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美女与野兽(一)
    艾瑞缔亚,教团的“公主”,险恶狡诈的刺客大师,一向不喜欢这潮湿阴冷的地下。若不是身负重担,她宁愿睡在外面的废墟里。

    有时她不得不佩服同胞的毅力......和愚蠢。教团的人们从无到有,利用废弃的下水管道开凿了一个巨大的地底空间,并建起了各种各样的设施。这儿光线昏暗,法师们点亮了头顶上的石柱,用作照明,那紫色的光恍惚不定,倒是特别契合他们这个秘密组织。但在艾瑞缔亚看来,那些光早晚有一天会弄瞎所有人的眼睛。所以她戴上了兜帽,希望能阻挡一些缥缈不定的光源。

    迎面跑来两个小孩,他们一会化为白雾,一会化为实体,相互追逐着。艾瑞缔亚伸出手,把二人拦了下来。“大人们应该都和你们说过,不要频繁的变身。”她从皮裤的兜里拿出两颗糖,用甜美的声音教导道,“下次再让我看见,就罚你们去扫厕所。”

    “好的......对不起,公主殿下。”男孩们羞愧地低下了头。

    “牢记训导,这都是为你们好。”艾瑞缔亚说,“对了,你们看见我妹妹了么?”

    “艾米莉亚姐姐么?我看见她往那边走了。”

    “谢谢你,孩子。”艾瑞缔亚笑着吻了吻男孩的额头,向他们告别。然后起身,顺着男孩的指引去找自己的孪生妹妹。

    她走到一个岔路前,右边通往繁华的居住区,而左边......艾瑞缔亚神秘地笑了笑,放轻脚步,悄悄前行。这条路很少有人来,人们传言着里面住着可怕的怪兽,因而就连最调皮的孩子也望而却步。大人们则不喜欢黑暗荒芜的地方,只有艾瑞缔亚知道,这里面藏着什么。

    由于未经过开发,这条路昏暗无比。好在艾瑞缔亚的拥有一双夜猫般的眼睛,黑暗无法阻挡她的视线。她走了很久,敏捷地跳过了那些藏在黑暗中的裂缝。她看见了一面熟悉的石壁,它差不多有三四米高,且表面光滑,不适合攀爬。石壁上面有一个狭小的洞穴,小时候的她因为好奇,想尽各种办法,终于越过了这石崖。

    而今,这对她来说就如家常便饭。她取下带在腰带后的绑着铁钩的绳子,在手里摇晃起来。她瞄准了石壁上一棵突出的石柱,用力一掷,绳子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完美地缠了上去。她稍稍用力拉了拉绳子,确认它坚固如初后,便一跃而上,跳到了光滑的表面上。她的皮靴底伸出细小的倒刺,牢牢抓住了石壁。艾瑞缔亚双臂用力,配合双脚开始一点点往上爬,整个过程悄然无声。

    不到一会,她就如以往一样登上了石壁,她取下钩绳,放回腰间,弯下身子,准备穿过眼前又窄又矮的洞穴。换做以前,小时候的艾瑞缔亚能够轻松穿过。而今,长大成人的她需要花费好些力气,身体漂亮的曲线反而给她带来了一些小麻烦。还好作为天生的刺客大师,柔软的身体能帮她渡过难关。

    经过一番折腾,灰头土脸的艾瑞缔亚终于穿过了洞穴。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水池。周围一片漆黑,艾瑞缔亚从兜里掏出一个刻着简单符文的小圆棍,她低声念了些什么,把棍子向池中心扔去。棍子没有沉底,反而浮在水面,发出淡紫的微光。

    这足以照出另一个人的身影了。

    “姐姐?”

    “亲爱的妹妹,你果然在这。”艾瑞缔亚脸上挂着几丝得意,向着蹲坐在湖边的妹妹走去。

    艾米莉亚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色蕾丝花纹衬衣,银色的头发扎成一团,紫色的微光映在她的脸上,显得憔悴而疲惫。

    “艾米,你怎么了?”

    “没什么,姐姐。只是想一个人待待。”

    艾瑞缔亚跑过去,搂住自己亲爱的妹妹。艾米莉亚没有反抗,把头深深埋进艾瑞缔亚的怀里。艾瑞缔亚握住艾米莉亚的掌心,发现冰冷颤抖。

    “让我猜猜......”她扶着艾米莉亚的银丝,转着眼珠,若有所思地说,“你游了一圈,像以前一样?”

    “不对。”艾米莉亚摇摇头,苦涩地笑笑,“不止一圈。”

    “噢,傻妹妹。这里是那么潮湿冰冷,会生病的。”

    “有什么关系,我本来就是病人。”艾米莉亚靠在姐姐的怀中,低声说道。

    “这一点上,我们都一样。”艾瑞缔亚声明道,“可爱的妹妹,这可不像你......我是说,你应该是个古怪机灵的任性姑娘。而不是柔弱的白雪公主。”

    “公主可不柔弱,她还会杀人呢。”

    “这可不好笑。”艾瑞缔亚用手指按住妹妹的唇,笑着说。“那么亲爱的妹妹,能告诉我你在烦恼什么吗?”

