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价码问题(一)
    逐雾人的脖子上顶着一把提剃刀。

    理发师拿过一张沾水的小毛巾,灵活地在逐雾人的下巴上擦来擦去。“真不错,先生。这足够20个瓶盖了吧?”他拿来一张镜子,映出对方光滑的下巴。

    k看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但出于职业习惯,他还是和对方讲起了价:“拜托罗杰,你不过是一个外行,理应只收一半的价格。”那理发师穿着燕尾服,带着黑色礼帽和白手套,身边还放着木烟斗和高档手杖,怎么看都与他的职业挨不着边。

    “嘿,k。你我都是老熟人了,都知道这行不好干——某种意义上我们同病相怜。既然如此,我就收你15瓶盖,如何?”理发师说着,一边解下挂在他后颈的白布。“你觉得怎么样,小妹妹?”他转向娜塔莎,征求她的意见。

    “娜娜,你知道我们盘缠不多......”k故作为难地说道,想博取女孩的支持。

    “我说过我来帮你剪,你拒绝了。”娜塔莎别过头看向火车车窗外,“再说,15个瓶盖也不算贵。”她的话让“理发师”罗杰哈哈大笑。

    “好吧,瓶盖,给你瓶盖。”k重新戴上自己的银鸦面具,从口袋里掏出理发费,递给嬉笑眉开的罗杰。

    “说实话,我蛮意外的。”罗杰收下丁玲咣当的瓶盖,一边评价到,“居然能在这班人烟稀少的火车上遇见你,不仅如此,你还带了个能让你乖乖付钱的可爱女伴。让我猜猜,她身上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吸引着你......”

    “这点我倒不否认。”银鸦面无表情地说,“只是我相信你想的是另一回事。”

    “恩,说来听听?”

    “记得么,我和你说过的,关于逐雾人终身的任务?”

    “你是说,寻找接班人?”罗杰睁大了眼睛,打量起那个坐在角落里喝着柠檬茶的女孩来。“她拥有成为逐雾人的特质?”

    “没错。”k点点头,“虽然我们最近的标准下降了很多,但不得不说,她很值得我去期待。”听完k的话,罗杰咋舌摇头,开始收拾自己的理发工具。“怎么了,有意见你可以直说。”k坦然问道,对方则一把把他拉了过去,凑到他耳边细声说:

    “你真想让这个女孩过上和你一样刀山火海的生活?你是不是疯了!”

    “冷静,罗杰。”k很清楚自己老朋友的脾气,不紧不慢地解释到,“我只是说她很有潜质,还没打算把她招入进来。你知道,想成为一名逐雾人不是容易的事。”

    “当然不容易,”他蔑视地看了他一眼,“她得通过你们那该死的试炼......光是提到这个词就让我浑身打颤,我真想知道当时你是怎么挺过来的。”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逐雾人低声说,“总之,她无家可归,无依无靠,而且身上还带有逐雾人的特质,我似乎没办法把她扔下。”

    “哼,也许吧。”罗杰松开他的袖子,狐疑地打量着他。

    “嘿,你们在说什么?”娜塔莎似乎敏锐地感觉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走过来向他俩询问道。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没什么,可爱的娜娜。”罗杰立马以笑容迎接,声音温柔亲切,“你告诉我你们要去太阳城,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去那?”

    “k告诉我要去那,我只能跟他走,说是要调查什么东西......据说太阳城是废土最繁华和光明的地方,是么?”

    “繁华毫无疑问,但至于光明,我只能说,有光的地方都潜伏着阴影。”

    “但那儿有伟大的太阳骑士,他们说他们会驱散一切黑暗......”

    “那是以前,娜娜。现在的他们早已失去了自我,迷失在烈阳之中。”

    “行了,罗杰。”k打断了破坏着娜塔莎愿望的罗杰,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型机械构造体,里面镶着一颗石子大的蓝宝石。这是他从那只碎掉的机械耳朵上发现的东西。

    “这是什么?”罗杰接过那玩意,细细观察起来。“做工很精致,像是某种机械制品的内核......”他拿过一根针,戳了戳里面的蓝宝石,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也许,我是说也许。这石头也许与魔法有关。像是传声魔法......以前的那叫电话的东西里面不都有这一玩意,它们通过法师们构建的魔法网络来传播声音。”

    k不由得由衷鼓起了掌。罗杰疑惑地抬起了头,还没意识到自己帮助逐雾人解决了一个不小的问题。“不得不说,罗杰。你很多时候让我刮目相看。”k下意识想摸摸自己的胡渣,却发现已被刮了个精光。“我们去太阳城是想找一个机械工艺的专家,帮我们看看这小玩意到底是什么,以及看看能不能查到它的源头。”

    “恩,看来我帮你们解决了第一个问题。”罗杰洋洋得意地说,“你不赏给我几个瓶盖么?”

