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太阳骑士(五)
    菲尼克斯感觉有人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于是睁开了眼。

    “恩......你干什么,艾米莉亚?”他用一只手遮着刺眼阳光,撑着身下地毯缓缓坐了起来。他测过身,发现艾米莉亚正环抱着双腿,坐在一旁静静打量着他。

    “太阳升起了,菲尼克斯。”她摇摇身子,摸了摸自己光着的脚丫,“你还想睡多久?”

    菲尼克斯按了按太阳穴,头还有些微疼,大概是昨天酒喝多了。他看向身旁的竹篮,里面的空瓶还散发着葡萄酒的味道。

    “怎么,昨晚还没喝够?”

    “怎么会......”

    菲尼克斯望向眼前蓝色的湖泊,昨夜银发的女孩在这儿就着远方婚宴中的曲子,跳了一曲动人的舞。湖风微微,空气中带着茉莉花的味道。月光洒在她的裙摆上,伴着舞步舞动。银发随着红宝石耳坠摆过她的脸颊,翡翠般的眼眸柔情似水。她向圣骑士伸出手,一把把他拉了起来,“一起跳吧,我的骑士。”菲尼克斯在她的帮助下跳起笨拙的舞步,双臂不协调地摆动着。

    “哈哈,不错,不错。”艾米莉亚欢笑着称赞着,耐心地领着自己笨拙的男伴,在湖光中跳着一支笨拙的月光小舞。等到舞曲终末,双方互相鞠躬的阶段,艾米莉亚却不小心绊倒在了圣骑士的怀中。

    然后,便是一个甜美的吻。

    没错,只有一个吻而已。后来,他们头对着头,躺在地毯上,看着星星和月亮,互相讲着笑话,逗着乐子,互倾心声。

    他摸摸自己的唇,上面还残留着茉莉花香。

    “走吧,该回去了。”他站起身,说道。

    “好呀。”艾米莉亚坐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他。

    二人一起向村里的马厩走去,艾米莉亚靠过来,挽住菲尼克斯的胳膊。“她就是那个接住花球的女孩儿么?”、“没错,她看起来那么幸福。”早起的人们左一言右一语,向菲尼克斯和他的女伴投来羡慕和祝福的眼神。艾米莉亚一边笑着,一边兴高采烈地向他们挥着手致谢。

    “他们在说花球,什么意思?”圣骑士问。

    “哈,你不知道么?”艾米莉亚靠在他的肩膀上,“据说接到新娘扔出的花球的女孩,会是下一个结婚的幸运儿。”

    菲尼克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耳旁隐约传来女伴无奈的叹息声。

    “准备好了么?”菲尼克斯拍拍马背。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

    寂静的空中响起马儿的嘶鸣,二人向刚来的时候那样,快马加鞭冲出了小镇。这一次,双方互换了坐骑,换成菲尼克斯骑上了那匹桀骜不驯的马儿,他仍然骑在艾米莉亚的后面,生怕对方弄出什么意外。

    但事实证明圣骑士的担忧纯属多余,银发女孩稳稳地骑在那匹灰鬓骏马上,没给圣骑士任何起身营救的机会。

    “来啊,菲尼克斯,试试追上我!”

    “慢一点,艾米莉亚!”

    “嘿,你昨天骑驴子的气势哪去了?还是说因为摔了一身泥让你吓坏了?”

    “该死,艾米莉亚,别提昨天那事!”

    前方艾米莉亚的大笑唤起了菲尼克斯关于昨日的惨痛记忆——他自信满满的骑上那头蠢驴,却在终点前被甩了下去,溅起一身泥,引得那些农夫哈哈大笑。

    “但不得不说,菲尼克斯,你的水性还真不错。”艾米莉亚是指他浅下池子去帮她捡鞋的那事,菲尼克斯儿时在河边长大,因而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艾米莉亚那灌满水的皮靴。他拒绝了奖励,艾米莉亚差点气得把鞋跟砸在他的脑袋上——好在之后补回来了。

    “话说回来,你觉得那些杂耍艺人怎么样?”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简单的戏法。就拿那个喷火的人来说,喝一点特制的炼金酒精,对着火一喷就行。还有那个变魔术的,我得说,太阳城有很多比他高明的人,等们回去你尽可看个够。”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太阳城?”艾米莉亚慢了下来与菲尼克斯平行,向他眨了眨眼。