    艾米莉亚摇摇头,默不作声。

    “嘿,这就像以前一样。”艾瑞缔亚扮了个鬼脸。很久以前,她俩还是孩子时,艾瑞缔亚经常像这样开导着一言不发的妹妹。艾瑞缔亚认为自己的妹妹美丽聪慧,还不失机灵。然而每当她有什么烦心事,则往往默不作声,一个人跑到某个角落,独自哭泣或发呆。但是艾瑞缔亚总能找到自己伤心的妹妹,在她看来,这理所当然。

    我们血浓于水,心灵相通。

    她知道艾米莉亚的心远比看起来要纤细,某次她在一颗树上找到了痛哭流涕的艾米莉亚,原因只是她喜欢的小鸟被一只蛇给吞掉了。得知详情的艾瑞缔亚花了半小时砍下了那毒蛇的头,意气风发地把它献给了伤心的妹妹。而艾米莉亚却哭得更凶了,直接扑在了艾瑞缔亚的怀里,害的二人从树上掉了下去,摔得脑袋发昏。

    那还是她们在圣城时的事,那时她们只是天真无知的小孩。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怀恋你的太阳骑士。”艾瑞缔亚说完,感到妹妹狠狠颤抖了一下。“可怜的妹妹,你就原谅你可恶的姐姐吧。若不是我,你们本可像童话里那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与你无关,姐姐。”艾米莉亚摇摇头,表示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我很抱歉,可怜的艾米。但也许回忆过去能帮你找回一些慰藉。”艾瑞缔亚抓着妹妹的手,悲伤地说,“来谈谈你们是怎么相遇的吧......”

    “不,我不想......”

    “那是一个坏日子,白雾遮日。他身披金甲,骑着骏马,出现在你的眼前。我说的对么,妹妹?我相信,那个时候你不过认为他是一个虚伪的小丑。然而事实证明你错了,这位太阳骑士,圣骑士菲尼克斯,有着一颗慈悲慷慨的心,他驱逐怪兽,重建城镇,但却不求回报。他心怀大略,阳光向上,就如他信仰的太阳。但有时候,他又像一个固执的男孩......这些吸引了你,我可怜的妹妹。你本只是想调查情报,却不知不觉陷入爱河。你交了好些骑士朋友,受人尊敬,受人爱慕。你帮助他惩恶扬善,歌颂事迹,为他痴迷。你觉得自己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就如我们小时候听的那些童话故事一样......”

    “别说了,姐姐。”

    “但事实上,你和我很小就知道了,世界并无童话。或者说,我们的世界没有童话。我们是什么?不是美丽善良的公主,而是怪物般的巫婆。那些人憎恨我们,害怕我们,把我们和怪物化作等号。你本以为自己的骑上理智善良,却不想他也是只会挥剑保护自己的懦夫。他指控你欺骗了他,但可怜的妹妹,他难道没有欺骗你么?他给了你一个美丽无比的谎言,一个让你深信不疑的谎言。这样的恶毒,连你的姐姐都自愧不如。谎言被拆穿的瞬间,你一定也失望透顶,悲痛至极,否则也不会亲自了解他的性命。”

    “够了,艾瑞缔亚!”艾米莉亚抱住头,痛苦地喊道。

    “还没呢,妹妹。还没!”她捧起妹妹的脸颊,看着她悲痛的眼睛,大声说道,“那本该是我的猎物,本该由我来将他折磨致死。因为他伤害了我最最亲爱的妹妹。记住,亲爱的艾米莉亚。我们的世界没有童话,就像毒蛇终将要吃掉鸟儿,残酷现实。但是,你有我。也许我不能复活你的小鸟,带给你快乐和笑脸,但我却可以斩掉那些毒蛇的脑袋!只要有我,没人能够伤害你,没人。我会为你杀出一条血路,一条通往幸福快乐的血路。那个圣骑士,若他诚心爱着你,你也真心爱着他,我绝不会取他和他部下的性命。反而会很高兴接纳他做我的妹夫,让你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不会像这样形影不离,但会在你们的孩子出生时送去上好的美酒和苹果,并给我亲爱的妹妹一个吻......”她深深地叹息道,“很可惜,他和其他人一样,是懦弱的伪君子。他给不了你幸福,只会带给你噩梦和死亡。”

    艾米莉亚再也承不住眼中的泪花,放声大哭起来。艾瑞缔亚把妹妹紧紧抱住,像以前一样,扶着她的银丝,说着温柔的慰语。

    几滴温热的泪水滴在她的手臂上,那不妹妹的眼泪,而是她自己的。

    我们血浓于水,心灵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