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美女与野兽(二)
    利迪做了一个梦。

    他曾在一本书上读过法师们关于“虚无”的研究,那文章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注意,惟独记得“孤独”二字。就像现在一样。

    他处在一个被白光包围的世界里,就如洁白的纸,没有任何颜色。你不会觉得它刺眼,也不会觉得它可怕,只有一种根源于心的孤独感。除了洁白,这儿什么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存在。仿佛他就是这光的一部分,它呼唤着他融入他,成为洁白,成为一张白纸。

    他差点应了这白光的要求,感到意识开始流失,正在变成一张白纸。无数的景象从他面前飞过,妇人的笑容,男人的怒视,刀光剑影,惨叫,鲜血,白色的浓雾。这些场景刺痛着他的心,却又被迅速抽离,仿佛只是路过的景色,随着距离而被他忘却,不复存在。

    放弃过去,变成一张白纸。

    有个声音在他脑中低语,并抽出更多的景象。他看见了太阳,它挂在高空,驱逐了四周的黑暗。那太阳变幻着形态,映在盾牌上,镶在铠甲里,被人握着去对付怪物,被人高呼着去赞颂光明。这些如过往云烟,在白光之中灰飞烟灭,仿佛从未存在。

    放弃过去,变成一张白纸。

    他看见了一张脸,朝气蓬发,眼中闪着太阳,披着雄狮般的金发。还有一个人,一眼看上去如温顺的家猫,但却有着猎豹般的眼眸。他们始终挂着微笑,胸前映着太阳的印记。他看见二人举起利剑,双剑交错,直指太阳。

    这不对,还差些什么。他告诉自己,却发现那画面也正渐渐离他远去。画面里的二人一动不动,看着前方,仿佛在等待什么。一个人?他自言自语,却发现二人已离他越来越远。

    放弃过去,变成一张白纸。

    那声音继续说道。利迪没有理它,下意识的,他迈开脚步,向那二人追去。他不记得二人的名字,也不记得二人的面孔。也许他只想一探究竟,只想看看他们手中的利剑。他奔跑起来,像光一样,追着那远去的二人。

    他越来越快,距离也越来越近。

    菲尼克斯。

    罗德瑞克。

    他渐渐回想起了二人的名字,二人的容颜。他明白了那之中少了些什么。一把剑,一把属于他的剑。

    放弃过去,变成一张白纸。

    那声音显得焦躁起来,他仍然置之不理。

    我不能成为白纸,我还有许多事要做。他告诉那声音,却只听到愤怒的怒吼。白光之中,出现了一道裂缝。黑暗如洪水般从裂缝中涌进,开始吞噬光明。

    黑暗隐藏于光明之下。他忽然想起了这句话,你不是光,只是黑暗的愚牙。

    黑暗将吞噬一切,只剩寂静和孤独。那书中如此写到。然而他并不害怕,因为黑暗无法吞噬太阳。他把手伸向腰间,握住刻着太阳的剑柄。熟悉的感觉重回他的身体,温柔暖人,如同太阳的光。

    利刃出鞘,光明迸发而出,布满他的世界。

    他猛然睁开眼,闻到一阵茉莉花香。

    “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利迪挪了挪四肢,发现自己正趟在一张坚硬的石床上。

    “艾米莉亚......醒来能看见你真好。”利迪撑着身子艰难地坐了起来,脑袋昏昏沉沉,那个梦让他很不舒服。他望向头顶,看见的是一颗闪着紫色微光的石柱。

    “我也是,利迪先生。”银发女孩转过身,利迪发现她双眼发红。

    “你怎么了,艾米莉亚?”他不解地问,随即想到了反应迟钝的圣骑士菲尼克斯。“菲尼克斯......他欺负你了?”

    “算是吧。”她拿过一条温湿的毛巾,敷在利迪的额头上。“这个能让你好受些。”

    “谢谢,”他笑着说,“菲尼克斯呢?把他叫过来,我得教训教训他,居然欺负我们美丽的小姐......”

    “他死了。”

    一阵冷风拂过,高阶骑士利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怎么回事?这可不好笑......”

    “如我所说,菲尼克斯死了。”

    “嘿,怎么可能?”他不相信,挣扎着想要下床,但却感到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唔......这不可能,谁干的?”这不可能,他原本认为,这个世界没人能杀得了圣骑士菲尼克斯。

    “我。”

    “什......”

    “我干的,我亲手杀了菲尼克斯,把匕首刺入了他的后背。”艾米莉亚捋了捋发丝,轻轻地说,仿佛事不关己。“我向你保证,他只有一瞬间的痛苦。”

    高阶骑士愣住了,他看着眼前散发着茉莉花香的女孩,觉得熟悉又陌生。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艾瑞缔亚,那个自称艾米莉亚姐姐的人。他记起来,他依着她的话前往了废弃的工厂,却被人埋伏袭击,昏迷不醒。失去意识前,他闻到了蔷薇花香。

    “艾瑞缔亚.......那是你姐姐?”

