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美女与野兽(三)
    少有的,艾瑞缔亚坐到了妹妹的化妆台前。她找出白色的粉底,用毛刷往脸上扑打,渐渐的,那张红润精神的脸变得惨白起来,看起来疲惫憔悴。

    接着,她又拿出画眼袋的东西,给自己画上了浓浓的黑眼圈。还有那黑色的小瓶,艾米莉亚说那药剂可以缓解眼睛疲劳。艾瑞缔亚私自往里面混了点东西,这样滴在眼中可以让眼睛显得通红肿胀——就是有点儿难受。她放弃了自己喜爱的蔷薇香水,转而借用了一下妹妹的茉莉花,这能让她带有些许亲和力。

    很好,这能让我看起来楚楚可怜。她对着镜子做了个撒娇的表情,看着镜中的自己,“咯咯”笑了起来,这应该能博取他的同情心。今天有大人物要找她会面,不知是哪位主教,但他们肯定都不忍心责怪一位柔弱但尽力的漂亮姑娘。

    想到这,她有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件淑女的衣裳,让自己更适合“公主”这个身份。她打开艾米莉亚的衣柜,里面挂满了鲜艳多彩的衣服和裙子,她开始佩服起来妹妹总能找到不同且好看的搭配。她随手翻了翻,里面有天鹅绒的外套,蕾丝立领的衬衣,精致舒适的皮马甲,以及各种各样形态不一的裙子。她取了放,放了取,最终打消了换衣裳的念头,这对她而言实在太麻烦。也许下次该叫艾米莉亚教我打扮打扮?她这么想着,穿着那身惯用的黑色皮衣,走出了妹妹的房间,皮靴“咚咚”作响。

    会面安排在大教堂进行,为此教堂附近空无一人,门口站着两名披着长袍握着长戟的卫兵。你们这样真能杀人么?艾瑞缔亚在心中暗想,她从二人中间穿过,忽然一阵恶寒向她袭来,她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感,看向那一名卫兵的脸,他脸色惨白,目光空洞,如同从深渊爬出的怪物。

    她明白了什么,别过头,捂着嘴飞快地穿了过去,她单手推开教堂的大门,想着离那二人越远越好。

    一堆疯子,她撑在一棵长椅的后背上,喘着粗气,努力让翻滚的心平静下来。

    “噢,亲爱的艾瑞缔亚,见到你真好。”

    她抬头望去,看见一个穿着长袍的背影。他转过身,缓缓向艾瑞缔亚走来,由于带着兜帽,以至于艾瑞缔亚看不清他的脸。

    “您是......哪一位主教?”艾瑞缔亚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归于平静,谨慎地问。她不认识这个人,联想到外面的“卫兵”,戒备感占据了她的身心。那人越来越近,她俯身致意,悄悄把手伸向了后背的匕首。

    “你当真不认识我?教团的公主。”那人站在她的面前,用沙哑的男声问道。

    “很抱歉,鄙人见识短浅......”艾瑞缔亚能闻到他身上的恶臭,就和门前的怪物一样。杀了他,艾瑞缔亚下定决心,对怪物毫不留情。她轻轻拔出匕首,只需眨眼的瞬间,她就能割裂他的喉咙。

    “如果您能让我看看您的脸的话,那我也许能想起来......”她这么说着,向对方凑了过去,袖里藏着锋利的匕首。

    “嘿,真的假的,你真不认识我?”男人嘶哑的声音忽然变得年轻有活力起来,他果断摘下兜帽,露出一张艾瑞缔亚再熟悉不过的脸。

    “马奇亚斯?噢,该死,你为什么要伪装成这个样子?我差点......”她话说到一半,想起了手中的匕首。“差点认不出你。”

    “嘿嘿,没想到吧,艾瑞缔亚。但这可不是什么伪装。”他苍白的嘴角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浓密的眉毛往上挑了挑。“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主教,虽然只是帮大主教处理一些普通事务,但这衣裳确实是货真价实。”他给她看了看衣袖上的暗金色边纹,那是主教才有的标志。

    “好吧好吧,恭喜你。”艾瑞缔亚叹了一口气,悄悄把匕首收回腰间。她凑上去,给了故人一个拥抱,“见到你真好。”

    “我也是,刚开始就说过了。”马奇亚斯咂咂嘴,说,“大主教让我来询问一下你的工作进展。话说你没事吧?脸色苍白,还有那么重的黑眼圈。话说,你居然用上了茉莉花的香水,我还以为你不会用这种柔情的东西......还是说你知道今天我要来,特意为了我打扮了一番?”

