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美女与野兽(四)
    艾米莉亚带着利迪,晃晃悠悠地逛着若大的地下空间。“那边是教堂”、“那儿是住宅区”、“医疗机构在这边”、“孩子们喜欢在这儿玩”。仿佛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那时也是她带着作为总辅佐官的利迪看遍了整个卢文,以绘制地图。

    “教团的人们把这巨大的地底城市称作“伊甸园”,意为无忧无虑的世界。这儿本是教团神职人员的工作聚集地,而当姐姐艾瑞缔亚接管这里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她驱逐了所有无用的神职人员,把他们派到废土各地去“锻炼实习”。然后,她开始接济各种各样的雾之子民,让他们不用再在外面担惊受怕的流浪,能拥有一个真正的可以安心的家。”

    “艾瑞缔亚?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一面。”

    艾米莉亚和利迪坐在集市的长凳上,手里拿着撒有玫瑰的小麦饼。这儿是一个圆形的地下空间,高高的穹顶上挂着十几根发亮的石柱,周围人流涌动,显得热闹非凡。

    “这儿倒和卢文有几分相像。”利迪评价到,他说的没错,卢文的集市也是个巨大的圆形市场,繁华喧闹。唯一的区别是卢文能看见温暖的太阳,而这儿只有阴冷的石柱。

    “说实话我有些不适应,艾米莉亚。”他咬了一口小麦饼,手撑着大腿说道,“你看起来有些拘谨......我是说,你有点太安静了。你大可像以前一样,开开玩笑,做做鬼脸什么的......”

    “是么?你说出这话让我很意外。”听了对方的话,她有些吃惊。但最后也只是疲惫地摇摇头:“我承认我最近有些累,利迪。你知道的,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我的心还没大到可以让我在这种时候开怀大笑。抱歉,利迪......但假如你选择加入我们,也许我能送给你一个微笑。”她这么说着,茉莉花香与玫瑰麦饼的气味混在一起。

    “别急,艾米莉亚。我还有许多东西没看,不是么?”利迪看起来已经渐渐适应了自己的新环境,变得像以前一样淡定自若。

    “好吧,你还想听什么?看什么?我带你去。”

    “我想了解你的事。”

    “我?”艾米莉亚警觉地眯起了双眼,狐疑地审视起眼前的男人,“但愿你不要有什么危险的想法,否则姐姐......”

    “嘿,你想哪去了,艾米莉亚。我的意思是,我对你的身份很感兴趣,当然还有你姐姐的。我记得艾瑞缔亚说你们曾经是圣城里的贵族,是么?”

    “没错。”

    “我想问的是,你们的姓氏是什么呢?废土人民在很久以前,就抛弃了自己背负的姓氏,不仅是因为家族早已不复存在,更因为人们想抛去过去,作为一个全新的人活下去。但圣城里的人不一样,他们从未遭到浓雾的侵害,高傲而自满,以自己的贵族荣耀为荣,将自己的家族姓氏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了下去。你们一定也一样。”

    “这很重要么?”艾米莉亚的声音中透着几丝疑惑,她找不出这问题的意义。

    “事实上,不怎么重要。”利迪坦然,“算是满足我的好奇心吧。”

    听到这话,艾米莉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嘿,你笑什么?”利迪一脸茫然,手中只剩一半的麦饼举在空中。

    “咳咳,抱歉,利迪......”艾米莉亚花了好些功夫才止住笑意,咳嗽了几声故作严肃地说,但随即又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没想到到了现在,你的好奇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强。”

    “嗯哼,菲尼克斯也经常这么说我。”

    “好吧,我告诉你。”艾米莉亚放下未吃完的麦饼,理了理垂在眼前的发丝,“我姓弗莱,艾米莉亚·弗莱。”

    “弗莱?”

