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太阳骑士(四)
    人们是这样评价太阳骑士团的:它崛起于最黑暗的时代,成员们捧着太阳的教义,穿起中古时代的铠甲,举起长矛和盾,无所畏惧地对抗着黑暗。他们以太阳为名,自诩着骑士,意为拾起那没落的骑士精神,如太阳般给人民带来温暖。

    “他们也说过:这太阳炽热伤人。”高阶骑士长利迪捏了捏眉心,用黑墨水在上面标记到。他正读着一本自己人杜撰的骑士团史记,里面记录了太阳骑士团成立以来的各种重大事件和评价。然而这里面充满着对骑士团的溢美之词,对骑士团的没落只字不提。

    利迪向来讨厌如此,他加入太阳骑士团时憧憬着太阳般的骑士道,现实却让他看清了骑士团内部的腐朽和衰落。圣骑士们争权夺利,元老院懦弱胆小,士兵们也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若不是新任团长罗德瑞克和圣骑士菲尼克斯带来的清风,他恐怕早已离去。

    如今,他跟随比自己年少好几岁的菲尼克斯率队出征,一心重塑骑士团的声誉。这样不仅可以帮助团长罗德瑞克建立权威,还可以打击元老院的势力。

    然而现实往往不如人所愿。

    卢文的失踪案已经传到了元老院的老人们的耳朵里,他们若不尽快解决,恐怕会被迫班师回城,重回那阴暗的地下都市——虽然它被冠以“太阳”的名号。好在逐雾人的小道消息为他们打开了另一扇门,也许很小,也许后面是一面墙,但菲尼克斯还是想抓住机会,好好查查。

    想到菲尼克斯,圣骑士现在大概正与美人面对面,看着月亮聊着星星——这看起来十分滑稽,月夜正好,二人却只是聊聊天,跳跳舞,其他什么也不错。这确实是菲尼克斯的作风,他带兵打仗勇猛果敢,与骑士团长罗德瑞克一起与元老院斗智斗勇。但利迪不得不承认,他的友人在感情方面纯情得很,就像一个十几岁的男孩。

    “艾米莉亚大概会很苦恼。”利迪苦笑到,他几乎想象不出二人接吻时的情景。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已到凌晨,加上手中的资料已整理得差不多,明天便可给菲尼克斯一个答复——虽然这个答复模糊不清,但他总可以去休息了。

    “高阶骑士,有个女人想见你。”然而还没等他收拾好桌子,门外的卫兵就打消了他休息的念头。“她说有关于失踪案的情报。”

    好吧,看来休息还得等等。利迪说服自己,让卫兵传那人进来。身为前情报部门的人,利迪对情报的看法一向是来者不拒。

    “您好,先生。我能进来么?”在轻盈的脚步声后,是女子柔弱的询问。

    “是的,当然。”利迪习惯性地冲了两杯红茶,准备递给来访的客人——管他是敌是友。

    访客“吱吱”地推开了老旧的红木门,她穿着棕色的长袍,戴着同色的兜帽,看起来畏首畏尾,小心翼翼。

    “女士?”那兜帽唤起了利迪的警惕心,他下意识摸了摸插在腰后的匕首。“请那边就做,您的名字是?”

    “艾瑞缔亚。”对方轻轻摘下兜帽,露出点着几点雀斑的脸。

    “啊,我想问问,我们在哪儿见过么?”利迪觉得这张脸有几分熟悉,于是追问。但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太像搭讪,于是又改口说道:“我是说,我认识和你一个很像的人。”但这似乎还是没有表达出他的本意。

    “如果是这样的话,您一定认识艾米莉亚吧?”艾瑞缔亚把红茶放回膝盖,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她是我妹妹,我俩很想象吧?”

    “妹妹?”对方的话有些出人意料,毕竟艾米莉亚从没提到过自己有一个姐姐。

    “看来艾米没告诉你呢。”艾瑞缔亚读出了利迪的心思,笑着向他解释着,“我们姐妹分开有一段时间了,艾米说想自己出去走走,而我认为那太危险,应该乖乖呆在家做自己的事。为此闹了些矛盾,她大概还在生我的气吧?”艾瑞缔亚带着一股柔弱的气息,和略微强势的艾米莉亚完全不同。利迪似乎能想象出二人争吵时的情景。

    “奇怪,我一直以为艾米莉亚就是卢文本地的。”高阶骑士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怀疑仍然写在他的脸上。

    “不,当然不。但她也许确实比你们早到一些。”

    “那你们原本住在哪?”

    “圣城......”

    艾瑞缔亚说出的那个词让利迪始料未及。圣城,利迪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词了。对于他和其他废土人来说,那座城市早已游离在他们记忆的边缘。那儿不属于废土,没有灾难和浓雾,只有无比发达的文明和科技。它与世隔绝,高高在上,如天堂一般,无忧无虑。

    “这不可能。”利迪摇摇头,想揭穿这个蹩脚的谎言。“圣城的居民没法出城,那些高高在上的王族和议会不允许他们高贵的子民与废土上的渣滓混作一谈,除非......”