    “没错。”女孩点头承认,“我把菲尼克斯从本部引开,把你们分割开来,好让姐姐实行她的计划。事实证明我们成功了,姐姐成功俘获了你和你的部下,并几乎杀死了卢文所有的太阳骑士......”她看向利迪,神色悲伤。

    一切听起来似如天方夜谭,但又如此真实。艾米莉亚的悲伤是如此真实,他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他还活着,作为一名太阳骑士,他有义务为同胞报仇。

    “你们是什么?”他开口问。

    “不是你们,利迪。应该是我们。”艾米莉亚坐到他身旁,握住他的手心,举到二人面前,“我们是不幸的孩子,人类口中的怪物,白雾之神的子民。”

    艾米莉亚低声呤唱,利迪惨白的手心中升起一团白雾,飘在半空。他能感到,这白雾源自他的体内。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他低声吼道,同时内心升起一股无名的恐惧。

    “姐姐......艾瑞缔亚把一些特殊的药剂注入了你的身体,加之一些魔法。”艾米莉亚放下他的手,“这能把普通人变为我们的同胞,虽然失败的时候更多。”

    “你们在制造雾兽?”利迪大吃一惊,想起了逐雾人的话,“卢文失踪的人们,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不对,利迪,不对。”艾米莉亚摇摇头,“我们和人类一样,痛恨雾兽。我们被浓雾侵蚀,却仍然包有理性。这是我们,雾之子民。姐姐想增加的是同伴,而不是怪物。”

    “当然,牺牲在所难免。”艾米莉亚继续说道,“大多数人忍受不了残酷的过程,死于非命。也有人熬了过来,但却变成了无理智的怪物。对于这种,我们会砍下他们的头颅,祭奠他们的死亡。多次失败后,姐姐认为意志坚定的人更容易转换,因此她把目标瞄准了你们,太阳骑士。”

    “真是一群疯子......”利迪嘀咕道,这一切让他简直无法想象。“如你所说,她达到了目的,抓获了我们。但为何又要杀死菲尼克斯......”

    “因为我。”

    “你?”

    “菲尼克斯欺骗了我,他给了我一个太过美好的谎言。姐姐揭穿了它,要他和他的骑士赎罪......虽然最后下杀手的,是我自己。”

    “欺骗?菲尼克斯可是真心爱着你......”

    “那是他不知道我是什么。”艾米莉亚木然地说,“他在所有人的面前说,要杀死我,杀死我这种怪物。”

    “这不可能......”利迪扶额,感到头晕目眩。

    “比起逝者,你似乎更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

    “什么意思?”

    “如我所说,你通过了转换,成为了我们的一员。”迷雾在艾米莉亚身边升起,将她包裹,然后散开,只留下一片空白。“但是,你真的想加入我们么?我们没有忘记,你是太阳骑士的一员,是我们教团的死敌。”艾米莉亚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教团?”

    “没错,那就是我们。按照教义,我们应该杀死所有威胁到教团的人,也就是你们,太阳骑士。”空气中的声音冰冷无情,早已不是他熟知的那个女孩,“但教义也规定,我们不能伤害同胞,伤害同是白雾子民的你。所以,少有的,决定权在你的手上。你可以离开,回到你的骑士团,又一次成为我们的敌人,那样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讨伐你。”

    “前提是他们会接受一个怪物?”利迪冷冷说道。

    “没错,这不可能。”空气中传来叹息的笑声,“或者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同胞,共同作战,去拯救那些仍然生活在阴影之中的同胞。这和你以前的工作差别不大,只是转换了对象而已......”

    “而这意味着对过去的伙伴兵戈相见。你们的白雾之神真是残忍。”

    “没错,利迪。”艾米莉亚再度现身,就在他的面前,目光冰冷逼人。“这就是我们残酷的命运,不被人接纳,被人恐惧,被人憎恨。我们又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染上了一点白雾,就理应被视同怪兽?你是生活在太阳底下的人,不可能懂得黑暗中的我们。”

    “那是以前......”他苦涩地笑了笑。

    艾米莉亚摇摇头,背过身去,说:“当然,你还有另一条路。隐姓埋名,伪装成普通人,试着去过平凡的生活。如果这样,我们一样不会与你为敌。”

    “听起来不错。”

    “也许吧。但是利迪。在你做出选择之前,希望你能跟我一起来看看,这里到底都住着些什么人,我们到底在做些什么。在那之后,再做出选择也不迟。跟我来吧,利迪。好好看看,我们到底背负着怎样残酷的命运,以及我们生存的姿态。”

    她这么说着,神情坚毅,如威严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