    “没错,弗莱。但很可惜,我们家族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历史悠久,高不可攀。倒不如说,我们家族经常被人瞧不起。”

    “瞧不起,为什么?”利迪一脸认真地听着,这反而给了艾米莉亚讲故事的动力。

    “我们的曾祖父,怎么说......是一名盗贼。但不是那种普通的小贼,用其他人的说法,他是一名鼎鼎有名的怪盗。他戴着假面,穿着夸张的服饰,每当有贵重的宝石或其他什么东西展出时,他就会寄出预告书,告诉对方自己将在什么时候行窃。”

    “恩,很像一些报刊小说的剧情......别瞪我,你继续说。不得不承认,你的故事还有些意思。”

    “他作案无数,从未失败,那些高官们因此受尽羞辱。有一天,他的事迹传到了王宫里,美丽的女王对他很感兴趣,因此对他发起了挑战。其内容是:午夜时分,拿走我头顶上的皇冠,你将得到想不到的荣华富贵。”

    “很明显,是个陷阱。大概是议会的那些老头想出来的法子。”

    “也许吧,但他接受了挑战。行窃当天,整个王宫都布满了警卫,他们还调动了法师来布置侦测法术,甚至出动了当时技术还未成熟的飞艇,来封锁天空。”

    “铜墙铁壁,但你曾祖父还是成功了?”

    “没错,他成功了。虽然没人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但当午夜的钟声响起的刹那,他出现在了女王的身后,轻轻摘下了那厚重的皇冠。他举着皇冠,在所有人诧异的眼神中,缓缓跪在女王面前,说:女王殿下,您还记得您的约定么?当时卫兵已将他包围,长戟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然而他却显得悠然自得,不慌不忙。”

    “让我猜猜,女王实现了他的承诺,要不也不会有今天的你。”

    “没错,女王实现了约定。赐予了他数不尽的财富,并提升他为贵族,让他在圣城里享有一席之地。艾瑞克·弗莱,就是我曾祖父的名字。”

    “令人诧异,不得不说。你确定他是凭空出现的么?”

    “也许吧,但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他也从未向外人提到过他的手法。”艾米莉亚耸耸肩,“你满意了么?利迪先生。”

    “这么说来,你们是一个盗贼家族?”利迪低头沉思,“难怪艾瑞缔亚如此有天赋。”

    “不瞒你说,我也接受过相关的训练。”艾米莉亚说,“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最后一点,我一直很好奇。”

    “嗯哼?我想我能满足你的好奇心。”艾米莉亚歪着头说。

    “你和艾瑞缔亚是姐妹吧?那为什么......你们的发色不一样?”

    这话犹如一根针,深深刺入了艾米莉亚的心。她别过头,银发盖在她的脸颊上,遮住了她的眼睛。“我病了。”她喃喃低语,掐了掐自己的手心。

    “病了?”

    她能感到利迪的疑惑和不解,但自己已不想再说更多。她考虑换个话题,但未等开口,她便闻到一股让人深恶痛绝的恶臭。她抬起头,看向前方,眼中闪着火光。

    两个男人,穿着教团的长袍,手持长戟,站在集市中间,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们左顾右盼,身体晃动不稳,犹如寻找着猎物的行尸。她发现利迪也警觉地眯起了眼,他也闻到了这股不祥的恶臭。

    人们见到那二人都纷纷绕道,集市很快就空出了一块不小的空地。然而惟独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男孩,拉着他虚弱的母亲,向二人走去。他们有说有笑,全然不觉眼前的危险。直到那两人发出一声恐怖的撕叫,母子二人才停了下来,满脸疑惑和不解。他俩看向四周,才发现周围空无一人,而那两男人的脸,则让男孩惊恐地叫了起来。

    尖牙利齿,犹如雾兽。

    “快走!”艾米莉亚当机立断向二人跑去,她高声大喊,试图吸引对方的注意。她成功了,长袍男转过身,向她撕叫着,举起长戟向她袭来。对方的速度快得惊人,艾米莉亚停了下来,待长戟即将刺中自己时化为白雾躲过一击,而那两人则径直冲到了她身后的摊位中,脆弱的摊位经不住他们的体重,纷纷崩塌,压在长袍男的身上,掀起一片尘埃。