    “也许吧,也许。”菲尼克斯故意卖了个关子。

    “嘿!你个骗子!”艾米莉亚提提马肚,头也不回地向前奔去。无奈的圣骑士也只得抽动鞭子赶了上去。

    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赶,又吵又闹,回到了卢文。

    “不知利迪处理得如何了。”

    “放心,利迪先生肯定比你效率得多。”艾米莉亚吐了吐舌头。

    然而等到了火车站的门口,菲尼克斯看见的却是躁动不安的骑士们。“是圣骑士菲尼克斯!他回来了!”执勤的卫兵看见他,对屋里的人大声喊道。接下来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跑了出来,菲尼克斯认得他,是利迪的副官。

    “艾伦?发生什么了,你看起来那么慌张?”菲尼克斯疑惑地问。

    “感谢太阳之神,您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您和高阶骑士一齐失踪了......”

    “失踪?!”这个消息让菲尼克斯震撼不已,他跳下坐骑,详细地进一步询问道:“怎么回事?利迪失踪了?”

    “恩,没错。”年轻的副官点点头,他看起来还是个孩子,太阳骑士团只要资质合适,年满12便可入团。“昨晚有人来找利迪阁下,告诉他有关于失踪案重要情报。他们在楼上商谈了一会后,圣骑士便独自出门了,然后到现在也没回来。”

    “那个来访者呢?”

    “利迪阁下曾吩咐我们好好看着她,然而今早卫兵去清查时,发现她已经不见了,大概是从窗户逃走的。”

    “她?是女的么?”

    “没错,她穿着棕色的长袍,带着兜帽。”

    与逐雾人形容的那个疯子简直一模一样。他咬咬手指,暗觉事情正向着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有什么线索知道高阶骑士的去向么?”他问。

    “我们搜查指挥所时,发现高阶骑士在卢文的地图上标出了一个点。”

    “在哪?”

    “废弃的工厂......”

    工厂?菲尼克斯想起自己确实率队去那儿调查过一番,却一无所获。但如今这是利迪留下的唯一线索,他也只得再次前往那里。他传令下去,让除守备人员以外的所有太阳骑士集合,而他自己则前往指挥所,换上属于自己的金色铠甲。

    “菲尼克斯......”艾米莉亚在一旁投来担忧的眼神,菲尼克斯知道自己现在的脸一定可怕极了,但他现在真没法开心地逗她乐。

    “抱歉,艾米莉亚,你先回去吧。”他戴上头盔,取下墙上的佩剑。

    “不,我想和你一起......”

    “别说傻话了,艾米莉亚。这可不是去逛婚宴。”

    “你以为在你们刚来的时候是谁帮了你那么多忙?”女孩强硬地说道。

    “艾米.....”他凑到艾米莉亚的唇前,给了她一个吻。“拜托,别让我担心了。我的直觉告诉我,利迪现在情况不妙。我可不想让你陷入危险中......”他真诚地看着女孩,说的都是实话。

    艾米莉亚最终也扭不过这位倔强的圣骑士,她给了他一个拥抱,并轻轻在他的耳旁说:“别忘了,还有场婚礼等着你。”说完,她扮了个鬼脸,让人分不清是不是在说笑。

    但对菲尼克斯来说,这就够了。他拍了拍女孩的肩,步伐坚毅地向门外走去,一如战场上的他。一次简单的任务,何必弄得像生离死别?他在心中暗想,但嘴角还是露出一丝笑容。

    待他来到门前,看见的是一整队训练有素的太阳骑士。他们披着金袍穿着金甲,手中的长枪直指天际,纹有太阳的盾牌坚固无比。阳光沐浴在他们身上,亦如太阳之神给予他们的恩赐。光凭这些,菲尼克斯也想不到败北的理由。

    副官牵来他的坐骑,菲尼克斯一跃而上,挥动剑刃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形,:“走吧太阳骑士们,和我一起去赢得荣耀!”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菲尼克斯一马当先,率着上百名骑士浩浩荡荡地向目的地进发。铁蹄所到之处扬起无数尘埃,集市上的人见到如此阵势纷纷躲开,扔下的果子布料被踩得粉碎。人们怨声载道,菲尼克斯能听到大人们的谩骂和羞辱。但也有为他们加油助威的人,只不过多是些孩子,他们和年轻的菲尼克斯一样崇尚着太阳。

    “利迪阁下对我说,卢文的人们对失踪案耿耿于怀,说这是我们太阳骑士团的软弱无能造成的结果。”副官艾伦凑过身子,对圣骑士说。

    “说什么胡话,没有我们,他们现在还呆在阴冷的地下。”菲尼克斯感到震惊而愤怒,“他们对我们的牺牲视而不见?”