    “遭到放逐。”艾瑞缔亚像是自嘲地笑了笑,眼中充满哀伤。“我们本是城中的贵族,然而父母却死于意外......他们说的意外,总有人想对我们不利。于是当艾米莉亚独自逃出城后,那些权贵们便因此为理由放逐了我,只因窥探我们富裕的家产。”

    “听起来像街边的三流小说。”利迪一脸狐疑,他还是不相信眼前这个黑发女子的话。

    “也许吧,但神父们总说命运造人。”艾瑞缔亚也不反驳,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我打听到艾米的行踪......怎么说,那些帮助她逃出的人,我也认识几个。加之作为前贵族小姐,还是有些门路,所以这并不难......”

    “等等,小姐。”利迪打断道,“也许我们改来谈谈正事,关于你的情报......”

    “啊,抱歉,我有些太自我了。那么简单来说,两天前,我追着艾米来到了这儿,但却遇见了些麻烦。那是晚上,月亮刚刚挂起,我遇见了三个酒鬼。他们想做些符合他们流氓气息的事,于是把我逼到了墙角。我无助地哭喊着,眼看着衣服快被撕开。但随后一个黑影飞过,我想是个女人,一瞬间击倒了那三个流氓,保住了我的清白......”

    “抱歉女士,你的故事越来越离谱了。”利迪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一天的工作让他十分疲惫。

    “相信我,之后才是重点。”艾瑞缔亚拜托道,那眼睛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于是利迪只好咬咬牙,选择继续听下去。

    “之后,我向那影子道了谢,飞快跑出了巷子.....心有余悸的我不觉回头看了看,想着能不能看见救命恩人的脸。然而那人并没有出来,而是有两个农夫状的人走进了巷子。我能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什么仪式、教团之类的词。片刻之后,那二人便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带着那三个倒下的人,向森林中走去。

    无稽之谈。

    利迪虽想这么说,但不得不承认,这个自称艾瑞缔亚的女子的发言和逐雾人给出的情报有着惊人的相似点。“你等一下,艾瑞缔亚小姐。”他起身走向堆满书本和纸张的书桌,从里面抽出一张皱巴巴的卢文地图。

    “好吧,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们也许该调查一下这.......这里。”他的手指顺着居民区中间那条林中小路向上划去,最后停在了某个点上。

    废弃工厂,骑士们是这么称呼那地方的。那儿一片荒芜,房间里杂草丛生,太阳骑士们调查过那一次,然而一无所获......但那是在白天。

    看来睡觉得等到上一会了。利迪扶了扶眼镜,心中暗自叫苦。

    “好吧,艾瑞缔亚小姐,虽然你的话里还有许多疑点,但不得不说,给了我们一种新的可能性。”

    “那就好,很高兴能帮上忙。”艾瑞缔亚给了他一个让足以为之倾倒的微笑。这一点上,艾瑞缔亚和她的妹妹倒有些像。

    “不管怎么说,再次谢谢你。”利迪礼貌鞠了一躬,“夜色已深,我可以派人送你回去。当然若不嫌弃,你也可以在这过夜。我们有许多空房。若是这样,大概明天你就能看见你亲爱的妹妹和她英俊的男伴了。”

    “你是说,艾米她有恋人了?”艾瑞缔亚看上去十分诧异。

    “当然,你的妹妹和你一样,魅力十足。”利迪讨好地说,心中也安下了心。至少她没想逃跑。利迪想,警戒之下仍未放下。接下来,他在艾瑞缔亚面前通知卫兵让骑士们紧急集合,看起来一切整装待发。

    “好好照看这位女士。”利迪叮嘱门口的卫兵道,随后便带着自己的佩剑“咚咚”冲下了楼梯。然而他并没有去找集合好的骑士,而是直奔马厩,策马来到了中央集市的一口水井旁。他有节奏地敲了敲木桶,片刻之后,数十个平民样的人便围了上来,这是他私自安排的混杂在酒馆集市里打听情报的人员。他们没带徽章,没披金甲,但确是真真正正的太阳骑士。光明之下总藏着黑暗,太阳也一样。这是做情报工作出生的利迪的格言,他没告诉菲尼克斯,这些人为卢文的重建付出了血汗功劳,但没有获得一丝嘉奖,这便是暗影的宿命。

    如今,在太阳骑士团需要他们的时候,这些人又一次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他们将跟着同样无私的高阶骑士,一同探向黑暗深处。

    “走吧。”利迪已然换上了一身农夫装扮,只带上了自己心爱的匕首。他把马儿栓在一旁,与同伴们徒步行进,趁着月色消失在丛林之中。