    “利迪,带其他人去避难!”她向高阶骑士喊道,明白这一切还没结束。对方点点头,开始招呼着周围居民前去避难,并带走了空地中的母子。艾米莉亚欣慰的笑了笑,但随即又被刺耳的尖叫声吸引了注意。

    摊位废墟开始震动,那两长袍男尖啸着从麦饼和水果中爬起,怒气冲冲地看着艾米莉亚。他们双目无光,皮肤惨白,就连艾米莉亚也不禁打了个寒颤。那二人如巨大的人型野兽,残暴危险。这就是白雾之神的恩赐?她能闻到对方体内汹涌的白雾,这二人已丧失理智,形同雾兽。

    在艾瑞缔亚带卫兵过来前,她只能靠自己拖住他们。

    她伸手去拿艾瑞缔亚送给她的防身匕首,然而一股噩梦般的寒意袭遍她全身,她本能地化为了白雾,只看见一把利戟从一团白雾中出现,向她原本位置的身后刺去。白雾退去,一名长袍男子从中现身。只要晚一会,艾米莉亚就会被刺个透心凉。

    一身冷汗的艾米莉亚重新现身,她不能维持白雾形态太久。但对方不给她喘息的时间,他们看见艾米莉亚的实体后立马化作白雾向她袭来,艾米莉亚也不得不抛弃实体躲避攻击。

    他们就这样在集市中相互追逐着,场地中白雾四起。

    她深知自己不能拖太久,否则某个声音在她脑中就会越来越响。放弃过去,化为白雾。那声音如此要求道。不可能,这是艾米莉亚的回答。但随着维持白雾形态的时间越久,那声音就愈发清晰响亮,她的自我意识也开始逐渐变得模糊。

    这就是她的“病”,白雾之神的恩赐,它想要她变成一具只效力于它的野兽。

    艾米莉亚狠狠地摇摇头,一边想把这瘆人的声音从脑海中赶出去,一边在思考着反击的方法。她试图用装在腰间口袋中的魔法石制作出一个简单的结界来限制对方的行动,然而未等她念完咒语,长戟就会向她刺来,逼她遁入雾中。

    沉着冷静,一击致命。她回想起身为刺客大师的姐姐的教导,开始尝试紧紧跟在对方身后,待对方现身时用匕首一击致命。然而匕首根本无法刺穿对方坚硬的皮肤,她这才意识到对方已经变异成了远超乎她想象的怪物。

    白雾与现实相互交换,她停留在白雾中的时间愈来愈长,白雾几乎要将她吞噬。她开始感到自己已不再属于自己。她看见一扇门,有个声音告诉她,门后是只属于她的伊甸,她只需打开门,便可获得永久的幸福和安宁。而这代价,只是放弃过去那些悲惨的记忆。

    不由自主地,她握住了门把,脑中的声音从未如此清晰,如此甜美。她赤身裸体,光着脚丫,周围一片洁白。雾气缭绕在她身上,让她感到温暖舒适。浓雾指引着她的指尖,去转动那冰冷的门把。她轻轻用力,打开一丝缝隙,光透过门缝,暖暖地映在她的脸上。

    她一只脚踏入了门框,只是在那之前,她无意地,不由自主地,往后看了看,看了看她将要抛弃的那些东西。

    她看见好友的恐惧,父母的愤怒,外人的憎恨,以及爱人的背叛。这些让她痛苦,让她难过,是她再也不想看见的东西。

    然而,她听见一个细小的声音,相比她脑中的声音不值一提,却让她无法释怀,无法忘却。“艾米莉亚,这毒蛇弄哭你了么?”、“艾米莉亚,我们血浓于水。”、“艾米莉亚,没人能够伤害我的妹妹。”、“艾米莉亚.....”、“艾米莉亚?”、“艾米莉亚!”