    “好人很快会被遗忘,坏事却会流传不息......这就是这个时代的面貌。”

    “那还真是见鬼......”菲尼克斯低声咒骂,不再去想这事。现实会让他们闭嘴,圣骑士坚信,那座工厂将会是一切的源头。待他把幕后黑手捉拿归案,那些愚民就会自己闭上嘴巴,当然还有元老院的老头。

    树林和沙石从他眼前飞逝,只有太阳的位置永恒不变,它就挂在这道路的尽头,菲尼克斯几乎没有多想,坚定地把太阳当做了自己的路标。他拒绝了副官的地图,拒绝了同胞的建议,“太阳既是目标!”他向着队伍高呼,要求他们紧跟自己的步伐。森林越来越密,那曲折的小路也早已消失不见,骑士们一头扎进了不见天日的密林中。他听到有人开始抱怨,有人开始责骂,就连副官艾伦也开始怀疑他的判断。但他没有反驳,没有训斥,只是伏在马背上全速前行。兵贵神速,他告诉自己,掉队的人就让他们掉队吧,不相信太阳的人没资格自称为骑士。

    终于,在一片黑暗的尽头,他看见了曙光,太阳就在那儿。骑士们了,他们跟着自己的圣骑士冲向那亮光,无数骏马纵身跳跃,跨过一道长长的裂隙,一座巨大的顶着烟囱的工厂呈现在他们面前。

    骑士们再度欢呼,歌颂他们的领袖和太阳。

    “难、难以置信......阁下。”艾伦大口地喘着粗气,这疯狂的进军看起来耗费了他许多体力。“我们只花了20分钟......要知道上次我们可是整整骑了一小时。”他指向他们上次前来的方向。

    “赞美太阳。”圣骑士说,“我们走了捷径,跨过了那条危险的裂隙。”说罢,他看了看身后那条足足两米深的裂隙。

    “走吧,骑士们!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们!”

    于是,在安顿好马匹后,太阳骑士们把整个工厂包围了起来,并组成好几个小队,从不同入口向这座庞大的建筑推进。

    菲尼克斯和数十名同胞从正门进入,圣骑士推开了想把他护在中间的同伴,站在最前头。太阳骑士们同生死,共荣誉,他痛恨把部下当做挡箭牌。

    刚进大门,他们便看见了几个巨大的黑色熔炉,以及布满煤渣和灰尘的传送带。他用戴着手甲的手拂过那些煤渣,和上次一样,是那被称为“黄金时代”的遗物。那是一个科技金钱和虚荣心都过渡膨胀的时代,其下场便是今天满目疮痍的废土。

    他打了个手势,示意继续前进。他们完整搜查了锅炉房,冶炼大厅,乃至地下室,然而全都一无所获,一切和他们上次到来时一模一样。菲尼克斯决定等待其他小队的消息,但当和所有小队汇合后,得到的线索还是一无所获。

    “会不会是我们弄错了?利迪阁下也许只是随手一画......”

    “不,不可能。利迪没有那么无聊,他的所作所为必有其用意。”菲尼克斯打断了沮丧的年轻副官,“而且,这座工厂有些异样......”他闭上眼,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

    “这尘埃中还掺杂着些别的气味......”

    “茉莉?不,不是......也不是丁香。”

    “玫瑰?也不是,比玫瑰要稍稍淡一点,就一点......”