    “你要能把第二个问题解决,我保证给你一笔丰富的报酬。”逐雾人许诺到。

    “你居然如此大方,搞得我都有些不适应。”罗杰挠挠头,重新捡起那玩意,“但很抱歉,我想我帮不了你。”

    “怎么,你居然会放着钱不赚?这比太阳骑士辱骂太阳还不可思议。还是说,这确实在你能力范围之外?”逐雾人眨眨眼,试探到。

    “嘿,随你怎么说。”罗杰摆摆手,“这东西完全是手工制作的,工艺来自某位卓越的大师之手。但根据你的情况看,这位大师似乎有些害羞,不大可能住在繁荣昌盛的太阳城。

    “也就是说,我们这次是白跑一趟了?”

    “那也不一定。”罗杰继续说,“我认识一个人,专门研究这些精密机械。我可以帮你去找他,但有个条件。”

    “好好,说吧,你要多少瓶盖。”k翻了个白眼,虽然不确定对方能不能透过面具看到。

    “嘿,我在你眼中就那么恶劣?”罗杰满脸无辜,故作伤心。“我不要钱,我想让你们帮我调查点东西。”

    “调查?”k狐疑地问,“你真以为我忘了你的本职工作觉得你是个理发师?你可是太阳城里赫赫有名的大侦探。人们看见黑礼帽和烟斗就会想起你。对了,你那蹩脚的三流小说还在报刊上连载么?我真不敢相信浮夸的东西还真有人喜欢。”

    “嘿,既然你还知道我是谁,就收起你的恶语,对我尊重点。”罗杰坏笑道,“我直说吧,这次的事有点蹊跷。似乎涉及到魔法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我脑子是很好用,但却天生不是打架的料。”

    “恩,继续。”逐雾人渐渐来了兴致,一旁百般无聊的娜塔莎也竖起了自己的耳朵。

    “这是来自一名工头的委托。”罗杰为自己倒了一杯柠檬茶,开始讲诉他的烦恼,“他经营着一家小型染料厂。我得事先说明,他不是一个好人,因为他强制雇佣童工。从一段时间开始,他发现厂里的财物开始失踪,虽然数量不多,但日积月累,也是个不小的数目。于是他开始怀疑那些可怜的小家伙们。在用了些恶毒的手段进行了调查后,他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叫做吉米的12岁男孩上。”

    “但当他正准备去抓人的时候,那男孩消失了。他们把他包围在了一间高楼的小屋里,然后几个大汉一拥而入,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他们认为男孩从楼上跳了下去,虽然没找着尸体,但那高度铁定已经死了。但在那之后,他的钱还是在继续失踪,他甚至还遇见了一些奇怪的灵异现象。”

    “灵异现象?”逐雾人打断道,对这个词颇感兴趣。

    “没错,就像夜晚睡觉听见奇怪的歌声,高挂着的木桶忽然落下砸在他的旁边。”

    “听起来像是某人的恶作剧。”k挑挑眉,开始整理已知的情报。说实在,他认为这个事件很是简单,偷钱的男孩吉米用一些聪明的方法躲开了恶毒的工头,并用各种各样的恶作戏弄他,甚至威胁他的生命。但名侦探罗杰似乎对这事很苦恼,因而事情大概要复杂得多。他用不信的眼神看向罗杰,请说实话,逐雾人想。

    “好吧,确实还有一条流言。”罗杰读出了k的心思,无奈的耸耸肩,说道,“有人说,男孩失踪的晚上,房间内外升起了白雾。”

    “这流言可比你前面的那些话重要多了。”k评价到,“他们为什么不去找太阳骑士,反而来委托你?”

    “按照流言,他们也吸进了白雾。若是那样,太阳骑士非得把他们的头看下来。”‘

    我也一样。k在心中想,但并没有说出口。毕竟他和太阳骑士们的政策还是有着略微的不同。

    “好了,就是这么回事。你接不接?”罗杰靠在座椅上,摊开手问道。

    “地点在哪?”

    “这列车的终点,塞克里斯,也是进太阳城前的检查站。到时你去找那工头,我进城帮你去查机械的事。如何?”

    “我相信,工头一定承诺给了你不少好处。”k漫不经心地端起茶杯,轻轻嘬了一口,“这活可不简单。”

    “你还说我爱好钱财,坏小子。”罗杰忍不住笑了起来,“到时咱五五分成,成么?”

    “当然,我的朋友。”他这么说着,一边拔出了自己的银剑,上面的符文正闪闪发光,正如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