向那张专门为他准备的座椅走去。他坐下来,翘起腿,用握成拳头的右手撑着自己的脸颊,靠在椅子的靠背上。他低着头,用空闲的左手玩弄起自己胸前的挂饰起来。他坐在议会堂的中央,忽然听见四周响起一阵唏嘘和责怪声。

    “咳咳,团长罗德瑞克,”长老雷德温咳嗽了几声,对心不在焉的太阳骑士说道,“请你坐端正,这是在神圣的议会堂。”

    “噢,好吧。”他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地摆正坐姿,这让一向追寻自在的他浑身难受。“那么请问各位议员,今天找我来有何事?”

    “注意,团长罗德瑞克。会议应当由我们来主持。”雷德温敲响了什么东西,罗德瑞克心想那大概是一柄滑稽的木槌。

    “好吧,交给你们。”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挂饰,不想去理啰嗦的老头儿。名义上这是一场商讨会,实际却是针对他自己的单独审问。罗德瑞克对他们的手段早已烂熟于心,先用权威来打压你的气焰,再通过高高在上的姿态来向你施压,用压抑的气氛和连绵不绝的攻势让你内心崩溃,乖乖投降。

    而面对这些招数的最佳办法就是,低头沉思,不去理他。

    “第一件事,”老头敲了敲他的木槌,“关于圣骑士菲尼克斯的失态,你觉得该如何处置?”

    “当然,安抚牺牲者们的遗孤,赋予他们英雄的称号和应有的待遇。另外说一声,命令我已经下达了。”他早知道元老院会提到这件事,因而事先做好了准备,免得对方使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用来惩罚菲尼克斯的失败。他是几天前听到的这个消息,挚友的牺牲让他的内心如同刀割,这也意味着他们一手建立起的改革势力土崩离析。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元老会找上他前做了一些工作,以免彻底失败。

    “什么?!你不仅私自处理了叛徒,还把他们捧为英雄?”一个声音在他后面响起,渗着诧异和愤怒。

    “叛徒?也许是我听错了,埃蒙议员。”尽管他一向告诫自己不要去理老头们的疯言疯语,但事情往往会变成像现在一样,演变成一场激烈的争吵。“菲尼克斯和他的太阳骑士们拼死奋战,从白雾的爪牙下解放了多个乡镇,夺取了一座又一座铁路要地,解救了无数废土人民。最后他们遭奸人算计,光荣战死。虽然是个悲伤的结局,但这丝毫不能动摇他们的英雄地位。而你又是为何称他们为叛徒?是因为他们误入陷阱的愚蠢?如果是这样,恕我直言,我应该第一个把你送上绞刑架,以叛徒之名。”他哼了一声,再度翘起了脚。

    “你说我是叛徒?你可知道污蔑元老议员会有什么后果?”老头气急败坏地说,像一头发疯的驴撕叫着。

    “很抱歉,我不知道。”他冷冷地说,“我只知道,太阳之神不会任由别人侮辱他的骑士。”

    “够了,都安静。”木槌声再次响起,“埃蒙议员的言辞确实不妥,但你也不该擅自处理这事。”

    “处理?抱歉,我没听懂您在说什么。”罗德瑞克抱着手臂,冷笑一声,“您是指菲尼克斯遇难一事么?事情已经发生,我只是给了他们应得的东西。”

    “我就是指这事,关于他们应得的东西。菲尼克斯不听元老会的告诫,违反骑士团教义,私自领兵出击,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功,但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损失。别的不说,就说这些牺牲者的生命,他该如何负责?”

    “你若说是以命偿还的话,我很抱歉的告诉你,菲尼克斯已经死了。”提到自己逝去的友人让他揪心,“我应该给元老会提交过报告。”

    “没错,你确实提交过。”

    “再者,菲尼克斯并不是私自出兵。他得到了我的许可,而我也向你们报告过,并得到了你们的允许。虽然那许诺含糊不清,可以当做在推脱责任,但毫无疑问,你们确实允许了。”

    “确实如此。”

    “那我们到底在这儿干什么,尊敬的长老和议员们?玩着过家家的审判游戏?一名圣骑士战死,而且是死于人类的阴谋。我们不去查找线索为同胞报仇,反而在这开这无聊的商讨会?告诉我,你们要商讨什么?”他提高音调,诉发着自己的怒气。

    “别激动,罗德瑞克。年轻人得学会冷静。”另一位议员说道,那是大肚便便的胖子高斯,这人似乎有着永远吃不饱的大胃,罗德瑞克怀疑骑士团中好大一部分的食物都是专门供应给他的。

    “您还是先让您的胃冷静一下吧,把您那油腻的大饼收好。”他敲了敲椅子扶手,装作漫不经心地说。从他进来开始,就能闻到一股呛人的洋葱味。他看不见高斯,但几乎能猜到他面红耳赤的样。

    长老雷德温又一次不厌其烦地敲了敲木槌,给了违反纪律的高斯一点警告。随后他又重新看向罗德瑞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说道:

    “如你所说,骑士团长,我们确实应该有所行动。这便是我们这次商讨会的意义。我们元老会对今后的太阳骑士团方针进行了一次商讨,最后得出结论,那就是应该继续执行我们的固守方针,守护太阳的光辉。”

    不出所料。罗德瑞克叹了口气,无奈的耸耸肩:“既然你们都已经作出决议,直接告诉我便可。菲尼克斯和利迪已死,我无法违抗你们的决议......”

    “然而,元老会并不是太阳骑士团的主宰。身为骑士团长的你和普通的骑士们也有权提出自己的看法。”老头的话让罗德瑞克有些意外,“因此,我们给你提出自己意见的机会。三天时间,我们会为你准备专门的房间,给你整理自己思绪和想法的机会。你可以随时传唤任何一名太阳骑士,以听取他们的意见。”

    “这是......软禁么?”罗德瑞克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只不过没想到对方会显得如此彬彬有礼。而且只有三天,这未免也太短了些。老头们想干点什么,在这三天内。

    “别这么说,骑士团长。”雷德温假惺惺地笑道,笑容里藏着利刃,“这对你来说可是千百难遇的机会......说服我们的机会。”

    “承蒙您的好意,我会尽力。”他“哼”了一声,听见身后埃蒙传来的窃笑。

    “到时我们会洗耳恭听。”雷德温敲敲木槌,示意会议结束。钢铁太阳又重新打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卫兵踏着光滑的大理石,排成两列,站到了罗德瑞克的两旁。刚刚的卫兵从队伍中走出,向骑士团长行了个礼。

    “请和我来,团长阁下。”

    “噢,好吧好吧。”他挠挠头,缓缓起身,在众人的“护卫”下,朝着议会堂外走去。

    “对了,记得好好保养我的伊丽莎白,三天后我来取。”他朝着议会堂里的人们说,钢铁太阳缓缓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