    这声音越来越小,离她愈来愈远。放弃过去,成为白雾。脑中的声音如同慈爱的母亲,一遍又一遍地耐心地教导着她,让她忘却可悲的过去,接受新生。

    那细小的声音终消失不见,周围一片寂静,只剩“母亲”的劝导和那扇掩着的门。

    忽然间,她热泪盈眶。她跪倒在地,捂着双眼,大声哭了起来。她的世界并不是一无所有,可悲痛苦。有一个声音,无论何时,都在呼唤着她的名字,陪在她的身边。而今,这个声音消失了,她真正变得了一无所有。

    艾瑞缔亚,艾瑞缔亚,艾瑞缔亚......她哭喊着叫着姐姐的名字,因悲伤和愤怒而颤抖。那脑中慈母般的声音变成了厉鬼般的尖叫,叫嚣着,嘲讽着,戏谑着艾米莉亚,让可悲的她打开那扇门,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不,我不会的。”艾米莉亚停止了哭泣,缓缓站起来,眼中闪着泪光。她握着一把匕首,那是艾瑞缔亚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没有我的时候,你要懂得如何保护好自己。

    她重新关上了半掩着的木门,双手握住匕首,狠狠地向那木门中央刺去。

    尖叫四散而起,木门上裂开一道裂缝,黑暗喷涌而出,向她袭来。她重重地摔倒在地,看着自己被黑暗吞噬。失去意识前,她再次听见了那个声音:“艾米莉亚。”

    她沉沉睡去,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

    “艾米莉亚,艾米莉亚?”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喊着她,将她从昏睡中唤醒。艾米莉亚睁开迷糊的双眼,看见一张点着雀斑的焦急的脸。

    “姐姐?......”

    未等她说完,艾瑞缔亚就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妹妹,身上散发着茉莉花香。

    “你用了我的香水?”她埋在姐姐的黑发里,轻笑着问道。艾瑞缔亚点点头,艾米莉亚感到几滴温热的泪珠滴在了自己的后颈上。

    “欢迎回来,艾米莉亚......”艾瑞缔亚松开妹妹,拉着她的双手,宛如一个受委屈的孩子,双眼通红。

    “嘿,别哭丧着脸,姐姐,这不像你。”艾米莉亚伸出一只手,擦了擦她眼角的眼泪。

    “不得不说,我没想到你们的感情这么深。”

    艾米莉亚向旁边看去,发现右臂绑着绷带的高阶骑士利迪正靠在墙边,看着这一出好戏。他换上了一身淡紫色的制服,胸前绣着月亮。

    “利迪,你这是?”艾米莉亚有些疑惑。

    “你睡了很久,妹妹。这之间发生了不少事。”艾瑞缔亚看向一旁的骑上,笑着说。“比如,利迪骑士杀死了那两只怪物,大主教的使者被我赶出了伊甸。”

    “最重要的是,你醒来过来,我们拥有了自己的专属骑士。”

    “骑、骑士?”艾米莉亚没明白姐姐的话,一脸茫然。

    “月亮,他们叫我月亮骑士。”利迪走了过来,单膝下跪,胸前的银月纹章闪闪发光。“菲尼克斯已死,团长罗德瑞克又被元老会控制,太阳骑士团已没有值得我留恋的地方。”

    “太阳可以驱散黑暗,但无法驱散的黑暗之中,也需要光。”

    “那就是月亮。虽然它冷漠孤独,但却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

    “我以月亮为名,向您和您的姐姐宣誓。月亮骑士利迪,将化为二位的利剑,二位的坚盾。为了艾瑞缔亚殿下的志向,成为黑暗中的月光,去拯救那些仍然为黑暗所困的人。若有阻挡之人,皆用此剑斩之。”他拔出一把利剑,剑柄雕着银色的雾纹,剑身包裹着白雾,散发着微光,就如雾中的明月。

    “志向?......”艾米莉亚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姐姐,不解地问。对方刚刚的悲伤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毒蛇般的笑容。她凑到艾米莉亚耳旁,细声低语道:

    “为你献上一个为你倾倒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