    好吧,算是猜对了一半。

    “好吧,别再管我是什么样了,至少还是个正常人。倒是你,马奇亚斯。”艾瑞缔亚眯起毒蛇般的眼睛,审视着打量起眼前的男子,“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

    “这副样子?什么意思,艾瑞缔亚?我的英俊让你无法自拔了?”

    “别耍嘴皮子,马奇亚斯。否则我就把你的头割下来。”她又重新掏出之前的匕首,直直抵在马奇亚斯的脖子上,“你的身上散发着怪物般的恶臭。你干了什么?”

    “好吧我说我说。”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当然是,接受了白雾之神的恩赐。”

    “你选择变成怪物?”她微微用力,匕首在惨白的皮肤上划出一道血口。

    “你我本来就是怪物,艾瑞缔亚。”

    “别和我玩文字游戏,你知道我的意思。你主动让白雾占据了你大半的身体,变成了这副鬼样。谁知道还有多久你就会变成那些怪物?还有门口那两卫兵,你居然敢把两只野兽带到我的地盘上来?谁给你的胆子,马奇亚斯?你想干什么?”艾瑞缔亚恶狠狠地说,眼中闪着怒意。

    “放下你的匕首,亲爱的艾瑞缔亚。”马奇亚斯捏住艾瑞缔亚握着匕首的手,缓缓推开,“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证明我自己。”他凑到艾瑞缔亚的脸前,声音因激动而发抖,“一直以来,我在你眼中都是一事无成的屁小孩。我们同一时间进入教团,青梅竹马,但却什么都比不上你。你连战连胜,成为了受人敬仰的公主,而我还在原地踏步。我向你告白,你拒绝了,虽然嘴上说着不合适,但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眼中写满了蔑视。你瞧不起我,艾瑞缔亚,认为我一无是处。”

    “你想太多了,马奇亚斯。”艾瑞缔亚甩开他的手臂,冷冷地说。

    “噢,是么?算了,那不重要了。”他张开双手,想让对方好好看看自己。“重要的是,我获得了新的力量。白雾之神赐予了我你想都想不到的力量,大主教也认可了我的勇气,把我留在身边。事情真正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么?”他坏笑道,“迟早有一天,你会为我着迷的,我保证。”

    “不可能的,马奇亚斯。我不会为任何人着迷,更别谈一只怪物了。”她嘴角扬起恶毒的微笑,同情地看着眼前的疯子。你疯了,马奇亚斯。不再是我可爱的玩伴了。

    “你称为我是怪物?真是好笑,艾瑞缔亚。相比你的妹妹,我似乎还是个正常人......”一阵白雾飘过,他话音未落,就感到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了他的后背上。

    “若是其他人,这匕首已经刺下去了。”艾瑞缔亚捂住他的嘴,用匕首轻轻戳了戳他那累赘的长袍。“马奇亚斯,我念你是儿时玩伴的份上,饶你一命,就当你不懂规矩。所以,我要说的你得好好听了,免得下次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死:不要侮辱我的妹妹,也别想对她做些什么。否则,不管你逃到哪里,这把匕首都会精准地刺入你的心脏。就连大主教和白雾之神也救不了你。至于对我的看法,我随便你。但我还是劝你别操无用的心,好好关照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不想因为你变成怪物而杀了你。”

    马奇亚斯呜咽着点了点头,艾瑞缔亚能感到他冷汗直流。

    “很好,真听话。”她收回匕首,放开惊恐的马奇亚斯,后者扶着一张座椅,喘着粗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蛮横。”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心有余悸地说。

    “很高兴你能想起我的恐怖,马奇亚斯。”艾瑞缔亚说着,一边向门外走去。“帮我转告大主教,我这边一切顺利。明天我会把报告书交给你,在那之前,你就随便找个地方歇着吧。”她推开大门,紫光映在她的脸上,“还有,把你的护卫带走,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不想再在我的地盘上看见他们。否则,我亲自宰了这两个怪物。”

    “悉听遵命,我的女士。”马奇亚斯重新恢复了镇定,他深鞠了一躬,脸上挂着让人不舒服的微笑。

    恶心的怪物。艾瑞缔亚翻了个白眼,狠狠将门关上,踏着大步,准备去见另一个麻烦的人物。但愿你能让我省省心,太阳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