    “对,是蔷薇。”他睁开眼,顺着那气味的源头看去。

    高台之上,坐着一个女人。她穿着漆黑的皮甲,黑发散散地披在肩上。她的双脚吊在半空,手中正玩弄着一把精致的匕首。菲尼克斯见过那匕首,高阶骑士利迪不只一次用它救过他的命。

    “你们好,太阳骑士们。”女人的声音如带刺的蔷薇,充满着魅力和危险。

    “你好,女士。您在这荒废的工厂中是有什么要紧事么?”菲尼克斯冷冷的说,“说起来奇怪,您手中的那匕首,我似乎在哪儿见过。”

    “噢,您一定就是圣骑士菲尼克斯,史上最年轻的太阳骑士。我可是您的崇拜者......至于这匕首么,是一位朋友的礼物,我想你我都认识。”她翻过手心,轻轻地垫着下巴,眯起了那毒蛇般的翠绿色眼睛。

    “废话少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最好快点从那上面下来然后告知我们失踪镇民的下路,否则我就把你的头砍下来。”圣骑士菲尼克斯左手按着金色的太阳剑柄,低吼威胁道。

    “噢,抱歉抱歉。”黑发女人站起身来,向圣骑士鞠了一躬,“我确实应该好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瑞缔亚,也许是因为我美丽动人,身边的人都叫我公主。我来自某个不知名的,和伟大的太阳骑士团相比渺小许多的小组织。不过么,我们还是有着自己的一套办事原则,比如为人民谋幸福之类的......”

    “谋幸福?你们以为你们绑架了多少镇民,拆散了多少家庭......”

    “我得说,打断女士发言是不绅士的行为。而对于你的话,我只能说我们对于人民的定义不一样。我倒想问问,你们太阳骑士又拆散了多少家庭?”

    “一个也没有。”

    “胡说。”女人厌恶地看着他,“那些从浓雾归来的出现异常的人,你们是如何处置的?让我帮你回答吧,砍头焚尸。当然,你们会说他们已与怪物无异,杀死他们是为了保护其余人的安全。但是,也许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那么一些人,他们能与浓雾融为一体,但仍然保持着理智和公德......”

    “我们无法判断,太阳骑士的教义便是驱逐一切黑暗。”

    “黑暗?你们如何辨别什么是黑暗?是太阳神给了你们一双光明的眼睛么?”艾瑞缔亚啐了一口,继续说道,“你们摧毁的黑暗,说不定正是一些人的太阳。”

    “想取得光明不可能毫无牺牲。”菲尼克斯冷冷反驳道,“不可能为了少数人的幸福去夺取多数人的性命。”

    “噢?也许吧。但换做你你会怎么做?假若你的爱人,从浓雾中归来,发生了某些奇怪的变化。但她尚有理智,一如既往地爱着你,帮助弱者......你怎么办?拔出你的剑,还是献上一个吻?”

    “你的问题毫无意义。”圣骑士脑海里闪过一缕银发。

    “回答我,圣骑士菲尼克斯。回答我。”艾瑞缔亚咄咄逼人,其他太阳骑士也看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他别无选择,必须给同胞们一个答案。

    “我选择拔剑,这是太阳的教义。”他抬头,坚定地说。

    仿佛早已料到了他的回答,艾瑞缔亚鼓了鼓掌。“看来,你和那些屠夫没什么差别。”她转了个身,对着某个藏在暗影中的人说道,“妹妹,我很抱歉......看来你得失望了。”

    空气之中,飘来一阵茉莉花香。

    “他和那些刽子手毫无差别。”艾瑞缔亚的眼神充满了蔑视,轻轻踢了踢铁栅栏。

    “不,这不是你的错,姐姐。”一个菲尼克斯再熟悉不过的人从暗影中走出,悲伤地看着他。

    “艾米莉亚?你为什么在这?”圣骑士大吃一惊。

    “噢,亲爱的妹妹。他居然问你为什么在这。”艾瑞缔亚故作悲伤,抚摸着艾米莉亚的银发。

    菲尼克斯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妹妹?这不可能......你欺骗了我?”圣骑士悲愤地说,眼中满是怀疑和痛苦:“你让我去参加婚宴,是为了把我引开,然后把利迪......”

    艾米莉亚一言不发,她的姐姐艾瑞缔亚则在一边咋舌:“拜托,菲尼克斯,你伤透了我可怜的妹妹的心。”她把艾米莉亚搂在怀中,“艾米莉亚可是全心全意爱着你,我只不过稍微利用了一下她和你的约会,去拜访你的朋友。这与她无关,你却恶语中伤......”艾瑞缔亚摇摇头,拍了拍妹妹的后背,细声安慰着她。

    “够了,姐姐。”艾米莉亚从她怀中挣出,远远地看着底下的菲尼克斯。“我很抱歉,菲尼克斯......”她只说了这么一句,神情痛苦。随后她转向艾瑞缔亚,在她耳旁轻轻低语了什么,圣骑士却什么也听不见。

    最后,就像那场赛马一样,银发女孩没有再看一眼年轻的圣骑士,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归于阴影之中。“艾米......”菲尼克斯握拳又松开,想说点什么,但喉咙却又像卡着什么东西,最终一言未发。

    远远的,他听见艾瑞缔亚叹了口气。“若是平时,我会建议你高呼她的名字,去追那个被你伤透心的女孩。但今天......”她那悲伤的表情忽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恶毒的微笑,“你们都得死在这。”

    一阵白雾将艾瑞缔亚包围,女子凭空消失在了高台之上。下个瞬间,太阳骑士的队伍里便发出了惨叫,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应声倒下。没等菲尼克斯反应过来,惨叫又接连响起,他看见一团白雾穿梭于人群之中,他几乎能看见艾瑞缔亚毒蛇般的眼睛。

    “围在一起!举起盾牌!别让她有可乘之机!”他大声喊道,骑士们随即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圆阵,高举盾牌,死死地盯着那团白雾。

    “你无法战胜我们所有人!”菲尼克斯站在圆心之中,向对方大声喊道,“你早晚体力耗尽,然后死于我的剑下!”

    “白雾之子生生不息!”空气中传来女人的讥笑,“我可以和你们玩上很久,很久。到时我倒想看看你们能举着那盾牌多长时间!”

    “但我可不想那么费事,我要把你们这些虚伪的屠夫一网打尽。”艾瑞缔亚恶狠狠地说。

    “你拿什么来打败一百个骑士?白雾?还是那些怪兽?”菲尼克斯想起了逐雾人对他说过的话:他们能召唤浓雾,引来雾兽。

    “你又是从哪位杂耍艺人口中听到的这趣事?”艾瑞缔亚否认,“没人能操控雾之神和它的子民!”她高喊。

    “但我至少能操控炸药。”

    下个瞬间,菲尼克斯听到了几乎撕破耳膜的巨响,大地也开始随之震动起来。他急忙看向四周,发现支撑建筑的柱子开始缓缓崩塌,灰尘和石块也源源不断地从他们的头上落下。“是炸药!散开!”他高声呼喊,让骑士们赶紧散开,躲避落石。然而阵型瓦解的瞬间,菲尼克斯就听见匕首刺入后背的声音,一名太阳骑士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该死......”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的。有人被倒下的立柱压断了双腿,有人被落石砸碎了脑袋。人们的哀嚎,炸药的轰鸣,以及碎石的落地声不断刺激着菲尼克斯的双耳,几乎让他的脑袋炸裂开来。骑士们在他眼前溃败,逃跑,最后死于非命。

    艾瑞缔亚恶毒的笑声混杂在这混乱之中,尽情嘲笑着太阳骑士们悲惨的命运。

    这一切宛如地狱。

    这惨状让菲尼克斯几乎崩溃,他在碎片和落石之中跪倒在地,双眼失去了光芒,呆呆地看着无数骑士在他面前倒下。副官艾伦跑过来想拼命地把他拉走,却被一把匕首刺割开了喉咙,血与蔷薇的气味混在一起,向菲尼克斯扑面而来。

    一人用冰冷的匕首抵住了圣骑士的后背,他下意识把手伸向剑柄,但又停在了半空。

    那人的发丝带着茉莉的味道,一只纤白的手抱着他,微微颤抖。他能听见身后的啜泣声。

    “你们不得好死。”菲尼克斯面无表情地说,“我要用利剑砍下你们每个人的头,把你们的身体烧成灰烬,献给太阳......”

    “太阳将烧毁你们的一切......”

    “动手吧,艾米莉亚。就像你和你姐姐对其他人做的那样......”

    他能感到那人轻轻点了点头,随便便是匕首刺破盔甲,刺入皮肤的撕裂声。剧痛骤然袭来,他想大声尖叫,却被女孩捂住了嘴。

    “抱歉,菲尼克斯......”

    她转动匕首,刺向深处。

    “我爱你。”

    随后,便是一片黑暗。

    太阳终究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